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Yuri In Love Kiss Day番外

#CP:奧塔別克X尤里,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奧尤、維勇都是已經結婚有孩子的設定。

#自創角有,私設定有。

#奧尤、維勇的故事,還有奧尤的孩子和維勇的孩子的故事穿插這樣~

前篇連結:全世界  If Only...  шоколад  Encore  玫瑰情人節  520番外

依舊是到了14號就會不務正業跑來寫番外,然後依然遲到的小芭(掩面

時間軸比較混亂,所以在人物名字後面標示了年齡。

還有個有開車的小短篇沒完成,是之前說過的奧尤的兒子與維勇的兒子的故事,明天補上... ...

以下。



Kiss 22

 

1.髮(奧塔別克22X尤里19

 

      奧塔別克喜歡替尤里綁頭髮。

      久違的休假日,奧塔別克特意從哈薩克到聖彼得堡來陪尤里度過。享受了一天悠閒的假日後,兩個人回到尤里的住處。

      尤里一頭及腰的長髮在洗過澡後有如金色的瀑布一樣,好像黃金順著水波從頭頂流至腰部。奧塔別克看了都會想,這就是小說當中描寫的「埃及豔后看了都會相形見拙」吧!尤里的美可不是那種凡人的女王可以比擬的,他就像是落入凡塵的仙子。

      奧塔別克靜靜的坐在床邊,手邊放了幾樣準備用來幫尤里保養頭髮的工具。愛漂亮的尤里自己也會定時保養這美麗長髮,不過奧塔別克在的時候,由他幫自己保養是一種享受。

      奧塔別克看尤里的頭髮,肯定當作比黃金還要珍貴。完成手上的保養功夫,奧塔別克捧起尤里的髮絲親吻,一遍又一遍,像是親吻著高貴的國王。

      「怎麼?比起我本人更喜歡我的頭髮嗎?」

      「不是。這樣美麗的事物也要生在你身上才有意義。」奧塔別克表情毫不變改地說著讓尤里臉紅的情話「我只是在分開的時間裡太想念你了。」

 

髮:思慕

 

 

2.額(勇利29X尤里20

 

      結束蜜月旅行回到聖彼得堡。來機場迎接歸來的尤里和奧塔別克的人是尼基福羅夫一家。

      「歡迎回家,尤拉。」勇利給了尤里一個吻,輕輕地印在他的額上,很輕很溫柔,好像把尤里也當成自家的兩個小寶貝似的。

      「我回來了,炸豬排。」

      尤里瞇起眼,掛著一個露出牙齒的笑。

      勇利在尤里出發前也親吻了同一個地方。出發前是對要啟程的友人的祝福,現在則是歡迎他的歸來及對他將要來到的新生活的祝褔。

 

額:祝福、友情

 

 

3.臉(勇利24X維克多28

 

      大獎賽結束後,拿到銀牌的勇利心中有點失落。

      沒有拿到維克多所期待的金牌… …不過,有一點點是對維克多在賽前所說的話感到在意。『等勇利拿到金牌我們就結婚。』,這一句究竟是順著氣氛的玩笑,還是認真這麼打算,勇利不敢問維克多。

      只是對於未來,他似乎不會那麼恐懼,回歸現役的維克多會繼續擔任他的教練,他們還會繼續在一起。

      中國站的比賽之後,維克多陪他度過了發情期,可是那一次維克多並沒有立刻完全標記勇利。維克多是考慮到勇利接下來的比賽,不敢冒險,卻在勇利的心中種下了不安的因子。

      就算這樣,這次勇利沒有逃走,雖然他一度打算逃離維克多的身邊,但他留了下來,在表演滑之前兩人也和好如初。

      勇利這輩子恐怕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和自己心中的神明大人同台。上台之前,勇利叫住維克多,雙手搭上他的肩,用那柔軟的唇親吻了他的臉,飽含自己多年的崇拜與現在心頭的愛戀的吻。

 

瞼:憧憬

 

 

4.耳(寬迪克18X瓦列里22

 

