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Weather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騎士團副團長米埃米爾X宰相之子米凱萊;公爵雷奧X大使之子光虹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時間是本篇十年後。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第七~九章  

果然爆完字數後的隔天就會累癱(傻笑

昨天沒有打完,有一半都是今天才寫的... ...然後回到家現在有電腦才趕快發文(掩面

小芭回覆完評論再飄回去寫正文... ...

順序和之前的日常番外一樣:

第一篇是:埃米爾X米凱萊;第二篇是:披集X承吉;第三篇是:雷奧X光虹;第四篇是:米拉X薩拉;第五篇是:奧塔別克X尤里;第六篇是:維克多X勇利 

有喜歡CP和小芭不一樣,不能接受的,請略過那一篇喔(傻笑

以下。



Weather


1. Rainy (埃米爾X米凱萊

 

      對有翅膀的生物來說,晴天總會比水氣重的雨天舒服,例如龍使族的龍群,或是翼人族的人。

      埃米爾的個性既紳士又溫柔,特別是對自家這個永遠會掛記著妹妹、性子很硬、不夠坦率的米凱萊,埃米爾更是照顧有加。原先在照顧人之餘他身上依舊散發弟弟般的可愛氣質,但在結婚之後也漸漸消失了。這樣照顧人的埃米爾,對於水氣會讓身體不舒服的事情,當然不會說出口。

      「米奇,你餓了嗎?」「米奇,我要出門,如果餓了我有準備點心。」「米奇,多穿件衣服吧!天氣冷了。」「米奇,我想你喜歡這個。」「米奇,明天薩拉和米拉要來,你想要我準備什麼嗎?」……他總是先想到米凱萊。

      在塞馬克出生之後,埃米爾對這孩子的照顧絕不可能會少,這樣的情況下,時常忽略的就是自己。

      就算是一年之中晴天較多的國家,也總會有這麼幾天陰雨綿綿。這種時候埃米爾大多都會待在家裡,雖然室內也會有濕氣,但怎樣都比出門淋雨好上許多。

      在塞馬克小的時候,並不怎麼會因為翅膀沾上水氣而不舒服,畢竟那時翅膀還很小,影響不大。但是到了塞馬克十幾歲的時候,他的翅膀就和其他翼人族的孩子一樣快速長大。

      因為水氣讓翅膀變的沉重,突然比以前更難受,孩子的忍耐力又不及成年人,偏偏這一天因為騎士團裡的急事,埃米爾不得不出門。這小紳士、小騎士忍不住哭起來,哭著要爸爸抱。他從小就不太會哭,這麼一哭嚇壞了米凱萊。

      等到埃米爾回家,看到一個哭泣的孩子和一個慌亂的大人,趕緊安撫著一大一小。等兩人都安定下來,他才一邊幫塞馬克處裡掉翅膀上的水氣,一面跟米凱萊解釋這是正常的住況,不用太過擔心。

      「你也會因為這樣不舒服嗎?」

      米凱萊輕撫著他因為出門沾濕的翅膀,看著他的表情帶著心疼。這一幕埃米爾看傻了,又因為自己的伴侶這樣擔心自己感到開心。

      「我已經習慣了,沒事的。」埃米爾微微笑,不要讓米凱萊擔心。

      米凱萊當然能知道自己的哨兵沒有完全說實話,但他沒有直接戳破:「塞馬克坦白多了,不舒服都會告訴我。不像某人都讓我最後才知道。」

      「我… …」聽懂伴侶的言外之意,埃米爾慌忙說「我以後也會都告訴你的,米奇。」

      「這是你說的啊!」得到了聽自己話的伴侶這樣保證,米凱萊滿意的笑。

      看著父親和爸爸的互動,這天完全就是孩子該有的樣子的塞馬克,開始撒嬌。埃米爾一手抱起塞馬克,一手把米凱萊拉進懷裡。

      埃米爾討厭下雨,但如果說下雨可以和家人這麼親近,倒也不壞。

 

2. Cloudy(披集X承吉

 

