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五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第三曲  第四曲

這一篇裡幾乎沒有維克多和勇利><
然後終於確定關係的奧塔別克和尤里,決定下一章開始發糖~

以下。

第五曲:依

 

      『我在此宣誓,無論健康或是疾病,無論富裕或是貧窮,無論快樂或是憂愁,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我都會深愛著你。』

      我一直期盼說出這番誓詞的一天,結果當我終於能對勇利說出來時,反而是我哭得比較慘……

——維克多

 

~X~X~

 

      維克多•尼基福羅夫是個總是讓勇利訝異的男人,更是個永遠讓世界為其驚詫的人。

      譬如說他的不敗記錄,譬如說拋下一切休賽一年去當勇利的教練,又譬如他在一年之內讓前一年墊底的小豬變成亞軍。

      或譬如他復出那年他、勇利以及由他負責編曲的尤里都得了冠軍。他利用Alpha與Omega伴侶的身份,和勇利一起出賽雙人滑比賽,一舉奪得金牌。同時將男子單人滑冠軍留給了尤里。由於維克多將勇利帶去自己所在的冰場,同一個冰場出了三位冠軍的事也在全世界掀起軒然大波。

      再譬如他在第一年贏得雙人滑冠軍的頒獎臺上向勇利求婚。

 

      奧塔別克希望自己求婚的場面可以像維克多那樣獨特,至少要讓尤里印象深刻,讓尤里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

      提前表明心意是個意外,但奧塔別克還是打算按計畫跟尤里… …其實他覺得已經算不上告白,但也稱不上是求婚,想不出適合用詞的他決定暫且稱自己的行為「追求」。

      Moskvarium水族館之行的隔天,午餐過後,告別了坐火車回聖彼得堡的維克多及勇利。

      「尤里,繞去其他地方可以嗎?」

      奧塔別克這麼問的時候,臉上依舊是平靜的,只有尤里可以嗅得出他有些忐忑,可以從眉宇的細小變化知道他有點緊張。

      傲氣的尤里、冷漠的尤里、兇悍的尤里… …一切用來偽裝保護自己的特質到了奧塔別克面前就會自動卸下。況且他昨天才收到奧塔別克沖擊性的告白,自然是輕易便依從了奧塔別克的意思。

      平時是隻優雅卻不失彪悍的老虎,但在奧塔別克面前卻是溫順甜美的小貓。奧塔別克十分享受可以獨佔這樣不同面貌的尤里。

      尤里第一次和奧塔別克單獨出遊是在西班牙被奧塔別克救走的那一次,心情是交到朋友的「喜悅」。在這之後的許多次兩人單獨出遊,包含了各式各樣的心情,只是沒有一次會和今天一樣。

      尤里此刻的心情像是走在雲端一樣。奧塔別克昨天算是告白吧?我們現在是戀人,是嗎?他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意氣風發的俄羅斯滑冰冠軍,現在卻為了一個人患得患失,甚至於懷疑自己的魅力。

      尤里可以看出奧塔別克撲克表情下的心情,奧塔別克當然也能看穿意中人猖狂偽裝下的不安。

      強大的哈薩克勇士心中有個特別柔軟的部分,那就是面前的俄羅斯妖精。他想讓尤里更加依戀著自己,如同勇利依賴著維克多。

      就依效維克多前輩的教導鼓起勇氣吧!奧塔別克這麼想著,抱著有可能會被甩開的恐懼感,牽起尤里的手。

      毫無預期的情形下被奧塔別克握住,尤里顫抖了一下,整個心都動搖了。他的生理上是個Omega,但是他深入骨髓的性情卻是剛烈的,他的精神素質甚至強過大多數Alpha。現在尤里將這些都放下了,依允了奧塔別克的行動,進一步地主動和他十指緊扣。

      全世界只有奧塔別克能讓他甘願做個平凡地Omega,小鳥依人地仰賴他。

      如果說昨天的告白是份契約,那麼今天的牽手就像是蓋印,自此宣告他們之間的關係正式改變。

      多年後回憶起來,奧塔別克肯定會感謝自己的勇氣,因為從這一天起他可以一直牽著自己所愛的人的手,彼此依偎,直到兩人生命終結的一天。

 

      尤里的童年都用在滑冰訓練上,近乎沒有機會出遊,也鮮少停下腳步看看周圍的風景。他喜歡大型貓科動物,因為兒時記憶最深刻的一次出遊,就是和祖父去莫斯科動物園看老虎。

      昨天在Moskvarium的海洋生物,以及今天和奧塔別克一起看到的風景,對他來說都是新奇。

      確認了彼此的新關係,尤里整個人都自在起來,一個下午都拉著奧塔別克東奔西跑,好像要把以前沒有看過的都一次性補回來似的。其實比起眼前所見的事物,他更加享受的是這一切都是和奧塔別克共同的回憶這一點。

      比起前一段時間裡,因為煩惱而活像隻垂著尾巴、面帶委屈的小貓似的尤里,現在這樣奔放任性的尤里才更加讓奧塔別克傾心。

      「奧塔別克,看那個!」

      「奧塔別克,我要吃這個!」

      「奧塔別克,你看!很帥吧!」

      尤里一路上不知道呼喚了幾次他的名字,奧塔別克一點都聽不膩。那每一聲、每一句,自己所愛的聲音呼喚自己的名字,只為自己發言,就是一場夢的實現。

      他們還是朋友的時候,尤里沒有少叫過他的名字。然而成為戀人後,那每一個音節、每一個發音都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當天色漸漸改變,奧塔別克不得不注意時間,免得錯過了他想和尤里一起看的那道夕陽。 

