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十一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第三曲  第四曲  第五曲  第六曲  第七曲  第八曲 第九曲  第十曲

討厭的違規字眼... ...好嚴格QAQ那件事小芭會想辦法的><

但是故事先繼續~

以下。


第十一曲:念

 

      我過去的勝利,是用二十多年來拋棄「Life」和「Love」換來的。但是當我遠離了滑冰,是勇利將這兩樣重新放回我的生命之中。我才明白真正的勝利應有的姿態是什麼。

——維克多

 

~X~X~

 

      奧塔別克和尤里在巴塞隆納多逗留了一個多星期,原因不外乎就是尤里特殊的身體狀況,還有之後的大肆休息。

      至於維克多和勇利,掛念著他們的兩個寶貝兒,在把尤里交給奧塔別克照顧後,預計短時間之內也見不了面,就先一步回到長谷津。

      維克多和勇利回到長谷津的那一天,正巧是聖誕節,也是維克多的生日。

      回到經營溫泉的勇利老家,維克多很驚喜的發現在長谷津的勝生一家為自己準備了生日會。已經跨越三十大關的維克多,還是個大男孩樣,開心得不得了。

      這個家族團聚的節日,同時是屬於自己的日子,維克多在生命的頭二十七個年頭裡,並未體驗過它的意義。

      勇利出現在他生命裡扭轉了這一切。二十八歲那年,第一次有勇利為他慶祝生日,二十九歲那年是結婚後第一次慶祝,三十歲時勇利拉著尤里、雅可夫在冰場給他辦慶祝會,今年三十一歲的他第一次和勝生一家以及自己的孩子們一起慶祝。

      這些都成了維克多心中值得紀念的回憶。

      受到爸爸的情緒感染,克拉拉和瓦列里明顯也比平時更有朝氣,成天笑呵呵的。

      說起克拉拉和瓦列里,有件勇利凝念很久的事情,該是下決定的時候了。

 

      在完全標記後,對奧塔別克和尤里來說最大的改變就是他們能夠共享彼此的記憶、情緒、意念。

      奧塔別克對於讓尤里知道自己的一切是毫不在意,他就是一名坦蕩蕩的正人君子,行的正坐的端,心裡頭除了對尤里的執念之外沒什麼邪念。再說他早就把自己的一切連同最不為人知的部分都攤明在尤里面前了。

      尤里大抵來說也是,除了一點之外,就是他那不良少年的性子。他在奧塔別克面前收斂非常多,也鮮少對奧塔別克動氣。想到自己的本性就著麼被奧塔別克知道,想來就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躲一下。

      尤里正覺得懊惱,奧塔別克就摟著他,淡然說道:「尤里的任何樣子我都喜歡,像不良少年也很可愛。」

      被這番話逗紅臉的尤里,輕捶著奧塔別克的胸前:「你在說什麼啊!笨蛋!」

      尤里那點力道打在奧塔別克厚實的胸膛上不過就是打情罵俏。見到尤里如此可愛的反應,奧塔別克滿足地笑了出來,眼神中的寵溺更是加深了幾分。尤里的一切,不管是優點還是缺點,他都沒有一絲討厭的想法。

      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之後,因為沒有碰上冬季奧運,到三月的世界錦標賽又還有些時日,所以雅可夫同意讓尤里再休息一段時間。延長了假期的奧塔別克和尤里決定告別留有眾多回憶、令他們眷念的巴塞隆納,前往日本的長谷津,給那個利用編舞為他們準備了天大驚喜的維克多也來個預料之外的祝賀。

      在飛機上,奧塔別克找到了打發時間的方式,綁尤里的頭髮。

      生得一張作為男兒可說是清秀又不失帥氣、作為女孩就是兼具秀麗與英氣的臉龐,尤里對於頭髮的長度一向都不是那麼在意。或著該說,長一些會讓自己顯得更美麗,他算是喜歡這個樣子。

      三年前,勇利為了想要維克多少年時那樣的長髮,下了決心後一次也沒有再剪過頭髮。尤里也就跟著一起留長到現在。勇利的頭髮現在大約是到肩膀下方一些,而原本頭髮就長了點、生長速度也快得多的尤里,現在髮長已經到了逼近腰際。

      以前尤里只有在練習時會紮馬尾,比賽時會有莉莉亞幫他綁辮子。頭髮長了以後,怎樣讓一頭長髮成為美麗的裝飾,就成了他閒暇時研究的事物之一。

      喜愛尤里一切的奧塔別克肯定是對尤里的頭髮要長要短沒有太多意見,不過既然一頭長髮都在眼前了,寵愛尤里的他一個念想,也開始幫尤里研究起綁頭髮這件事。

      最開始的時候,奧塔別克的手可笨拙的要命。但在交往之後,替尤里綁頭髮的機會增加了,技巧甚至漸漸超越尤里本人。

      說出來搞不好會驚呆一大票粉絲,尤里在前幾天的自由滑,那個超級複雜的髮型就是奧塔別克替他綁的。

      如果說綁頭髮是屬於他們之間一種親暱示愛的舉動,兩人絕對不會否認。

 

      抵達長谷津,尤里拽著奧塔別克直奔西郡家經營的冰堡,果然如他的猜測在那裡捕捉到正在滑冰的維克多和勇利。

      「是王子殿下還有騎士大人!!」

      冰場的旁邊傳來女孩們的尖叫聲。尤里認得她們三個人的聲音。

      他看過去,那裡正是西郡家的三胞胎,還有被她們抱著逗弄的尼基福羅夫雙胞胎。剛剛滿月的克拉拉和瓦列里臉色比尤里上次見到時更紅潤,也更愛笑,讓周圍的親戚好友們都喜愛極了。

