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八夜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番外三  番外四  第七暮  第七晚  第七夜  第七晨  第八暮  第八晚

在番外篇已經登場過的新角色(?)再度登場。(微笑

以下。



第八夜:真情X真摯

 

      奧塔別克成為哈薩克耶烈的大公這個消息很快便傳回到了羅爾西亞皇國,傳給了維克多和勇利。

      和維克多那時候為期多天、盛大歡騰的登基慶典不同,奧塔別克只在夏之女神桔梗的神殿裡舉行了簡單的繼位儀式,在場的人甚至只有奧塔別克本人、伴侶尤里、弟弟烏爾塔拉克、幾位重要的大臣和貴族以及主持儀式的祭司與主祭。整個儀式都按照傳統執行,最後從主祭那裡接下了曾經屬於自己父親的權力象徵,王冠及權杖,便算是落幕了。

      這些事情都詳細地傳到維克多和勇利那裡。

      同時傳回來的還有尤里和奧塔別克的信。

      尤里的信很有他的風格。先是告知了奧塔別克成為新任大公的事情,接著隨意報告了他們現在在哈薩克耶烈的近況和奧塔別克整頓國家的進度,之後才用了很小、很不明顯的字體為自己擅自離家的事情道歉。他沒有忘記問候勇利的身體狀況、自己未來外甥的平安還有父親母親的情況,然後強調自己是「順便」關心一下維克多、米拉和格奧爾基。屬名的上方更是寫了「一點都不想你們… …大概吧… …」,跟被擦去只留下幾乎微不可察的痕跡讓維克多和勇利知道那裡曾寫著「才怪」兩個字。

      「這孩子還是一樣的不坦率啊!」維克多忍不住笑了,雖然這也是他的弟弟可愛之處。

      尤里的個性就是這樣的小彆扭,卻讓勇利十分憐愛,反覆讀著信中的字句,他實在是也想念這孩子了。

      奧塔別克則一開頭就和維克多、勇利道歉,為自己的行為引起的騷動、任性地讓來找自己的尤里留下這兩件事情再三表達歉意。關於自己繼任一事只用了三言兩語帶過,這之後寫的全是尤里的事情,把他的大小事都和兩人分享,也提到尤里其實很想家,等情況穩定下來了就會帶他回去,同時正式向羅爾西亞皇家提親。端正的字跡就讓想起那個沉默、內斂的青年,一看就知道是奧塔別克在這樣忙碌之下努力抽出時間親自寫下這封信。

      「看來我們也該回信給他們兩個。」勇利提議。

      維克多當然不會反對。於是兩人也花時間各自寫了信,交給信使送到哈薩克耶烈大公國。

 

      如果沒有任何意外的話,羅爾西亞皇國的新任沙皇和皇后會在天氣已經暖起來的五月迎接他們的第一個皇子。

      五月,是春之女神艾瑞絲管理的最後一個月,同時也是勇利所屬的凡人族的守護月。為了這件事,維克多可是高興了好一陣子呢!他感覺這個將要出世的孩子就像是同時受到艾瑞絲女神和斯諾女神的蔭蔽一般。

      到了懷孕的第七個月,除了身體的變化之外,情緒的反應在勇利身上也非常顯著,讓維克多不得不打破自己不在勇利身邊處裡政務的決心。

      事情的起因是某天維克多抓緊短短的小休機會,逃回房間去找勇利。

      諾大的房裡大多數時候是安靜的。以前要不是尤里或是米拉來這兒叨擾,勇利獨自一人並不會發出什麼聲音,現在米拉因為薩拉結婚後將有自己的領地,大半的時間她都和薩拉待在那裡學著管理,而尤里更遠在哈薩克耶烈的都城,在維克多回來之前房間裡總靜的什麼聲音都沒有。

      這個緣故,維克多習慣回房間就呼喚著愛侶的名字,邊尋找他可能所在的地方。

      那天維克多很輕易就找到了勇利。本想逗弄在打盹的勇利,可是看到勇利臉龐的瞬間他打消了念頭。勇利抱著自己的衣服,眼角掛著以也許他本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淚滴,口中反覆換著自己的愛稱:『維恰… …維恰… …維… …』

      自己的伴侶本來就是個不會向自己埋怨什麼的人。雖然會怯怯地、楚楚可憐地,至少在維克多眼中是這副模樣,在自己回房間的時候撒嬌地說想念,卻一次也不曾要求維克多時時刻刻陪伴著自己,即使教科書上都寫著這樣的過度依戀依賴是懷孕的Omega及完全結合過的嚮導會出現的傾向。

      維克多想要替勇利擦去眼淚,卻發現自己的手在顫抖,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心中的痛楚。自己最愛的人、最渴望保護的人、最想寵溺的人… …在他心中無可取代的珍寶,究竟為了自己忍耐了多少呢?因為他是沙皇、他是支撐整個國家不能缺少的人,就讓自己懷孕的伴侶獨自在房裡忍受著寂寞的空氣?