     多虧了莫斯科發達的地下鐵網路,奧塔別克縝密的計畫才沒有亂了套。

      「我說奧塔別克,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啊?」

      出了地鐵已經走了好一段路,現在又爬了很長的坡道,周圍的景色已經不再是繁華的市區,反倒有了住宅區的寧謐和郊區的廣袤。

      「等下就知道了。」

      這個斜坡走到一半的時候,奧塔別克就又一次把尤里揹起來。那是一部份是對尤里的無限寵溺,一部分是他迷上了尤里在他背上時全身都依附著自己的感覺。

      這個地點是奧塔別克利用Google地圖的街景找到的,從這個斜坡三分之二的地方往下看去,可以看見大半個市區,以及那道和三年前相似的夕陽。

      當奧塔別克將自己放下來時,尤里看得出神。這比自己今天才體驗到的任何家鄉的景色還要觸動他的心,無數的回憶被勾了起來,每一幕、每一分都和身旁這名為奧塔別克的哈薩克英雄有關。

      奧塔別克今天一直隨便尤里選擇想要去的地方,而他唯一堅持的這一次就是為了帶他來看這道夕陽。

      溫熱的液體滑落尤里的臉頰,尤里的傲氣不想承認,但那真是喜極而泣的淚水。這是尤里第四次在奧塔別克面前哭泣了。前面三次是因為獲得世界錦標賽的冠軍,這一次是為了奧塔別克,因為真切地感受到奧塔別克的愛。

      沉默的奧塔別克將尤里擁入懷中,以行動代替千言萬語。

      其實尤里第一次拿下冠軍時,在完成自由滑的瞬間就激動地掉下眼淚,但是那是僅僅幾秒的事,一眨眼就被尤里用高傲和手掌掩飾過去。他真正放縱的哭,是那之後在沒有人看見的走廊角落縮進奧塔別克的懷中,才將所有情緒肆意解放。

      孤傲的俄羅斯冰上老虎在開心、激動的情緒到達一個高點時會忍不住落淚,奧塔別克要全世界都不知道,這個祕密只能有他一個人獨享。

      太陽消失在地平線的那一端以後,尤里漸漸停下了眼淚。奧塔別克伸手替他抹去淚水,看著笑臉回到他最愛的臉上。

      「吶!尤里,你看那裡。」奧塔別克指指尤里的後方。

      尤里不疑有它地依照奧塔別克的手看過去,但除了先前就已經看過的景色外什麼都沒有。

      「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嘛!奧塔別克,你居……」

      差一點就要氣炸毛的尤里,突然被胸前多出來的物品吸住了目光,言語和怒氣都直接吞了回去。

      那是一枚掛在項鍊上的戒指,上面翠綠的貓眼石和尤里的瞳仁是一樣的顏色。奧塔別克趁著尤里分心的剎那間為尤里掛上去的。

      「奧塔別克,這是… …」尤里在心中祈求能得到的是心中希冀的答案。

      「訂婚戒指。」奧塔別克單膝跪了下來,用著一貫沉穩的語調,看著尤里真誠地說「尤里•普利謝茨基你願意做我的戀人,做我的Omega嗎?」

      情緒這麼一波動,剛剛止住的淚水又像掉線的珍珠般滾落。奧塔別克總是用動作回答自己,沒道理自己就不行。尤里這麼靈光一閃,一個字都沒出口,直接環住奧塔別克的頸部親上去。

      奧塔別克像捉住獵物的獵食動物,一雙大手嚴實地把尤里固定自己懷中,將那個吻從輕嘗淺啜升級,用舌尖將尤里那倔強的嘴不遺漏任何一塊地品嘗了一遍,勾著尤里柔軟的小舌共舞。

      從未體驗過這麼深刻的吻,尤里幾近失神,腦中、眼中、心中都只剩下奧塔別克一人。

 

      坐在奧塔別克精心挑選的餐廳裡,尤里一遍遍端詳、欣賞著脖子上掛的戒指。正如奧塔別克的了解,他討厭這類累贅的飾品,但愛屋及烏,因為這是奧塔別克送他的,所以他深深喜歡這枚戒指。

      奧塔別克卻吃味了。他用盡心力選了一個尤里最有可能喜歡的款式,目的可不是要尤里光看戒指不看自己啊!

      竟然跟自己送的禮物嘔氣,奧塔別克覺得自己也真是傻了。

      「話說,奧塔別克你剛剛的招數實在是老套到不行欸!」尤里突然想起要笑話這一點。

      奧塔別克似笑非笑地還以顏色:「老套也沒差,騙到你就好。」

      「你這傢伙… …算了!」尤里放棄生氣,他心中既已認定這人,就認了這人的一切。再說,奧塔別克不是為了討自己開心嗎?實在沒什麼好氣。

      「生氣了?」奧塔別克問,伸手逗弄似的撫著尤里的臉龐。

      「吻我,我就不生氣了。」尤里笑得狡詰。

      奧塔別克彎身越過餐桌,在尤里耳邊說:「不要煽動我啊!」

      等那比夕陽後更深摯激情地吻結束。尤里不禁感慨自己這外表冷漠、不愛說話的戀人內在到底是怎樣的野獸啊?

 

评论(2)

热度(167)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