      這一天是,寬迪克的生日。

      按照計畫,這一天早上和家人一起慶祝,事實上還有尼基福羅夫一家,在這之後的一整天的時間,瓦列里都會陪在寬迪克身邊。

      這是兩人成為戀人之後,第一次一起慶祝寬迪克的生日,也是他在法律上成年的日子。要送什麼禮物,瓦列里在交往那一天就和寬迪克約好了。話是自己說出口的,但是要著個和媽媽勇利一樣容易害臊的少年不緊張是天方夜譚。

      看著被自己拉出門玩的戀人一臉害羞都快要心臟爆炸的模樣,繼承到爹地的溫柔和爸比的頑皮一面的寬迪克起了點玩心。

      「瓦列里,聽我說… …」

      瓦列里聽話的把耳朵湊過去,寬迪克趁機往他的耳多吻下去,輕柔的吻不能滿足他,一下子親吻、一下子輕舔著,只差沒有把瓦列里的耳朵直接含進去。瓦列里被驚呆了,根本不知道躲開,只能任由寬迪克擺布。

      「現在就這麼害羞了,晚上怎麼辦… …」

      挑逗的語調,讓瓦列里平復過來之後往他的胸口捶了好幾拳。

 

耳:誘惑

 

 

5.鼻樑(克拉拉22X崑蘇絲露16

 

      阿爾京家的小公主一身都是敏感的地方。明明是個比誰都愛討抱的孩子,卻又比誰都怕癢,常常抱著她的人一個動作就弄的她東縮一下、西縮一下,卻又無處可逃。

      除了爹地奧塔別克、爸比尤里和哥哥寬迪克之外,最常抱著崑蘇絲露的人就是尼基福羅夫家的女兒克拉拉了。

      從兩人交往之前,克拉拉就喜歡在讀故事給崑蘇絲露聽時,把她抱在自己懷裡。交往之後,克拉拉的懷抱和腿上的位置就成了崑蘇絲露的專屬,雖然那裡一直只有崑蘇絲露才能坐,但現在有了更明確的主權。

      偶爾,崑蘇絲露坐在自己懷裡的時候,克拉拉喜歡親吻她的鼻樑,一下又一下像小鳥一樣啄著。像是玩鬧一般,看著小公主覺得很癢,卻又不敢反抗的模樣,那是只有他才能見到的表情。

      和前冰上帝王的爸爸維克多相似的克拉拉,也和爸爸一樣對自己的戀人有高度的依戀,游刃有餘的外表下,是渴望對方永遠不要離開的心。

 

鼻梁:愛玩

 

 

6.頰(奧塔別克26X尤里23

 

      奧塔別克和尤里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在相對於前幾個月的寒冬來說已經可以感受到溫暖春意的四月。

      抱著出生不久的寬迪克,尤里坐在客廳看書。等奧塔別克結束練習回家以後,就看到自己的兩個寶貝都睡在沙發上。

      真是的,要是感冒怎麼辦?!雖然即將進入夏天,但地球北端的聖彼得堡在偶爾還是會起涼風。不管尤里怎樣堅持自己在俄羅斯長大,這點涼風不算什麼,在奧塔別克的心中都不是這麼想。

      考慮過把被子拿來客廳的這個選項後,奧塔別克還是放下自己手上的東西、脫下外套,把沙發上的一大一小一起抱回房間。

      安頓好尤里和兒子後,奧塔別克在他們兩人的臉頰上都留下溫柔的一吻,他的愛滿溢出來。

      「謝謝你,尤拉。謝謝你給我這個家。」

      話音剛落下,尤里便醒過來:「貝克,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到不久。」既然被尤里叫住,奧塔別克乾脆就坐了下來。撥開尤里偏長的瀏海,讓那雙會說話的翠綠眼瞳都能露出來。和尤里對視的奧塔別克,眼神中滿是永不消散的情愛。

      尤里招手示意奧塔別克低頭靠近自己,然後抱住他的脖子同樣在他臉上輕巧一吻:「謝謝你給我這麼多幸福。」

 

頰:親愛、厚意、滿足感

 

 

7.唇(維克多28X勇利24

 

