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七晨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番外三  番外四  第七暮  第七晚  第七夜

想要同時寫出成為沙皇以後變成熟的維克多,又想要維持他我行我素的感覺,結果就變成下面這樣子了(掩面)

接下來視角回到尤里,兩個人攜手面對會超甜。至於維勇這邊,第八夜也會有大事發生~

以下。


第七晨:惡行X惡化

 

      就算是白色謊言,本身還是脫離不了黑色的虛偽陰影;即便是善意的謊言,根本終究改變不了惡意的偽善侵染;那怕是為了保護一個人而撒謊,卻其實是用自己的口,親自傷害了所在乎的人和自身。

      奧塔別克為了將尤里留在安全的地方,沒有遵守約定,瞞著尤里獨自離開。

      尤里為了追尋及陪伴著奧塔別克,沒有聽從皇兄的話,避人耳目地出發。

      勇利為了幫助尤里前往所愛的人身邊,沒有在第一時間坦白自己所知的事實。

      維克多為了和奧塔別克相同的理由,私下幫助了奧塔別克在夜間啟程。

      儘管這樣,他們為將所在乎的人放在自己之前的心意不是假的,他們之深厚的情感,足以消弭謊言的傷痕。

      只是時間依然是療傷的必需品。

 

      在傷口開始癒合之前,在傷害造成以先,在一切都還在預謀階段的時候… …

      維克多很早就發現奧塔別克幾次在尤里上課的時候,獨自試圖接近自己。奧塔別克的舉動太容易理解,維克多不是嚮導都可以知道奧塔別克是在猶豫,看來是有事情想要告訴他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也罷。自己的伴侶就是個太過有禮貌的人兒,好像多依賴一下別人就是造成困擾,多商量兩句就是造成耽誤一樣。維克多已經習慣於面對這樣的情況,索性自己主動開口打破僵局。

      說起勇利的太過禮貌,維克多就會想起剛剛成為戀人的頭一個月,勇利還是對著自己人前人後喊著『殿下』。後來他終於開口要求勇利改變稱呼,勇利怯怯地喊了聲『維克多… …殿下』還是改不了尊稱。維克多只好從根本改變勇利,讓勇利知道他是有資格直呼自己名字,甚至自己愛稱的人。

      離題了。但那樣的怯弱、那樣的內斂,的確是維克多更悉心保護勇利的原因。

      『奧塔別克,要找我的話直說就好。』維克多走出辦公室,對著站在門口有一段時間的奧塔別克這麼說。

      『謝謝您,沙皇陛下。』奧塔別克恭敬地說。

      『你喜歡的話,和尤里一樣稱我為皇兄就行了,雖然尤里大部分是直呼我的名字。』維克多微笑,說起尤里的小性子那略帶無奈的表情更多是對弟弟的疼惜。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皇兄陛下。』

      奧塔別克的回話讓維克多愣了一會。勇利當年對維克多過度禮貌,是因為想到自己是一介平民,維克多卻貴為一國皇太子。但… …奧塔別克又是因為什麼原因?他自己不也是將要繼承大公位置的大公子嗎?這樣過份的禮貌又是從何而來?

      維克多雖然多少從尤里哪裡聽說過,奧塔別克私下和自己手下士兵相處時並不是這樣小心翼翼的模樣,但至少在他、勇利、父皇和母后面前,奧塔別克一直都是這樣懂禮數、識大體的青年。

      或許自己對於這未來的家人的成長背景真實的情況所知的實在太少。維克多心想。

      暫且先不提奧塔別克的稱呼方式和過去。『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奧塔別克就是這時候提出希望維克多幫助他瞞著尤里回到哈薩克耶烈大公國,他坦白自己這一趟回去的目的,也就是和尤里談及這件事時尤里要求他不要告訴維克多的事,明明白白地說出了自己不願意帶走尤里的真正理由。

      維克多先是訝異奧塔別克把這些事情向自己坦白,接著便陷入沉思。

      他看著尤里長大,尤里鬧情緒的模樣沒有少見過,維克多當然知道尤里發現他被留下時會有怎樣的反應,也清楚這任性的弟弟要是知道自己幫助奧塔別克騙他,會發多大的脾氣。

      可是尤里還有兩個月才滿十七歲,維克多寧可他留在皇城裡對自己發飆冒火,也不要他去冒險。以哥哥的立場,維克多這麼想。但是他又想到奧塔別克是尤里的伴侶,改變立場一下,要是換做自己要留下勇利……

      『我和尤里只有精神結合,不用擔心尤里的身體狀況… …』奧塔別克這麼說的時候眼中有一種決心,他猜到維克多擔心的是什麼,也猜到這一個事實會成為維克多答應的一個很大關鍵。

      維克多沒有立刻答應奧塔別克,但他確實動搖了。

      兩天後,他告訴奧塔別克,自己會幫他這個忙,同時允諾給奧塔別克其他的幫助。

      這件事維克多沒有告訴勇利,多少是他在心裡也清楚,在這件事情上勇利會站在尤里那一邊,和自己持相反立場。

      發現到尤里追著去找奧塔別克時,維克多在心裡斥責自己的輕率。

      在那慌亂地發青的表情背後,代表的不光是對尤里莽撞的行動感到不安,更多的是自責,自己沒想到更全面的方法就答應奧塔別克。

      既然事情的發生自己也有責任,維克多立刻就想方設法補救。

      聽到已經有人跟上尤里,在暗底裡保護他以後,維克多才帶著沉重的心情和疲憊的身體回房休息。

      勇利已經熟睡了。

      維克多抹去他還掛在眼角的淚水,傷害到勇利是維克多最希望永遠不要發生的一件事。

      當然剛剛的爭執,維克多自己心裡也感到受傷,但比起讓勇利難受落淚,他還寧可受傷流淚的是自己。

      現在他得強迫自己入睡,明天需要處理的事還很多。

 

