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二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序曲 第一曲

以下。

第二曲:溺

 

      某次聽了那位和尤里感情不錯的選手提起自己祖國大文豪的文章,我忍不住在心中改成自己版本:『想快點見到尤里的臉,想快點牽著尤里的手。如果連這都無法如願的話,我會十分沮喪的。』

——奧塔別克

 

~X~X~

 

      勇利有時候覺得自己比起小豬更像一條魚。明明長時間居住在名為「維克多的愛」的水中,理應深諳水性卻每每幾乎被這水溺死,也甘之如飴。

      最近他發覺尤里也是一樣,陷溺於對奧塔別克的愛慕中,無法自拔。

 

      尤里是在生日前一天的半夜裡分化的。

      他沒打算為了這件事吵醒祖父。拖著呈現低燒狀態的身體,尤里獨自到廚房想要喝水。身體裡的燥熱自然比不上發情期時那般強烈,卻也足夠折騰他了。分化的過程讓尤里覺得頭痛欲裂,四肢彷彿不屬於自己一般發軟無力。

      一個不穩,杯子便從尤里的手中墜落地面。

      「該死!」在祖父面前一句粗話都不會說的尤里再耐不住。

      其實正經歷分化的年輕人一般是連起身的氣力都沒有,但在意志力、精神力等方面尤里遠遠優越於其他人,才有辦法苦撐到現在。

      如果說尤里是受上天特別眷愛的孩子,那上天的愛恐怕也比不上尤里的祖父對他的愛。面對這唯一孫兒的分化,祖父竟是比自己的兒子分化時還要緊張忐忑。

      尤里因為分化的熱度呈現著恍惚的狀態,並沒有發現祖父趕來自己的身邊,更沒有發覺祖父抱起倒在地上的自己,溫柔地照看著自己。

      等尤里清醒過來時,分化已經結束,身體的熱度也退了下來,整個人像重生了一樣舒坦了許多,手腳都重新有了力氣。尤里第一次聞到了自己身上的味道,那是以前在維克多的家裡勇利給他喝過的一種花茶的香味。

      尤里在十六歲之前在課堂上學過關於資訊素香氣的事情,所以他知道每個人身上的味道都不一樣。

      下課後尤里問過當時還沒結婚的勇利他是什麼味道,勇利告訴他是櫻花,然後還附加說明維克多是海水的氣味。

      尤里好氣又好笑地抗議,表示他可不關心那個萬年發情禿頭維克多的味道,最後才不好意思地問起奧塔別克的味道。可是勇利這塊炸豬排除了維克多哪裡會去關心其他Alpha,到頭來尤里只能直接去問奧塔別克本人。奧塔別克簡單說了是草原的味道。

      現在能夠聞到資訊素味道的尤里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想聞聞奧塔別克身上的味道。

      這時尤里才想起只有Omega的資訊素會是花香。既然他和炸豬排勇利一樣是花的香氣,那表示他也是個Omega。

      太好了!尤里對自己說。

      情緒穩定下來的尤里此時聞到另一個味道,像是麵粉… …是小麥的味道。尤里停格幾秒後才弄清楚那是祖父的氣味,而自己現在是被祖父抱在懷裡。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尤里困惑了,他只記得自己到廚房的時候確實是一個人。但眼下比起這個尤里更關心的是另一個問題:「爺爺?」

      「怎麼了?」

      「我和爸爸不一樣,是個Omega……你會失望嗎?」尤里仰起頭,小心翼翼地問。

      「你這小子還真是傻了啊!不管是什麼性別,你永遠是我優秀的孫子不是嗎?」這大概是祖父這輩子除了追求尤里的祖母之外最坦白的一次「再說這樣對你來說比較好吧!你不是喜歡那個哈薩克的小傢伙?」

      一句話嚇得尤里差點直接跳起來:「爺… …爺爺!為什麼你會知道?」自己分明什麼都沒說啊!

      「哼!你每次回來說最多的就是那傢伙的事情,別以為我老了沒有發覺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

      看著外人眼中的小不良少年在自己面前慌亂委屈的模樣,祖父不禁心疼起來,換上了一道和藹的笑。把尤里更緊抱在懷中,祖父喃喃地說:「你這樣比較好,至少在你嫁人之前我還能多抱抱你。」

      從長時間的煩心中解放出來的尤里決定暫時放任自己去享受祖父的溺愛。

 

      等生日當天尤里出現在大家面前時,他的身體各方面都已經十分穩定了。

      不過奧塔別克等三人還是在踏進來的時候,仍可以聞到尤里還沒學會完全藏住的花香。

      勇利認得尤里身上的花香,是一種在他的祖國也盛產的花,來到俄羅斯之後維克托也特別帶他去開有這種花的高原過。被稱之為「花之精靈」,花語是等待愛情、純潔等意思,這幾點都讓勇利覺得薰衣草這種花分外適合尤里。