      雖然是雙生子,但是炎魔族的哥哥威倫喜歡晴天,而冰精族的英拉喜歡雨天,至於介於兩著之間有風的陰天,兩人都很喜歡。

      不光是兩個孩子喜歡,他們那性格截然不同的雙親也很喜歡陰天。

對於愛拍照的人來說,有時會覺得陰天的光線不足,不過這對披集來說都不是問題,不管事怎樣的天氣,他都能把家人最好看的樣子照下來。

      他年輕的時候喜歡自拍,現在也愛。可是現在要是照片裡面只有自己,沒有他最愛的家人,他總會覺得照片很空虛。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最美的風景裡少了一個人,少了那黑髮黑眼、皮膚白皙的青年,會讓披集覺得整個美景都失色了。後來不光是他摯愛的伴侶,他也習慣了相片裡要有孩子們的存在。

      這天,趁著天氣舒適的午後,披集提議帶孩子們去動物園玩耍。

      承吉表情上沒有什麼變化,但他很快站起來走過披集旁邊,又回頭對他說:「要出門,還不快點來一起準備。」

      披集笑嘻嘻地加快腳步跟上,動作迅速地把東西都準備好。

      叫上兩個孩子,一家人開心地出門。威倫性格像父親披集,自然更喜歡跟著母親承吉;完全不意外,像承吉的英拉,就更喜歡披集一些。這件事也呈現在他們出門時,威倫緊緊拉著承吉的手,英拉則一定要披集牽著。

      從出門開始,魔影機拍照的聲音就沒有停過。

      剛和披集成為戀人時,承吉很不習慣這人隨時都要拍照,總是能閃就閃。不過現在他已經能很坦然地站在伴侶或是孩子們地鏡頭前。

      可是要是問他要不要自己學著拍照,他肯定會說不要。因為他已經有一位自己的專屬攝影師,還有兩個躍躍欲試、等著取代父親位置的小寶貝,他又為什麼一定要自己也會照相呢?

      承吉身上穿著新羅汗國的傳統服裝,而且還是女性那種寬大的裙子,女兒英拉身上也穿著同樣類型的服飾。

      在新羅汗國的時候,承吉從不會這樣穿。身為最年幼的王子,他穿的是同樣是傳統服飾,但全都是男性的衣褲。對這樣的差別,承吉自己也覺得有趣,他沒有說過,可確實是因為披集看到他這模樣,稱讚他稱讚了好久,像是把自己能想到的讚美都說出口。還有他想和女兒穿一樣的衣服。

      威倫身上穿的則是模仿軍裝的衣服,模仿父親的模樣。

      一個下午的行程,有大半的時間都花在拍照上面。承吉都好奇這父子、父女三人到底是來動物園看動物的,還是來拍照給動物看。

      每當瞧見承吉稍微露出無聊的表情,披集總會靠近他,拉起他的手一起拍照,還刻意把十指緊扣的兩隻手拍進去。

      膽子變大啦!承吉心想。可是因為是披集,他倒也覺得可愛。

 

3. Sunny(雷奧X光虹

 

      光虹喜歡晴天,因為植物在晴天會比較有精神,他也一樣。

      魔人族沒有特別喜歡什麼天氣,不過雷奧喜歡陪著光虹一起曬太陽,連帶著他們的小兒子路易斯也喜歡和爸爸媽媽一起曬太陽。

      為了自己心愛的伴侶,亞墨利加帝國的公爵打造了一個美麗的花園,裡面種滿了來自光虹的故鄉,華夏國的花卉。為了彌補氣候的差異,公爵雷奧不管是花園的地點、建築的設計和設備的配置……每一項他都用足了心去選擇,並親自參與打造花園的工程。

      花園建築的期間,雷奧一直對光虹保密著。等到花園裡種下和最後一株植物,他才帶著光虹第一次到花園裡面。

      看著自己熟悉的花草樹木出現在異國、自己現在的家裡,光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看到那些模仿中式庭園的造景、小橋流水… …他眼淚耐不住地掉下來了。想到自己竟是這樣被深愛著、珍惜著,獨自來到陌生國度的恐懼突然都消散了。

