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八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第三曲  第四曲  第五曲  第六曲  第七曲

居然超過一百位粉絲了,小芭我真的嚇了一跳。要謝謝每篇給愛心的大家,給小芭建議還有鼓勵小芭得更是大感謝!!!

小芭我想要寫幾篇短短的甜文作答謝。如果大家願意賞臉的話,想請今天前三個給愛心的,還有前面幾篇留言過的大家,一人提供一個名詞做題目,小芭會依據這些題目寫番外,當然是在不影響本篇的情況下喔!(也可以指定那一篇番外的cp是奧尤還是維勇)

那麼,以下。

第八曲:繫

 

      在給妹妹唸故事時,讀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傳說:真心相愛的兩個人,心跳頻率會變得一致。

      因為有了尤里的存在,我開始希望這傳說能是真實。

——奧塔別克

 

~X~X~

 

      維克多和勇利的孩子出生時,尤里剛結束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GPF)的第二個分站賽。

      尤里才從頒獎臺下來就接到消息。壓抑著竟是從自己最討厭的八卦媒體那裡得知這個重大消息的不滿,面對記者的好奇只冷冷地說了句:「恭喜他們!」

      可前腳才離開賽場,尤里後一隻手立刻拉著奧塔別克更改機票搭上最快的班機飛回聖彼得堡。

 

      尤里的感情,只讓親近的人了解,特別是身旁沒有任何意見、靜靜陪他丟下因為自己的選手突然消失氣而發狂的兩位教練趕回聖彼得堡的奧塔別克。

      其實對孩子的出生尤里心裡早有預期。在俄羅斯的分站賽還是維克多苦著臉帶著本該在家中休息卻說什麼都要來看尤里比賽的勇利陪著他,而在日本的分站賽就換回了雅可夫,不發現個端倪都難。

      下了飛機,尤里和奧塔別克可以說是用飛一般的速度直奔去醫院。被尤里逼急的計程車司機在用眼神求助奧塔別克無效後,內心升起了哭奔跳車的衝動,誰叫尤里彪悍起來那麼嚇人。

      然而人是善變的,在發現車上是剛剛奪下分站賽冠亞軍的選手之後,司機的心聲就轉瞬成了歡呼感謝主。

      反應差距之大讓尤里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奧塔別克則是一陣苦笑。

      「對了,尤里。你怎麼知道勇利前輩在哪裡呢?」奧塔別克想起尤里一上車就對司機報了醫院的名字,印象中這一路上尤里都沒有和維克多或勇利聯繫。

      「你想嘛!以維克多那顆腦袋,如果不是聖彼得堡最大的醫院,他看得上眼嗎?要住進去的人可是讓他愛到都變傻的炸豬排欸!」

      尤里回答時臉上就寫著「這種用膝蓋想也知道的事還需要問我嗎?」

      在醫院櫃檯一提出「勇利•尼基福羅夫」這個名字,就收到護士們熱烈的反應,一人一句地八卦起來,沒一個認真回答尤里。至少是確認了勇利不出尤里所料在這裡。

      對這些護士的言論尤里感到氣惱,顧慮到自己在奧塔別克面前的形象,他才沒依仗自己練過芭蕾的身段把一隻腳跨到櫃檯上對著護士發飆。深吸一口氣壓下一半的脾氣,黑著半張臉說:「可以有人……快點回答我嗎?」

      奧塔別克看著尤里,其實他知道消音那一段是尤里想罵髒話。

      「不能告訴你喔!上面有交代他們謝絕拜訪。」一群嘻嘻笑笑的護士居然沒有一個發現眼前壓低帽沿、帶著墨鏡的是他們國家萬人追捧的滑冰妖精,奧塔別克也只能為她們欠缺洞察力感到同情。

      尤里盡最大努力克制自己,以只有櫃檯聽得見的音量吐出這一句:「老子我可是尤里•普利謝茨基。如果我不能進去,全世界都給我去見鬼。」邊說邊摘下自己的帽子和墨鏡丟到桌面上露出底下怒氣滿溢而出的雙眼。

      接著奧塔別克在護士畢恭畢敬帶著他們到勇利所在的VIP病房的路上,再次感嘆人性的現實。

      推開病房的門尤里劈頭就是一句:「居然在我比賽的時候生,太不夠意思了吧!」

      「抱歉,抱歉。因為是雙胞胎就提早生了。」勇利依然是一樣的溫柔笑容,握住走到病床邊的尤里的手「尤拉去看看他們吧!你之前就常常跟他們說話,他們一定也很想見你。」

      「炸豬排你傻啦!那麼小哪會記得啊!」吐槽歸吐槽,孩子還是要看。

      雖然說比預產期還要早,但已經超過38周出生的兩個寶寶都算健康、足重,也就沒有被送到保溫箱,得以和勇利待在同一個病房。

      這可要歸功於寵妻狂、傻爸爸維克多拼命餵勇利營養豐富的食物,懷孕期間更是包辦了所有家事,幾乎把勇利養到和他四年前最胖時一樣。

      湊近維克多特意從家裡帶來的別緻小床,裡面的龍鳳胎面對面睡著。

      尤里覺得自己根本是神預言。有著戰鬥民族氛圍的男孩繼承了勇利的黑頭髮,身旁有如日本娃娃精緻的女孩則遺傳了維克多輕柔的銀髮。

      在莫斯科那時候,因為寶寶還太小,加上角度上的遮蔽,好一段時間都沒有發現是雙胞胎。

      因此在某次產檢突然發現這件事時,維克多和尤里都嚇了好大一跳。

      只有懷著孩子的勇利本人按著腹部孩子所在的位置柔柔地說:『真好呢!要是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就更棒了,對吧?維恰?』

