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第四幕】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五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序幕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拼命在寫一堆自己沒有去過的地方(暈

以下。


第四幕:If Only You Said

 

你說的話讓我大吃一驚
你說你永遠不會留我獨自一人
你說 :我記得當我們坐在水池邊的時候的心靈感應
每當我注視著你,就像回到最初的相遇時刻

 

——來自《我的…》泰勒絲

 

~X~X~

 

      世界錦標賽的比賽場地在法國花都,巴黎。

      尤里一向只為了比賽而出國,只有一個例外,就是去日本的長谷津。由此就能看出尤里是個十分重感情的人。

      理所當然,這是尤里第一次來巴黎。

      奧塔別克打算趁這個機會帶尤里飽覽花都的獨特景致。

      雖然奧塔別克自己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以浪漫與花著稱的城市,不過在這網路發達的時代,收集資訊倒也是件容易的事。話是這麼說,收集資料容易是一回事,要瞞著尤里又是另一回事。要瞞過一個差不多整天都跟自己在一起的伴侶可沒這麼簡單。

 

      在世界錦標賽前兩天的巴黎一間飯店裡,維克多總算是體驗了一回雅可夫多年來的感受。

      奧塔別克是個讓人放心的孩子。

      「和維恰完全不一樣。」這一點雅可夫強調了三次。

      但是這並不表示奧塔別克丟下一句「我和尤里去觀光,晚上回來。」,然後兩個人完全不見蹤影,也完全不會令人感到擔心。

      「以前我比賽的前一兩天,維恰還不是拉著我到處玩。」勇利對自家丈夫的雙重標準感到怪好笑的。

      「勇利和他們不一樣!勇利可是有我這個教練跟在旁邊。」用臉蹭著懷裡的銀髮小妞克拉拉,維克多用和表情不合的義正嚴詞努力辯解著。

      「在我看來都是一樣。」直接被雅可夫狠狠否決。

      怪好笑但更是怪可愛!勇利單手抱著瓦列里,用空出的一隻手摸摸被牽連而擺出委屈模樣的維克多。就是維克多這個永遠長不大的一面,也是勇利最愛的一部分。

      食髓知味的維克多乾脆地抱著克拉拉整個人都往勇利身上靠,絲毫不在意自己老早就不是跟兩人懷中的雙胞胎一樣的年紀,而是一個年過三十的爸爸,賴著勇利就開始撒嬌。

      害羞是免不了的,不過勇利早就被維克多完全不考慮場合親暱的習性訓練到能淡定應付。抗議著「這裡可是飯店大廳!!」然後羞紅著蘋果似的臉蛋這種事,只有在維克多太過格時才會出現。

      再回頭說說,雅可夫會這麼不悅也並非沒有道理。

      撇開這個從小到大聽話的次數可以用十隻手指算出來的維克多,就連米拉也跑去約會,剩下格奧爾基一個人留下來乖乖練習。看著自己像孩子的學生們一個一個都如此我行我素,勇利覺得換作自己也會感到無奈吧!

 

      另一方面,羅浮宮前的拿破崙廣場上出現兩個穿著豹紋上衣和黑色皮外套情侶裝的青年正拿著手機自拍。

      關於拍照,兩人的喜好略有不同。尤里很喜歡自拍,或是拉著身邊的人,特別是奧塔別克一起拍照;而奧塔別克沒那麼喜歡照自己,他喜歡照風景和別人,不用說人像照的全是尤里。

      富麗堂皇的羅浮宮、巧奪天工的透明金字塔、太陽王路易十四雕像、噴泉……光是一個廣場,兩個人的照片加起來竟逼近百張。其中百分之九十的照片上都有尤里。

      尤里滑著手機,千挑萬選後終於選出他最滿意的幾張放上IG。大方地標註了奧塔別克並標示地點,內文還豪氣地用英文打上「Mine!」

      不出五分鐘,貼文的點讚數量已經破千,下方的留言還呈現暴動狀態。

      眼尖的奧塔別克發現有粉絲留言自己人正在附近,拉著尤里就移動到下一個目標景點。

      無緣參觀羅浮宮是一件讓人惋惜的事,只不過和保護尤里免於粉絲騷擾這件事相較之下,奧塔別克根本不用考慮就能做出選擇。守護尤里的意志已經滲入他的每一個細胞,要說奧塔別克的一切都以尤里為優先考量完全不為過。

 

      下一站是北蒙馬特高地半山腰上的一個公園。這裡就像是巴黎隨處可見的公園一樣,環境清幽、綠意盎然。它之所以能夠吸引大批遊客,在於隱身其中的一面與眾不同的牆。

      以深藍色磁磚貼滿的這面牆上,用三百三十一種手寫字體以兩百八十種語言或方言反覆寫下這個世間最唯美的字眼,「愛」。

      在這道「愛牆」前,尤里提議和奧塔別克來場小小的比賽:尤里要找出哈薩克語的「жақсы көремін」,而奧塔別克就要找到俄語的「люблю」,先找到的一方就可以向對方提議一個要求,不管什麼要求輸的一方都不能拒絕。

      奧塔別克點點頭表示答應。

      這場比賽其實並不公平。尤里是為了奧塔別克才特地學了幾句哈薩克語,但是俄語本來就是哈薩克的官方語言之一,奧塔別克原本就能熟練的用俄語閱讀、書寫和對談。這場比賽明顯奧塔別克比較有勝算。

