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十晚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第七~九章  番外六  第十暮

包括拖延到的部分,一次更新了第十暮和第十夜~(傻笑

希望小芭能按計劃在這一章把傳說都收尾~

以下。



第十晚:賽姬X賽則

 

無人入眠!無人入眠!
妳也一樣,公主殿下!
仰望萬點繁星,為愛與希望不住顫抖
但我的秘密深藏於心
妳逼我沉默,然而我的吻將打破它。

­­— —取自 普契尼《公主徹夜未眠》

 

~X~X~

 

      傳說,冬之女神斯諾的女兒輸掉了自己發起的挑戰,必須嫁給打敗自己的妖精族青年。

      但是為少女癡迷的青年不希望自己得到了人卻得不到心,便向少女提出了另一項挑戰,要是少女能在太陽出來之前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就甘願與其餘敗北的人一同受罰。

      少女怎樣也想不出答案,用盡千方百計去打探打聽,一整夜無法入睡。於是她利用自己的智慧希望青年的三個隨從可以出賣青年,但是三位隨從都巧妙地拒絕了少女,展現了對青年的忠誠和友情的真摯。

      少女的心困惑了… …原來人類之間也有不自私的情感嗎?

      她暫時放下了尋找答案,跑去找母親斯諾女神,女神告訴女兒大部分的人是善良的,但是人都會有自私的本性,其實就連女神也是,例如她自己為了讓女兒開心同意了這不公平而殘忍的規則。不過就像整體來說,四位女神都是慈愛的,包括那位脾氣稍微暴躁的桔梗女神。

      說到這裡,少女笑了。那時候,一直卡在心中的一樣東西消失了… …

      最後斯諾女神又說,也有些人是完全善良的,他們的心中沒有私心、沒有邪惡,這樣的人大多會得到女神們最多的蔭庇、成為人群中的重要人物,就像… …

 

~X~X~

 

      通過一扇又一扇的門。靠著敏銳的觀察力,奧塔別克的速度不慢。他將精神集中使用眼睛的視覺感官,卻沒有讓眼瞳獸化。一部分是因為豹瞳主要是用於遠望和動態視覺,像這樣的觀察,靠自己原本的眼睛就能做到。

      奧塔別克推算了一下速度,自己沒有遇上先出發的任何一位對手,想來大概有人已經答錯,落入陷阱之中吧!

      又一次打開眼前的這一道門,進入下一個空間,有一個人已經待在那裡了。

      是個魔人族。知道對方必定是亞墨利加帝國的貴族,但奧塔別克現在絕不會花時間去認真回想對方正確的頭銜和名字。

      雖然是以考驗感官和智慧為主的項目,但看來一場決鬥是免不了了。奧塔別克伸手握住了長劍,進入了備戰狀態。眼前的情況說不準並不好應付,再怎樣說魔人族的戰鬥能力都和獸王族不相上下。

      「我可是特意在這裡等你的!」

      對方的一句話讓奧塔別克錯愕了。他立刻抓回了自己的戒備,可是在戰場上幾秒鐘的遲疑都會致命。

      對方第一次衝上來,奧塔別克避開了那個攻擊。

      這位魔人族少年打從一開始就不以參加競賽為主要目的,而是派來除掉奧塔別克。現階段不曉得、也無法知曉他的僱主和昨天那位大臣的兒子是不是同一夥人。比起弄明白這件事,維克多叮嚀過如果在賽場裡遇見敵人,以保護自己為先,要問什麼事情,把對方臉記起來之後再說。

      奧塔別克聽從了這個建議。

      他沒有打算花太多時間和對方纏鬥,在心裡計算著如何抓時機往門後逃去。這些門都被設計成只能單向開啟,無法走回頭路。因此想要逃跑的話除了進入正確的門以外沒有辦法。

      豹紋爬上了奧塔別克的臉、還有露出的左邊手掌。在豹穩攀上皮膚時,耳朵和眼睛已經先一步獸化。手和腳沒有變成豹的模樣,但生出豹紋的情況下,行動力也會大增。

      和魔人族少年交手,兩人打的不相上下,誰也無法勝過誰。在這樣的纏鬥之中,奧塔別克沒有太多心力去觀察門上的圖樣。

      於是… …他竟然選錯了。

      等眼前一片漆黑時,他才驚覺自己剛剛太快下決定,太過莽撞。要是在這裡輸掉,一切都毀了… …奧塔別克的心是難以言喻的難受和沉重。手的動作比腦子的運轉快了點,先一步往耳飾撫過。

      總覺得,這個耳飾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大概是自己的心裡作用吧!奧塔別克把思想重新集中到眼前的窘境。

      他思考起整個規則,規則當中只說了最快將寶物帶回的五個人勝出,卻沒有直接提到如果在前面的關卡被困住就出局這件事,這一點完全是自己先前的推測。

      該不會… …

      奧塔別克賭一把,摸了摸困住自己的牆面。這個材質他認得,這個建材常常用於臨時建築,是一種非常好瓦解的建材。一般來說拆解時會使用工具,不過如果是經過訓練的Alpha哨兵,能夠靠拳頭摧毀的情況也不是沒有。

