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十暮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第七~九章  番外六

這兩天都整天工作,稍微有點拖到... ...(掩面

話說,這一章開始第二階段競賽~親友問說這一階段的靈感到底是飢餓遊戲還是移動迷宮,其實是希臘神話啊(遠目

以下。



第十暮:賽姬X賽場

 

      傳說,睿智的妖精族青年連續答對了兩題冬之女神斯諾的女兒為了報復自己年幼時傷害自己的人類,用來刁難參與招親的人的題目。

      從未敗北過的少女宣布青年第二次答對時,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急躁。但她很快恢復原有的傲慢神情,她對自己最後一道題目有著極度的自信,任誰也無法答出這道難題。

      少女接著用同樣高傲的態度提出第三個問題:『你點燃了冰塊,但是回報你的是更多的冰塊。它是純白的,也是黑暗的,它可使你自由,但也讓你成為奴隸,如果讓你為奴,你就會龍袍加身。這點燃你的冰塊是什麼?』

      她本以為這個問題肯定會難倒青年,心裡正盤算著等下怎麼教訓這個讓自己挫敗的青年。

      但青年連想都沒有多想,聽完題目立刻就回答:『就是您啊!我親愛的公主。』

      少女沒有機會否認,她的表情出賣了事實,青年的答案是正確的。

      所有的觀眾以至事後聽聞這件事的人都為青年喝采。只有斯諾女神和侍者,還有那位青年注意到少女眼睛中的惆悵與悔恨。

      斯諾女神知道女兒的心情,可是她身為女神不能一再嬌慣自己的孩子,於是她要求女兒實現自己的承諾。

      這時候,青年將另一個機會擺在少女面前:『我親愛的公主,不如這次換我出題吧!要是您在明天太陽升起前知道我的名字,我就甘願和失敗者受同樣的懲罰。』

      於是擁有世間一切智慧的少女答應了這項挑戰。

 

~X~X~

 

      競賽第二天,場地從聖彼特大神殿更動到建在彼得格勒郊區的巨大迷宮當中。迷宮內部設計有三道難關,前一天競賽中晉級的二十人要按照主祭抽出的順序進入迷宮,順利突破迷宮中的難關,取回放在終點的寶物回到入口就可以再次晉級到明天的比賽。

      晉級的人數限制是五個人,只能少不能多,由先到達者晉級。

      用於競賽的這個迷宮並不是為了這次才特地興建的建築物,以前尤里看著地圖學習彼得格勒的環境時就知道迷宮的存在。最初建造的目的至今已經不可考,但是以往使用這個機關迷宮的場合大多與軍事相關,也多次用於針對軍官以上位階的人做考驗。

      當然為了公平起見,這次做為競賽用途,迷宮內部的機關設計做了一次大更動。

      不過許多刁難人的機關都保留了下來,因此裡面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今天的項目和昨天的武鬥項目不同,尤里沒有辦法直接在近處觀看奧塔別克比賽,這讓他多少有點不安。

      他深知奧塔別克的實力,知道破解這個迷宮本身和其中的難題、機關對他來說都並非難事,尤里擔心的是在無法窺視其中情況的迷宮裡面,昨天那些人的餘黨會暗算奧塔別克。

      「真是的!維克多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要用那個迷宮啊!」

      尤里自從知道第二天的競賽場地是那座大迷宮之後,已經抱怨過、抗議過非常多次了。到了當天早上,他絕對是忍不住還要再多埋怨一下,畢竟要進到迷宮裡面的人可是他最愛的人。

      奧塔別克不用讀尤里的心,單憑對尤里的了解,他就知道自己的伴侶此時鬧脾氣的外表之下,心中比自己還要緊張。

      光是說「不用擔心我」或是做出「我會平安回來的」這樣的承諾都是沒有意義的。奧塔別克知道,等自己的進到那座迷宮裡,尤里的心就會被懸在空中,等到自己真的平安回到他身邊,他才能安心下來。這不是奧塔別克自我感覺太過良好,或者太看得起自己,在尤里的心中他就是這樣的存在,這樣的地位。

      奧塔別克緊緊抱著尤里,希望能多少讓此刻的他心情沒有那麼焦躁。

      以前尤里覺得以「護身符」的名義讓維克多戴上和自己相同戒指的勇利,特別還因為不懂羅爾西亞的習俗不小心把戒指戴在結婚戒指的位置上,這件事實在蠢的可以,蠢到不能再蠢。尤里還在心中發誓絕對不要和勇利跟維克多一樣。

      然而他現在明白勇利的心情了。勇利的性格容易不安,當時那個名義上的「護身符」應該最主要是讓兩人對這彼此之間的感情感到安心。

      現在的尤里覺得自己說有多不安就有多不安。就算感覺到奧塔別克的體溫和信息素讓他能夠得到片刻的安穩,但同時也讓他陷於不知道什麼時候這樣的溫暖會消失的恐懼之中。

      但現在他有什麼東西可以立刻給奧塔別克呢?