      俯身吻了勇利,將他眼角的淚滴吞進自己腹中。維克多低聲對勇利說了抱歉。

      明明刻意放輕動作和聲音,勇利還是醒了過來,他是感受到自己的Alpha的氣息才會醒來。

      『維恰,你又亂跑出來了。』勇利玩鬧地點了點維克多頭頂上和髮際線非常接近的髮旋,語氣裡沒有一點責備,而是對這大孩子一樣的伴侶無限地包容,與只願意表現出千分之一的因為維克多特別抽空來找自己而開心的心情。

      在日昇公國,有如果被人點了髮旋以後就會變成禿頭,這樣在孩子們中流傳,既不可信也不可能成真的傳說。當然因為對象是羅爾西亞皇國的沙皇,所以勇利這樣的動作不過是一種親暱的表現。

      『因為我想你。』維克多直率地說。勇利說不出口,那就由他來不斷地訴說這份情感。

      要是平時,勇利至多就是以「我也想你。」來回應維克多。

      但這一天,眼淚背叛了勇利,沒有忍住地在維克多面前落了下來。勇利一哭起來就停不下來,拼命地想要掩飾,卻只是更加地欲蓋彌彰。

      『勇利,怎麼了?告訴我好嗎?』維克多就像剛得知勇利懷孕那時候一般慌張。

      『對不起,維恰。我沒事的,我真的沒事… …』勇利死命地搖頭否認。

      這樣也許騙得了別人,但絕騙不了維克多。『勇利,別這樣。在想什麼都告訴我好嗎?』維克多在擁抱勇利的同時用了自己的信息素,像溫柔的海洋包裹著勇利。

      維克多太溫柔了,勇利的逞強也沒有辦法抵擋得住,真心的話語漏了出來:『不要離開,維恰… …待在我身邊… …』勇利馬上就驚覺自己說出了本來決心不在維克多面前出口言語,慌忙更正『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維恰忘了我剛剛的話,快點回去工作吧!』

      這怎麼可以!?維克多心想,他好不容易聽到了伴侶的真心話,怎麼可能就這樣當作沒有聽見呢?

      維克多突然站起身來,勇利還以為他是想通了要回去處裡政務,偷偷地鬆了一口氣,並把失望埋進心頭。但維克多卻拿來了適合現在天氣的薄外套為勇利披上,自說自話的就將他抱起來朝門口走去。

      更進一步去瓦解勇利的堅持:『那就當作是我不想和勇利分開吧!』

      既然他的伴侶不肯說出要自己留下,那他就把自己的伴侶帶走吧!

 

      讓勇利待在旁邊,輔佐官和其他的大臣都對勇利本人沒有任何意見,畢竟勇利是個很會忍耐的人,就算心裡很想要縮在維克多的懷中尋求溫暖,表面上他還是會乖乖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或是看書或是打毛線又或是做其他的事。

      剛相反,明明不是懷孕那一個、也不該因此造成任何過度的情緒變化、最該有點成熟樣子的那個沙皇陛下,幾秒前才因為想趁著閱讀兩份文件之間那不到一分鐘的空檔溜到勇利身邊去,第… …在幾星期前就算不出是第幾次了,又被輔佐官抓了回來順便教訓一頓。

      看著這樣的維克多,勇利淡淡地笑著。他的伴侶表達方式是幼稚了點,但那確實都是自己被深愛著地明證。

 

      在一個天候宜人的午後,眾人所盼望的小皇子出生了。

      他是有著銀色髮絲和靈氣藍眼的小妖精,一看就是像到了父親維克多。小皇子一出生就得到了萬千寵愛。

      他的名字是爺爺雅可夫取的,「弗拉基米爾」,以古老的羅思語來解釋就代表這個孩子將會是下一任沙皇,統治整個羅爾西亞皇國。

      維克多第一次抱著自己的孩子時,整個人都手足無措,一下靠在左邊的肩頭,一下讓他躺進右邊的臂彎裡,不知道該怎麼抱才能讓弗拉基米爾睡得舒服。最後是勇利看不下去,手把手地教維克多怎樣抱孩子。

      看著這個讓人困惑母親勇利的基因究竟去哪裡的小寶貝,維克多才知道自己能夠這麼愛一個孩子。

      在遇到勇利之前,要是告訴維克多他要結婚還有當爸爸,他估計會覺得厭煩。可是現在在懷中的是勇利為自己生下的孩子,維克多又怎麼可能不去愛這個孩子呢?就連弗拉基米爾哭鬧起來,小眼淚眼汪汪地,整張小臉皺成一團,維克多還是覺得他可愛,小心翼翼地將他抱起,哄著自己的小寶貝。

      勇利當然也深愛著這個孩子,整天都抱在懷裡,每分每秒都看著他好像都還不夠。他本來就是個喜歡孩子的人,現在懷裡這個可是他和維克多親生的寶貝,給這孩子多少的愛都遠遠不讓勇利覺得足夠。

      這深受寵愛的小皇子,得到最多的愛就是來自自己這對為了愛侶和孩子就變得傻呼呼的親生父母。

 

评论(14)

热度(6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