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維勇/奧尤】【ABO】全世界【孩子番外四】關於我家媽媽的這些事和我的心事。

#原作二十多年後設定。ABO設定,私設定多到不用說了><

#維克多和勇利已經結婚,有孩子設定。奧塔別克和尤里一樣結婚已有孩子設定。

以下,雙胞胎中的女孩子的視角。

五官像勇利,頭髮眼睛顏色和維克多一樣,

個性有自己的特色也有向維克多的地方,外表霸道、內心溫柔的Alpha。

話說四個人中寫的最有趣的是寬迪克,寫的最有愛的是瓦列里,寫的最順的是崑蘇絲露,寫的最頭疼就是克拉拉。

明天會開始寫正篇第二部分~

前篇:番外篇一  番外篇二 番外篇三

以下。

(四)關於我家媽媽的這些事和我的心事。

 

      我的名字叫克拉拉•維克多奧夫娜•尼基福洛娃。一個很長卻令人驕傲的名字,標明我是那位冰上帝王維克多•尼基福羅夫的女兒。不辜負父母的名聲,我從十六歲開始已經在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及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青年組奪下四面女子單人滑金牌。另外還有在成年組的多面雙人滑金牌,和我弟弟瓦列里•維克多利維奇•尼基福羅夫一起。

      雖然在轉戰成年組時,先各自出賽單人比賽,但事實上利用雙胞胎之間的默契和媽媽教導的芭蕾動作來完成的華麗雙人滑才是我們從小訓練的項目。

      說來好笑,出賽少年組的時候,我們都還沒有分化,不論是托舉還是拋跳的動作都是由身為男性的瓦列里負責將我舉起。但是分化之後再次挑戰雙人滑,卻因為AO性別,改為由Alpha的我將Omega的瓦列里舉起。最剛開始還真是哭笑不得,但靠著雙子的優勢總算度過難關。

      我們也在世界錦標賽挑戰過冰舞。為了那一次,尤里叔叔還特意請了自己的恩師來指導我們華爾滋動作。天曉得那老巫……老太太怎麼能這麼嚴格啊!不過因為這麼一折騰,金牌順利到手。

 

      我家的Omega媽媽勇利•尼基福羅夫其實是男性。除了媽媽之外,我真沒有碰過其他男性Omega讓孩子稱自己是媽媽。同學們多半是稱爸爸或父親,寬迪克和崑蘇絲露則是稱尤里叔叔是爸比。

      尤里叔叔說,媽媽會選擇這樣的稱呼是因為想要更親近身為女兒的我,但是就結果來看,最黏著媽媽的人是瓦列里。

      瓦列里從小就是愛哭鬼。雖然我家爸爸太生氣或是太開心都會哭,媽媽也很脆弱很容易掉淚躲在爸爸懷裡哭,但絕對沒有瓦列里那個在冰上跌倒都要哭鼻子的傢伙誇張。

      但是我並不會討厭像極了媽媽的瓦列里,就像深愛著媽媽的爸爸,我也珍視這個弟弟。再說雙生的我們應該到其中一方結婚之前都是最親近的人。

      回頭來說說我家媽媽。

      有件爸爸媽媽都不告訴我們的事,我也沒有告訴瓦列里,省得他又哭一場。這一樣是尤里叔叔告訴我的,當初就是因為生了我們,爸爸媽媽都退了役。和轉任教練的爸爸不同,媽媽更是為了照顧我們,除了和爸爸一起指導我們的時候以外,鮮少回到他深愛的冰場上。

      從出生之前,我們就收到了爸爸媽媽龐大的愛。

      所以我一直想著我能為爸爸媽媽做什麼。超弱小的瓦列里我就不期待了,至少我要做些什麼。不斷得獎,一次都不讓爸爸媽媽丟臉是其中一個方法,但我仍在思考其他做法。

      媽媽為我們付出的遠不只這樣。

      兒時的記憶裡滿是媽媽萬般疼愛、包容我們的模樣。他總是輪著握著我和瓦列里的手,教我們指著書認字、教我們畫畫、教我們用模型押出餅乾的形狀、教我們做這個做那個……

      因為種族和性別,媽媽的手比爸爸小得多,但是在被握著我們的眼中卻大的令人安心的難以言喻。

      爸爸媽媽都很少生氣。我們做錯了事,他們耐著性子講道理;我們做的好、進步了,他們稱讚我們。

      記憶中有一次我和瓦列里吵架,結果制止我們的媽媽和瓦列里本人都哭了。媽媽一邊掉淚一邊說:『再吵下去打起來怎麼辦,打起來的話可是會受傷的……』

      看著他們哭,我也幾乎掉下眼淚,淚水在眼眶打轉著。

      爸爸回來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慌張了。一下子忙著抱著媽媽替他擦眼淚,一下子又要把哭的一蹋糊塗瓦列里抱進懷裡,一下子又發現連我都在哭趕緊伸手把我也拉過去。

