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第三幕】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五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序幕  第一幕  第二幕

天啊!小芭我居然犯了個超蠢的錯誤,把大獎賽和世錦賽的名字弄顛倒了啊QAQ天啊天啊!有分站賽是大獎賽,尤里生日之後是世錦賽,這樣也可以弄錯,小芭我去面壁思過!

認真的,前面都更正過了喔!沒有改的話時間點會很錯亂QAQ

繼續故事,以下。


第三幕:If Only I Saw

 

終於我看到那光芒彷彿濃霧都散去

如此溫暖真實的光芒這世界似乎已經改變

剎那間一切看起來不一樣了!

現在,我遇見了你

 

——來自《因為我有你》曼蒂·摩兒與柴克·萊威

 

~X~X~

      決定接受奧塔別克留在聖彼得堡的心意後,尤里變成積極地規劃著什麼時候陪奧塔別克回哈薩克一趟。

      奧塔別克的想法則是等到三月底的世界錦標賽結束後比較適當,尤里對此也表示支持。

      奧塔別克在聖彼得堡的生活上了軌道,同時接受維克多教練訓練的日子也開始了。平時笑咪咪、好脾氣的維克多,做起教練來可是有模有樣,一方面是有了教導勇利時的經驗,一方面他現在也有著雅可夫的指導。

      三月底就要比賽,奧塔別克卻選在三月初換教練,這可是賭上一場大賽的冒險。他展現的不光是對尤里的愛,也有對維克多的信任。不消多說,前者的份量遠大於後者。

      即便在同一個冰場裡面,奧塔別克和尤里也能絲毫不受影響地專心在自己的訓練上。不過正因為是自制力極強的奧塔別克和榮譽心充滿的尤里,沒有任何人對他們能做到這樣的程度感到意外。

      當然這僅限於練習的時候。奧塔別克和尤里之間有一種默契,每當兩人的休息時間重疊時,後面開始休息的一人就會主動滑到對方身邊。

      用不了三天的時間,雅可夫就發現維克多老在尤里小休的時候放奧塔別克休息。碰上這一對意志力強大的情侶,要讓他們回去練習並不困難,但兩人休息時間裡實在太過閃閃發亮,已經和勇利剛到俄羅斯時和維克多兩個人的情況有得拼比... ...更正,和現在依然閃瞎眾人眼睛的維克多和勇利勢均力敵。

      女朋友不在同一個冰場的米拉,終於按捺不住對著維克多抗議:「你可以不要每次都故意放你的學生和尤里同時休息嗎?」

      年過三十的維克多依舊維持著調皮的一面:「故意?我可沒有故意,這只是一個時間概率的問題。」

      「啥?」

      看著一本正經跟自己說歪理的維克多,米拉要不是因為早就習以為常,很可能就被氣暈過去。但是這個雅可夫管不動、雷也打不動的維克多現在有人可以管的住他。

      米拉的目光銳利地環顧了冰場一周,鎖定目標後大喊:「勇利!管管你老公啦!」

      又一次,只是送午餐來的勇利弄不清狀況地傻笑。

      一旁聽見對話的尤里跟著起了玩心,調侃起米拉:「老太婆這麼忌妒可以搬去義大利啊!… …我差點忘了,如果妳要曬恩愛,好像還得應付某位纏人的哥哥,是吧?」

      以前總是被米拉捉弄,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報復的尤里,露出了小貓驕傲翹起尾巴般的神采。他身旁的奧塔別克雙手一攤,給米拉一個「我也沒轍,而且我喜歡這樣的尤里」的手勢。

      米拉並不知道,這次的事情勇利可以說間接也參與其中。為奧塔別克和尤里編舞的人是維克多,而選曲的人正是勇利。

      維克多雖沒有像第一年為他們兩個編舞時,特意選用成對的曲子,採用將雙人滑編舞拆開成單人滑的方式。但他總會花些巧思讓兩人的內容有相關之處,就拿這次的短節目來說,兩人的曲子不但時間長度相當,歌詞中也都包含了「飛翔」這個主要意象,手部的動作更都以仿效翱翔於天際的模樣為主軸。

      兩首歌曲既然時間長度差距不到五秒,開始練習的時間相同的情況下,就算維克多不刻意,兩人結束的時間和休息的時間也會自然重疊。

 

      早晨一起出門練習,晚上一起回家,這就是奧塔別克和尤里的日常。

      如果這是一篇小說的話,或許接下來就會有一場考驗或難題等著他們,然而這不過是平淡的不得了的日常,奧塔別克和尤里十指緊扣一起並肩走著的日子會繼續下去,直到兩人的身旁多了一個、兩個小小身影跟著,再到小小的身影們逐漸變得和兩人一般高,然後又剩下兩個人不離不棄的走下去。

      當然那可是好久好久以後的事情。

 

      在兩個人的家裡,這時候煮飯這件事情還是輪流的。只是在比賽接近的關頭,要節省時間的兩人多半選擇外食或是到維克多和勇利的家裡蹭飯吃。

      在熱鬧的溫泉旅館長大的勇利,自然喜歡人多一起吃飯的感覺。對象既是奧塔別克和尤里,他家醋勁強大的Alpha也非常歡迎他們兩人。加上尤里還會幫忙照顧精力旺盛的克拉拉,簡直可以說是一舉多得,照顧到所有人的需要。

      「勇利,我們回來了喔!」

      聽見打開家門的伴侶這麼說,勇利就知道今天多煮了幾道菜可真是猜對了。他圍裙都還沒卸下,就三步併兩步來到維克多面前:「歡迎回家,維恰。」接著偏頭對維克多身旁的兩人說:「尤里和奧塔別克也趕快進來吧!晚餐剛剛煮好,正熱著呢!」