      維克多覺得自己一定是上癮了,除了滑冰之外,他從沒有經歷過這麼令他沉迷的事情。

      第一次吻勇利,那是維克多太興奮、太衝動,勇利的表現實在太超出他的預期,太美妙了,讓他一下子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可是那一吻之後,要後悔也來不及了。這倒也不因為這段畫面已經跟著比賽轉播公開在全世界面前,反正他心中也樂見這樣的主權宣示。關鍵在於,這個吻之後,他自己就為接吻的滋味著迷了。

      不管是在冰上時會大膽地回應他的勇利,還是自私下只要嘴唇稍微碰到就可以臉紅得發燙的勇利。在維克多的心中,勇利就是唯一能勾起他的願望、唯一可以滿足他的那個人。

      基於在冰場上的吻、他們之間已有的親暱行為、還有勇利當作禮物給他的戒指,維克多一直認為自己的心意勇利收到了。於是在決賽之後,維克多更是肆無忌憚的給了勇利一個讓他腦子停止運轉、只能順自己意思的深吻,舌頭緊緊地纏著勇利,時不時吸吮著,好像要把勇利的舌都吃下似的貪求。

      「我愛你,勇利。」對著被自己吻到無力的勇利說著。用指腹抹去掛在勇利嘴角的銀絲,那是剛剛自己忘我的罪證。

      勇利當下哭起來的事,以及接下來維克多意識到自己需要更努力給自己的愛人安全感的事,就是另一段了。

 

唇:愛情

 

 

8.喉(寬迪克18X瓦列里22

 

      今天已經和家裡都說好不回家了,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的節骨眼,也由不得瓦列里後悔了。

      並肩坐在床鋪上,瓦列里根本不敢抬頭看寬迪克。雖然羞澀是自家戀人可愛之處,但是在這種時候,寬迪克覺得對自己如此羞怯的戀人出手,好像自己強迫人家一樣。不過都走到這一步,什麼都不做就回家,肯定會被家裡笑話的… …好不容易得到瓦列里親口承諾和維克多叔叔的同意。

      肉桂的香氣在房間裡面瀰漫… …似乎事情也由不得寬迪克猶豫。有時候天不從人願讓人無奈嘆息,有時候又碰巧的讓人措手不及。

      瓦列里拉扯著寬迪克的袖子,用微弱的音量呼喚他的名字:「寬迪克… …」

      這麼一聲,就足夠崩解寬迪克遺傳自爹地奧塔別克的自制力。寬迪克猛然抓住瓦列里的兩隻手腕,毫不客氣地佔有他的雙唇,頓時咖啡的香氣佔了上風。

      他沒有在花太多時間侵略瓦列里的唇,將目標轉移到喉嚨,連吸帶舔、激烈撩火的吻。因為被佔領的地方靠近發聲部位,瓦列里只能發出破碎的嬌聲。

      「我要你,瓦列里。」

      寬迪克鬆口之後這個霸道的索求,得到瓦列里的首肯。

 

喉:欲求

 

 

9.脖子(勇利25X維克多29

 

      勇利在冰上會變得耀眼,喝醉酒則會變得大膽,和平時的模樣判若兩人。

      維克多不可能禁止勇利到冰面上,但起碼他能要求勇利只能在自己面前喝醉。

      可是百密一疏,有鑑於上回勇利是拼命狂灌香檳喝醉的,維克多一點都沒有想到幾顆伏特加的酒心巧克力就可以放倒勇利。

      「才不是幾顆,炸豬排吃掉了半盒。」尤里無奈的看著險些要上演當年鬥舞場面的勇利,臉上寫滿了要維克多帶著勇利快點回家的埋怨。不過他們都知道,尤里只是不坦率說出要讓勇利快點回家休息。

      帶來這盒巧克力的罪魁禍首米拉臉上堆著愧疚,卻難掩心中想要跟維克多說「快把你家小豬帶回去品嚐吧!」的真實聲音。

      收到雅可夫的命令,維克多聽話地,當然是因為正好合他意圖,把自家醉酒的選手帶回去。

      揹著勇利走在路上,維克多突然感到脖子像是有一股電流經過,被留下了一個鮮明的紅色印記,只差沒有模仿腺體標記留下齒印。

      「嘿嘿!這樣大家都知道維恰是我的了。」肇事者勇利看著自己的傑作笑著,尚未清醒面帶潮紅,讓他的笑容在維克多眼中更加誘人。

      「傻小豬,我早就是你的了。」維克多對勇利露出寵溺的笑容。

      順帶一提,隔天米拉和尤里發現勇利身上多處有遮都遮不住的嫣紅痕跡,勇利根本羞得無法解釋這些維克多宣誓主權的印記。

 

