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十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第三曲  第四曲  第五曲  第六曲  第七曲  第八曲 第九曲

這個是全年齡版本(?)
因為種種問題,完整版請從評論找連結(掩面)

以下。

第十曲:溫

 

      『真希望我知道心裡真正的想法,難道這只是一場夢… …』

      『真希望我能看得懂面前的標誌,就能找到我的歸屬… …』

      我喃喃念著歌詞,當維克多問我念的是什麼時,我還不知道這兩首曲子將為那兩個孩子帶來什麼。

——勇利

 

~X~X~

 

      尤里的自由滑曲目是【If Only I Could】。故事取自幾年前的一部電影,描述某國國王和王后被邪惡的女巫欺騙,將擁有妖精魔力的王子囚禁在高塔內。在高塔中長大的王子,從小沒有父母陪伴,不懂得愛,。半狼的獸人騎士出現改變了他。騎士將他救出,為他付出,甚至替他除掉了女巫。最終學會愛人之心的王子嫁給了騎士,而騎士後來成為一位有名的賢君,一生守護王子及國家。

      劇情裡,當王子意外和騎士分散時,想念騎士的王子唱出的歌曲就是【If only ICould 】。

      其實音樂一出,就算沒有看過電影的人都會發現尤里的曲目和奧塔別克是成對的變奏曲。

      尤里在場上一面做著3A跳躍,一面在心中暗罵維克多這禿子沒有事先知會就利用曲子公開他和奧塔別克是一對。

      尤里實際上沒有真的對維克多發火,奧塔別克就更不用說了。反正兩人之前在IG上動不動就互相標註、放閃,被閃瞎眼、塞滿嘴糖的粉絲們要是還沒有發現,不是逃避現實就是腦子真不靈光。現在不過就是多讓媒體知道,公諸於全世界罷了。

      其實維克多為兩人打造的自由滑編曲,絕不僅僅是曲子成對這麼簡單。在場上滑著自己舞步的尤里恍然大悟,在場邊看著尤里的奧塔別克也了然於心。

      兩人的動作也是在互相呼應:

      向王子伸出援手的騎士向高處伸出手,被拯救的王子則是身子探出窗口向下向騎士伸手。冒險時兩人的動作是相似的,但騎士奧塔別克的動作有他獨有的風格,王子尤里的姿態也有他才有的優雅。兩人倚靠在一起休息的場景,騎士在空氣中擁抱著,而王子隔著時空被擁抱著、回應著。當奧塔別克的聯合跳躍呈現騎士在前方拔劍為守衛王子而戰,樂曲的同一時間點尤里的跳接旋轉演繹出王子以自己法力保護騎士。

      兩人分散的那一幕,在奧塔別克演活騎士的自責與無措時為之動容的觀眾,無不為了尤里詮釋出王子的害怕與思念時潸然淚下。

      整個賽場的溫度隨著劇情起伏,成千上萬雙眼睛全離不開妖精時而嬌弱柔媚時而堅毅不屈的身段。就連為兩人編曲的維克多都不知道,俄羅斯的王子此時每個勾魂的眼神、每個旋轉的深情、每個跳躍的堅決有別於以往為了勝利,現在只為了一個人,為了全身心專注於自己的哈薩克騎士。

      「如果曲子改成【If Only…】就是屬於他們的雙人滑,對吧?」靠在維克多懷裡的勇利悄聲問。

      「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的眼睛呢!」維克多親暱溫柔地吻在勇利的眼角。

      兩人目光回到場上。相逢的片段,溫情蜜意充斥全場,奧塔別克先前以圓形步法和4F做的告白,跨越時間的差距尤里以蛇紋形步法和4Lz做出了答覆。

      最後高潮的部分使用環繞全場步法演出兩人婚禮的場面,中間原先奧塔別克讓觀眾和評審都感到困惑的彎身往下對著伸手輕柔勾住拉近自己這樣意義不明動作,在尤里的弓身旋轉出現的一刻有了解答,勇猛的騎士是以自己最溫柔的一面摟住心愛王子的腰部,將他拉近自己。

      尤里的自由滑結束時的掌聲,既是給尤里的滿堂彩,更是給這對可愛戀人的祝福。

      尤里不負眾望地第四次稱霸冠軍寶座。有了維克多編曲的加持,以及完美成對演出令評審們一致決定破格加分,讓奧塔別克以3分之差打敗了有很大概率勝出的JJ。

       頒獎典禮結束。尤里無預警直接殺進後台,一腳踹開門,大喊:「換掉!換掉!把我等下表演滑的曲目換掉。」

      不管之前自己天殺的多喜歡原本的曲目,現在如果奧塔別克不能一起上場,他老大不爽就是一句老子不表演了。

      後台的工作人員互相對望、面面相覷。這節骨眼上說換就換可是史上頭一遭,沒有人知道究竟該做何反應。

      只有其中主事的一位女性站出來:「當然沒有問題。早先尼基福羅夫先生已經先打過招呼了,音樂方面他也幫您準備好了。他說您肯定會想換掉表演曲目。」

      沒想到維克多居然做到這一步,還以為他對炸豬排勇利以外的人事物都不會上心。尤里揚起心滿意足的笑。維克多準備的曲子也不必過問了,肯定和尤里要的是同一首。

      等奧塔別克追進後台,就只看到尤里轉過身來用他最沒有抵抗力的笑臉說:「等下表演滑,我們一起。」

      經過前面尤里的演出,理所當然懂得尤里意思的奧塔別克牽起戀人的手,應到:「嗯!」

      當相似的曲調第三次在場中開始迴盪,全場響起如雷的掌聲。

      以【If Only…】作為背景的雙人滑,就算兩人沒有一同練習過,憑他們之間絕妙的默契和緊繫在一起的靈魂,加上已經練到深入骨頭的動作,在任何人眼中他們的表演應是經歷過無數練習磨合才能得到的結晶。

      原本被時空隔開的動作,因為兩人身軀的重合,將劇情意境和表演整體都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如果有哪個觀眾不是看得如癡如醉,他要不是不懂花式滑冰,就是赤裸裸的忌妒。

      場上的兩人準是比任何觀眾都進入這劇情中,扮演自己的角色,溫情默默地展現彼此的愛意。

      比平時更賣力演出的尤里幾乎耗盡了體力才完成表演,他自己也不曉得身體怎會如此沉重,呼吸也比平時紊亂。明明平常練習更加吃重,一口氣兩次三次四次的練習都是常有的事,為什麼偏偏今天身體如此不配合?!