      考驗Alpha哨兵的能耐,如果把能想到這一點的聰慧和打破牆的體力都算進去,這樣就說得通了。

      奧塔別克再一次撫摸那個在迷宮裡多次給他力量的耳飾,深吸了一口氣,為了尤里他現在只能賭一把了!把力量集中在右手的拳頭上,奧塔別克以帶著手套的手揍向牆面。

      一個洞應聲出現。

      奧塔別克見到自己的推理沒有錯誤,微微揚起了笑意。從洞口拔出自己的手,改用腳一次次狠狠地踹下,把洞擴大到自己可以穿越的大小。

 

      再看到眼前又站了一個人時,奧塔別克險些憑直覺就把那人擊倒在地上。幸好他眼睛敏銳,發現這個人是神殿的司祭。

      「沒想到還真的有人可以想到能穿牆這一點。」年輕的司祭苦笑,當初他聽到這件事時,還以為主祭在跟他們開玩笑。

      「體能和力量也是Alpha哨兵的特長。」奧塔別克淡淡解釋。

      「總之,恭喜您通過了第一關,哈薩克耶烈的大公陛下。」司祭的笑容裡並沒有偏袒,很純粹的道賀,他推開另一扇隱藏在牆面中的門「接下來,一樣祝您武運昌榮。」

      奧塔別克謝過他,稍微打理了下自己剛剛因為打破牆面弄得凌亂的部分。

      突然,那位年輕司祭出聲:「等下,您的那個耳飾該不會是… …」話說到一半,他又像猛然想起什麼事,搖搖頭否認「沒什麼,應該是我弄錯了。」

 

      在聖彼特大神殿裡,尤里和維克多在與昨天相同的地方等待。

      尤里原本想同樣都是等到奧塔別克出來才能知道結果,乾脆就待在皇城裡,和勇利跟弗拉基米爾在一起多少能讓他自在一點。

      不過母后這時發言了,說事情是因為尤里而起,他就不該縮在皇城裡。

      尤里在最叛逆的時候都最害怕自己和皇兄皇姊的母后,何況他和奧塔別克在一起後收斂了很多。他別無選擇地再次和維克多一起到場。

      一個尤里想過多次的疑惑再次浮現心頭:自己確實是貴為皇子,有幾個追求者和婚約候補相互競爭,並不奇怪,但是昨天第一輪競賽開始之前,參賽的人數竟高達一百五十人以上,不論地位高低全是貴族或有頭有臉的人物。這麼多的人願意參與可能要賭上性命的競賽… …就算是對自己的美貌極度自信的尤里都覺得這個不自然。

      舉行這樣的比賽,除了像維克多所說為了讓奧塔別克以實力證明自己最有資格做為尤里的伴侶之外,確實還有其他理由。牽涉到一個人們一般當作傳說聆聽著,卻其實與妖精族皇族密不可分的過往… …

 

      第二個難關,要從在迷宮內奔跑的羊群身上收集到足夠份量的金羊毛,和看守門口的司祭換取鑰匙。

      按照可以破牆而出的思路,奧塔別克也想過是不是能敲昏司祭直接搶鑰匙,不過那位女司祭手上舉了個牌子表示攻擊她是違規,認真會淘汰。

      奧塔別克試了幾次,發現羊並不像想像中的好抓… …不,哈薩克耶烈的百姓中有大半都是靠牧羊為生,他可真沒有看過跑這麼快的羊。再說,規定要取的金毛也很奇特,只長在每隻羊頭頂的部分,身體一概是潔白如雪。

      姑且不管這些羊到底是何方神奇的物種,要是連羊都抓不到,哪還用談下一步呢?

      奧塔別克思考的時候,聽到了東西撕裂的聲音。循著聲音的方向前進,他來到一個不顯眼、不好找的地點。這裡光是以眼睛觀察幾乎不會發現,需要靠著聽力在利用錯覺隱藏真正路徑的迷宮中穿梭,才能找到這個地方。

      他看見那隻羊在一棵樹旁喝水,他離開時頭頂的金色羊毛被樹枝勾了下來。眼前等羊離去後,奧塔別克伸手將羊毛取下收進袋子裡。

      好歹往目標前進了一點。

      這時候,另一隻羊過來了,不可思議地在牠身上發生了和前一隻相同的事件。奧塔別克同樣收集了他的金毛。

      要是靠這個樣子,說不定就能收集到足夠的數量。奧塔別克靜靜地等著,果然第三隻羊出現證實了他的推斷。

      沒想到,這一隻羊羊毛被勾下來時聲音不一樣,質量也不同。看來不光是靠聲音找到這裡,就連要收集哪隻羊的毛都需要靠聽力才行。

 

 

评论(9)

热度(48)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