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九晚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番外三  番外四  第七暮  第七晚  第七夜  第七晨  第八暮  第八晚  第八夜  第八晨  第八晚以後的事  第九暮

昨天小芭不小心打一半睡著了(傻笑掩面

今天趁著空檔趕快補完。今天有戰鬥場面喔(算吧!

以下。




第九晚:傳說X毋說

 

      傳說,冬之女神斯諾的女兒有著媲美四位女神、令全世界都為之傾倒的傾國容貌,以及壓倒千千萬萬人、令全世界覬覦的智慧與力量。整個世界的人都說,誰娶到這位少女,就能實現任何事情。

      寵愛女兒的斯諾女神答應了少女的要求,將招親的事情和規定昭告天下。

      來自十二種族富有名望的人紛來沓至,無數的人為了獲取少女的心而賭上一切接受挑戰。但是少女擁有女神所賜予的智慧,因此沒有一個人可以達對少女口中所出的難題。

      少女的心是冰凍的。她被人拋棄過,無法融入人而被排斥過,她的心無法接受任何人。少女的目的是報復,她要看人們挫敗的模樣。

      她相信自己一生都只會愛著養育自己的女神與侍者,留在她們身邊。

      在少女面前的落敗者不計其數,卻仍有人前仆後繼地來到少女面前接受挑戰。

      『有一個幻影在黑夜中飄盪,穿過層層黑暗,重重人群,全世界都在呼喚它,懇求它。這幻影在白天悄悄退去,而在心中生起,每個晚上新生,白天死去。這幻影是什麼呢?』

      一年的時間過去了,仍然沒有人答出少女的第一道題… …

 ~X~X~

      亞墨利加帝國的王子、赫爾維蒂王國的侯爵、華夏國的元帥… …來自各國各族的參賽者,加上羅爾西亞皇國內的參賽者,人數比前一天獻花祭裡看到的還要多。

      一大群的Alpha哨兵湊在一起,氣息中滿是肅殺之氣,一觸即發。身旁的每一個都是敵人,還未正式上場,就已經在較勁著誰的信息素能壓過別人。

      不光是原有的婚約候補名單中的人,聽聞消息而跑來參賽的也不在少數。

      維克多和尤里就待在神殿前廣場上搭建在比賽用的擂台前方的看台上,勇利現在暫時也在這裡,但是等競賽正式開始之後,他就會先離開。勇利放心不下弗拉基米爾長時間待在外面,維克多自然也是一樣,雖然他渴望勇利待在自己身邊永遠不要離去,但是他現在需要為兩人的寶貝兒子設想。

      就三天而已,這三天忍耐著中午和晚上才見到勇利,就像之前最忙的時候一樣。維克多努力說服了自己。

      尤里對眼前這些人可一點興趣都沒有,光是想到這些人都在打自己的主意,他就覺得噁心。雖然維克多盡可能不要讓尤里知道這些事情,但是尤里多多少少從八卦的女傭那裡聽說了這些事,聽說很多人都是衝著他的卓越的嚮導能力而來。

      內戰的時候,維克多也找來了許多外族的援助者,後來尤里也見過他們幾次,按尤里的感受他們幾位都是和眼前的這些人截然不同的好人。

      要不是想要看著被迫在那人群當中的奧塔別克,尤里才不管什麼他媽的禮節,壓根兒來都不會來神殿這裡。他的心只為奧塔別克敞開、他的人只為奧塔別克給予、他的能力也只為奧塔別克施展。

      從各方面來說沒有一個人比得過奧塔別克。單從地位來說,在場就沒有一個人能勝過身為哈薩克耶烈大公的奧塔別克。

      對於那些反對的人所提出的那些理由,尤里一點都無法理解。

      尤里在心中祈禱著奧塔別克能夠勝出。他對奧塔別克有信心,卻還是不免有些緊張。

      這時候那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尤里和維克多所在的看台前。那在尤里無助時成為他依靠的寬闊肩膀,那雙在白日時保護著尤里、在夜晚時擁抱著尤里的雙手,那揹著尤里結實的背部以及為他奔走的雙腳。所有尤里所熟知、所愛的一切,連同他深愛的那個人本身,現在被一身軍裝包裹著,散發著令人敬畏的氣場。

      可是那嚴肅的面龐在轉向尤里時對他笑了,露出了他摯愛的伴侶最喜歡看見的笑容。

      尤里也報以一個飽含他對奧塔別克愛意的笑容。

      「你會相信我,會還是不會?」

      奧塔別克沒有發出聲音,他以嘴型對尤里這麼說。

      「你傻啦!我當然會相信你。」尤里也以同樣的方式回應。

      「碰上你的事情,我也覺得自己都傻了。」

      「等下上場可別這麼傻。要傻等你贏了,要我陪你一起犯傻也行。」

      「嗯。約好了。」

      他們相視而笑,那是唯獨給予對方的笑容。

      為了尤里、為了他們的未來,奧塔別克是帶著破釜沉舟的心情走在參與競賽的人群當中,尤里的笑容度他來說無非是最好的鼓勵。

      奧塔別克答應了尤里,就算自己輸了,也要不顧一切冒險把他帶走。尤里是個驕傲的孩子,原本他一直想和維克多一樣站在世人面前,他想在每年奉女神之名舉行的運動會上大放異彩,讓所有人都看見羅爾西亞皇族不是只有維克多擅長滑冰。但是為了留在奧塔別克身邊,他寧可犧牲這件事,留在哈薩克耶烈的都城裡。