      在那之後,花園成了公爵和夫人在休閒時間最愛共處的地方,也是每天晚飯後一起散步的最佳選擇。

      路易斯出生以後,當然也沒有少和雙親一起在花園裡面待過。

      小小的手觸摸著花園裡面的海棠花、柳枝、河水… …路易斯還沒有大到對於事情能有深刻記憶的年紀,卻明白爸爸媽媽有多喜歡這個地方,受到感染,在花園的時候,路易斯的心情總會特別好。

      晴天的時候,花園肯定是最美的,百花齊放,綠意盎然。

      「去野餐吧!」雷奧這麼對光虹說之前,他早就命人把所有東西的準備好了「這麼好的天氣,光虹也比較想待在花園裡面吧!」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單手抱起自己的寶貝兒子,另一手牽著自己可愛的伴侶,溫和的公爵大人此刻的溫柔比其他人看得到還深、還暖。

      傳說,給植物越多的愛,就會長得越好。這一點樹靈族是最清楚的了。

      孩子以及人之間感情也是這樣。付出越多的愛,孩子就越能快樂的成長;付出越多的愛,人與人的感情就越緊密。

      路易斯雖然因為是魔人族,整體看起來就很像爸爸雷奧,但要是仔細觀察,這小傢伙的眼睛就和光虹一樣笑盈盈的,髮絲也和光虹的一樣柔軟。

      野餐的地點雖然說是花園,但正確的位置多少會有不同,完全看當天的想法決定。因為是冬日的晴天的關係,那就在梅花樹下吧!在冬季時最美麗最堅忍不拔的臘梅花。

      順手摘下一朵美麗的花朵,拉著路易斯的手一起,雷奧把花插在光虹靠近右耳的髮絲上。

      「果然很美。」雷奧笑著,看著他心中最美的人。一個動作、一句話,就能讓光虹露出紅著臉可愛的笑容。

      今天的公爵府邸依舊是充滿浪漫的日子。

 

4. Foggy(米拉X薩拉

 

      蘇珊娜和妲瑪拉第一次看到濃霧的時候,興奮的不得了。

      這兩個女孩兒的故鄉卡利塔領地並不常有霧氣,就算起霧了,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濃烈到她們得緊緊抓著對方的手,靠得很近才能看到對方、確知對方在身邊的程度。

      這趟旅行米拉和薩拉安排給兩個女兒的禮物,在旅行途中遇到這陣大霧,很多的景色因此看不清楚,行程也不得不向後拖延,本來以為兩個女兒會覺得掃興,沒想到這兩個女孩兒在濃霧之中也玩得很自得其樂。

      在旅館的庭園裡,蘇珊娜不需要多少功夫就說服和自己只有髮色不同的妹妹妲瑪拉一起玩捉迷藏。

      蘇珊娜和妲瑪拉這對姊妹差了一歲多,卻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常常被誤以為是雙胞胎,穿上同樣款式不同顏色的衣服,可愛極了。

      米拉原先和薩拉一起坐在一旁,牽著手看著兩個女兒玩耍,可是當霧起更加濃烈起來,基於安全考量米拉決定帶著家人先回到室內。

      聽話的兩個女孩兒聽到母親米拉的呼喚,很快地回到雙親的身邊。這時候反過來是妲瑪拉主動要姊姊蘇珊娜牽著。

      兩個孩子牽著手時,米拉習慣性會去牽和薩拉一樣黑髮的蘇珊娜,而薩拉總會牽著和米拉一樣紅髮的妲瑪拉。

      「這樣,母親就沒有和媽媽牽手了。」妲瑪拉看著一左一右護在自己和姊姊身邊的雙親這麼說。

      「那,母親的另一隻手牽著媽媽就好了啊!」蘇珊娜天真的這麼說,完全不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驕傲地認為自己想出了一個非常棒的主意。

