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七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第三曲  第四曲  第五曲  第六曲

朋友說小芭我寫得ABO有哨嚮的味道,好像真的把一些東西混在一起了,會和對方共有情感記憶之類的地方。

不介意的話,以下。



第七曲:信

 

      『想要活的美麗。』『想要快點變得堅強。』

      少年時的我對自己這麼說著,一心一意為了自己還有冠軍。而現在那些為了自己四個字改寫成「為了奧塔別克」。

——尤里

 

~X~X~

 

      尤里的一句話令奧塔別克愣了很久,千頭萬緒在他的腦海中糾結。

      通過咬破Omega頸後的腺體所形成的臨時標記,效果可比其他方式的臨時標記強的多。被腺體標記的Omega身上會多出標記自己的Alpha的氣味,防止其他Alpha爭奪。在有效期間內,除非是比原本的Alpha更強大的Alpha之外,沒有人能夠覆蓋過去。

      他得承認自己很開心,他本以為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和尤里走到這一步。一股衝動上來就會什麼也不顧地咬上去。同時他也很憂心,該不會是自己讓尤里不安,才會逼著尤里有這樣的想法……自己居然無法讓尤里完全信任,奧塔別克心中刺痛著。

      「奧塔別克,你不願意嗎?」

      尤里感受到了奧塔別克的踟躕,也隨之往下盪,險些盪進谷底。

      這一句像是巴掌打在奧塔別克的心上,他知道自己絕不能猶豫,不能傷害到尤里。該說的話就該讓對方明白:「怎麼可能不願意?!但是… …尤里你不會後悔嗎?臨時標記對你的影響可是會遠遠大於我… …」

      尤里真想利用現在被奧塔別克抱起地高度狠狠用額頭往這遲鈍傢伙地額上敲去。暫緩了行動,尤里想到自己就這麼沒頭沒尾拋出的一句結論換作是誰都會感到費解。

      木訥的奧塔別克有時候話說得太輕描淡寫,輕到讓尤里感到憂慮他是對自己厭煩;有時候又說得太濃墨重彩,重到讓尤里要倒抽一口氣得臉紅心跳。

      高傲的尤里有時候話說得太婉轉曖昧,逼的奧塔別克非得努力玩猜心遊戲;有時候又過於直白明朗,讓奧塔別克措手不及心臟差點不能負荷。

      奧塔別克和尤里都還在摸索,磕磕撞撞地免不了傷到自己和對方。他們還在學習,學習用最適合彼此的頻率、密度、質地、份量、力度來將自己的愛意傳遞給對方。

      於是尤里用著奧塔別克在他臉上見過最美的笑容之一笑顏注視著奧塔別克,雙手捧起奧塔別克的臉,一字一頓地說:「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尤里•普利謝茨基是屬於你奧塔別克.阿爾京的!」

      尤里的心意奧塔別克真切地收到了。

      他鮮少有變化的臉上,竟然染上了紅霞,在奧塔別克比小麥色更黝黑的皮膚上並不顯眼,可足以讓尤里看見。

      奧塔別克刻不容緩地要回應尤里的決心。

      他將尤里放了下來,彎身屈膝像個虔誠的信徒。奧塔別克抑制著慾望,沒有立時咬上去,反而是將尤里的腺體、周圍、連帶頸部及肩膀都吻遍了,時不時地以舌配合著輕撫尤里的肌膚。

      腺體是Omega最敏感的部分之一,就算是頑強如尤里也難以對抗腺體被這樣親吻舔允帶來的酥麻感。

      「奧… …奧塔別克,別這樣… …」尤里得靠著奧塔別克才不至於無力地坐在冰上。他從未有過這種感受,但有奧塔別克在他並未感到害怕。

      「據說這樣等會咬下去比較不會痛。」

      奧塔別克是瞎說的,他自己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有一股慾望、衝動就這麼做了。

      這時的奧塔別克和尤里都還不曉得將發生在兩人身上的變化。

 

      靈魂伴侶這個詞,像是個天方夜譚。據說雙方會在見到對方的那一刻就一見鍾情,知道這個人就是自己一生命定的伴侶,心意相通之後可以完全了解對方、完美互補,在結合時更會共享彼此的記憶。

      在透過尤里認識維克多和勇利之前,奧塔別克以為這是只會出現在課本上的名詞。

      維克多和勇利這一對不知道羨煞多少人。看似差異極大,卻其實完美地像是為對方量身打造。大膽自信的維克多拉著膽怯自卑的勇利走出黑暗;純情細膩的勇利溫暖了奔放卻其實孤獨的維克多。維克多的任性有勇利包容,維克多的迷糊有勇利來彌補;勇利的脆弱有維克多來保護,勇利的天真有維克多來守護。

      奧塔別克從沒有想過這種幸運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只要能和尤里相伴相依便滿足了。

      他對尤里是一見鍾情,從在雅可夫的夏令營中就迷上尤里了。想要和尤里一起站在頒獎台上,從此成為他的動力。尤里亦然,在奧塔別克從瘋狂粉絲手中救了他開始,他的眼睛就追尋著奧塔別克。

      他們比其他人都能夠看穿了解對方的心思,各種徵兆已經暗示兩人關係的特殊。

 

