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六夜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番外一  第四暮  第四晚  第四夜  第四晨  第五暮  第五晚  第五夜  第五晨  番外二  第六暮  第六晚

奧尤閃完換成維勇在閃XD為什麼他們兩對都可以這麼可愛啊!(傻笑

以下。



第六夜:重啟X重生

 

      勇利知道自己懷孕時首先感到的是驚喜,然後輕輕按著自已還十分平坦的小腹,明明還感受不到孩子的存在,但想到自己的身體裡正孕育著維克多和自己的孩子,眼淚就不受控制地掉下來。

      趕回房間撞見這一幕的維克多嚇得臉色都發白了,本來就因為妖精族的膚色偏白而比勇利更白皙臉孔,那時看起來更是沒了血色的蒼白。

      『勇利,你不舒服嗎?怎麼了?』一邊慌亂地用袖子幫勇利擦眼淚,一邊焦急地問,維克多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了。各種胡思亂想竄過維克多的腦海,他可承受不起自己的摯愛受病痛之苦。

      看勇利直掉眼淚而沒有回答自己,維克多轉頭又急切地問前來看診的老醫官:『醫生,勇利到底怎麼了?很嚴重嗎?』

      從維克多還是豆丁大小的頑皮小孩就開始幫沙皇一家看診的老醫官,見到這平時穩重、散發著沙皇的王者氣息的維克多如此慌亂的模樣,一不小心就笑了出來:『放心,我親愛的殿下。我可以保證皇子妃殿下完全沒有生病,非常健康呢!』

      看著傻愣地看著自己的維克多,和藹的老醫官又補充了一句:『這件事還是讓皇子妃殿下親自告訴你吧!』

      維克多還困惑著,但出於對老醫官的信任表示了同意。

      等老醫官離開房間,勇利怯怯地拉了拉維克多的袖子,示意維克多更靠近自己。

      收到勇利的表達,維克多把勇利抱進懷中。

      感受到維克多的溫暖,勇利這才展露了笑容,讓維克多看得更迷糊了。溫柔的勇利當然不會讓維克多繼續緊張地胡思亂想,他拉起維克多的手放在自己剛剛護著的小腹上:『維恰,你要當爸爸了喔!』

      維克多一瞬間覺得這個訊息量太龐大,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一會兒,總算是意會過來的維克多幾乎要把勇利抱起來轉圈圈了,他開心到覺得自己都要飛上雲端了。

      勇利之所以掉淚是喜極而泣,維克多對他而言曾是那麼遙不可及,但他,居然成了那個每天對著自己說著「愛しでる。」的伴侶,然後現在還有了一個他們親生的孩子。勇利覺得自己得到了全世界的幸福。

      維克多的心裡也是一樣,得到勇利時他已經覺得自己獲得了世間的至寶,他可沒有想過在這份幸福之上再添加另一份幸福是怎樣的感覺,突然間這樣的驚喜降臨到他身上,他真的都不知所措了。

      『謝謝你,勇利。』輕柔地吻著勇利,額頭、流淚的眼角、唇、鎖骨,然後隔著衣服維克多又吻了勇利的胸口、肚臍、小腹。

      『這樣會癢啦!維恰!』勇利笑著說,可是卻又放任著維克多,一起感受著這段親暱的時光。

 

      再一個星期就要登基成為新沙皇,維克多這幾天忙得像個陀螺似的。忙到他都覺得自己要生病了:勇利擁抱缺乏症、勇利親吻缺乏症、勇利氣味缺乏症、勇利聲音缺乏症……總之,維克多覺得他極度缺乏和勇利相處的時間和身體的接觸。

      即是再想念勇利,維克多也不忍心讓勇利陪自己東忙西忙、承受壓力。就算勇利只是待在旁邊什麼也沒做他都捨不得,因為要是讓勇利看見自己忙碌的樣子,以勇利愛瞎操心的性子不曉得會在心裡多想些什麼。

      維克多希望勇利過得快樂,尤其是勇利現在還懷著他們的寶寶,他是說什麼也不會做任何讓破壞勇利心情的事。

      有時候維克多不免要想:當皇太子那時候可就輕鬆多了,怪不得父皇急著想要退位。當然這只是玩笑話。

      維克多最近如此忙碌的主要原因其實並非沙皇和皇太子的職責之間的落差,主因還是重獲新生的羅爾西亞皇國有太多的事情等著維克多去處理。維克多的理想是創造一個讓每個家庭,包含自己的家人,都能安穩生活的國度,一個每個人都可以回家和家人吃一頓溫暖的飯菜的家園。為了這個理想,他正努力著。

      讀完並簽署了手中的最後一份公文,維克多靠在椅背上稍作休息。

      勇利現在不知道有沒有笑著呢?維克多一停下工作就想到勇利。他知道自己最愛的人這時會在庭園裡面,便走向窗邊,正巧目睹了尤里跑開要替勇利去拿東西的一幕。看著兩人的互動,維克多的心裡和臉上都在微笑。

      突然,維克多定睛看個清楚,他覺得勇利身上的衣服有點少,現在可是冬天啊!