      維克多在隔天的早上像勇利坦白自己所知、所做的事情,包括答應幫助奧塔別克、提供協助、還有尋找尤里的真正用意。

      勇利表現的很平靜,最後輕輕地說:「謝謝你告訴我,維恰。」伸手按在維克多放在兩人之間的手上「他們會平安回來的。我們一起等,好嗎?」

      「當然好,謝謝你,勇利。」維克多伸出手,勇利便輕輕地自動靠過去讓維克多擁抱自己。

      感受著對方的溫度,感受著對方的心意,也感受到滿滿的力量,名為「愛」的世間最強大力量。

 

      等尤里和奧塔別克平安回來。

      這樣說非常容易,可是現實的一面是有很多的問題擺在眼前。

      和未成年皇子、公主不得公開見人這項規範存在時期不同,尤里的外貌已經被全國的人都看見了。不管維克多願不願意,尤里失蹤的事情很快就會被朝中的官員、握有軍權的貴族… …還有其他的人知道。

      於是麻煩就開始了。

      先不論那些在他們家人以外,同樣真心擔心尤里的人,像是尤里的家庭教師或是看著他們長大的輔佐官一類。能夠抓著尤里在這件事大作文章的人比比皆是。

      因為和哈薩克耶烈大公國的關係惡化,反對尤里嫁給奧塔別克的原本就大有人在。如今利用這件事情試圖左右維克多決定的人也不站少數。想當然爾,這些人之中包含著想要讓自己的孩子,或是自己勢力範圍中的人,取代奧塔別克成為尤里伴侶的人。

      維克多姑且是暫時全部擋下了,但是他和勇利都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

       自己娶勇利時所遭遇過的反對,那一幕幕、一句一爭吵,像只是剛剛發生的事情那樣,清晰在腦海中。身為皇太子卻要迎娶外族的平民作為太子妃,這是前所未聞的一件事情。

      當時維克多也有多到能從皇城排成一排延綿到神殿都不奇怪的聯姻候補,各個都是國內國外的妖精貴族Omega響導。維克多從十幾歲開始就非但不選擇其中一個人做妃子,沒有嘗試和任何一個人發展感情,就連見面都是能免則免。

      正常狀態之下,不管是哪一個種族哪一個國家中繼承王位的人都會選擇和自己同族的人做伴侶,以求生下和自己同族的繼承人。但在這其中只有一個例外,就是凡人族。凡人族的基因相對於其他種族來說都是最為薄弱的一支,因此除了凡人族利奇斯坦庫爾什聯合王國的王儲一定需要迎娶同樣是凡人族的妃子之外,其他的種族的王族也能夠娶凡人族的伴侶為自己生下不影響血緣的繼承人。

      事實擺在眼前,但要反對的人總能找到他們的理由。

      最後還是當時在位的父皇雅可夫和皇后莉莉亞為他護航,以及日昇公國王族的支援,維克多才能夠順利將勇利從日昇公國娶回來,實現他此生相伴相依的誓言。

      在婚禮的當下,維克多也宣布這一生他永不可能納妾。此後,利慾薰心的人們目標轉移到未成年的米拉和尤里身上。而米拉也將與龍使族的貴族薩拉結婚,剩下來成為眾人虎視眈眈對象的就只有尤里了。

      再加上尤里的響導能力非常強大,想要將這樣的力量據為己有的人更是會咬死這個機會不放。

      維克多當然想要像父皇為自己所做的一樣,為尤里清除障礙。卻無奈重建的羅爾西亞皇國裡面,身邊的一些重要官員雖是自己選擇的人,從追隨他征戰的人們當中選出來擔任,可是一些在先皇時代任職的老官和未參與謀反的貴族他並沒有理由剝奪他們原有的位置。身為沙皇他又不能不顧底下的人的意見,特別現在政權尚未穩固到可以在承受一次的叛亂這段時期。

      這件事加上原本就有一堆的事情等著維克多處理,所有事壓在維克多的身上,他再怎樣刻意隱瞞,勇利都能看出來維克多的疲憊和煩惱。

      溫柔的陪伴和支持是勇利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勇利沒有多問什麼、多說什麼,僅是送來維克多喜歡吃的東西,自己親手做的炸豬排飯,在日昇公國的那段日子維克多愛上了這道勇利最喜歡的料理。

      原本想就來看看維克多,給他加油就離開。這樣的打算在維克多碰觸到自己的手那瞬間瓦解了,主動去攀著維克多的頸部,給了維克多一個輕輕的吻,並接受了他無視周圍還有別人存在向自己所求的深吻。

      勇利的出現讓維克多繁亂的心情、思緒都平復過來。

      維克多抱著勇利,感受著自己最愛的人給予自己的情感,還有那個越來越有份量的小傢伙的存在。

      有勇利在,維克多就有力量堅持下去。「謝謝你來到我身邊。」他在勇利的耳邊低語。

 

评论(18)

热度(54)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