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全世界【第十二曲】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三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 序曲  第一曲  第二曲  第三曲  第四曲  第五曲  第六曲  第七曲  第八曲 第九曲  第十曲  第十一曲

到這裡可以說是故事第一部分結束,所以還有第二~

可以寫到這裡小芭自己也很訝異,憑著只有奧塔別克一句:「你是我的全世界。」和成對自由滑兩個點子寫到現在XD

然後維克多和勇利又神隱了。><

這篇全糖,請留意刷牙哦(笑

以下。

第十二曲:安

 

      勇利的花香是櫻花,花語是純潔與一生一是只愛你,就如他和維克多之間的婚誓。能夠當時才也能當藥物的櫻花的作用是滋潤,猶如他的人帶給維克多的感受。

 

      尤里的花香是薰衣草,花語是等待愛情和魂牽夢縈,正如他和奧塔別克之間的牽絆。原本作用是安神的薰衣草也有提神的作用,恍如他的存在對奧塔別克的影響。

 

~X~X~

 

      「早安啊!尤拉。」

      在長谷津的烏托邦勝生住下的第二天清晨,尤里起床時就對上戀人黑曜石般的眼瞳。

      「早安,貝克。」貪戀地鑽進奧塔別克懷裡。

      尤里已經習慣了有奧塔別克在的早晨。

      尤里不是一個害怕獨睡的人,但從他會讓愛貓跟自己同床共枕這件事情來看,心底裡害怕孤獨的俄羅斯妖精喜歡身旁有其他人的體溫。

      話是這麼說,但也不是誰都行。祖父?絕對沒問題;雅可夫?想著都可怕… …;莉莉亞?這就饒了他吧!……;米拉?年幼時好像有過一次,但是絕對沒有下次了;格奧爾基?天啊!這麼可怕的想法你居然問的出口???… …;維克多?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宇宙滅亡都不可能的選項;炸豬排勇利?這還能接受,如果帶上兩個寶寶就更好了;奧塔別克?идеальный(完美)!!

      他們之間的戀愛,在結婚之前注定聚少離多。尤里的心底裡隱隱懼怕著,從巴塞隆納到現在的長谷津,他每晚能夠在奧塔別克寬闊的臂膀中安睡,早晨在他的注視下醒來。等假期結束,他還有辦法回到原來的生活嗎?自己一個人也能安然入睡嗎?

      尤里現在再微小的情緒變化奧塔別克都能接收到。他在內心長嘆一口氣,他能安撫尤里,能給他自己不會變心的無數證明,能在他身上反覆留下自己的印記,卻還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對一位Alpha來說,特別是像奧塔別克和維克多這種保護慾極強的Alpha,沒什麼比不能守護自己的Omega,或是看著自己的伴侶在自己面前悶悶不樂、缺乏安全感的模樣更受傷的事了。

      要和尤里隨時在一起,最快速直接的方法就是兩人在同一個冰場受訓,住在一起。

      其中一個人改換教練和訓練場地。只要他們都還沒有退役,這就是必定要面對的事。

      在奧塔別克心中這件事是沒得商量的,由他來換。他不想要讓尤里離開熟習的聖彼得堡,也無法想要尤里不由雅可夫和莉莉亞來指導的畫面,維克多的代理除外。況且他也瞞著尤里在聖彼得堡找到教練了。

      現在眼前就是一個時間問題。他和原本的教練簽的約還有一年,最快要到下一個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後他才能換教練。

      這只是第一步。然後他要在聖彼得堡安家立業,把尤里娶進門,給他安穩的生活才是最終目的。

      眼下,他依舊只能選擇暫時性安撫尤里。

      雖然尤里隨時都可能會發現,但他打算能拖就拖,不要那麼早告訴尤里他決定自己要換教練,要搬到聖彼得堡的事。

      一方面是擔心事情在這一年出了什麼岔子,一方面也是不想尤里因為自己單方面下決定而自責。

      憐愛地撫著尤里的臉頰:「我幫你把頭髮綁起來,我們去吃早飯吧!」

      「嗯!」尤里最近常常學著奧塔別克的答話方式。

      看著模仿自己的愛人,奧塔別克輕輕一笑。他的手法俐落,很快地隨興散落的金色瀑布已經化成兩個麻花辮,然後穩穩地紮緊在尤里的後腦,只留下小小一搓頭髮,像短短馬尾在後腦晃著。

 

      尤里在吃早餐時發覺自己是最晚起床的,這一點讓他小小地不悅了一下。這份不悅的對象是自己,所以尤里什麼都沒有表示。想到面前忙進忙出的員工們以及勝生一家起床時,自己還不知道睡到哪裡去呢?尤里就覺得自己實在是怠惰了。

      奧塔別克肯定不會主動說起,自己為了看著尤里那傾國的睡顏,把鬧鐘按掉,盯著尤里看了一個小時左右的事。

      為了分散戀人對晚起這件事的注意力,奧塔別克起了玩心,筷子一放就對著尤里說:「餵我。」

      尤里覺得因為這麼兩個字就能心跳漏跳一拍的自己也真是神奇。

      餵食這種事不是頭一遭,但是現在可是在旅館地公共空間裡,隨時都會有人經過。桀傲的尤里既難以拉下臉在公開場合這麼做,又對奧塔別克滿心期待的眼神沒轍。

      兩種聲音在心中糾結了幾秒,尤里決定豁出去了,夾起寬子媽媽特別準備的甜味煎蛋捲就送到奧塔別克嘴邊。只見奧塔別克慢條斯理的吃下那口煎蛋捲,然後……他居然含住筷子!!擺明著要炫耀的模樣。

      尤里氣到了,心一橫放了手,就讓奧塔別克自己這樣咬著筷子,那蠢樣讓尤里笑出聲來,心想: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玩這種把戲!