      「如果會痛要告訴我。」

      奧塔別克咬破尤里的腺體時動作非常溫柔,像是對待藝術品似的。

      疼是無法避免的,不過忍耐過之後,尤里感受到的是一種快感,就像剛剛被親吻時一樣的感覺。透過腺體交換的不只是資訊素,尤里發覺有其他東西跟著進來了,腦中閃過奧塔別克的聲音,像是自言自語地卻是在訴說對他的愛情。

      尤里抱著奧塔別克的脖子,不讓他離開自己的肩頸。他理解進到自己腦海的是奧塔別克的情感。

      原本要鬆口地奧塔別克被尤里的舉動嚇到一下,他抽出牙齒重新親吻著留下自己咬痕的部分。奧塔別克的腦中也流進了尤里的感情,那些尤里還不敢大聲說出地愛戀和內心對他的渴望。

      當這對戀人終於放開彼此,他們的關係比自己所想地更進一步。他們是靈魂伴侶,光是腺體標記就能共享彼此的感情,不難理解當身體更多地結合時是將自己的一切毫不保留攤在對方面前。

      那是一種絕對的信賴,交付自己的秘密、意念、一生。

      尤里猛然意識到自己和奧塔別克在公開場合做了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整張臉埋進奧塔別克的胸口,沒讓奧塔別克以外的人看見他羞紅的像喝醉酒似的模樣。

      不過尤里想不出比冰面更適合的地點。

      他們是因為滑冰才有機會相遇的,在技競場上互相扶持,過去、現在、未來,他們的愛戀、人生都和冰場密不可分。

 

      腺體臨時標記的效果是一個星期到一個月。照奧塔別克那般啃咬、親吻、舔吮,這個效力要是超過了一個月都不為過。

      這件事是在三個星期後,緊張兮兮的奧塔別克衝到聖彼得堡才發現的。

      在最終標記之前,兩人之間有了小矛盾。奧塔別克希望時間間隔短一點,這樣就有理由常常見到尤里;尤里當然也想要常常見到奧塔別克,但卻希望時間間隔長一點,因為可以省下車票錢,或是不必擔心他那逞強的Alpha騎機車跨越國境來嚇死自己。

      在尤里把這件事告訴勇利時,勇利說:「尤拉這麼為奧塔別克著想,肯定是很棒的伴侶呢!」

      為此讓尤里不小心翹起了驕傲的尾巴。

      他是自豪的,整個哈薩克的人都看著奧塔別克,而這位民族英雄的眼裡只他,尤里•普利謝茨基。

 

      奧塔別克回哈撒克的三天後,尤里也告別祖父回到聖彼得堡。

      見到來接自己的維克多和勇利用寫著「尤里長大了呢!要嫁人了!」的笑臉看著自己時,尤里恨不得這對笨蛋伴侶鼻子不要這麼敏銳。

      奧塔別克的牧草香氣和尤里的薰衣草味道其實分外合適,如同他們兩人本身,天生一對。

      當然,尤里帶著奧塔別克的氣味回到冰場上時,其他人並沒有感到意外。就像維克多說的,要是尤里的伴侶不是奧塔別克,那才真的是驚天動地的大新聞。

      對這一點,尤里有點小氣惱,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奧塔別克喜歡他,只有自己被矇在鼓裡。不過這樣的不滿在勇利請他來家裡吃了一頓日本料理兼充當心情垃圾桶後得到了舒緩。

      從莫斯科回來之後尤里低頭滑手機的時間明顯增加了。在奧塔別克上飛機之前,他千交代萬交代一定要給他傳很多信息,要發IG,要讓他知道他生活的點點滴滴,讓他知道自己最愛的人是平安的。

      為了這件事,不習慣使用IG和其他SNS的奧塔別克花了一整天研究,總算是能夠流暢運用了。

      例如今天奧塔別克照了一張鑲進了綠寶石眼瞳的波斯貓照片放上IG,只打上了「遇見牠。想你。」幾個字,然後標註了尤里。

      底下留言裡,其他選手們和粉絲們的暴動和各種被閃瞎的反應讓尤里忍不住笑出聲。

      往下滑到最後一條留言,寫著:「告訴你,尤里看著你的發文已經傻笑了五分鐘了,我繼續計時啊!」還附上一個眨眼的笑臉。尤里漂亮的笑容瞬間崩毀。

      他用眼睛找到勇利,對他大喊:「炸豬排,管管你老公啦!」

      還不清楚狀況的勇利只是呵呵的傻笑。

      懷孕的勇利暫時休賽一年。他偶爾也會來冰場看練習,但今天只是為了送便當來給維克多才會來到冰場。

      維克多本來還想和勇利一起多參賽一年,可是勇利被迫休賽,想要為即將來到的家庭新成員付出的準爸爸便正式退役。維克多繼續做雅可夫的學生,不過是學著怎麼樣成為一名稱職的教練。

      有退休打算的雅可夫是毫不吝惜地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教給了這個結婚後成熟、聽話多了的學生,說實在有勇利管著,他也不怕維克多不聽話了。

      日常繼續著,靜靜等待下一步變化。

 

评论(7)

热度(146)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