      長著娃娃臉的勇利過了二十五歲仍看起來像是二十出頭,稍嫌稚氣的動作,由他做出來只顯得可愛,毫無違和感。

      沒和奧塔別克、尤里一起走進室內,維克多停在原地。

      勇利只看一眼就知道維克多的用意,他的丈夫就是這種時候會耍點小性子。他踮起腳尖親吻維克多,主動張開口迎合維克多的進犯。

      有客人在家,既使是奧塔別克和尤里,維克多還知道收斂些。再說他真的也餓壞了,嘗了甜投後便摟著勇利的腰進跟著進到飯廳。

      這天的晚餐是俄羅斯家常菜,俄羅斯水餃、橄欖湯、烤蛋絞肉、傳統口味的烤肉串還有沙拉,絕對也少不了尤里最愛的皮羅什基。這些全是勇利來到聖彼得堡才學會的,特別是結婚以後更是花心思學習,現在已經非常上手了。

      就算勇利做的菜比較好吃,若不是像最近比賽接近而晚回家的日子,維克多永遠都會在一旁東轉西轉,非要勇利給他一件工作幫忙,否則不會甘心。

      飯桌上,尤里自告奮勇擔任起餵食克拉拉的責任。對於友人的這兩個寶貝,尤里其實是不偏心的,單純就因為克拉拉比較願意主動親近人。

      怕生又愛哭的瓦列里比起他人,特別不會排斥尤里和奧塔別克,但肚子餓和想睡覺的時候他就會變得異常黏著爸爸媽媽,不管兩人怎麼逗他都沒有用,只有在維克多或勇利把他抱起來之後才會停消。

      克拉拉簡直把吃飯當玩耍了,不斷呵呵地對尤里笑著。有勇利餵著的瓦列里也開心地和姊姊互看微笑。兩人轉動顏色不同的圓滾滾大眼和張著小嘴的模樣可愛極了!尤里也跟著他們笑了好久。

      看見尤里的笑容,奧塔別克就知道,自己的決定並沒有錯。尤里的話是真心的,他願意和奧塔別克去任何地方,但這個性彆扭、孤傲的尤里,唯有在他已經熟悉的地方、在他熟悉的人身邊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

      尤里縱使追求勝利,但比起鎂光燈與人們目光下的時光,他更珍惜這樣的日常,這樣小巧而確實的幸福。總是站在頒獎臺中央,受到萬千粉絲追捧的尤里,分外珍惜奧塔別克給他的平凡幸福。尤里看得出來這是奧塔別克保護他的一部分。

      奧塔別克在最大的限度裡給尤里空間,雖然有時還是讓尤里覺得過度了,但他盡力學會平衡。而尤里也學著承認自己能耐有限,他會累、會失落、會需要有人讓他依靠,他要學會更坦然接受奧塔別克的保護和寵溺。

 

      奧塔別克今天沒有直接帶尤里回家,他載著尤里往沒有光害的郊區騎去。

      離開鬧熱的聖彼得堡市區,尤里很快明白奧塔別克想要讓他看見什麼景色。

      在他們頭頂上是滿天的星斗,像畫在張開的蚊帳上隨風變化,定睛看清楚,更準確地說是像在布縵上縫上了亮片一般,一眨一眨、一閃一閃。

      尤里坐在奧塔別克的機車上,目不轉睛地盯著夜空中閃耀的銀色絲帶。他早忘了自己上一次是什麼時候看見這麼清晰的銀河,更沒有想過可以在自己家附近看到。

      飛翔在漆黑天際間的精靈,在銀河之上起舞,每個踏地的動作都會讓星河濺起閃閃發光的亮粉,好似彼得潘身邊的仙子叮噹的神奇仙粉,讓每個有夢想力量的孩子起飛。

      怪不得奧塔別克要特意帶自己來看星星。這次因為兩人都忙於練習,奧塔別克可是一次也沒有看過尤里完整滑完他的短節目,尤里原先還以為奧塔別克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曲目是什麼。

      奧塔別克哪有可能不知道呢?他的心、他的眼、他的魂都在尤里身上,他不見得會直接說出來,但尤里的任何事他都扎實地看在眼裡、了然於心。

      知道尤里的短節目後,奧塔別克就在找哪裡可以看到完整的銀河,就算只有一點點幫助也好,他想讓尤里看看自己的滑冰呈現的是怎樣的美景、怎樣的夢想。

      同時他在心中會心一笑,維克多和勇利還真是相似啊!

      勇利為奧塔別克選擇的曲目講述小飛俠彼得潘對戰虎克船長的場面,沒有雙翼彼得潘靠著神奇仙粉在空出馳騁,和揮舞長劍的虎克船長針鋒相對。彼得潘靠著狡黠的策略與技巧營救出溫蒂及失落的男孩。

      和尤里優美的姿態不同,奧塔別克的身段演繹戰鬥場面是那樣的驚心動魄,彷彿就站在身側近處看著刀光劍影的交鋒。

      「謝謝你,貝克。」尤里靠著奧塔別克的背。

      背對尤里的奧塔別克沒有看見,可是夜空和星辰都看見了,妖精瓷白而姣好的臉龐暈開了甜美的粉櫻色。

      「為了你做什麼都是值得的。」沉穩的聲線說完後是淺淡的微笑。

      把臉埋在奧塔別克背後的尤里沒有見著,可是黑夜和繁星都見著了,英雄俊俏而凜然的面容泛起了莞爾的夕陽色。

      在奧塔別克一句直白的回答後,尤里的臉更紅炸成了薔薇的鮮豔色彩。

 

评论(24)

热度(104)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