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第一幕】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五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序幕

雖然這篇本來主題想寫「Know」,但到最後已經變成「Kiss」了(?

以下。

第一幕:If Only I Knew

 

我一生僅有一次,我擁有一個需要我的人,那個人我已渴求許久
就這一次,我毫無所懼,我可以前往生命引領的路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知道我無比堅強

——來自《一生一次》史蒂夫汪達

 

~X~X~

 

      「早安,尤拉。」

      尤里已經算不清自己是第幾次聽見奧塔別克這麼對自己說,但是這是第一次在他們兩人同居的家中,在兩人共同的臥室裡。

      這間臥室和客廳一樣,是按著尤里的喜好來佈置,不過在大型貓科的玩偶中,也理所當然地混進了奧塔別克喜歡的面癱熊玩偶。

      尤里覺得很不可思議,突然之間,他就可以一直和奧塔別克在一起嗎?

      好像突然間得到了什麼填滿心中空缺的一部分,卻又幸福的太飄飄然,好不真實,好像會突然像氣泡破掉,然後被迫清醒。

      奧塔別克伸過來輕撫著他臉頰的大手和緩緩流過的牧草香氣都在讓尤里知悉,這一切全是真實的。尤里湊過去縮進奧塔別克胸前,赤誠相見的肌膚傳來奧塔別克略為比尤里高的體溫,那是令尤里安心的溫度。

      自己最愛的人確實就在這裡,自己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尤里看見了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方才奧塔別克向自己伸過來的右手上也有一枚相同寶石、相似設計,卻稍顯粗曠的戒指。相較之下,尤里的戒指雖然並非女式,卻也顯得纖細的多,猶如尤里本人精巧而大氣。

      尤里憶起昨晚的歡愛之前,奧塔別克把戒指從自己脖子上摘下,重新替他戴在手上……

 

      昨晚在客廳裡,在那個他們兩難分難捨險些擦槍走火的吻後,奧塔別克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拉回自己的理智。

      有件事他一定要在今天午夜十二點一過就立刻完成。

      奧塔別克戀戀不捨地放開尤里,用最大的毅力轉頭看著時鐘。

      「11:59」!!他不禁捏把冷汗,差點就因為過火的慾望破壞計畫了。

      『貝克,幹嘛一直盯著鐘看?』不知道狀況的尤里硬是把奧塔別克的臉轉回來看著自己。

      這麼個小動作,害得奧塔別克剩下的大約二十秒只能在心裡戰戰兢兢地倒數。雖然淡定力驚人的奧塔別克依舊是平靜的表情,心裡卻正發慌著,他就是連一秒的誤差都不能容忍。為了給尤里最好的,這種時候奧塔別克總會對自己特別嚴格。

      為了預防這種情況發生而練習了很多次的奧塔別克並沒有算錯時間。時針分針秒針一齊指上午夜十二點,日期才換上三月一日,奧塔別克就抓緊這一秒:『生日快樂,尤拉。』

      尤里先愣了兩秒便耐不住笑出聲,眼前的奧塔別克實在太可愛了。『貝克,你剛才盯著鐘是在讀秒嗎?』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奧塔別克英俊的臉上還是飄過了一抹淡紅,以一種只有尤里才能看見知曉的程度。『我想要在你生日的第一秒鐘跟你說生日快樂。』

      奧塔別克的話換得尤里的一個大擁抱。這小小的用心,就能讓尤里再一次得知一個他熟知的事實:奧塔別克愛他,深深愛著他,勝過全世界任何人。

      尤里這一生並算不了順遂,但有兩件事讓尤里得知他並沒有被上蒼遺棄,反倒是在他十五歲以後的人生備受眷愛。一件事是他的滑冰天賦像是毫無上限地發揮,另一件就是奧塔別克對他毫不動搖、深刻入骨的愛。

      奧塔別克還有一樣要在今天完成的預定。

      尤里熟稔辨識奧塔別克情緒的技巧,他的眉宇之間每個抬動、落下、角度、曲線的改變,或是他眼睛張開的幅度,眼角揚起或者歛下,唇齒或張開、或閉合、或緊咬,嘴角上揚或下垂抑或抽動……任一小細節尤里都不會漏看。

      當奧塔別克有大動作時更不用說了。

      如果奧塔別克像個走錯時代的中古世紀騎士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結果竟是板著一張木頭臉說笑話,那百分之百是自己在作夢。

      因為奧塔別克每回出現這個舉動,都是有什麼大事要向他宣告。曉得這件事的尤里在沙發上坐正,挺直了自己的背,用一樣認真的態度回應著。

      奧塔別克出手解開他上衣的第一個扣子時,尤里僵直了身體,腦子也當機了幾秒,這動作可和奧塔別克現在稍嫌嚴肅的表情不搭啊!!

      尤里很快就得知,奧塔別克的用意在自己胸前的戒指。

      奧塔別克小心翼翼、畢恭畢敬地,就像是在對待一件藝術品,在對待他的王子殿下。尤里特別喜歡奧塔別克對待自己時這樣認真的神情,有這樣的神情又何必把每一句愛戀的強求轉化成言語呢?