首筋:執着

 

 

10背部(尤里22X奧塔別克24

 

      尤里就像一隻貓,孤僻、驕傲卻又優雅、美麗。這隻誰都無法碰觸的小貓,不光特別願意親近自己,還完全為自己所有,這一點,讓奧塔別克非常自豪。

      在家裡的時候,不管坐在沙發上還是床鋪上,奧塔別克習慣讓後背跟椅背或是牆面保持一段距離,這樣尤里就有空間趴在自己的背上。

      果然,奧塔別克坐下來不過幾秒,尤里就從床上爬起來靠上奧塔別克的背部。今天的尤里特別的黏人,也特別的撒嬌。要不是有什麼特別開心的事,就是遇到了特別不快的事情。像這種時候,尤里最佳的傾訴對象就是奧塔別克。

      不過看來尤里今天心情不錯,那就轉向另一個可能性。時間算起來也差不多是時候,奧塔別克便閉上眼細心感受,空氣中的薰衣草香果然加重了……

      正想著這幾天要多注意一點,突然背部受到一個無預警的偷襲。

      「尤拉?」

      前幾秒,拉下了奧塔別克寬鬆的領口,吻在他背上地尤里露出了一個頑皮的笑容:「你是我的,最親愛的… …貝克。」

      尤里自己大概不曉得自己現在的笑容有多誘人,奧塔別克若是把持不住完全部會意外。

      把尤里拉到前面鎖在懷中,反覆地吻了又吻尤里光潔的背部:「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永遠都是。」

 

 背中:確認

 

11.胸口(克拉拉26X崑蘇絲露18

 

      尼基福羅夫家的小女皇毫不掩飾自己和爸爸一樣的地方,我行我素的風格,和強烈的佔有慾。

      好不容易忍耐到自己可愛的戀人成年,克拉拉完全可以體會自己的爸爸當初為什麼會在全世界的面前吻了媽媽,想要像全人類宣告這個人是屬於自己的那種心情。

      當崑蘇絲露結束自己的自由滑,全場的焦點都在她的身上,此外還有隔著螢幕的成千上萬對眼睛在看著她。

      一股衝動之下,克拉拉抱起崑蘇絲露,吻在她略低的領口露出的鎖骨下方的部分,一個像是無視了所有目光的吻。崑蘇絲露原本發紅的臉更是像發燒似的紅透了。

      「克拉!」崑蘇絲露喊著戀人的名字,表達斥責。

      「我只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一對,可以嗎?」

      狡猾!崑蘇絲露聽到這樣的反問候這麼想,可是終究是點頭了。

 

胸:所有

 

 

12.手臂(寬迪克22X尤里45

 

      寬迪克或許是驕傲的,對於身為奧塔別克和尤里的兒子這件事,他總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為自己的雙親而自豪。

      當阿爾京家的小英雄名聲日益響亮,寬迪克更是不遺餘力讓所有讚賞他的人都知道他的雙親是誰。

      某次陪爸比尤里出門購物,遇上了粉絲想要合照,寬迪克想了想便答應她們的要求。

      當粉絲要求拍寬迪克和尤里的獨照時,寬迪克未事先告知就親了爸比的手臂,那個神情和笑容都像極了奧塔別克,讓拍照的粉絲們感到如獲至寶一般,差點就在街上暈倒。

      寬迪克對著要衝自己生氣的爸比問:「讓所有人都知道,爸比永遠是我的偶像,不好嗎?」

      尤里無奈又好笑,這個兒子就和奧塔別克一樣會說話,叫自己怎麼生氣呢?