      對著又抱了一疊公文進來的輔佐官,維克多丟下一句:「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回來的!」然後不等他回應,維克多已經以超S級哨兵的速度跑走了。

      「真是的!」

      從雅可夫在位時就在皇城工作,同樣看著維克多長大的輔佐官好氣又無奈地看著維克多的背影說。

 

      趕回房間裡拿了件保暖又舒適的外套後,維克多來到庭院,輕手輕腳地繞到勇利身後。他把外套披在勇利身上,順勢整個人抱緊勇利。

      「真是的,這麼不會照顧自己,怎麼當媽媽呢?」

      「維恰!?」勇利被這小小的舉動嚇到,卻又覺得心裡暖暖的「你不是正在忙嗎?」

      「我的皇子妃穿這麼少就在庭院裡面吹冷風,所以我丟下工作拿外套來了。」維持著從背後擁抱勇利的動作,維克多拉起勇利戴戒指的右手,深情的一吻。

      「其實沒有這麼冷啊!尤拉也這麼穿。」勇利覺得自己打擾到維克多,便開始找理由要維克多回去工作。

      「尤里奧是在羅爾西亞長大的,你可不一樣。你是從溫暖的日昇公國來這裡,當然要多注意一點。」維克多對勇利極其溫柔又有耐性「聽話穿上,別冷到自己和孩子。」

      「是,都聽維恰的。」勇利乖乖把外套穿上,省的維克多繼續擔心。

      從維克多緊抱著自己不起身的模樣,勇利知道自己的丈夫現在的感受和自己一樣。不過相較於勇利,維克多一直都是坦率直白的那一個。

      「我好想你,勇利。」維克多整個臉都埋在勇利的肩上。

      他們已經分開整整兩個小時了呢… …要是和往日勇利被抓走時相比簡直短的可笑,只是他們最近太常分開了。

      勇利的性格原本就不容易把話說出來,他想要維克多陪著自己,特別在現在懷孕的時候,他更需要維克多的陪伴。至於維克多,他都被米拉和尤里笑話說他才是懷孕而離不開對方的那個,他多想陪伴勇利再明白不過了。

      「我也想你,維恰。」溫順地挨在維克多的懷裡,感受著那呵護著自己的溫度和信息素,勇利拉起維克多的手,一隻放在孩子所在的位置,另一隻拉到嘴邊學著維克多去親吻戴戒指的手指,兩個人一起享受著忙裡偷閒的甜蜜。

 

      尤里和奧塔別克帶著一堆盤子回來時,維克多也還在這裡。

      「那兩個孩子,真的很相配呢!」勇利微笑著說「奧塔別克一直都寵尤里,就和維恰你一樣。」

      「我覺得自己肯定贏他。」維克多像個大孩子一樣不甘示弱。

      勇利笑出聲來,玩鬧似的沒出力地打了一下維克多的手:「別鬧,維恰。你知道我不是在做比較。」

      「我知道。」維克多都知道,知道勇利的話真正的意思,也知道自己的伴侶絕不會拿自己和別人比較。

      一般來說,在尤里當時的情況之下,以一個Omega嚮導來說生存機率渺茫到維克多和勇利都不敢去想。可是尤里活了下來,還遇上奧塔別克,一個真心愛上他、為他付出所有的Alpha,一個相容度百分之百、傾盡生命保護他的哨兵。

      如果說斯諾女神沒有特別眷愛尤里這孩子,大概說不過去。說實話,假若哈薩克耶烈的大公沒有背棄羅爾西亞皇國,尤里的聯姻對象候補第一位,正是哈薩克耶烈的大公子,奧塔別克。在渺無人煙的森林之中,遇上這麼一號人物的概率是高不過簽彩券中獎的。

      聯姻候補的事情,一個是被保護起來、一個是忙於守衛邊疆,因此尤里和奧塔別克本人都不知情。

      雖然貴族、官員之中已經出現反對尤里嫁給奧塔別克的聲音,但是全被維克多擋下來了。他要自己的弟弟妹妹過的幸福,就像他擁有勇利,他也要讓米拉和尤里都能與所愛的人廝守。他也因為同一個原因杜絕任何聲音,決定讓米拉娶了薩拉。

      守護尤里臉上此刻的笑容,和把尤里交給一個會繼續讓他展露笑容的人,這是身為一位單純的哥哥,維克多決心為他做的事。

 

      在奧塔別克、尤里和維克多三個人幫忙擺設餐桌的期間,最先到達的是在一月光虹生日時剛結婚的雷奧和光虹本人,那時候維克多和勇利以及弟弟妹妹和伴侶等八個人都有出席。

      再來是牽著手有說有笑走來的是,一群人當中唯一雙方都是女性的米拉和薩拉。跟在他們後面的不出所料是那個眼睛都離不開妹妹的米凱萊,不過現在除了身旁那位大型忠犬似的伴侶埃米爾,還有個抱在懷裡的小傢伙不斷讓他分心。

      克里斯、J.J.也都帶著自己的伴侶來到庭院後,最後來到的是一個人走在前面的承吉和在後面慌張地拼命哄著他的披集。因為被承吉背對著的關係,只有披集一個人沒有看見,他平時冷漠的伴侶此時臉上微微偷笑著,看來早就沒在生氣了。

      維克多一直待到和大家一起喝了杯茶,才依依不捨地回去做自己的工作。

      臨走前又反覆叮嚀勇利要注意保暖,不可以勉強自己做太累的事情。堂堂一個未來沙皇這一傻丈夫的形象在場沒有一個人笑話他,誰叫他們都是同道中人呢?

 

评论(8)

热度(6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