      奧塔別克除掉了穿過戒指的鍊子,拉起尤里的右手,奧塔別克這終於動口:『尤拉,我的生命已經不能沒有你,我的生活你不能缺席。我的Omega,你願意一輩子留在我身邊,陪伴我,讓我保護你、照顧你、疼愛你嗎?』

      怦然的感覺,讓尤里衝動下近乎就這樣直接開口答應。但他慶幸自己還有理性聽完奧塔別克更加深摯的告白。其實那說的是一件尤里絕沒可能不知曉的事情,但簡單的三個字由奧塔別克親口說出,分量截然不同。

      『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愛你〔俄語〕),尤拉。』

      聽到這裡尤里的理性和耐性都要用完了,他恨不得現在就撲到奧塔別克身上,告訴他自己這份感動如何深印進心底最深處,自己又是怎樣深愛著他,愛到在他面前毫無保留。

      尤里仍屏氣凝神聽完奧塔別克的最後一句話。

      『ты выйдешь за меня? (你願意嫁給我嗎〔俄語〕?)尤拉。』

      這就是奧塔別克將戒指取下的真正用意。但這個想法只在尤里腦海中閃了一下,他的身體已經擅自動起來,按著心中的渴望抱住奧塔別克:『мен боламын(我願意〔哈薩克語〕)。』

      在奧塔別克為他在右手無名指戴上戒指的剎那,尤里心中一下子湧現了千言萬語。
多少想要回復奧塔別克的話,多少的言語,多少的愛意,尤里暫時都吞回去。他選了一個最直接的表達方式,主動親吻奧塔別克。

      他們之間的吻絕大部分都是奧塔別克主動,尤里至多就是主動開口要求奧塔別克吻他,或是留下令奧塔別克欲求不滿的輕巧一啄。這是第一次,尤里的小舌主動邀請奧塔別克的侵略。

      尤里輕輕舔著奧塔別克的唇,動作自然沒有奧塔別克那樣熟練,腦袋裡熱烘烘又亂哄哄地,但他盡其所能地不遺忘上下嘴唇的任何一處,用舌尖味蕾細心撫過。

      該死!貝克平時到底是怎麼做的?尤里在心中嘀咕起來,也小小埋怨著還不快點搶過主動權的奧塔別克。

      尤里的舌推開了奧塔別克的唇,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探進奧塔別克的口中。這一下他又沒了主張,想不出下一步的尤里,只好有一下沒一下的觸碰著奧塔別克的皓齒、牙齦、舌尖。

      不論結合多少次都依舊令自己渴求的戀人這樣生澀的動作,奧塔別克根本把持不住,一把名為『慾望』的火在他心裡燃燒。

      奧塔別克放棄先前讓尤里自由發揮的念頭,纏上尤里的軟舌,正式搶過主導權。

      奧塔別克掠奪著尤里口中每一分美好,加深這個原本就不輕的吻。

      尤里甜美的氣息傳了過來,每一道都是挑逗。奧塔別克順勢吸允起尤里口中的甜蜜,沿著交纏的舌,已經分不出口中的汁液究竟是屬於自己還是對方。

      轉為被動姿態的尤里回應著奧塔別克,雙手環抱他的頸子,就像是要把自己整個人都交出去,送入奧塔別克口中似的。

      氣息和資訊素的味道在兩人口中、周圍、以致整個客廳瀰漫混合。彷彿夏季大草原的味道,空曠的原野上,有著牧草的清香鮮甜。一回身,背後是整片的薰衣草花田,舒心的芬芳。

      呼吸先開始急促的總是尤里,身為運動員的他熟練地用鼻子吸氣、嘴巴呼氣,卻仍跟不上奧塔別克掠奪的節奏。

      直到兩人生理上都無法繼續,奧塔別克才放開尤里的唇。證明著兩人剛剛的激烈,一縷銀絲藕斷絲連地牽在兩人之間。

      『Мен сені жақсы көремін(我愛你〔哈薩克語〕),貝克。』尤里依在奧塔別克胸前,感受著他正慢慢平緩自己呼吸地脈動,一面用著還無法順成章的節拍急切地說出愛語『我也… …需要你在我身邊… …永遠… …不要離開我,我的… …Alpha。』

      『我發誓!』奧塔別克將尤里緊擁在懷中。

 

      再次盯著手上的戒指。尤里扎實地理解著這兩枚戒指已不再是什麼情感的信物,而是未婚伴侶的訂婚證明。

      「早安,貝克。」尤里揚起頭對上奧塔別克溫暖的視線。

 

      住宅區的另一戶人家,同一個時間裡,不同於還賴在床上的小情侶,被孩子用不準確的發音喚做「媽麻」的Omega男性正辛勤地為摯愛的家人準備早餐。

      勇利來自經營溫泉旅館的家庭,習慣於日式早餐這件事毫不令人意外。在聖彼得堡生活的這些年,他早學會了俄式料理,但他的俄羅斯籍丈夫還是更喜歡在早晨陪他享用日本的家鄉味。

      「好香啊,勇利!」

      銀髮的Alpha不明所以的發言。根本讓人摸不清他說的是早餐還是伴侶身上的氣息,不用多說身為他配偶的勇利曉得維克多的意思是兩者都包含在裡面。

      在早上通常會選擇性忽略維克多對於自己身上很香這部分的意味,勇利佯裝自己只聽到他說早餐很香。

      「那就快點洗手來吃吧,維恰。」

      一大早就被不著痕跡地拒絕求歡,維克多也該過了那個死皮賴臉直接壓倒勇利的年紀,再怎麼想他都是兩個孩子的「爸拔」,該是做榜樣的時候了。

      壓抑下推到愛侶的衝動,退而求其次的索求:「早安吻。」

      勇利了解自己的伴侶花了多大心力才能這麼克制,這已經不算過分的要求他從不拒絕。

      再說,等孩子們大了,準沒法繼續在早晨深吻。

      踮起腳尖,勇利淡淡地吻著維克多的唇,然後任由維克多霸道地對他的唇舌為所欲為,放任維克多將自己口中的甘泉與氣息一同抽乾。

      抱著被自己吻到失神的勇利,維克多在他耳畔頑劣地說:「充電完畢!」

 

      今天才開始,不管是哪一家都將會是精彩的一天。

 

评论(14)

热度(123)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