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十晨

#主CP:大公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沙皇維克多X皇后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少將軍披集X小王子承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第一~三章  第四~六章  第七~九章  番外六  第十暮  第十晚  第十夜

所以總算是連妖精皇族和女神的關聯都說完了。

賽姬和珀耳塞福涅都是希臘神話中小芭特別喜歡的角色,所以可以說是取材時的小私心(掩面

以下。


第十晨:賽則X賽況

 

      傳說,妖精族當中曾有一位掌握了世間一切知識、擁有舉世無雙智慧的青年,這位青年向冬之女神斯諾的女兒提出挑戰。在挑戰的時限即將到達的黎明之前,青年將獲勝的鑰匙交到少女手中。

      『我的名字是埃拉斯特。』

      被青年懷抱的少女在黎明來到時離開,她在眾人面前宣布自己知道青年的名字,她的聲音微微顫抖著,遺漏了原有的傲氣,卻多了份柔情:『他的名字,就叫做「愛」。』

      說出這個答案後,少女轉頭看向青年,表情起了唯美的變化。她確實是笑了,翠綠的眼瞳和紅潤的唇一起笑得既溫柔又甜美。第一次,她能對扶養自己長大的斯諾女神與侍者以外的人露出真心的笑容。

      看到這個笑容,一向睿智而冷靜的青年也首次做出克制不了衝動,他穿過人群來到少女身邊,任性地沒有問過少女的意見便吻了她,吻了屬於他的公主。

      不完全是神、也不完全是人的少女曾經厭惡著世間的所有人,滿以為自己不可能愛上任何人,青年卻改變了她。少女沒有將青年推開,她生澀地回應著青年,回應著青年對自己的愛。

      這以後青年第一次知道了她的名字,莉尤波芙。

      在女神、侍者與人們的祝福下,睿智的妖精族青年埃拉斯特娶了斯諾女神之女為妻。婚禮的那天,斯諾女神贈與自己的愛女與丈夫許多寶物,同時消除了當初按女兒的願望所實行的懲罰。

      在妻子莉尤波芙的幫助和群眾的推從下,埃拉斯特建立了存在長達千年的羅爾西亞皇國。

 

~X~X~

 

      奧塔別克發現迷宮當中每一條路都種著相同的植物,唯有石榴是例外。幾條岔路上突兀地種著僅僅一棵石榴樹。

      石榴、河水、船… …寶盒?奧塔別克想起了有這麼一個傳說同時與這幾樣相關。

      在他還未成為大公、還沒回到哈薩克耶烈大公國,在羅爾西亞的皇城與尤里和他的家人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他讀了不少尤里房間的書。比起讀書更喜歡滑冰與舞蹈的尤里除了家庭教師指定的書之外,其餘的書幾乎不曾動過。但仍有幾本書,尤里自發地看過了不少次,其中一本書裡便包含了這樣的故事。

      主要掌管這個世間的四位女神之下,也有各司其職眾神,其中掌管愛的女神,他的兒子愛上了美麗的半神族王子。忌妒心極為強烈的愛神為了拆散兒子和王子,以三樣刁難的任務考驗王子。

      這三樣考驗便是,在成堆幾乎相同的穀物中分出女神指定的種類、收集大量的金羊毛以及從掌管死亡的神的妻子手中帶回裝著「美麗」的寶盒。

      同一本書裡面也提到,人死後所前的冥府中,最重要的一種植物便是石榴。

      從此可以推斷,種著石榴的便是正確的道路。

      倒是挺浪漫的,這個迷宮的設計。奧塔別克細微地揚起一抹笑,這麼想著。指揮更動這個迷宮設計的人是維克多,他絕對是在知道自己的弟弟特別喜歡什麼故事的情況下,以這個傳說為題材設計了難關。

      循著有石榴的道路走,幾次避開了可能在迷宮中交會的對手,奧塔別克找到了那條有船夫待命的河流,他聽見的水流聲就是從這裡傳出去。

      『年輕人,你有渡河的報酬嗎?』船夫以略微沙啞的聲音問。

      報酬?傳說中,渡過冥河的報酬是一枚銀幣,這也是為什麼家屬都會在死者口中放入一枚銀幣。但是迷宮裡沒有這樣的東西,這也不是能夠預先設想到準備進來的物品。如果是代替品… …只有一種可能性。

      奧塔別克將剛剛順手摘下的石榴交給船夫:『麻煩你了。』

      『上船吧!』

      過了河之後迷宮剩餘的部分按前面的規則就十分容易找到正確的道路。在迷宮的終點放著五個寶盒。帶回寶盒的五個人才可以晉級,奧塔別克是當中的第一人。

      離開迷宮時需要通過的是另一條河流,如此一來不必要再次穿越整個迷宮就能離開。

 

