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序幕】

#這一篇是【全世界】的續篇。前篇:全世界

主要設定如下: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原著五年後時間設定。

#奧尤交往同居中設定,維勇已結婚有一對雙胞胎孩子設定。

#ABO設定,奧A尤O,維A勇O。

#維勇育兒可能很多,奧尤R18情節一定還有。

#私設定多到滿出來,也許OOC。

#絕對HE,大甜文,大概不會虐。

沒有問題的話,以下。

序幕

 

      尤里•普利謝茨基覺得自己這一生裡,生日的前後總會發生大事,整個世界跟著變得不一樣。

      比如他開始學滑冰,比如他失去父母,比如他被雅可夫認可,比如他第一次在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少年組得到金牌,比如雅可夫說他可以參加成人組的比賽,比如說他的分化和奧塔別克的告白,又比如奧塔別克現在神秘兮兮帶著他去一個地方。

 

      事情要從這一天的稍早開始說起。

      奧塔別克來家裡接他的時候,尤里就覺得事情不太對勁了。交往之後,奧塔別克來到聖彼得堡就會住在他租的小公寓裡,他總會帶著大約一個星期的行李,而今天他身上卻只有一個背包。

      「貝克,你的行李呢?」尤里困惑的歪了下頭。

      「路上遇到了維克多前… …維克多,寄放在他那了。他說晚點開車幫我帶來。」

      奧塔別克回答時顯得有些彆扭。但尤里認為那是這陣子維克多逼著奧塔別克改變過於尊敬多禮的尊稱造成的,便沒有深究。

      「今天去哪裡呢?」尤里鎖了門,轉身又問。

      其實這兩年來,聖彼得堡能去的地方都去了,不過整天窩在公寓裡實在太過頹廢,試過幾次後便覺得不適合他們。再說,對奧塔別克和尤里來講,重要的是在彼此身邊,而不是去哪裡。

      「你猜。」奧塔別克不顯眼地壞笑了一下。

      「懶得猜,跟你走就好。」尤里像奧塔別克伸出手,他看得出來奧塔別克今天心情特別好。

      「嗯。」奧塔別克牽起尤里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這天的行程算是平凡,電影、逛街、滑冰。尤里實在看不出奧塔別克到底為什麼會心情特別好。他沒可能猜錯奧塔別克的情緒,肯定有什麼好事才會讓今天得奧塔別克變得特別頑皮。

      難道是來見自己之前發生的?那為什麼沒有告訴他?是維克多說了什麼嗎?尤里想不透,好奇得不得了。

      「尤拉,在想什麼?」奧塔別克撥開尤里遮住右眼的劉海,吸引他的注意。

      「覺得你今天心情特別好啊,貝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尤里索性直接開口問他。

      「秘密。你晚一點就會知道了。」奧塔別克牽著尤里的手繼續走在聖彼得堡的街頭。

      這塊除了對自己說情話,能省字就省字,能不開口就不開口大木頭居然吹起了口哨,這實在太玄幻了!尤里覺得今天要不是會發生什麼大事就是奧塔別克真的腦子不清醒了!

 

      奧塔別克這回當然是為了尤里的生日來聖彼得堡,事實上他也準備了一個特大的驚喜給尤里。這一回不同於過去的兩份生日禮物,也不像任何一個以節日為理由送出的禮物。

      其實奧塔別克的每個禮物都是投尤里所好,花盡心思的禮物。

      像是交往那年生日最初送的獅子玩偶跟後來的貓眼石戒指,像是那一年聖誕節送的是一頂老虎頭的安全帽,雖然不騎機車的尤里後來把它直接留在奧塔別克的機車裡。還有像是去年尤里生日他買的成對虎斑外套,像是第二個白色情人節送的和尤里養的喜馬拉雅貓很像的背包,或像是聽勇利說七月七日也是情人節後送的豹紋行李箱。

      但今年的生日禮物遠遠勝過這一些,是奧塔別克花上一年以上的時間精心計畫準備的,他想給尤里一個最棒的驚喜。

 

      再次坐上奧塔別克的機車,尤里跟著他漸漸遠離了喧鬧的市區,往住宅區前進。

      完全信任奧塔別克的尤里顧著說話,一點異狀也沒有察覺。等尤里發現怪異時,奧塔別克早就騎往尤里家反方向很長一段距離。「喂喂!貝克,方向不對吧!」

      「繞去一個地方。」奧塔別克語氣一如往常,聽似沒有異狀。

      尤里不多做懷疑。但當奧塔別克在一個陌生的公寓前停下來時,尤里真的搞不清楚這個奧塔別克到底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貝克,這裡是?」