      米拉邊為了女兒單純可愛的想法而發笑著,一邊照她的說法牽起了薩拉的手。

      蘇珊娜這才發現一家人圍成了一個圓圈,根本無法好好走路。

      覺得自己說出了一個很蠢的想法,蘇珊娜鼓起臉頰像個小河豚不說話。

      薩拉憐愛地撫著女兒的臉龐:「蘇珊也是為了母親和媽媽著想啊!是很貼心的孩子呢!」

      「可是… …」蘇珊娜忍著眼淚。

      「那換個方式吧!」米拉也哄著女兒。她單手抱起稍微重一點的蘇珊娜,薩拉配合著也抱起妲瑪拉「這樣我就可以跟媽媽牽著手了啊!」

      妲瑪拉跟著牽起姊姊的手:「我也可以和姊姊牽手哦!」

      蘇珊娜看看妹妹又看看母親和媽媽,這才露出笑容。

      霧氣濃重到看不清前面的路,但是懷抱和手心是溫暖的。靠著兩個女兒手中的燈光,米拉帶著家人回到室內。

      望著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兩個女孩兒向窗外伸出手玩著。

      薩拉從旅館內買來了熱飲分給家人,驅散寒氣。

      偶爾遇到這樣的突變而無所事事的過一天看來也不錯,因為大概沒有什麼事情比在這樣悠閒的日子裡和家人聚在一起悠哉地享受彼此給予的溫暖更幸福的事情了。

 

5. Windy(奧塔別克x尤里

 

      愛蘇露是個貪玩又充滿好奇心的孩子,特別她的雙親又希望她不受身份束縛,像一般的孩子那樣無憂無慮地長大,所以總滿足著她好動地玩耍及無止境的好奇心。

      在維克多的生日會之後,一家人還在彼得格勒多留了一段時間。

羅爾西亞皇國的冬天比哈薩克耶烈大公國來得寒冷,想要出門去玩的愛蘇露被父王奧塔別克要求穿上了足夠的衣服。

      小公主是獸王族人,和奧塔別克一樣身體強健,又像父后尤里那樣不畏懼北國的寒風。不過她是個貼心的孩子,就算性格裡已經顯出尤里那樣的好強與倔強,她也不會任性地堅持自己不會覺得冷,不會和父王作對。

      這天,愛蘇露要玩風箏。她很早就想要試試了,但是奧塔別克一直不准。基本上她想要做的、想學的、想玩的,只要沒有太大問題奧塔別克和尤里都不會制止。這一回也是覺得她年紀太小,擔心她會被風箏的細線弄傷,才告訴愛蘇露等她大一點才讓她玩。

      好不容易今年雙親都達成共識讓愛蘇露可以試著自己放風箏玩,小公主可興奮的不得了。

      嘴巴上沒有明說,可是奧塔別克心裡也很期待看女兒在草地上恣意奔跑,拉著風箏玩兒的模樣。

      為了這一天,奧塔別克特地收集了不少風箏,讓寶貝女兒挑選要帶到彼得格勒的那一個。小公主千挑萬選,一個一個拿在手中比了又比,還是選了一個有熊圖案的風箏,那隻熊長得就像是褐色版的阿尤汗。

      奧塔別克自己也選了一個有貓咪圖樣的風箏,當然那個圖案也和列夫長得非常相像。他說穗溫狄克還不能自己和姊姊一起放風箏,就由他來替兒子放吧!

      尤里聽著就笑話他:『其實是貝卡你自己想要玩吧!』

      在廣闊的草地上奔跑,強風吹得愛蘇露的一頭金髮都胡亂飛散著,不過這活潑的小公主依然玩得不亦樂乎。

      剛開始愛蘇露是由奧塔別克拉著手一起慢慢的跑起來,因為風足夠強勁,就算是以愛蘇露小小的步伐也能夠把風箏帶向天際。奧塔別克配合女兒的步調跑著,等到風箏已經在空中滑翔才放手讓愛蘇露自己握著風箏。

      奧塔別克走回到在旁邊看著的尤里和他另一個寶貝穗溫狄克身旁,他沒有急著拿起另一個風箏和寶貝女兒一起玩耍,而是先看著愛蘇露那滿足的笑容,像是甜近心裡的蜜糖似的。

      奧塔別克也笑了,是在人民心中那位溫厚賢明卻鮮少有表情的大公只對深愛的家人展現的笑容。

      尤里直盯著奧塔別克瞧。

      「怎麼了嗎?」奧塔別克問他,以為自己做了什麼。

      尤里伸手碰觸奧塔別克的臉龐和嘴角:「我只是在想,貝卡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怎樣都沒有你的笑容漂亮。」奧塔別克仍然是說起情話完全不臉紅。

      尤里的臉倒還是紅了,他習慣被別人稱讚他的美貌,卻獨獨他深愛的這個人能看見他臉頰染上美麗的粉色。

      「你這個表情可別讓其他人看到。」奧塔別克說著,把尤里抱進懷中擋住他的臉。

      「那你就別對我以外的人這麼笑啊!」

      尤里不甘示弱的回話。論到佔有慾,他們可是不分軒輊呢!

