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九暮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番外三  番外四  第七暮  第七晚  第七夜  第七晨  第八暮  第八晚  第八夜  第八晨  第八晚以後的事

第九章會一直提到傳說,改編的出處應該滿明顯了,而且小芭自己提過(傻笑

以下。



第九暮:傳說x述說

 

      傳說,冬之女神斯諾有一個女兒。

      那女孩並不是女神和侍者伴侶所親生的孩子,而是在暴風雪過後雪窖冰天的森林裡斯諾女神帶回來的凡人族少女。凡人族屬於春之女神守護的範圍,但是斯諾女神喜愛她漂亮的金髮、翠綠色的眼眸和純真的笑容,便執意收留了女孩。

      斯諾女神給了女孩自己所蔭庇的妖精族、冰精族的能力,又給了她絕世的美貌和無人能比的智慧,不過未免她變得驕傲,女神最後給予她嚮導的能力而非哨兵的力量。

      女孩漸漸長大,她的美貌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她的智慧令全世界懾服。身為擁有力量的女神養女,她既非神也非人,雖然在家庭中感到幸福,卻也無法融入任何一個族群。

      她不信神,她只相信她的母親;她不信人,誰也不相信。她的笑容只給收養她的雙親。

      等到了女孩要出嫁的年紀,她請求養母斯諾女神定下一個規則:凡是想要娶她為妻的人都必須答對她所出的三道題目,答錯的人將永遠失去女神的庇祐。

 ~X~X~

      一國之君在國都舉辦了以自己為獎品的比賽,參賽者從國內貴族到國外王族都包含在內,會是什麼感覺?

      會大發雷霆… …最少尤里他是這樣的反應。

      在羅爾西亞皇國的彼得格勒,即將舉辦一場爭奪皇子尤里夫婿位置的公開競賽。時間是夏之女神桔梗掌管的最後一個月份的獻花祭之後一天。任何有意願參加並符合資格的人都要聚集到聖彼特大神殿前面,未按時到場的便失去資格。

      基本的參賽資格有四項:第一,尚未結婚的A級以上Alpha哨兵;第二,年紀與尤里相當;第三,具備任一種族王族或貴族身份;第四,有國內任一大臣或貴族做推薦者。

      這場競賽不光是考驗誰是能力出眾配得上尤里的哨兵,也考驗誰的智慧足夠成為皇國的助力。比賽的項目包含武鬥競技和在指定時間之內完成任務,以及最後一個保密項目。

      這一切包含競賽本身在內,尤里都是前一天才得知。

      看著因為已經到了非說不可的時候,才肯告知自己的皇兄和戀人,尤里臉一黑,氣得差點翻了房裡起居室的桌子,胡亂吼著:「笨蛋!為什麼要答應這種不合理的事情!!你們用腦袋認真想過了嗎?」

      尤里很想把兩個人都轟出房間去,但無奈體力輸人,便抓起抱枕一邊一個砸在維克多和奧塔別克身上,然後反過來把自己鎖在房間裡。

      「喂!尤里!我剛剛不是說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嗎?」

      不理會在背後對著自己大喊的維克多,尤里狠狠摔上門,一句話也不跟他和奧塔別克說。

      尤里會生氣原本就是預料中的反應,但氣到連奧塔別克都跟著自己被關在門外,維克多也感到意外。不過這不是完全無法理解的事情,畢竟兩個人聯合起來瞞著尤里已經不是第一次,再加上拖到事前一天晚上才告訴尤里,換做溫和的勇利大概也會發脾氣,何況是暴躁的尤里呢?

      「尤拉,你聽我說好不好?」奧塔別克敲著尤里的房門,試著說服裡面固執的人兒出來。

      再三的嘗試都只得到「不要再說了!」「滾開啦!」「煩死了!」… …這樣的反應。

      兩個人對看了一眼,很有默契地想到向同一個人求助。雖然要是可以他們盡量不想這麼做,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沒有把那個人帶來,但眼下他們好像沒有考慮的餘地。

      維克多也弄不清楚是什麼時候開始,尤里比起自己更願意把事情告訴勇利。明明一開始兩個人關係很差,尤里對勇利可以說是極端無禮,可是現在他覺得尤里肯定喜歡勇利比喜歡自己還要多。

      本來想著勇利忙著照顧弗拉基米爾,才把他留在房間裡的。

 

      沒有想到,勇利聽完兩個人的話便說:「這本來是維恰和奧塔別克不對了。」

      「我知道這麼晚告訴他不對啊!可是我們尤里也該好好聽我們解釋吧!」維克多喪氣地說著,無精打采地靠在勇利肩上。

      說實在話,這樣的選擇也真是因為被那些反對尤里嫁給奧塔別克的人逼到沒有退路了。按理來說,他是沙皇,是掌握了羅爾西亞皇國大權的人,可是他卻沒有辦法這麼做,重新掌握地政權還不穩定,要是隨便得罪了人,讓事情重演… …維克多不願意讓這種事情發生。

