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九晨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番外三  番外四  第七暮  第七晚  第七夜  第七晨  第八暮  第八晚  第八夜  第八晨  第八晚以後的事  第九暮  第九晚  第九夜

競賽的第一個項目結束,不過第二個項目的時候應該還是會有奧塔別克做戰的情節(笑

重發第四次了(倒地)再不行就明天再改了(哭

為了這個還修改了情節和傳說的題目跟回答……(喪氣

以下。


第九晨:聽說X明說

      傳說,冬之女神斯諾為自己的女兒招親,凡是想要娶她為妻的人都必須接受斯諾女神的女兒提出的挑戰,答對少女所出的三道題目的人就可以與少女成親,但失敗的人將失去女神的蔭庇與祝福。

      斯諾女神所守護的妖精族中最為睿智的青年在女神侍者的邀請下來到少女面前,他就和在少女落敗的成千上萬人一樣,為少女的貌美和狡詰而瘋狂。

      面對少女那道無人能夠解答的第一道題目,青年給出了『希望』這個回答。

      那瞬間,少女傲氣而平穩的表情出現了波動。雖然百般不甘願,但是身為斯諾女神之女,她不能撒謊而辜負了母親的教導。

      於是她只得承認青年答對了那道題目,同時提出第二道謎題:『有一樣東西像火一樣旺,但它不是火。有時很激烈,有熱、力、和熱情,如果不動它就冷掉。如果你沒有生命了,它就變得冷卻,若你有征服的夢想,它就沸騰!它有一個聲音,聽了會使人顫抖,它生意盎然地跳動著!』

      全世界都在看,包括斯諾女神和侍者,其他三位女神,所有人都屏氣凝神地等著青年的回答。

      青年陷入了思索,而少女看到打敗自己一次的挑戰者陷入了苦思,不由得揚起嘴角。可是青年並沒有讓人們繼續等待,也沒有任由少女繼續得意。他不疾不徐地回答:『它是血。』

      眾人的目光再次回到少女身上,等她公布青年的回答是否正確。

~X~X~

      下午的賽程中,奧塔別克只要再贏一場,就確定能在晉級的二十人之列。

      對於武鬥本身奧塔別克倒沒怎麼擔心。他原本就是戰士,比起他親身走過的戰場,一對一的武鬥這種事情幾乎可以說是兒戲。只是這種話奧塔別克不會說出來。

      特別他知道正在看台上注視著自己的尤里大概比自己還要擔心自己。

      憑良心來說,奧塔別克比其他的選手更佔有優勢。他在中午休息的時候,有尤里幫他消除了早上的戰鬥所造成的精神負擔,還在充滿自己嚮導的信息素的房間裡好好的休息過。

      奧塔別克能夠說是完全回復過來。

      維克多同樣沒有這麼擔憂奧塔別克下一場戰鬥。一方面是因為奧塔別克下一場比賽抽中的對手是樹靈族華夏國的皇子。另一方面,更需要擔心的是上午第二場比賽之後,左翼大臣的兒子去見的對象。

      這件事情維克多已經有了對策,只等這天所有的賽程結束之後,和奧塔別克一起處理這件事情。

      比起早上的兩個對手,眼前的敵人年紀稍長一些、也更具有經驗一點。大概可以猜想到是因為華夏國的情勢有段時間不穩定過,身為皇子,即便是最為年幼的末子,也參與了當時平定內亂的行動。

      差不多同一個時候,為了得到支援,光虹隨著擔任大使的父親一起去了亞墨利加帝國,在那裡遇見雷奧並互許終生。這麼算起來,這那場內亂不比羅爾西亞皇國的內亂早多少時間。

      不過華夏族的能力本來就不適合戰鬥,這也難怪參賽者當中就以樹靈族和矮人族最少。

       樹靈族的皇子比想像中更善於戰鬥,他的手上持著和奧塔別克相當的長劍,同時又使用著樹枝、藤蔓進行攻擊,同時並行之下卻由不相衝突,他從部會砍傷自己的樹枝,藤蔓一次也沒有妨礙他本身。

      比起上一場戰鬥中只能靠聽覺戰鬥,這一次奧塔別克需要同時並用視覺留心那位皇子的攻擊,同時運用聽覺留意樹枝和藤蔓對自己襲擊。

      奧塔別克為了讓自己的聽覺和視覺都在自己最強的狀態之下,而使自己的眼睛與耳朵獸化,就連臉頰上都略微出現了雲豹的斑紋。

      見到這一幕,尤里不由得感到不安,他原本就是整個人都坐直,一下也沒有把視線從奧塔別克身上移開過。現在因為緊張,緊握著椅子扶手的手差點都要在扶手上留下痕跡。

      維克多注意到尤里的異狀,伸手輕輕拍拍他的背部,安撫他。尤里是一個倔強的孩子,但同時也是個體貼的孩子,他知道皇兄現在倒是更擔心自己了,怕到時耐不住壓力繼續讓這場競技結束。