      勇利立刻就明白尤里的願望實現了。他對著尤里微微一笑,尤里也大方地回了個「YA!」的手勢給他。

      奧塔別克就沒有勇利這麼輕鬆愉快了。

      他一向為自己的自制力感到自豪,事實上要不是他的自制力驚人,恐怕也沒有辦法忍耐這麼多年只當尤里的「朋友」。但現在尤里分化成了Omega,就算是淡如薄紗的香氣也令奧塔別克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極限。

      那張不動聲色維持固定表情的臉孔下,奧塔別克的內心正在暴走。要不是有尤里的祖父和那對隨時放閃的大燈泡在,他準會立刻把尤里關進自己懷中。

      別人看不出奧塔別克的表情,不代表尤里看不出來。

      「奧塔,不要皺眉頭,會有皺紋。」

      奧塔別克聞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間。他不明白尤里為什麼能夠留意到這麼細微的變化,但是他心裡還是樂得很,自己在意的人也正留意著自己。

      不過他還是得繼續忍耐、壓抑撲倒尤里的衝動。

      奧塔別克覺得自己要是能熬過尤里的生日慶祝會,沒有任何出格的舉動,自己都要成聖人了。雖然一段時間之後會證明奧塔別克也是普通人,還是一頭不得了的餓狼。不過關於這件事全世界也只需要奧塔別克和尤里兩個人知道就足夠了。

 

      該說真不愧是尤里身邊最親近的人們,尤里對今天收到的每一樣禮物都非常滿意,包括勇利代替雅可夫以及米拉送來的部分。

      讓尤里感到很滿意的還有一件事,就是經歷過分化後,自己的嗅覺突然變靈敏了,他可以從大家的味道知道很多事情。

      例如他了解到祖父的資訊素雖然對自己無效,卻因為是血親而能夠給他安全感,可以安撫他的情緒。

      又例如他發現勇利懷孕了,怪不得維克多眼睛都無法從勇利身上移開一下。不過他依然不會害怕維克多,興致來了就抱著勇利的手臂,一臉「我也是Omega,而且炸豬排疼我,你維克多又奈我何?」的表情。

      以及例如他終於能知道奧塔別克身上的是怎樣的味道,遼闊原野的氣味和奧塔別克很相襯,不過更正確來說,應該是牧草的芬芳,總之都是寬闊而令人舒服的氣息。他也能知道奧塔別克靜如止水表情下正在躁動不安。

      尤里多希望奧塔別克之所以躁動也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多希望他為了自己而心動。

      在場只有維克多的味道尤里聞不到,不過他也一點都不想聞到。

 

      勇利說過維克多就像馬卡欽一樣是隻大型犬,但維克多覺得自己像尾魚,一尾溺斃於稱為「勇利的愛」的海裡還為此覺得幸福的笨魚。

      他比奧塔別克心中那個人更早發現奧他別克和自己很像,耽溺於他對尤里的愛戀。

 

      在成為尤里的朋友之前,奧塔別克就已經先愛上尤里了。

      尤里心心念念就想要成為一位和奧塔別克相配的Omega。奧塔別克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從自己十六歲分化那年就一心妄想著如果尤里分化成Omega,要如何如何成為一名和尤里相襯的Alpha。

      他不只一次盯著滑冰當中的尤里看得痴迷。在奧塔別克眼中沒有比尤里更美麗的人兒了,他隨著音樂舞動,彷彿是從旋律而生的美麗妖精。和勇利一樣學過芭蕾的尤里擁有比任一位選手都還要柔軟的身段,不論是多麼柔美的樂曲都只能襯托他的優美,根本勝不過他。

      尤里奶金色的髮絲比三年前長了許多,像是金色的瀑布又像柔軟的綢緞。他翠綠色的眼瞳是世界上最純淨的水晶,就連天上星星也無法比擬他眼底的自信光芒。

      尤里的粉絲用天使來形容尤里,但奧塔別克覺得這個詞並不足以完整表達出他的美。奧塔別克眼中的尤里美的無與倫比,他找不到有什麼事物能夠拿來完美比喻尤里。

      性格不同,表達的方式也不同,然而奧塔別克對尤里的私溺絕對不會輸給維克多對勇利的偏愛。

      注視著心上人的一切細節的奧塔別克,他當然也在第一時間察覺這個在祖父面前就會變得異常乖巧的尤里正打算把大家吃完的空盤拿去清洗。他伸手攔住尤里的動作:「你是壽星,讓我來吧!」

      尤里看了祖父一眼,見祖父點點頭後便帶著一口氣端起所有空盤的奧塔別克走到廚房去。

      當尤里回到客廳時,祖父輕哼了一聲,拋出了這麼一句:「沒想到那個沒什麼表情的傢伙這麼貼心啊!尤拉奇卡,你眼光不錯!」

      「爺爺!!」傲氣的尤里白皙的臉蛋難得地刷上了大片蘋果紅,可惜奧塔別克並沒有看見。

 

评论(6)

热度(216)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