      尤里的心思和夢想,奧塔別克都知道。所以他就連一次也沒有想過要輸掉比賽,他一定要贏,然後光明正大、驕傲地把尤里娶回去,讓所有人都知道尤里是哈薩克耶烈的大公夫人。

      他答應過尤里,也答應過維克多和勇利,他會保護尤里臉上笑容,為了這個約定奧塔別克會用盡自己的一切所能,做任何他辦得到的事,甚至挑戰自己看來辦不到的事。

 

      競賽開始前的致詞到不像祭典、運動會或是生日慶典時那樣冗長,單單維克多以通用的盎格魯語說了幾句祝福的話就算了事。倒挺有尤里本人討厭麻煩事物的風格。

      第一個比賽項目,對奧塔別克來說倒是最沒有風險的一項,武鬥。

      規則既簡單又明瞭,兩兩上台對決,只要其中一方倒地十五秒,就算另一方勝出。勝出的人可以繼續晉級,直到淘汰到剩下二十人為止

      交戰的對手完全由神殿的主祭抽籤決定。

      第一場,奧塔別克對戰的對象炎魔族暹羅王國的伯爵的兒子。

      對方一上場就進入使用魔力的狀態,就和披集以及奧塔別克在和流亡之民打仗時看過無數次一樣,整個人都變成暗紅色。整個擂台上沒有幾分鐘的時間就被他在四周點滿了火焰。

      獸王族不具備任何的法力,單憑卓越的體能戰鬥,理論上遇到善用魔法的種族會比較吃力一些。但這種一般而論在長年在戰場上面對不同種族敵人的奧塔別克身上並不適用。

      奧塔別克這一身軍裝是根據他以前待在邊疆時的軍服從新製作而成,同樣具有耐火、防冰、防刮、耐摔… …等特性。

      但是奧塔別克之所以強大並不只是倚靠衣服給他的保護。

      看著被火渲染的擂台,炎魔族的青年可得瑟了。在國內沒有幾個人可以放出這樣的火焰,能與他抗衡的人屈指可數,年紀相若的更只有一人,而那個人現在正在家裡被冰精族的伴侶管得嚴嚴實實。

      青年有絕對的自信,要不是遇上冰精族,或是能飛翔的翼人族或龍使族,沒有人能逃出他的火焰。

      顯然這就是一個缺乏實戰經驗的想法。

      奧塔別克最初是閃躲著他的火焰。在觀察後,奧塔別克發現這個青年用火還不及史蒂芬的手下高明。不用太久,奧塔別克就掌握到了他的意圖,用火漸漸地將自己包圍在火焰之中。

      以奧塔別克的肉搏戰能力,直接繞到他的後方,趁他不注意衝上去把對方打趴在地上似乎是可行的一個方法。

      但是青年的戰鬥方式顯示他缺乏經驗,要是受到驚嚇,很可能會胡亂地使用能力傷害無辜。

      腦海中幾個選想裡謹慎的選擇之後,奧塔別克下了一個決定。

      奧塔別克拔出慣用地長劍,從正面突破火焰來到對手面前。幾次試圖在奧塔別克身上點火卻失敗後,他拔出了自己的劍在上面覆上火焰應戰。

      兩把劍在場上交鋒,情況看似對奧塔別克不利,他得小心不讓青年的劍碰到自己,又要小心身後的火堆。

      可是奧塔別克絕不是個只靠蠻力和硬碰硬的人。

      他剛才就注意到,隔壁的擂台上戰鬥的其中一方是冰精族。再者,比賽的規定只說要把對方打倒讓他十五秒不能起來,沒有說不能離開擂台。

      奧塔別克趁著青年正覺得自己能夠戰勝而出現破綻的空檔,越過了兩個擂台之間的鴻溝,用劍砍下了大塊的冰。

      「喂!你這傢伙到底… …」

      接下來連隔壁的冰精族少年和他的對手都看傻了眼。

      冰遇到火會融化,卻也會將溫度降低下來。奧塔別克沒有試圖所有的火焰撲滅,事實上炎魔族的火焰也不是一般的水可以撲滅的,除了特定的法術能型之外,另一樣就是冰精族的冰。奧塔別克利用手中的冰將其降溫的,是最大的火源,也就是那位炎魔族的青年。

      被奧塔別克利用冰淋了一身的水,青年一個念頭就是直接在奧塔別克身上點火。

      可是因為身體一下子失溫的太快,青年不論怎樣都不可能立刻燃起大火。

      以近身戰完全比不過奧塔別克的青年,不出十秒就被奧塔別克擊倒在地上,被長劍指著鼻尖被迫躺了十五秒鐘。

      看到這一幕,尤里的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他自己所選擇的伴侶才是最好的。

      第一場對決就勝出的奧塔別克,引起了全場的關注,令其餘的對手忌憚。但是除了奧塔別克之外,在場只有尤里和維克多知道,這場決鬥,奧塔別克連一半的實力都還沒有用到。

      卻同時也讓那些反對他的人,更加處心積慮怎樣在比賽中除掉奧塔別克。

 

评论(12)

热度(54)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