      但是他絕對也不想犧牲尤里。所以才利用競賽的方式,堂堂正正地讓奧塔別克擊敗其他的人,讓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勇利當然懂維克多的理由、也懂他的無奈,也知道奧塔別克必定是表現了體諒和十足的努力。不過他想了一會,這麼問:「維恰,真的知道尤里為什麼生氣嗎?」

      維克多停格了一下:「是因為我們沒有先和他說就做決定了吧!」

      「我想那不是主要原因。」勇利慈愛地輕拍著懷中睡著的小寶貝的背部,先把他放到小床上,以免被他們的談話聲吵醒「我想尤拉他在擔心。這場比賽,除了奧塔別克贏得冠軍之外,沒有任何的餘地,對嗎?」勇利的臉上是一抹憂慮的笑。

      奧塔別克點點頭。

       勇利繼續說,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我想尤拉他肯定也想到了,那孩子肯定還想到了如果一個意外… …奧塔別克輸掉了… …會引起什麼樣的麻煩,他都想到了。所以他才會氣你們沒有事先跟他商量,沒有一起考慮過別的可能性。還有奧塔別克答應過尤里不會再讓他置身事外吧!沒有遵守約定這樣的事情,換作是我也會生維恰的氣,我想尤里一定是既氣憤又失望。」

      維克多和勇利都知道,尤里和奧塔別克已經是完全結合、完整標記的伴侶。完全結合以後,不論是哨兵還是嚮導,除了對方之外無法有其他伴侶。

      要是真有個意外、奧塔別克真的輸了比賽,尤里被迫嫁給別人,到時這件事就會成為大問題。知道真實情況以後,那個人會怎樣看羅爾西亞皇國呢?會怎樣看欺騙了他人的維克多呢?… …會引起的問題或許遠不只這樣。

      「可是我們這樣做是為了尤… …」維克多試著反駁,給自己找理由。

      勇利搖搖頭:「尤拉他和我不一樣喔!雖然我會生氣,但是明白維恰的用意之後,會覺得很感動。可是尤拉他,卻是會非常不滿的… …因為比起被保護,尤拉他真正的願望是和奧塔別克共同面對,瞞著他只會讓他覺得自己被拋下、被瞧不起吧!」

      一番話就像當頭棒喝,又像澆灌在腦袋上讓人清醒的冰水。

      一直想要保護尤里,怎麼自己竟反倒成了傷害尤里的那個人… …看來距離成為合格的哥哥或是伴侶,他們都還需要學習。

      奧塔別克和維克多都想趕去向尤里道歉,但勇利拉住了維克多,暗示他這種事情要由奧塔別克先做。

      「快去吧!我想尤拉他絕對沒有關上另•一•扇•門。」勇利對奧塔別克說,給了他最後一項幫助。

      勇利了解尤里,他懂尤里身為嚮導有怎樣的心情。他平時聽尤里訴說自己的狀況,也能從中推敲得知。

      奧塔別克才該是最懂尤里的那個人,他懂尤里的每一樣,懂尤里的小情緒,但偶爾他也會像現在這樣在想要保護尤里的心當中迷失了方向,而忽略了尤里真正的感受。

      奧塔別克嘗試推開兩人寢室中間門,果然正如勇利所言,尤里沒有把這扇門鎖上。才推開門,比自己纖瘦的多的小身軀撞了上來。立刻知道對方是尤里的奧塔別克將他抱緊。

      「太慢了!」尤里縮在奧塔別克的懷中說。

      「對不起… …」奧塔別克的懷抱又緊了一點「所有的事都對不起。對不起沒有遵守約定、對不起沒有先跟你商量,對不起我來晚了… …」

      尤里最終是選擇了原諒奧塔別克,誰叫他遇上奧塔別克總特別心軟呢?!

      可是尤里也得到了奧塔別克的承諾,不管輸或是贏都帶他走。贏了,就光明正大地將他娶回去;輸了,就當一回卑鄙的人,帶他逃走。

      「答應我的話就吻我。」尤里直盯著奧塔別克的雙眼。

      已經不再動搖的奧塔別克捧起尤里的臉,如他所願的吻了他,一個足夠表達他的心願,堅定又深情的吻。

 

      獻花季,是在分別四女神所管理的月分中的最後一個月末舉行的祭祀,以這三個月中間盛開的花朵,還酬謝女神三個月的看顧。

      今年聚集到聖彼特大神殿的人比往年都還要多。

      可是這些多出來的人大半不是為了對女神的信仰而來,這令和維克多、勇利一起坐在祭壇附近的尤里感到不齒。

      放眼望去,除了王族之外,各國的貴族人數也不少。

      尤里尋找著奧塔別克的身影,直到那堅實的身影出現在尤里的視線範圍。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兩人僅是相視而笑。

 

评论(12)

热度(58)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