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六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第三曲  第四曲  第五曲

簡單說明上一篇和這篇提到的雙人滑。現實中的雙人滑比賽是男女搭檔限定,所以在這個故事裡是AO組合限定喔!(或是其中一方可以換成B,但是不能兩個都是B)。題外話了~

以下。

第六曲:記

 

      勇利小時候總會看見母親煮好一桌的晚餐招呼全家人吃飯,於是結婚之前,他總想著以後要每一天為維克多和孩子準備豐盛的飯菜。

 

      尤里年幼時每天都和祖父兩個人一起吃著祖父烹煮的晚餐,所以交往期間,他老想著之後要學會為奧塔別克做一桌他所喜歡的料理。

 

~X~X~

 

      奧塔別克還剩一天就要回哈薩克… …

      比起自己再過幾天要回聖彼得堡,尤里更在意奧塔別克離開的時間。

      他最重要的戀人是另一個國度的選手,當分別兩地時,時間和空間上都存在著龐大的距離。

      躺在床上,尤里滿腦子想的都是奧塔別克,想著他昨天的告白,想著他追求自己的話,想著他送自己的戒指,當然還想著他的吻。

      單單分開沒有幾個小時,尤里就一直念記著奧塔別克,往後可要經常分開幾個星期的時間,他不曉得自己要如何忍受。他尤里不敢任性要求奧塔別克留在俄羅斯,所以至少他想要奧塔別克回去以後也能無時無刻都牽記著自己。

      尤里想過要煮一頓讓奧塔別克難忘的晚餐… …但是即便他本來就會做些基本的菜,卻都是搬不上檯面的那種。

      尤里也想過要照很多的照片… …可是以奧塔別克的性子恐怕不會像尤里那樣天天翻出來看。

      尤里還想過要讓奧塔別克擔心一陣,讓他知道不能沒有自己… …這倒是他自己狠不下心,也怕奧塔別克會討厭自己。

      尤里甚至想過做那件事… …然而姑且不論自己羞到不行,他的身體也還不能完成完全標記。

      尤里將戒指從脖子上取下來,戴在自己的右手無名指上。樸實卻不失風采的戒指,上頭的貓眼石色澤綠的純粹、白的清晰,並不會過分大的尺寸正好搭配自己的手指。

      奧塔別克那木頭絕對選不出這種好東西。尤里完全肯定昨天晚上奧塔別克跟維克多同時消失就為了買這個,他可以想像奧塔別克東挑西選、思考著、傷腦筋著的模樣,他甚至可以想見奧塔別克眉頭怎樣輕輕皺起,不斷詢問維克多意見又在乎自己喜好的樣子。

      然後尤里想起了勇利。勇利和維克多的訂婚戒指是勇利誤打誤撞下的產物,因為不了解俄羅斯習俗的炸豬排勇利不知道俄羅斯的結婚戒指是戴在右手上。維克多那奸詐的老狐狸就利用這一點順勢宣布那是訂婚戒指。

      奧塔別克選擇把戒指掛在他的頸項上,而不是戴在他手上的理由,尤里大致猜得出來,不外乎就是因為他曾經在奧塔別克面前嫌棄過維克多和勇利的公開大放閃。

      對於這個從戒指款式,到配戴方式都為自己考慮的戀人,不光是右手無名指,就是整個人,整個人生尤里都可以給他。

      將戒指重新掛回項鍊戴在胸前,尤里決定等待奧塔別克為自己戴在右手上的那一天。

      尤里用纖細的手指碰觸著被奧塔別克深吻過的地方,臉一下燥熱起來紅到耳根子去。他的手沿著高溫的皮膚移動到頸後,他想起另一個讓奧塔別克留下印記的方法,心中下了決定。

 

      奧塔別克覺得要是連續三天都把尤里帶出門,恐怕會給尤里的祖父留下不好的印象。但另一位男主角尤里可就不這麼想,他巴不得剩下這一天也和奧塔別克整天黏在一起。

      事實證明,奧塔別克的想法沒有錯。尤里的祖父對於奧塔別克懂得分寸這件事讚賞有加。想當然爾在尤里的要求下,祖父輕易地就同意尤里和奧塔別克的約會。

      奧塔別克有點訝異,他沒有想過尤里會為了跟自己約會去說服他的祖父。

      在地鐵上奧塔別克問起這件事時,尤里只隨意地回答:「老子甘願,你接受就好。」

      其實尤里心裡想著的,是他不要奧塔別克一個人為這段戀情負責,不要奧塔別克一個人去為他們的未來考慮。

      Omega的天性會依賴Alpha,但是尤里並不是一般的Omega。他可以為奧塔別克放下驕傲,可以為他雌伏,可以為他陷入瘋狂,可以對他撒嬌,但他卻不願單方面受寵愛、受保護。

      他想要做和奧塔別克相配的人,這一句也包含著想和他互相扶持、並肩而行的意思。

      奧塔別克沒有追問下去,他看著尤里充滿自信毫無疑惑的雙眼,他懂得。對於自己的戀人,奧塔別克從未打算把他綁在自己的身邊,從沒因為他是個Omega就覺得他能力有限。

      對於尤里,出於Alpha的天性奧塔別克想寵他、想把他鎖在懷中保護著,出於對尤里的愛,他願意放手讓他自由,自己就做他疲憊時的歸處,做他需要時可以倚仗的臂膀。

      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分開的這幾個小時,奧塔別克沒有一刻不掛記著尤里。過了今天他就要回到那忍耐著尤里不在自己身邊的日子,他渴望在尤里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讓所有人知道尤里屬於他,讓尤里將他的愛銘記在心。