      奧塔別克的表情非常認真,一如他向尤里告白、追求尤里一樣。

      「貝克?」

      動作總先於言語的奧塔別克牽起了尤里的手,誠懇地說:「這是我的新家。搬來和我一起住吧,你願意嗎?還是不要?」

      尤里一下子回答不出來。他絕對沒可能不願意,他只是太激動了。他想像不出來奧塔別克究竟花了多少時間計劃這一切,但他能夠接收到奧塔別克這一切行動背後的情感,那巨大到足以將尤里整個人包覆的愛意。

      尤里開口想回答,但淚水先滑出眼眶。

      「尤拉?」沒有預想到會讓尤里掉淚的奧塔別克慌起來。

      「笨蛋!我怎麼可能說不要?」尤里踮起腳尖,環住奧塔別克的脖子。

      奧塔別克一手摟著尤里的腰,另一手按著尤里的後腦,深深的一吻。那是蜜糖的味道,甜膩的令人心醉;那是咖啡的味道,強烈的令人上癮;那是可可的味道,豐富的令人癡迷。

      奧塔別克,沒有花過多的時間在這個吻上,他迫不及待想讓尤里看看家裡面,他還有更多的驚喜要給他。

 

      奧塔別克從沒想過尤里會選拒絕的答案。

      這一點尤里一踏進屋子裡就明白了。豹紋的地毯、抱枕,搶眼的黃色和黑色的配色,這全部不是奧塔別克的風格,而是尤里的偏好。

      「我的天啊!你到底… …準備了多久?」尤里環顧四周,一時鎮靜不下來。

      「坐下來吧!我慢慢告訴你。」

      拉著尤里坐在柔軟的新沙發上,奧塔別克把豹紋的抱枕遞給尤里抱著。待坐在自己懷裡的尤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奧塔別克才開口。

      他解釋起自己從一年前開始在聖彼得堡找房子,連帶維克多和勇利幫著他尋找適合的物件和瞞著尤里的事都誠實交代了。最後選定了這間屋齡算新,雖然不大但整體乾淨順眼的公寓。

      然後他說了自己好幾次到聖彼得堡都是提前一天抵達,採買新家需要的家具、物品、電器,然後維克多幫他載來這裡。選定尤里喜歡的擺飾,勇利也幫了不少忙,平時看到尤里喜歡的東西還會幫著先買下來。然後隔天奧塔別克再假裝剛剛到達的樣子去尤里家。

      這次也一樣,他早了一天將最後的行李搬來這裡。

      聽完新居的事,尤里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你的訓練呢?別告訴我連你都打算退役!」

      奧塔別克摸著尤里滑順的頭髮:「放心,我只是換教練和訓練場地。」

      「咦?」

      「這個賽季開始,我的教練是維克多。」

      這下尤里更意外了。他知道維克多那傢伙有意思成為專職教練,卻沒想到他會收奧塔別克為學生。

      不管是維克多也好,雅可夫也好,其他教練都好。重點是,奧塔別克為他放下了一切搬來聖彼得堡,這一點就足夠讓尤里感動了。

      「太多了!你這次的生日給我太多的驚喜,會害我變貪心的!」尤里笑得幸福,拉過奧塔別克的手按著自己的臉頰上。沒有一絲贅肉的奧塔別克手指節分明,比尤里多出了一個指節得長度,骨感卻溫暖,尤里一向非常喜歡。

      「不管你變得多貪心,我都會滿足你。」奧塔別克一句認真的情話,下一句在尤里耳邊低聲說「不管在外面、在冰上、在家、或是在床上都一樣。」

      尤里羞紅了臉,裝出生氣得模樣:「奧塔別克!!!」

      曉得尤里根本沒生氣,奧塔別克沒有道歉,只是抱住尤里又問:「今天就住下來吧!好嗎?」

      「可是老子可沒帶衣服來啊!」

      衣服什麼才不是重點,不過就是剛被奧塔別克調戲,正害羞著。

      「幫你準備好了,我會不知道你的尺寸嗎?」

      那越發抱緊得雙手在告訴尤里,他不要尤里離開。尤里哪可能再拒絕呢?他就是跟定這個人一輩子了,早一天不是更好嗎?再說他也在期待被奧塔別克觸碰、擁抱、佔有。

      「吻我!吻我,我就不走了。」尤里反過來誘惑著奧塔別克。

      奧塔別克順著他。一把抱起尤里,換了姿勢把他壓在沙發上,一個纏綿的吻。這一夜還長的很。

 

评论(18)

热度(11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