      奧塔別克對尤里鬧小情緒的做法大氣都不動一下,從容地用手拿出口中的筷子,夾起盤子中另一塊煎蛋捲:「換我餵你。」

      一抹夢幻的笑,害尤里又把奧塔別克和那半狼騎士的形象重疊了。

      平常不笑就已經夠讓他著迷的了,現在這麼一笑,尤裡還能有多少抵抗力?!一張臉桃子似的透紅,閉上眼彆扭地湊過去。眼不見為淨,其他人到底見到沒有,什麼反應都不干他的事了。

      全世界就尤里最清楚,奧塔別克安分守己的外袍下就是一隻餓狼,對他能安什麼正經的心眼。要是連尤里都沒有想到這件事還有誰會想到?

      果不其然,看著尤里閉上眼,微翹的上睫毛緊貼著同樣纖長的下睫毛,奧塔別克腦子一靈光,放下了筷子。

      閉著眼的尤里確實有吃到煎蛋捲,但他很快就發現事情不對勁了。咬了幾口後,他驚覺有另一個溫度靠近自己。尤里猛然睜開眼時已經來不及了,這個奧塔別克竟是用嘴餵他。奧塔別克把最後一口煎蛋捲送進他嘴裡,接著那尤里已經嘗過無數次的溫熱跟著貼上來。

      狡猾!尤里在心裡罵著正面不改色吻著自己的傢伙。不對,紅霞也悄悄爬上了奧塔別克的臉和耳後,這般親暱的舉動他自己也是感到羞澀。尤里覺得好氣又好笑:害羞就別給我玩啊!

      想歸想,他迅速吞下口中的食物。奧塔別克見狀立刻探進他整齊的貝齒後方,撩起尤里軟嫩的舌求歡著。

      尤里篤定自己未來會後悔自己把伴侶的膽子越慣越大。

      但在意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管他是餓狼、猛獸還是變態,他這輩子都只愛這個人了。依戀那唯獨奧塔別克才能給自己的安定感。

 

      奧塔別克跟著尤里來到長谷津的一處海邊。

      十二月底的長谷津雖然寒冷,但生長在寒帶的尤里沒有多大感覺,依舊一件虎頭花紋上衣配上皮製外套就出門了。才看到海,天起著陣陣冷風,奧塔別克對尤里身上極少的衣物便有了意見。

      換作是以前的尤里,準會對奧塔別克往自己身上添衣服的行動滿有意見。然而現在,他學會溫順的接受奧塔別克為自己圍上圍巾。

      這個海邊,最早是勇利帶他來的。當初他追到日本來要把維克多搶回去,被迫和勇利一起跑步的時候,中途休息的地方。

      身邊的人換了,景色和氛圍就完全不一樣了。

      和奧塔別克一起看著那藍灰色的海,一陣一陣拍打岸面的浪花,帶給尤里說不出的安神作用。

      兩人牽手多半是奧塔別克主動的,尤里就是順從著。

      這一回尤里主動牽起奧塔別克的手,當然奧塔別克的反應是把兩人的手變化成十指緊扣的狀態。

      他總是為尤里的主動感到驚喜,但卻也知道尤里會主動很多時候是出於他在不安。今天就是其一,這件事情奧塔別克一早就清楚察覺了。

      現在打道回旅館,把標記那一段重演一遍很有吸引力,卻絕不是個好辦法。先暫且享受兩個人的時光,今天一天下來必定會想出暫時安撫尤里的心的辦法。

      尤里的目光注視的是海與盤旋的海鷗,而奧塔別克焦點卻直有尤里。他想起了他們身上都有的一樣東西。

      「尤拉。」奧塔別克溫聲呼喚愛侶的名字。

      「怎麼了?」尤里轉過頭,等著他的是奧塔別克異常認真的神情「貝克?表情那麼嚴肅是?」

      奧塔別克又發動了他的動作代替言語,他單膝跪在尤里面前,像是對王子宣誓的騎士。他拉起尤里的右手,吻在空無一物的無名指上,和平時那種極度上火的吻不同,像是小鳥在啄那般,卻足夠尤里覺得手和臉都在發熱。

      尤里快失去耐性時,奧塔別克才開口:「等我,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安穩的家,到時候這裡再讓我為你戴上戒指吧!」

      既是第三次的告白又是求婚的預告,讓尤里差點一個好字都說不出來眼淚就先不爭氣掉下來。他的Alpha可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奧塔別克可不是那種光會說漂亮的類型,他敢對自已說出這樣的話,就一定有把握為自己做到。

      尤里俯身,在奧塔別克耳邊說:「好。」

      只用一個答應的字眼,就足夠換來這不擅長表達的戀人過大的反應。被奧塔別克抱起轉圈的尤里,只能抱緊他的脖子,將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他身上。

      好吧!他深信有奧塔別克這樣的保證,他可是足以與他相襯的堅強,一定能等到那一天!

 

评论(8)

热度(117)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