      奧塔別克帶著寶盒出現在聖彼特大神殿時,尤里差點就直接撲過去了。維克多雖然不忍心,還時及時阻止了尤里,任何會讓他們有偏袒嫌疑的舉動都要避免。

      走上前去的是維克多,他從奧塔別克手中接下寶盒,宣布他是第一個晉級的人。

      在這之後,利用幻術躲過眾人的目光,尤里才如願撲進奧塔別克懷裡。兩個人什麼話都沒有交談,僅是摟著彼此久久無法放開。

      尤里把中午時從維克多那裡聽見的事情告訴奧塔別克,關於斯諾女神之女、初代皇后的事,自己繼承到的能力和耳飾的力量,沒有保留全讓奧塔別克知道。「… …我好像又把你捲進麻煩的事裡了… …」尤里最後這樣說,垂下了頭。

      尤里不容易認錯,就算知道自己錯了也很少低頭。可是面對奧塔別克,他卻比在任何人面前都坦率,也不時擔心自己的行為會不會讓奧塔別克感到討厭。

      「我不會覺得麻煩。」奧塔別克捧起尤里垂下的臉「如果是為了你,就算是真的麻煩,我也不會避開。我從沒有感到後悔,從救了你那天起,為你做的一切,在我看來很有價值。」

      奧塔別克愛著尤里,他愛的是尤里這個人本身,無關他是什麼性別、有什麼能力,無關他是不是什麼繼承了初代皇后力量的皇子。他愛尤里只因為他是尤里這個人。

 

      讓尤里和勇利跟弗拉基米爾一起待在勇利他們房裡後,奧塔別克獨自按著和維克多的約定來到維克多在另一層樓的書房,詳細地把在迷宮裡遇見挑明要殺他的魔人族少年的事告訴維克多。

      「抱歉,除了他是魔人族之外什麼也沒弄清楚。」

      「別這麼說,你平安才是最重要的。不只是尤里,我和勇利也是這麼想。」維克多給了奧塔別克一個笑容「再說,從昨天那群人身上查到不少東西,再加上今天這一條線索,已經差不多可以揪出這些人的身分。辛苦你了,奧塔別克。」

      「不,為了尤里,這是我應該做的。」奧塔別克的態度就像當年雅可夫要獎賞他就了尤里時一樣。他所求的至始至終都只有與尤里廝守一生。

      維克多滿意的笑了,根本不需要什麼競賽來證明,能夠知道迷宮的取材來自尤里認真讀過的傳說,奧塔別克就是最適合尤里的那個人。「來吧!一起讓這件事落幕吧!」

      奧塔別克點頭,確認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武器後跟在維克多的身後出發。

      「你們要去哪裡?維恰。」

      才推開門一臉不安和憂心的勇利和表情裡混雜著擔憂與氣憤的尤里出現在兩人眼前。

      維克多睜大一雙藍眼,明顯地表現出驚異。奧塔別克黑色的瞳孔中也透出了意外。

      「勇利?你們不是應該待在房間裡嗎?」

      「先問問題的是勇利,該先回答的人是維克多吧!」尤里向前一步,指著維克多的手指只差一個指節不到的距離就直接戳到維克多的鼻子「我們是你們的嚮導,當然能知道你們打算瞞著我們做什麼。勇利他可是非常信任你,才沒有用自己的力量去深究你要做的事。我也是一樣,貝卡。」最後一句是對著奧塔別克說的。

      「我沒有打算瞞你,尤拉。」奧塔別克試著解釋「我們昨天不也帶你去了。」

      尤里賭氣著沒有接話。他可以確定奧塔別克和維克多剛剛是打算偷偷行動,無奈又沒有更確切的證據可以指責他們。

      「真的沒有要瞞著你們,所以現在你們願意一起來嗎?」維克多也和奧塔別克表達同一個意思,同時向勇利伸出手邀請他。奧塔別克配合著,同樣對尤里伸手邀約。

      有如邀舞一樣的動作,他們現在可不是要跳舞,是要冒險啊!

      尤里和勇利對看一眼。他們性格迥異,他們的伴侶也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可是兩人確有相似的心情。同時點了點頭,他們都選擇了相信自己的哨兵。

      尤里讓奧塔別克牽著,態度十分坦然。

      勇利卻有點畏縮。尤里拉著他來這裡的時候,他決定的還算快,現在卻有些擔心,擔心自己不像維克多和奧塔別克那樣有能力,又不像尤里那樣勇敢,更加上他在生了弗拉基米爾後退下的體力還沒回到原先的水平,他覺得一起行動自己會成為累贅。

      一直都注視著勇利的維克多從勇利一度小幅度地想收回自己的手那小動作就知道勇利在缺乏自信。

      「謝謝你願意陪我,勇利。」維克多對勇利笑得溫柔「有你在,我一定什麼都能做得到。勇利,只有你能夠給我力量,別說你跟著會造成麻煩,好嗎?」

      「好!」勇利感受到維克多握緊自己的手的力量與堅定,展露了笑容。缺乏自信的他,世上只有一個人能讓他相信自己,就是維克多。

      如果維克多會想把勇利留下,只會有一個原因,就是想把勇利留在安全的地方,他從不會覺得勇利麻煩,就算勇利真的一點忙也幫不上,完全要他保護,維克多也不會拋下勇利。

      奧塔別克也是一樣。這一次他們的確不打算瞞這尤里和勇利,在保護和坦白之間,兩人很有默契地選了一個折衷,只讓尤里和勇利參與最重要的部分。

      

 

评论(3)

热度(49)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