 

腕:戀慕

 

 

13.手腕(維克多39X勇利36

 

      維克多喜歡看勇利做菜,看著他帶著溫柔笑意的臉,還有為家人忙碌的雙手。不管是有在鍛鍊時的纖細手指手腕,或是當了媽媽後稍微多了點肉的手掌,維克多都一樣喜愛著,當寶物珍視著。

      因為人種和性別,勇利的手比維克多小上一個指節,讓維克多可以用自己的手把勇利的手掌包覆起來。

      十年了,他們已經結婚十年,但在維克多的眼中勇利還是那麼誘人。他的Love,他的Eros。

      晚餐後,維克多拉著勇利跳舞,讓雙胞胎跟著他們的旋律、舞步一起跳著玩。

      維克多哼的曲調是《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

      一曲之後,維克多拉起勇利的手,朝手腕落下一吻,溫柔至極卻也掩飾不了他的真意。要不是考慮到孩子們還在旁邊,他恐怕就要有更出格的舉動了。

      「我還想吃更多炸豬排飯呢!」維克多朝勇利拋出一個帶電的笑容。

      勇利沒可能不明白這句話真正的涵義,微微點點頭答應下來。心裡只想著維克多依然是那麼帥氣。

 

手首:欲望

 

 

14.手背(瓦列里21X勇利48

 

      瓦列里和勇利非常像,一踏上冰面就會變成另一個人,生出自己平時沒有的自信和演技。

      這一年,他在歐洲花式滑冰錦標賽中久違地挑戰了男子單人滑。

      不負眾望奪得金牌的瓦列里在走下頒獎臺時,被記者問到有沒有想要對到場替自己聲援的媽媽勇利說什麼。

      瓦列里愣了下,只有問到媽媽卻沒有問爸爸,大概是因為爸爸是自己的教練吧!

      於是他握起走向自己的媽媽的手,恭敬地親了手背一下才說:「我很感激我的媽媽,感謝他和爸爸兩人一直陪伴我跟姊姊。媽媽是我的榜樣,是我永遠趕不上的目標。」

      在冰上敢有這麼大膽的舉動和發言方式,但一下了冰面就變成平時害臊的瓦列里,想起自己剛才做了什麼,整個人都慌亂了。瓦列里把臉埋在媽媽的肩上,讓爸爸媽媽花了點時間安撫呢!

 

手の甲:敬愛

 

 

15.手掌(奧塔別克45X崑蘇絲露16

 

      和尤里外貌相似的小公主是阿爾京家的掌上明珠,這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的事情。崑蘇絲露從小就是被雙親和哥哥捧著長大,特別是爹地奧塔別克特別用心地把女兒養育成尤里和自己所期望的那種女孩子。這貼心的小女孩也正如雙親地期待長大。

      這年的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開始,崑蘇絲露正式進入成人組。

      面對和去年完全不同的對手,崑蘇絲露的臉上沒有恐懼,就和多年前她的爸比僅有十五歲時一樣,渾身散發著自信。

      做好最後的準備,下一個就輪到崑蘇絲路上場。

      「西露。」奧塔別克把女兒叫到自己面前,捧起她依然細小柔軟的手掌,親了一下她的掌心,將祈願寄託「去吧!像爸比一樣讓全世界都看著妳。」

      「好的,爹地。」小公主露出她最甜美的微笑。

      之後,崑蘇絲露毫不意外地在首戰中奪冠。

 

掌:懇願

 

 

16.指尖(維克多51X克拉拉21

 

      克拉拉從來就不是讓爸爸媽媽擔心的孩子。滑冰也好、學業也好,她總是比其他人都還要優秀。

      瓦列里參加歐洲花式滑冰錦標賽男子單人組那年,克拉拉也同樣參加了女子單人組的比賽。

      在那之後的一天,克拉拉和擔任教練的爸爸維克多一起被訪問。

      當記者問其克拉拉對爸爸想說的話,克拉拉給了一個和瓦列里幾乎完全一樣的答案。

      接著記者轉過來維克多:「能請教您對孩子們的看法嗎?特別是克拉拉。」

      「這個嘛… …」維克多其實不用思考就能有答案,他拉起克拉拉的手,親在女兒的指尖上「他們是我和勇利的驕傲,我很榮幸能成為克拉拉的爸爸。」

      難得地,在和冰上帝王相若的少女臉上看到了一抹粉色。

 

指先:賞讚

 

 

17.腹部(尤里25X奧塔別克28

 