      同時尤里也知道,自己的情緒波動會影響到與自己完全結合的奧塔別克。他咬咬牙強迫自己平靜下來。

      兩人的注意力再一次回到場上。

      在劍與樹藤的同時進攻之下,奧塔別克要持續應戰考驗的不單是他的戰鬥技巧、也考驗他的耐力和應變能力。

      當劍由正面朝奧塔別克砍來,樹藤就從後方意圖纏到奧塔別克身上。奧塔別克擋下了對手的劍,閃避樹藤就會變得吃力;要是先專心避開樹藤,擋下對手的劍又會是勉勉強強。

      差不多沒有還手的餘地。

      皇子臉上的笑容愈發得意起來。他一個樹靈族人竟能戰勝天生就是善於作戰的獸王族,還是獸王族的戰爭英雄。

      但是奧塔別克也有他絕對不能輸的理由。

      再遇見尤里之前,奧塔別克在眼睛與耳朵獸化時候,是最強的戰士。再剛剛吃力的戰鬥之中,奧塔別克掌握了對手的作戰習慣,也把握了應戰方式。他換下了慣用的長劍,改用兩把長度不同、功用不同的短劍。

      就項對手用同時以劍和樹藤對付奧塔別克,奧塔別克的兩把短劍也發揮不同的效力,使對手因為突然的改變無從應付。

      右手上長度稍長的一把劍,是把雙刃劍,能抵禦對方攻擊,也能在下一秒立刻進行反擊。左手中較短的一把則是奧塔別克在森林裡時,使力砍下樹枝、藤蔓用的工具。

      奧塔別克在剛剛留意到,當樹藤受到傷害時,對手也會跟著感到疼痛。和奧塔別克手中的兩把短刀不同,使用樹藤攻擊同時也是將弱點放在對手面前。

      為了找回優勢,皇子同樣收回了長劍,單以樹藤與奧塔別克對戰。

      卻不知道,這才是奧塔別克真正的意圖。在森林裡生活的那段曰子,生火也是必須的技能。

      在火苗點起的剎那,對手就投降了。

      當裁判宣布奧塔別克獲勝時,尤里鬆了口氣,整個人靠在椅背上,完全沒了繼續看下一場比賽的動力。

      維克多找了個藉口讓尤里溜去找奧塔別克。換做自己和勇利這時候肯定也會想要馬上見面,所以他能夠完全明白兩人的心情。

      不過再回去見勇利之前他還有一件事要處裡。

      這一天的賽程結束後。借用尤里的幻術,維克多和奧塔別克穿梭在街上,按著通報消息的人只是的路徑前進。

      比起內戰的時候,尤里的幻術已經大幅進步。

      在探子回報的地點是一間小餐廳。目前還不曉得這餐廳的老闆和他們所要找的人有沒有關聯,維克多和奧塔別克盡可能不去驚動到其他人。

      上午敗給奧塔別克的少年就在店裡,坐在他對面的人可讓維克多吃驚了。那是屬於中立派的人,是外交大臣手下的人,也是維克多從小看到大的人。

      賽程還有兩天,現在就出手的話怕對方心急了,後果不堪設想。

      考慮著必須是不過於顯眼的手段,又要確實地威嚇這幫人。維克多用了點時間思考,然後他張口緩緩說:「現在這裡起火了,快點逃命吧!不然就來不及了。」

      突然之間,包括左翼大臣的兒子在內,一整桌的人都起身倉皇逃命。

      「等他們醒來,知道是中了我的幻術,應該暫時不敢輕舉妄動。」維克多對奧塔別克說明。奧塔別克僅是點頭表示明白。

      當那幾個人衝出來時,維克多一一記下了他們的身分。

      左翼大臣的兒子在從幻象中的火焰裡逃跑的時候看見了暫時顯形的奧塔別克。一股早上未消地怨氣衝了上來,拔劍就要攻擊奧塔別克。

      奧塔別克立刻察覺這件事,正要出手擋下。少年卻在接近奧塔別之前,痛苦地倒下。他的表情十分痛苦猙獰,好像有蟲在腦中啃噬一樣。他虛弱地倒在地上,又立刻整個人彈起來,像是慌張地在找東西一樣四處探索。

      「我不會在比賽時出手,不表示我現在也會旁觀我的伴侶被你傷害。」

      說完話尤里走到維克多身旁、與奧塔別克牽起手離去,將少年丟棄在原地,但少年什麼都看不見。

      三個人都晚歸的事情,最掛心的就是勇利。

      勇利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對著他們微笑。可是從他的眼睛,維克多知道勇利到上一秒都還在恐懼當中。

      維克多主動抱起勇利:「放心,我們都沒事,比賽和事後的調查都很順利。」

      勇利點點頭,給了維克多一個溫柔的笑。「那就好。」

      因為被維克多整個人抱起,藉著難得比維克多還高的高度,親了維克多的髮旋。

      上一秒的帥氣笑容,下一秒就立刻瓦解了。維克多哀號:「好過分啊!一點都不希望勇利親那裡啊!」

      「真是的!維恰還真是大孩子。」說著,勇利親了維克多的唇,順著維克多的意思讓維克多加深加長這個吻。沒有什麼比維克多平安回到自己身邊更重要了,就算維克多再三擔保這次的風險不會比內戰時大,勇利不能夠隨時陪伴在維克多的身邊還是會感到不安。

      維克多也很難熬,但他必須把勇利還孩子留在安全的地方。為此他付出了極大的努力,不論是掌握整個事態,還是自己的心理需要加倍的忍耐。於是現在他只想要待在勇利身邊,做什麼都好,只要兩人不需要分開。

评论(11)

热度(53)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