      那天起,我再也不跟瓦列里吵架了。

      如果有人問,為什麼我們很少被管教,卻不至於變壞呢?那絕對是因為我們有個如此溫暖、柔軟的媽媽的緣故。

 

      雖然為了我們願意做出了犧牲,但媽媽他其實很依賴著爸爸,到了分都分不開的程度。

      我們家的爸爸媽媽,是早安、晚安、出門、回來、睡前……還有任何突然想到的時候都要親吻的那種甜甜蜜蜜、難分難捨的程度。在家在我們面前也就罷了,但偏偏他們從以前就是那種在外面也可以目空一切,閃瞎別人眼睛、閃裂墨鏡大方示愛的那一種。

      想想看,我和瓦列里剛剛拿到金牌。記者拿著麥克風走過來,問的不是我們的感言,而是問瓦列里:『你對你家雙親常常在公開場合大膽示愛有什麼想法?』

      瓦列里都慌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了,我只好把記者拖到旁邊「封口」。

      統計起來,百分之九十五主動的人都是爸爸,我家爸爸就是一個隨時都想要、隨時都準備好把媽媽撲倒吃掉的大變態。本性害羞的媽媽卻總是迎合著爸爸,配合他的節奏。

      情話綿綿的爸爸說因為媽媽的出現,他才學會真正的生活和愛。爸爸看似頑皮的表情下,他的每一句情話都是無比認真。

      要是說實際支撐這個家、擋風遮雨的是爸爸,在精神方面支撐家人、給予力量的就是媽媽。

      所以就算我家爸爸媽媽多麼惹眼誇張,我們也不會想要制止他們。

 

      最近我有一點心事。

      我喜歡上一個和媽媽一樣愛笑、溫柔的女孩子,但是她不太愛說話,害我有點弄不清她喜歡什麼。最糟糕的是……她還沒有分化,我到底能不能跟她在一起還不知道呢!

      我會喜歡這種感覺的女孩子,肯定是受媽媽的影響。

      但是我能夠正常的喜歡一個人,就是受了爸爸保護。幾年前一心想要贏的我,把自己逼得很緊,用爸爸的說法就是失去了兩個「L」,「Live」和「Love」。但是爸爸及時制止了我,他不要我像年輕時候的他。

      至少我可以在其他地方像爸爸。

      爸爸媽媽交往之前,爸爸就喜歡做出一些親暱舉動吸引媽媽的注意,還會要求一起洗澡一起睡之類的,想看媽媽害羞的模樣。關於這件事尤里叔叔說有可能是媽媽更早之前某次酒後亂性的舉動造成的後遺症。

      說到這裡,為了避免我們和媽媽一樣,我們家是禁酒的。理論上除了爸爸,其他人都不能喝。不過,因為聽說俄羅斯人多半愛喝酒才會造成壽命較短,為了陪伴數據資料顯示可以活很長的日本籍媽媽,爸爸也差不多沒有碰過酒了。

      回到原本的話題,我也學著爸爸,偶爾就和自己喜歡的人靠在一起,或是把她抱在懷裡讀日文漫畫書、輕小說給她聽,她倒不像媽媽一開始那樣老是被爸爸嚇到,就很坦然地接受了。

      題外話,我家爸爸媽媽從我有記憶以來就都是一起洗澡。

 

      不管是小時候還是長大,我都喜歡看爸爸媽媽親暱的樣子,那時候的爸爸媽媽臉上的笑容都是最好看的,美得如詩如畫,美得羨煞天上人間所有的伴侶。

      我更喜歡爸爸媽媽除了擁抱彼此,更會把我和瓦列里抱在中間,讓全世界都曉得這對舉世聞名的伴侶,愛對方也愛著生做他們寶貝的我和瓦列里。

 

评论(4)

热度(163)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