      自從奧塔別克為了尤里搬到聖彼得堡之後,他們不曾分開超過一天的時間。只有一次他們卻不得不暫時分別。

      尤里要參加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但奧塔別克卻因為在哈薩克斯坦的家有急事非得回鄉一趟不可。奧塔別克和他的家人都覺得,尤里不應該放棄比賽,等比賽完再回去就好。

      於是在尤里本身的不服輸,及丈夫、婆家的支持下,尤里依然如期出戰。奧塔別克則先帶著寬迪克回到家鄉。

      領完獎,尤里什麼都不管了,飛奔到阿斯塔納的奧塔別克老家。

      奧塔別克來機場接尤里,兩人都難掩激動的情緒。習慣真是可怕,同居以前他們本是聚少離多,現在他們已經想不起來當初是怎麼熬過來的了。

      在等車的時候,奧塔別克讓尤里躺在自己的腿上休息。

      尤里本要閉上眼暫時睡一下,不過當他靠近奧塔別克,他隔著衣服吻了奧塔別克的腹部:「我回來了,貝克。」

      奧塔別克被尤里這可愛的行徑逗笑,溫柔的哄著他快睡一會。

 

腹:回歸

 

 

18.腰部(維克多32X勇利29

 

      「維恰,你冷靜點… …」

      不理會勇利的發言,維克多持續略帶攻擊性地親吻勇利地腰,時不時地配上舌頭的動作,甚至用舌頭在勇利的腰上畫圓。

      「好過份啊,勇利!明明知道我不能沒有你在身邊… …」維克多抬起頭來說,卻是語帶哭腔,像是他才是受了委屈的那一個。

      至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事情的起因是勇利說錯了話,說了要是維克多沒有辦法,他自己帶著孩子們回長谷津也可以,然後在維克多表情必變調時又沒有立刻想到收回自己的話,反而還繼續說著形成計畫。

      所以維克多就把勇利按倒在床上,毫不客氣地任意在勇利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也不知怎麼回事,他今天特別針對腰部。

      勇利的身體原本就敏感,這樣的連番攻勢他根本招架不住:「維恰… …聽… …聽我解釋… …」

      「明明說好了,永遠不要分開的… …」維克多還是那副受傷的大型犬的表情。

      或許真的是自己錯了。勇利用僅剩的意識思考著。自己依戀著維克多,害怕著維克多不在的時候,卻沒有想過維克多也是一樣… …是自己自卑的毛病又出現了,不敢去相信自己在維克多心中的位置。

      「對不起,維恰… …」勇利抱住伏在自己身上的維克多「還是等你有空的時候在四個人一起回去吧!」

      看來這一晚除了還得多花點力氣安撫自己的伴侶才行了。

      「不要離開我身邊。」雖然是不留情的占有,維克多卻是由衷的如此祈願。

      「我不會離開的維恰的。」

      這是這晚勇利最後一句清晰的話語,在那之後他的思考和身體都被維克多徹底佔有。

 

腰:束縛

 

 

19.大腿(維克多32X勇利29

 

      維克多的吻逐漸下移,延伸到勇利大腿上。

      比起手掌和手指,大腿的肉增加的更明顯。

      「維恰… …那裡… …別… …」這時勇利口中只能吐出支離破碎的單詞,自然說不清自己不想讓維克多看到那裡變胖了點。

      「不想要什麼?勇利要說清楚啊!說要丟下我自己回去的時候不是說的很清楚的嗎?」維克多邊說,邊故意又多吻了兩下。

      壞心眼。勇利心想,卻又想到維克多只有在缺乏安全感時會這樣對自己… …柔軟的勇利又包容了下來。

      其實勇利多了多少肉,維克多看一下就知道了,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勇利的身體狀況。

      看到勇利哭成淚人兒,維克多停止了使壞,最後一次吻了勇利大腿內側:「勇利不管變成怎樣,我都會永遠愛你。我只要勇利不要離開我。」

 

腿:支配

 

 

20.小腿(奧塔別克33X尤里30

 

      寵一個人,可以寵他一輩子。奧塔別克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從交往到結了婚,又到現在,他對尤里的感情和寵溺程度只有與日俱增。