 

      尤里拉著奧塔別克到處購物,他想讓奧塔別克身邊充滿和自己成對的東西,這也是他用來讓奧他別克牢記自己的小小手段。衣服、鞋子、墨鏡、背包、掛飾、文具、毛巾… …尤里像是要把能想到的東西都買遍,令奧塔別克隨時看到這些東西都能記起自己。

      奧塔別克很快就理解尤里的用意。他了解尤里實際上並不喜歡高調放閃,促使尤里這麼做的原因卻讓奧塔別克擔憂了… …難不成自己給尤里的安全感不夠嗎?我行我素、獨來獨往的冰上老虎其實比誰都要怕寂寞。這一點奧塔別克發現以後就一直記著。

      奧塔別克想不出什麼適合的方法制止尤里,卻也不認為該放任他繼續買下去。

      一面思考著,奧塔別克又把裝有尤里剛買的帽子的提袋接過來。

      「奧塔別克,不需要全部都由你來提,把東西分給我拿。」尤里朝他伸出手,一雙眼直直揪著他。

      「我拒絕。」奧塔別克沒有考慮,也沒有必要。他沒等尤里抗議又說「我沒有辦法無時無刻待在你身邊,也不太會表達。但是別人能為伴侶做的事,我也要為你做。」

      「我又不是那種什麼都做不了的Omega。」尤里仍是不滿。

      「對,你不是。」奧塔別克吻了尤里的額頭以示討好「但是這是我自願為你做的。你有能力做事,不等於你沒有資格讓你的Alpha寵你。」

      少言的奧塔別克一開口就能說進尤里心裡。

      尤里認識奧塔別克的堅持,只要是他堅持的事就沒有任何商量改變妥協的餘地,即便是對自己也不寬容。尤里沒有意思要破壞奧塔別克的堅決,誰叫自己這麼輕易就被打動呢?也就只好順著他了。

      「謝謝你,奧塔別克。」換上柔和、羞澀的語氣,尤里說。

      奧塔別克順勢抱起尤里,誇耀似地說著,其實是要讓尤里放心,他說:「我再抱你都沒有關係,力氣可大呢!」

      「你喔!」尤里被逗笑出來「如過我剛說不答應,不要讓你寵,你怎麼辦?」

      「我沒有想過。」奧塔別克理所當然地說,像是在說太陽從東邊出來一樣「我沒有想過你會選願意以外的答案。因為要是你不肯,我會去證明,會去努力,到你願意為止。」

      天啊!這傢伙平常不會說話到底是真的還是演的啊!尤里在心中吶喊。

      顧左右而言他地說:「丟死人了!放我下來。」

      「我要獎勵,吻我就放你下來。」

      沒有想到奧塔別克竟會得寸進尺的索求,尤里怒視著他不發語。

      這下可好了,奧塔別克竟破天荒裝起可愛來:「拜託!我保證不會像昨天那樣做的。」

      尤里被逗得羞紅了臉,在奧塔別克臉上輕輕一啄。

 

      尤里最後帶奧塔別克去的地方是莫斯科的一個冰場。世上在沒有比冰面更適合他們的地方了。

      逛街時尤里也笑得開心,但絕對不及他在冰上動人。最早把奧塔別克迷的死心蹋地的就是尤里滑冰的模樣。

      趁著非假日人潮不多,尤里大方地一下3A、一下4T、一下3Lz地玩著。

      奧塔別克也不光看得出神,他不會忘記自己是哈薩克的戰士,他滑近尤里,邀他共舞。尤里按手在那向自己伸出地骨感大手上,表示接受邀請。

      旁人看了恐怕很難相信他們是第一次共同滑冰。任誰看著他們兩人的動作都會以為他們練了很久的雙人滑。

      不管是同步的舞步或是宛如華爾滋的共舞動作,奧塔別克和尤里都能默契十足地搭配絕妙。最不可思議的是最後由奧塔別克環住尤里的腰將他拋起,尤里在空中完成3FTh動作,對他們來說也是輕而易舉。

      「我們明年也來挑戰雙人滑吧!要打敗笨蛋維克多和炸豬排。」

      最後一個拋跳之後,被奧塔別克接住的尤里這樣說。

      把尤里抱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高度,奧塔別克露出寵溺的笑:「嗯!」

      「欸!」尤里跟前面毫不相關的問「你說我是你的全世界,那滑冰呢?」

      奧塔別克頓了頓說:「我喜歡滑冰,但是如果冰面上沒有你在,那麼也會失去所有的意義。」

      尤里覺得自己再問下去,心跳肯定會快到爆炸。他垂下頭,現在他要有勇氣說出昨天決定了一定要把握今天做的事。

      「奧塔別克,奧塔別克。」尤里呼喚著他。

      「說吧!」奧塔別克不需要想也明白尤里有求於他。

      尤里撈起自己的長髮,露出底下潔白滑嫩的肌膚,頸部後方的腺體也毫不掩飾地讓奧塔別克看見。他不容反駁堅決地說:「咬我吧!用腺體標記我,奧塔別克。」

 

 

评论(6)

热度(142)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