      順帶一提,當下維克多和知道勇利懷孕時一樣又哭成了個大寶寶。

      尤里左瞧右瞧,忍不住感嘆:「天啊!炸豬排,他們也太可愛了吧!?天啊!我可以摸摸他們嗎?」

      「尤拉的話當然可以啊!」勇利對用著期盼眼神看著自己的尤里笑咪咪的,渾身散發滿滿的母性光輝。

      床邊坐著的維克多也微微一笑:「尤里想要抱抱他們也可以喔!」

      「欸?真的嗎?」尤里雖然心裡癢癢的,但又怕自己摔著了出生不久的寶寶所以決定作罷。「還是等他們大一點吧!反正機會多的是。」他說。

      摸摸兩個寶寶的小臉,都是粉嫩嫩地超好摸。嬰兒皮膚本來就好,兩個孩子又都遺傳了父親的好膚質,更是吹彈可破似的嬌嫩。小傢伙沒有被吵醒,反倒是很有默契地在尤里摸摸他們的小手時同時握住了他的食指。

      「奧塔別克,你快看、快看啊!真的超級可愛的!」

      看著寶寶看呆的尤里這才想起像個大型跟寵似枯站在自己後方的戀人。

      奧塔別克把頭放在尤里的肩上,用和他一樣的視角看著寶寶。遺傳了雙親特徵的孩子讓奧塔別克看出了神。腦子裡不禁幻想起一個有著自己和尤里的基因的孩子會長什麼樣子呢?

      果然臉是像尤里比較好看,要是同時和尤里一樣的金髮綠眼就更完美了。某方面來說腦子結構和維克多很像的奧塔別克是這麼想,邊維持自己一貫的表情,

      不單是尤里和奧塔別克,雅可夫、米拉、格奧爾基、披集、當然還有遠道而來的勇利的雙親,沒有人不覺得這兩個寶寶宛如天使般可愛。至於當兩個孩子長到分化的年紀時令人錯愕的性格,還有那和性格相襯反而不令人震驚的分化結果都是後話了。

 

      尤里執意要留在醫院陪勇利。

      趁著維克多去張羅晚餐,尤里找了個理由也把奧塔別克打發去買東西。然後挨近被維克多逼著多睡卻其實沒有睡熟的勇利。

      聽見尤里移動身子的細碎聲,勇利睜開眼,溫聲呼喚身旁的人兒:「尤拉?」

      「嗯?」單音節回答這點,尤里是越來越像奧塔別克了。

      「你上次問我和自己的Alpha有孩子的感覺,我現在可以加一點答案嗎?」

      「你說啊!」

      勇利轉頭看了看孩子們,又看著尤里,語氣中洋溢著幸福:「就是好像自己和最愛的人之間又多了一份牽繫,和對方還有血脈相繫的孩子緊緊連在一起。原本因為有了維恰就被裝滿的心,又裝了這兩個寶貝,都要擔心自己是不是把一生的幸福都用完了。」

      「你蠢啊!你婚禮的時候不是說要幸福一輩子給我看嗎?… …別哭啊!等下維克多以為我欺負你就麻煩了。」尤里說著,手忙腳亂地替勇利擦眼淚。

      尤里自然也想像過自己和奧塔別克的孩子。按他的邏輯,不能只像其中一個人。要嘛!就是五官像自己,髮色瞳色跟奧塔別克一樣。要嘛!就是倒過來五官像奧塔別克,搭配上自己的髮色瞳色。

      待勇利平靜下來,尤里才說出特意支開奧塔別克的原因。「我說你記得我分化到現在過了多久嗎?」

      勇利在心裡一算,尤里的生日是三月,這表示:「差不多滿八個月了……」

      從尤里身上的資訊素,勇利能得知尤里還未經歷過發情期。雖然他本來就不覺得尤里會偷偷地隱瞞發情期的事。

      「我可沒有使用任何藥物… …」尤里垂下了頭。

      勇利明白了尤里的擔憂。遇到這種事尤里就會變得特別容易失落,天知道他是有多想和奧塔別克有個家有自己的孩子,要是沒有辦法……尤里自己會有多痛、奧塔別克會有多失望多心疼,恐怕就是同為Omega的勇利都無法完全明白。

      「我什麼都比人家晚,又能抵抗Alpha資訊素的壓迫… …我會不會根本他媽的不正常!?」

      按手在尤里的臉上,勇利感覺到溫熱的液體自尤里的眼中滑落。他沒有提起尤里的眼淚,只是憐愛地為他拭去。勇利覺得過於幸運的自己說什麼安慰的話都沒有用。

      背對房門的尤里不知道,奧塔別克早悄悄進了門,不經意地把剛剛地對話都聽進去。

      奧塔別克輕手輕腳走到尤里身後。勇利見狀收回了手,把尤里交給奧塔別克來安撫。

      尤里還在對勇利的舉動錯愕,整個人就被奧塔別克從後面擁進懷中。「沒有人可以說你不正常,你自己也別說。不管怎樣,你就是你,我愛的是你尤里,這是絕對不會變得。有沒有孩子……都沒有關係,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一字一句都像是甘露,滋潤著尤里因為心煩而枯乾的心。

      奧塔別克拉起尤里的手按在自己的心上,另一手按在尤里的心上。「這裡和這邊跳動的頻率是一樣的,這就是我們緊密連繫在一起的證明。」

      尤里感受著兩人的心跳,還有那包覆自己、他屬於他最愛的人的牧草香氣,陰霾一點一點被驅散。

 

评论(7)

热度(16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