      理論上奧塔別克肯定是會讓著尤里。只是這一次,奧塔別克得承認自己真的有點小狡猾,他並沒有提醒尤里比賽的不公平處,也沒有放水的意思。

      奧塔別克有一件想要和尤里在這面愛牆前做的事,他要把那件事當作要求。

      尤里還在茫茫字海裡四處搜尋當中,奧塔別克就已經找到了。

      「尤拉。」伸手按在люблю字樣上,溫柔地喚著尤里,奧塔別克的臉上揚起一道笑意。

      「為什麼這麼快!」尤里瞪大眼看著奧塔別克,俏麗的臉因為錯愕小小地扭曲了一下。

      「還有жақсы көремін寫在那裡……」奧塔別克輕撫著尤里嘟嘴而鼓起的粉嫩臉龐,另一手指著正確答案的方向。

      尤里故意搖搖頭,甩開奧塔別克的手以示賭氣。「說吧!你的要求是什麼?」自己說的話尤里都會好好遵行。

      奧塔別克玄黑的瞳仁中倒映著他這輩子都會專心看著的人,尤里。他用一心一意的眼神說:「傳說如果在這面愛牆前面接吻的話,兩個人就一輩子都不會分開。」

      不用奧塔別克直接提出要求,尤里也聽得懂他想要做什麼。

      不過就是親吻嘛!這麼容易的事,老子奉陪。尤里心裡這麼想,沒有多大排斥。

      他們之前也不是在公眾場合接吻過。雖說絕大多數都只是蜻蜓點水那樣的吻,才剛貼上去感受到對方的溫度就結束了,再多也就是稍微吸吮。少部分他們也會在外面深吻,當然不會像在家裡那樣足夠挑起慾念的程度。

      尤里本想說既然是要求必然就是要自己主動了吧!雙手搭上奧塔別克的間,正要吻上去。

      奧塔別克卻制止了他:「尤拉,閉上眼睛。」

      還沒有正式上場,主導權就被搶了回去。尤里沒多說什麼,放下手,聽話地闔上眼。一來是因為尤里自從上次主動吻奧塔別克後就深覺接吻的技巧太高深,還是順著奧塔別克容易。再來也因為他打心底享受奧塔別克主導的吻,令人迷眩,遺忘世上的所有。

      關閉視覺之後,面部的皮膚便敏感起來。尤里可以感受到奧塔別克俯身靠近帶來溫度,他的氣息暖暖的,還帶有總令尤里心馳神往的資訊素的牧草香。從流淌過來的資訊素,尤里知道這個吻肯定不會似輕描淡寫,否則奧塔別克就不會為此感到興奮。

      心裡早有準備,但奧塔別克的溫度貼上來的時候,尤里還是顫抖了一下。奧塔別克堅實有力的大手就按壓在他覆著金色柔軟細髮的腦後,讓他想逃也沒有辦法。

      奧塔別克的動作一貫由輕柔開始,像在品嘗甜點,舌尖撫摸著尤里飽滿誘人的雙唇,然後才加重點力道闖進尤里的貝齒後方,圈著尤里的小舌繞圓。吸吮尤里的舌時速度又慢下來,比開始的舔吻更慢更輕,直到感受懷中的人兒被這溫吞的動作惹的不耐,才會加快動作卻又不遺漏一處地細細撫著尤里的舌,順著這樣的動作彷彿吸食蜜液地奪取尤里口中的甘甜。

      尤里對奧塔別克吻到這樣的程度感到有些氣惱。這裡可不是家裡啊!等會一定要發頓小脾氣才行。

      但等奧塔別放開尤里,他的怒意全都消了。

      睜開眼都瞬間周圍全是黑的,等奧塔別克拉開距離才有光線闖進兩人之間以及尤里的視野中。他意識到剛才奧塔別克用外套的連衣帽遮住了他們的臉。在別人看來就是一對擁吻的情侶,看不出身分,也看不到吻的深度。貼心的保護舉動,讓尤里無法對奧塔別克動怒。

      對奧塔別克來說另一個好處是,尤里被吻的雙頰潮紅,嬌羞的可愛模樣,都只有他才能看見。

      這一點,奧塔別克承認自己的佔有慾是非常強勁。

 

      接近日落時,奧塔別克帶著由里來到今天的最後一站,塞納河。

      塞納河上方林林總總、大大小小共有三十七座橋梁,河以北被稱為右岸

河以南被稱為左岸。有人說:「左岸文學,右岸文明。」

      這代表文學的左岸邊開滿了咖啡館。兩人今天的晚餐就是在其中一間尤里看的最順眼的咖啡廳享用。

      名為「花神」的這間咖啡館室內裝潢十分華麗,掛畫和大面鏡子的擺設給人走進畫廊的錯覺。但在左岸喝咖啡就是要坐室外雅座才算有在左岸喝過咖啡,所以兩人也入境隨俗地選了室外座位。

      奧塔別克點了咖啡牛奶,尤里在猶豫之後選的是熱巧克力。餐點的部分事先查過資料的奧塔別克為兩人叫了這裡有名的奶油可頌。店家是尤里選的,但奧塔別克把所有他能找到資料的咖啡館推薦菜單都讀過,從中選出最受歡迎的一樣輕而易舉。

      美食、美景、美人……此刻便是人生絕美的一刻。奧塔別克欣賞著尤里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發愣著,突然尤里纖細的手指按在他的嘴角。

      「貝克都吃到嘴角上了呢!」尤里咧嘴笑出來。難得看到每件事都做的有條不紊的奧塔別克也有這麼一面。他把從奧塔別克嘴角拿下的麵包屑連同指尖都放進嘴裡。

      這一幕實在太夢幻。若真是夢,奧塔別克絕對不想醒來。幸好這是現實,這對戀人間甜蜜的現實。

 



评论(4)

热度(99)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