      然後尤里可真要佩服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可以想起有這麼一樣東西。

      在尤里夠大能知事以後,年輕時和他一樣金髮綠眼的叔叔交給了他一樣寶物。同時告誡過尤里這是妖精族皇族代代傳給符合條件的子孫的寶物,唯有在遇見自己生命中注定的伴侶時可以把其中的一半交託給對方保管,直到下一個繼承人出現。

      「貝卡,等我一下。」

      奧塔別克聽尤里的意思暫時放開了手,看著尤里從臥房上鎖的櫃子裡拿出一個做工精巧的盒子。

      躺在那個寶盒中的,是一對極為別緻的耳飾。雖然整體的造型十分相近,上頭也有著相同的雪花及紋路的雕刻,但其中一個金屬部分面積較大、裝飾較少,另一個較為纖細、裝飾更為精緻華麗。

      回憶著叔叔的話,尤里拿起較大的那一個,放到奧塔別克手中:「這是妖精族皇族的護身符,只能交給自己一生的伴侶,所以現在給你了。」

      奧塔別克低頭看著手中的耳飾,想了想又把他放回尤里手中:「你願意幫我帶上它嗎?」

      「當然!除了你可沒有人能讓我這麼做啊!」尤里用著一貫的囂張語氣試圖掩飾自己這時的脆弱,一個波動都可能落下淚來的狀態。他現在不會讓自己哭出來,不能影響奧塔別克的心情和狀況,這是尤里的倔強。

      因為這對耳飾的存在,尤里學過怎麼把它穿在耳朵上。他記得那時米拉鬧著說穿耳洞可是非常痛,還做了個誇張的怪表情。尤里對痛在自己身上倒不在意,可是要是自己這多餘的舉動傷到了奧塔別克,他可不願意。

      「這點痛和打仗比根本算不了什麼。」奧塔別克猜出尤里動作慢下來的原因,適時地提醒了他。

      這一句對尤里來說確實能說服他。鼓起勇氣之後,他很漂亮地讓耳飾穿在奧塔別克的左耳上。

      「那我的也就交給你了。」尤里拿起剩下那個交給奧塔別克。

      「樂意至致。」

      奧塔別克的動作非常輕柔,他比剛剛的尤里更為戰戰兢兢,他才是最怕傷了對方的那個。他捧起尤里的臉,用十分堅定的語氣說:「看著我。」

      在尤里聽話專注在他身上的瞬間,奧塔別克將耳飾穿在尤里的右耳上。因為分心的關係,那瞬間的疼痛似乎減輕許多。

      「戴在你身上,真的很美。」

      奧塔別克欣賞了好久,這麼讚嘆。

      「當然,戴的人可是我!」尤里喜歡聽奧塔別克稱讚自己。他自然也覺得奧塔別克戴起來十分合適,可是他決定把這個稱讚留到今天的賽程結束後。

 

      按照抽籤的順序,奧塔別克排在第八個進入迷宮。

      考驗身為Alpha哨兵的能耐。奧塔別克進到迷宮裡之後,深刻意會到在今天的賽程開始前,主祭說的話一點都不假。

      哨兵擁有過人的感官,Alpha則有勝於其他性別的體力和身體素質。在和其他人一樣無法事先得知難題的情況之下,最直接就能猜想到其中最少包含了考驗視力、聽力、體能的項目,因為是室內場地,奧塔別克推測或許還有觸覺相關的內容。

      在他面前的四扇門只有一道能夠讓他繼續前進,但門上的難題比起想像中更考驗眼力。

      換作是嚮導或是普通人,不花些時間研究,可能都還以為門上的圖案完全相同,但哨兵差不多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四扇門上的圖案都有些微的差異。

      「找不一樣的?」奧塔別克困惑了一下就否定了,畢竟在身為S及哨兵的眼中四個圖案的差異非常明顯。

      左顧右盼的想了一下。奧塔別克並沒有太多時間思考,前後兩位參賽者進入迷宮的時間間隔是一定的,如果不能在下一個人進來之前離開,事情就會變得麻煩。

      奧塔別克無意識地去摸了早上出門前尤里替他戴上的耳飾,一股莫名的力量讓他能冷靜思考。

      他想起了在入口看過一個相似的圖案。抱著嘗試的心情,奧塔別克選了畫上和門口相同圖樣的那扇門。

      推開門,是另一個空間,眼前又是另外四扇門、另外四個圖樣。回頭一看,除了自己剛剛推開的門能通到這裡之外,其他門都是錯誤答案。稍微觀察了一下環境,奧塔別克猜測要是進入錯誤的門就會被關住、失去資格。

      雖然眼前又擺了另一道難題,至少奧塔別克已經抓出了過關的訣竅。

 

评论(8)

热度(46)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