      尤里的注意力一下就被這兩個小傢伙搶走,流譜大方地邀請尤里把她懷裡克拉拉抱過去。

      記得做爸爸的維克多答應過自己可以抱抱這兩個寶寶,尤里便不客氣地學著流譜的動作抱起克拉拉。克拉拉的五官比一個月前更像女兒節娃娃了,但一雙水靈的瞳仁是維克多的湛藍色。

      克拉拉睜大那對藍色大眼,衝著尤里傻笑,又用肉嘟嘟的小手想要碰觸尤里的臉。尤里覺得懷中的克拉拉怎麼看怎麼可愛,他覺得除非是奧塔別克和自己的孩子出生,否則自己絕不會有比現在更喜歡孩子的時候了。

      勇利滑近空挧流,把瓦列里也抱過來。這時他注意到杵在尤里身旁,愣愣、默默看著尤里抱著孩子的奧塔別克。

        很多時候維克多和勇利靠眼神就可以理解彼此的意思,像現在他們對看了一會,勇利就知道維克多同意他讓奧塔別克抱抱瓦列里。他接著便開口問:「奧塔別克要不要抱抱瓦列里呢?」

        奧塔別克露出了訝異的表情,但很快就平靜了。他從勇利懷中接過瓦列里,微微笑說:「謝謝。」

        抱著克拉拉和瓦列里,勾起了尤里的渴念。總有一天,他要和奧塔別克有孩子,最好和這對雙胞胎性別相反,把這對可愛的雙胞胎都變成自家人。懷中的寶寶軟呼呼的,讓奧塔別克也升起了相同的念頭。

      尤里逗著克拉拉玩了一陣子,然後問起一個隨性跳進腦中的想法:「炸豬排,你們打算讓這兩個孩子怎麼稱呼你們?是爸爸、爹地?不會用父親這個詞吧?」

      被尤里提起稱呼這件事,勇利維持著那暖人心窩的笑容:「都不是喔!我打算讓孩子們叫我媽媽!」

      說到最後兩個字,不好意思起來的勇利用手指繞了繞自己的中長髮。

      「欸?!欸欸欸???」

      尤里真的嚇到腦子停機了一下,奧塔別克也感到驚詫而抬了抬眉毛。

      一般來說雙親同為男性時,通常會讓孩子稱Omega的一方為爸爸,Alpha一方為爹地,少數比較傳統的家庭則會稱為父親。類似地同為女性時,Omega一方是媽媽,Alpha一方是媽咪或是母親。

      像勇利這樣讓孩子稱自己為媽媽的男性Omega算是極少數。

      「所以笨蛋維克多?」

      「就是爸爸啊!」

      訝異只是最開始的直覺反應。尤里仔細想來,總是包容著周圍的人,包括維克多和他,老是在退讓,敏感又體貼的勇利還說不定真的很適合這樣的稱呼方式。最初見到勇利時他臉上有著不合年齡、小男孩的清秀,現在外表稍微跟上年齡一點,頭髮又長了,意外地有種柔媚、慈愛的氣質。

      「勇利告訴我的時候,連我都嚇到了。」剛剛都沒有搭話的維克多滑到勇利身後牽起他的手「不過他說這是為了克拉拉。」

      勇利接著解釋:「克拉拉是女孩子,我想要讓她有個可以學習的對象。怎麼說呢?雖然我就是我,但是當媽媽好像可以和女兒更親近。」

      果然,有家庭和孩子是件很棒的事,但是自己也能夠像炸豬排勇利那樣為了家人、孩子犧牲嗎?尤里在心中反覆思念、衡量這件事。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他會,只是他對自己還沒有足夠的自信。

 

      勇利的家人都很熱情的招呼尤里和奧塔別克。他們還有溫泉的員工全看了他們兩在賽場上精彩絕倫的演出,還有賽後如詩如畫的表演滑。不少員工還從此成了奧塔別克的粉絲,只提到奧塔別克是因為他們本來就全是尤里的粉絲。

      奧塔別克雖然木訥少言,但卻非常懂禮貌,進退得宜。再尤里的祖父之後,他又因此得到勝生一家的大大讚賞。

      寬子媽媽更直說尤里找到了很棒的伴侶。

      晚上享受了久違的溫泉後,尤里頑皮地拿了熱騰騰的煮雞蛋就往奧塔別克的臉貼上去。

      趁人不備貼上來的高溫,令奧塔別克直覺地閃了開來,微微皺了眉頭:「那是什麼?」

      「溫泉蛋啊!是寬子阿姨給我的。這個可是這裡第二名的美食喔!第一名當然是炸豬排飯。」尤里說著,邊在奧塔別克身側並肩坐下。他替奧塔別克剝掉了蛋殼才遞給他「我很喜歡裡面吃起來甜甜的感覺。」

      奧塔別克沒用手去接,張口就朝尤里手中的溫泉蛋咬了一口。剛煮好的蛋滑嫩的蛋黃燙到了舌頭,讓他做了個怪表情,同時腦中閃過一個歪念。

      「還好嗎?」尤里擔心的問,他以前也被燙過一次,記得那有多痛。

      「你看看吧!」奧塔別克說完,認真張開嘴要尤里檢查。

      尤里順著他湊過去一看,佔有慾越來越強、越來越狡猾的奧塔別克逮住機會吻了下去。

      微甜的蛋黃味在兩人唇舌間漫延,但更甜的是兩人之間的愛戀。

 

评论(7)

热度(127)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