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三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結果沒有成功在白色情人節發到文啊QAQ

下一章終於可以寫到讓奧塔別克告白了OWO

是說有機會再補上情人節小短篇~

以下。

第三曲:迷

 

      交往的時候,沒有體驗過家庭溫暖的維克多最期盼的一件事,就是有一天打開家門,勇利會走過來對自己說:「歡迎回家!」。

      單戀的時候,在溫暖的家庭裡長大的奧塔別克夢想的一件事,那是有一天回到家,能夠對等待自己的尤里說:「我回來了!」。

 

~X~X~

 

      奧塔別克希望趁著尤里剛剛分化完就把他定下來。

      再三思考之後,他還是選擇找維克多商量,打算從他追求勇利的經驗中學習,畢竟以維克多對勇利的執迷程度,鐵定會做出許多浪漫的事。雖然不確定尤里會不會吃這一套,但凡事總得試試看。

      基於前後輩的情誼,加上自家Omega很護著尤里,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如果尤里和奧塔別克交往,就會多花心思在奧塔別克身上,減少和自己搶勇利的時間。於是維克多答應了這項委託,心中估量了下那些說出來會讓勇利清秀可愛的臉蛋變得比火焰更紅的話要說到什麼程度好呢?

      這時候的維克多也沒有料到,奧塔別克這沉默寡言的面癱對尤里的痴戀之深,讓他動真格起來做出的事情比維克多更驚人,讓維克多都要感嘆自己還算成熟了。

 

      為了瞞著尤里,維克多做出了幾乎讓他後悔答應奧塔別克的犧牲。

      尤里生日的隔天,原本預計去觀光的行程因為維克多死活不願意讓勇利多吹到一點冷風,差一點就取消了。維克多鬥不過勇利失望眼神的情況下,偏偏碰上天時地利人和地尤里的祖父願意出借汽車,最終他的抗爭以妥協收尾。

      事情於是演變成維克多開車載著另外三個人來到莫斯科的Moskvarium水族館。

      沒有去成好奇已久的紅場,勇利是有些失落,但當那像是藍色泡泡一齊飄上天的建築以及雕刻出巨大鯨魚的正門映入眼簾時,他眼睛中還是流出了興奮的神情。

      基於安全考量,維克多不甘願地逼自己專心開車,只能用餘光多瞄了兩眼身旁誘人的勇利。

      按照計畫,到了Moskvarium水族館開始參觀後,維克多得放手讓勇利去支開尤里,然後抓緊時機陪奧塔別克擬定作戰計畫。

      居然願意犧牲和勇利相處的時間欸!如果米拉或是美奈子老師知道了,肯定會對維克多這一醋罈子另眼相看,覺得他夠義氣。殊不知維克多只是為了私利而已!

      但是維克多就是維克多,他昨晚只顧著確認自己的捧在掌心的Omega有沒有睡好,之後看著勇利的睡臉沈迷到整個人都丟了神,壓根兒把要告訴勇利這項計畫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於是一整個早上下來,勇利打著讓尤里有機會和奧塔別克獨處的名義,在尤里某次終於忍不住大吼:「炸豬排,你過來陪老子一下!」,這之前整路都在和維克多放閃。

      敏銳的奧塔別克很快就發覺維克多忘了事先知會勇利,當尤里搶走勇利後,他沒怎麼思考索性就搭著維克多的肩膀,對勇利說:「你老公借我。」

      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勇利只來得及「咦?」了一聲。

      奧塔別克又接下去一句:「商量人生大事。」

      維克多嘆了很大一口氣,接著交代勇利這個要注意、那個不可以… …講了長長一大串,尤里都聽傻了,只覺得耳朵簡直要長繭了!熟悉維克多性子的勇利則邊聽邊點頭,擺出一副我家Alpha說什麼都好的表情。

      等到兩人走遠後,勇利才顯出早就隱藏很久的困惑:「尤拉,你知道維恰什麼時候和奧塔別克感情這麼好嗎?」

      「老子才想問你呢!」尤里也是滿臉疑問。

      決定無視兩位自行消失的Alpha,尤里拉著勇利自己參觀Moskvarium。

      觀光什麼的都只是幌子,尤里會死皮賴臉地死抓著勇利不放,要不是為了氣維克多,就是為了要說悄悄話。當然最近說悄悄話的比率可高出了異常多倍。

      今天也不例外。

 

      跟勇利聊著魚兒的尤里一直想以自認非常合理的方式把話題轉到奧塔別克的身上。

      不過在此之前尤里問起了其他好奇的事。「欸!和自己的Alpha有孩子是什麼樣的感覺?」

      勇利思索了一下,不難理解尤里怎麼發現這件事。勇利拉過尤里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這要對維恰保密喔!除了他之外尤拉是第一個和這孩子打招呼的呢!……還什麼都感覺不到吧!畢竟寶寶還很小,但是有時候又會感覺到這孩子確實在我身體裡待著,一個流著維恰和我的血的孩子,想起來就很不可思議呢!我常常會想,他到底會像維恰比較多還是像我多一點呢?」

      尤里閉上眼,果真不管怎樣都感覺不到寶寶有什麼動作。睜開眼看著勇利滿是幸福的表情,答案不言而喻,這必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尤拉覺得這孩子會像誰呢?」勇利用著傻父母看孩子的笑臉問。