 

6. Snowy(維克多x勇利

 

      堆雪人這個主意可不是那兩個活潑頑皮的亞納托利和葉卡捷琳娜,也不是乖巧安靜的皇兄弗拉基米爾,是這三個皇子公主的那位大孩子一般的父皇維克多。

       一早開始,維克多就用那張笑成桃心嘴的笑容努力說服孩子們一起玩雪。

      三個孩子們倒好說服。先不說一樣愛玩的亞納托利和葉卡捷琳娜,他們一聽到要玩雪就興高采烈的附和著父皇。就是平時文靜的長子弗拉基米爾也一下子就被父皇和弟弟妹妹的聯合攻勢給說服,露出了興致勃勃的表情。

      但是擔心家人會感冒的勇利就沒有那麼好說動了。

      「勇利,沒有問題的。日昇公國不是有句話說『小孩子是雪的孩子嗎?』,沒有這麼容易生病的。」維克多還特意說了和語試圖以此讓勇利妥協。

      「是『風的孩子』啦!」勇利糾正他「維恰每次都學奇怪的和語,雖然是沒有用錯地方啦!」看起來是沒有要答應的意思。

      不想讓孩子們… …當然還有自己,不想讓四個人失望,維克多祭出了第二招,他竟學著葉卡捷琳娜很喜歡的話劇情節,開始唱起歌來:「勇利?」接著做出敲門的動作,模仿敲門的聲響,然後繼續唱著「你想不想堆個雪人?… …」

       勇利來不及遮住嘴巴掩飾,就失守笑出聲來。

      維克多沒有就此打住,看起來有唱完整首的意思。勇利真的給他逗笑得合不攏嘴。他認真想了想… …好吧!也許孩子們多動一動也好。

      所以在穿上夠保暖的衣服和絕不能脫下手套這兩個條件下,維克多歡天喜地帶著摯愛的伴侶和三個寶貝到積雪的皇城庭園玩耍。

      勇利靜靜坐在一旁,看著這一大隻和三小隻在雪底裡就像在冰上一樣、如魚得水似的自由自在玩耍。

      四個人不知道討論了什麼事情,然後各自開始不同的工作。弗拉基米爾和亞納托利兄弟倆開始不斷地滾著大型雪球,弗拉基米爾同時邊告訴弟弟「這個大一點」、「那個小一些」,並把雪球分別疊成五堆。

      中間的兩個大雪人用了三個雪球,左邊的比右邊的高一些。兩邊的三個小雪人只用了兩個雪球,高的大雪人旁邊是一個較高的小雪人,矮的大雪人旁邊則是兩個一樣高的小雪人。

      維克多則帶著葉卡捷琳娜,父女倆不知道在雪球上做了什麼加工。因為是在背對著勇利的那一面,他只看得見最高得雪人頭上給擺上了皇冠,所以勇利實在不知道他們四個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維克多和他們兄妹三人還聯合起來不告訴勇利。就連跟勇利最親近的亞納托利,旁人總說一定是因為他個性最像維克多所以最喜歡母后勇利,他都不肯透露。

      感覺被家人隔絕在外的勇利,整個人都很失落。

      這時候,維克多一副獻寶的表情,跑過來拉起勇利的手,拉著他來到雪人的正前方。

      勇利剛剛的失落全都煙消雲散了,維克多帶著孩子們堆的雪人是他們一家人的模樣,每一臉上都滿是幸福的笑容。

      「喜歡嗎?」維克多問。

      「很喜歡!太喜歡了!」勇利難掩喜悅的神情。

      看懂維克多的示意,勇利給了維克多和三個孩子一人一個吻。寒冷的天氣似乎被家人之間的溫情融化了。

 

评论(15)

热度(67)

  1. 囌睏芭希雅 转载了此文字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