      這天,尤里結束練習回家,有些發懶的賴在沙發上不肯起來。

      奧塔別克搞定了一家的晚餐後,先照料著一家人一起享用完這一餐,還搶了尤里平時幫忙洗碗的工作,讓尤里又躺回沙發上去。

      寬迪克帶著妹妹自己在另一張沙發上玩耍,乖巧地不去打擾爸比休息。他知道爸比總不會吝嗇花時間陪它們玩,除非真的累壞了,才會像今天這樣躺在沙發上,僅是看著他們兄妹倆。

      把該打點的都處理完,奧塔別克在同一張沙發坐下,把尤里的腿放在自己大腿上,著手替尤里按摩。

      「今天特別累嗎?」奧塔別克關心地問。

      尤里點頭:「嗯… …在自由滑裡多安排了一個旋轉,所以練習加重了點。」

      奧塔別克的手傳來的溫度和力道都讓尤裡覺得很安舒。

      「別勉強自己。」奧塔別克沒有停下動作,給了尤里一個笑容提醒他。

      「我知道啦!」尤里真的累了,答的有些隨意。

      奧塔別克突然抬起尤里的右腿,在小腿上留下一吻時,尤里覺得自己一下被嚇醒了。

      「貝克?!」

      「幫你消除疲勞。」虧奧塔別克能一本正經地說出這種話。

      尤里都覺得自己不要在冰上想起奧塔別克的這個舉動就分了心就好。在心裡正這麼想著的時候,奧塔別克又開口說。

      「你累了,事情我可以幫你做,只要你不要又受傷就好。」

      感動的暖流竄過心中,自己遇上了奧塔別克到底有多幸運呢?!

 

脛:服從

 

21.腳背(奧塔別克28X尤里25

 

      尤里稍微傷到了腳踝。

      因為太想要完成4Lz的動作,稍微太勉強自己了一點。

      奧塔別克接到雅可夫的電話來接尤里時,眉頭皺得很緊、表情異常難看。尤里曉得自己讓奧塔別克擔心了,大概也嚇著了他。

      奧塔別克揹著尤里去看醫生,又把他揹回家。一路上尤里靜得出奇,準是因為知道自己受傷有一半可說是活該。

      「我沒有生氣,尤拉。」

      看穿尤里的心思,奧塔別克回家後對尤里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我只是會擔心,會心疼。」

      奧塔別克這樣說,遠比說自己會生氣,對尤里來講更有警惕效果。

      捧起尤里包著繃帶的腳,奧塔別克親吻了被繃帶覆蓋的腳背。

      「等等,為什麼要吻那裡啦!」尤里在意的不是滿滿的傷痕,那是尤里努力過的證明。尤里在意的是自己回來還沒有清洗過,很髒的。

      奧塔別克卻不在乎:「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愛,沒有什麼不可以。」

      「我的一切?」尤里半開玩笑的問「那也包括你自己嗎?」

      奧塔別克聞言輕笑:「不用,有你愛我就好。」

 

足の甲:隸屬

 

 

22.腳趾(勇利24X維克多28

 

      維克多曾經當著眾人和攝影機,輕吻過勇利的冰鞋,令人為之震撼。但比這更進一步的,卻是只有兩位當事人知曉。

      勇利一直沒有機會仔細看過維克多的腳。直到那天為重新開始自己的訓練的維克多包紮的時候,勇利才看到維克多的腳和自己的一樣滿是傷痕傷疤。

      「怎麼了?太難看被勇利嫌棄了嗎?」

      維克多看到勇利傻住的動作,嘟起嘴問。

      「一點都不難看,我只是想原來維克多也會傷成這樣啊… …」

      維克多就是勇利心中的神明大人。勇利真的曾以為維克多不會像自己一樣弄得滿是傷痕。

      「當然會啊!我也是需要練習的… …」維克多輕笑「難道讓勇利覺得破滅了嗎?」

      勇利搖搖頭,順是親吻了維克多的腳尖:「我好像比以前更崇拜維恰了。維克多也有努力到受傷的一面,只有我看見呢!」

      「這只讓勇利看見喔!」維克多爬起來,反過來把勇利壓在沙發上「接下來換勇利讓我看看別人看不見的一面吧!」

 

爪先:崇拜

评论(15)

热度(11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