      「如果是男孩子最好長得像維克多,然後頭髮和眼睛顏色要跟炸豬排你一樣。但是如果是女生,就要長得像你再配上維克多的銀髮藍眼睛。」尤里想了想,正經八百地這麼回答。

      尤里認真回答的模樣逗笑了勇利,他的答案細緻到超出勇利的預期。

      勇利闔眼照尤里的描述想像了一會,讚嘆道:「尤拉的想法很棒呢!比維恰好太多了!」

      「別拿老子跟那個笨蛋妻控相比啊!!」尤里不滿地瞪了勇利兩眼。

      尤里不用思考也可以知道,維克多那顆迷戀炸豬排勇利的腦子肯定只會給出「像勇利就好」這種答案。

      尤里努力踩了煞車,但「奧塔別克會說:『孩子像尤里就好』這種話嗎?」的想法還是先一步跳出來。

      勇利看著尤里那雙自信的翠綠眼眸濛上了一層憂鬱,心中憶起在和維克多心意相通之前自己還是個小迷弟時心情就和現在的尤里十分相近。

      抱著讓尤里打起精神的想法,勇利拉起尤里的手:「尤拉,我們去看海洋動物的表演吧!順便來討論作戰!尤拉這麼漂亮,一定能讓奧塔別克迷上你的!!」

      配合著輕快的語調,勇利的腳步也快了幾分。

      一句話裡的吐槽點實在太多,害的尤里都不知道從何吐槽起,想了半天只先丟出一句:「喂!維克多不准你跑步啊!」

 

      另一方面,奧塔別克專心聽著維克多敘述從酒會上看著喝醉的勇利抱著自己那次一見鍾情到看到勇利的影片的驚艷… …

      「那個… …維克多前輩,其實我想要問的是你怎麼追到勇利前輩的… …」滿有耐心的奧塔別克也不得不出聲制止維克多的炫妻發言,否則他可能得繼續自維克多看著勇利第一次無可挑剔地完成「愛について〜Eros〜」令他顛迷至勇利送他做為護身符地戒指時他心中的意亂情迷… …以及之後無數的事情,聽幾天幾夜都聽不完了。

      「抱歉、抱歉!因為我家勇利實在太迷人了。」維克多傻笑了下。

      奧塔別克更加確信,維克多整顆心都迷失在勇利身上了。他也知道自己沒有資格笑話維克多,他自己的心也是一隻迷鳥,停留在尤里身上回不來了。要不是這樣他也不會乖乖坐了近一個小時聽維克多描述全部都是炫耀自家Omega的戀愛史了。

      維克多認真地思考以後,用著跟剛剛截然不同的語調對奧塔別克說:「尤里和勇利完全不一樣呢!」

      奧塔別克並沒有馬上意會維克多的話,他自己消化了一會才明白自己想要照著維克多的作法如法炮製實在想的太容易了。

      「要想想尤里會喜歡什麼才對,不是嗎?」

      奧塔別克認份地點點頭,自此作戰會議才算正式展開。

      反覆地思量、沙盤推演之後,計畫終於有了雛形。奧塔別克還有兩天才要回哈薩克,要告白的最佳時間看來就是明天了。他計畫約尤里出去,和維克多兩人盯了手機許久,好不容易選定了一個和當初兩人成為朋友時一起看夕陽最相似的地點。

      奧塔別克認為比起戒指什麼閃亮亮的東西,由里肯定會更喜歡大型貓科相關的物品。他對尤里的認識當然沒有錯,但是維克多覺得既然是要直接懇求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送個飾品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對於給尤里的東西就不會節省的奧塔別克決定兩樣都送。

      見這對尤里癡迷的小子這麼上心的份上,維克多決定再捨命陪君子一回,晚上陪奧塔別克去選禮物。當然真正的目的是希望勇利知道後會稱讚他很有義氣之類的… …反正能被勇利稱讚都好。

      選定告白地點和決定買禮物的方向後,為了挑選晚餐的餐廳兩人又陷入一次苦戰。

      一定要有貓的餐廳,這一點奧塔別克表示沒有退讓的餘地。要接近告白的地點或是尤里的祖父家,又要符合這個條件,真是花了一番功夫面對手機才搞定。

      等到維克多和奧塔別克都覺得沒有問題後,距離他們和勇利、尤里分開已經有近兩個小時了。

 

      在兩個Alpha一會討論熱烈、一會大傷腦筋的時候,兩位Omega則是陷入另一個困境。

      看完海洋動物的表演,勇利起身對尤里說:「我們回去找維克多和奧塔別克吧!」

      「我說炸豬排,你知道路怎麼走嗎?」尤里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勇利一聽,臉色也刷白了:「我不知道… …剛剛完全是跟著人群走… …尤拉你呢?」他的聲音越說越小。

      「老子也不知道。」尤里的不悅之外更多是無奈。

      「可是尤拉你不是在莫斯科長大嗎?」

      「我小時候時間都花在練習了,所以只有一次和爺爺去動物園看老虎,Moskvarium我也是第一次來。」

      「所以我們… …算是迷路了吧!」勇利這下真的慌了。

      「大概吧!」沒有明顯的表現,但是尤里也是一樣的不安。

      

 

评论(9)

热度(18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