      傲氣的尤里不允許自己在眾多的觀眾面前失態,逞強出沒事的模樣和奧塔別克一起做了謝幕的行禮。

      雙腳突然騰空硬是給尤里一個措手不及,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將他打橫抱起,尤里下意識就摟住那有著最令他安心的溫度的頸部。

      如夢初醒般,尤里想起自己還在場上:「笨蛋!你在做什麼啊?」

      而專屬於他的騎士淡然地說:「演電影最後一幕。」

      好氣又好笑的答案卻溫潤了尤里的心,讓奧塔別克抱著自己離開冰面。維克多和勇利已經站在那裡等著他們的小王子和他的騎士,臉上寫的盡是驕傲。

       尤里的身體出現異狀,最早注意到的人是奧塔別克,但最先發現原因的是勇利。

      整個人發懶鬧脾氣的尤里,就是天起暴風也吹不動這小王爺下床去參加賽後的Banquet 酒會。

      奧塔別克想留下待在尤里身邊,但基於禮數,他打算稍微去和其他選手、教練打個照面,免得人家覺得他們得了獎就變得不可一世。「我去去就回。」他奧塔別克替尤里蓋上被子,順了順他在床上翻滾而凌亂的髮絲。

      「我沒事啦!不要用一副我生重病的表情看我!」尤里沒好氣的說。

      「是,你只是需要休息。我一下就回來。」奧塔別克溫和地安撫身體狀態造成情緒不穩定的戀人。

      奧塔別克放心不下,於是拜託勇利暫時替他去陪陪尤里。勇利要去尤里的房間,維克多也就沒有在酒會留下的意思便跟了過去。

      通了電話,渾身無力的尤里叫勇利自己開門進去。

      勇利剛進門就心知大事不妙。房間裡面薰衣草的味道重的駭人,硬要講成是熏香或是香水的氣味的話,以尤里的口吻來說就是,去騙鬼吧!

      「尤拉… …」神色倉皇的勇利把自己的額頭貼在尤里的額上量體溫,根本不需要溫度計也能確定尤里正在發燒。豆大的汗水從他別緻的臉蛋滑落,強忍著侵蝕身體和理智的不適,就連一聲也沒有哀出聲。

      經歷過同樣感受的勇利比尤里更清楚他的身體怎麼了。

      要叫醫生嗎?不對… …叫奧塔別克會來才是最好的做法。勇利暗忖、迅速做出判斷。他溫聲地對尤里說:「放心,只要奧塔別克回來就會沒事了。」

      「維恰!快點打電話給奧塔別克,請他立刻回來,絕對不能拖。」衝到門口這麼說,眼淚在勇利的眼眶打轉。他會被這自己當弟弟珍惜的孩子給嚇死,怎麼偏偏在這種時候?!唯一能慶幸的一件事就是奧塔別克就在附近。

      勇利自己用過抑制的方法,直到維克多開始追求他,強制停下他的藥物。

      維克多不可能聞不到尤里身上散發的濃烈氣味,加上勇利慌亂的神色語氣,他就是站在門口也能知道事態緊急。

      「沒用的… …奧塔別克的手機… …在我這裡。」平時精神奕奕的尤里,此時連說話都有氣無力。

      勇利的心情和臉色又是一沉… …如果讓維克多去會場找奧塔別克肯定比較快,他又能照顧著尤里。但是要是現在有其他Alpha靠近,以他的體能保護不了尤里。顯然只能選擇另一個方案。

      「維恰,我去找奧塔別克回來。你顧著門,不要讓任何人進去!回來再獎勵你」勇利拽著維克多的袖子說。他家靈魂伴侶Alpha可不會受到其他Omega影響,何況對方還是尤里。

      更重要的理由是,維克多身為一個精神力和體能都超強Alpha,再加上勇利的這麼一句話和獎勵的誘惑,戰鬥力瞬間提升好幾個檔次。因此驚慌的奧塔別克和勇利趕回來,看到地上躺平好幾個被維克多撂倒的Alpha,完完全全不感到訝異。

      「尤里,我回來了。」奧塔別克靠在床鋪旁邊,大手溫誠地撫著愛人發燙的臉頰。

      尤里的視線是模糊的,但他看的見奧塔別克眼裡是深不見底的自責。已對奧塔別克的了解,不用想也知道他一直想著要是剛剛自己別管什麼禮貌,留在這裡就好了,正自責沒有察覺自己不舒服的原因,沒有照顧好自己。尤里寧可看見奧塔別克的眼中是情慾,而是這樣壓抑著自己。

      「太慢了,笨蛋… …」好強的尤里此時沒有發脾氣的力氣,也沒有任何餘裕去為奧塔別克消除愧疚「快點…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點… ..彌補我,我的Alpha。」

      在尤里的資訊素下本來就幾乎不能維持理智的奧塔別克不再克制地吻上尤里的唇。

      這享受彼此之間溫存的一夜,注定整夜笙歌、滿室旖旎。 

评论(16)

热度(142)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