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第五幕】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五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序幕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繼續寫自己沒有看過的景點OHO

一直很喜歡雨果的小夜曲,也是這一幕主要的靈感。

以下。



第五幕:If Only I fall

 

當我墜入愛河,那份愛將直到永遠

當我付出真心,那將會是不遺餘力

當某一時刻,你我心靈相通,
這就是當我愛上你的時候

 

——來自《當我墜入愛河》納·京·高爾

 

~X~X~

 

黃昏後,當你在我懷中柔聲唱歌,

你可曾聽見我的心輕輕跳動?

溫柔歌聲喚起我往日的一切歡樂。

啊!歌唱,歌唱,我親愛的,永遠歌唱;——《小夜曲》雨果

 

      塞納河單單在法國境內就有三十七座各有特色的橋,奧塔別克選中的這一座名叫「藝術橋」。

      其實奧塔別克本來不是安排晚上來參觀這座橋。按原訂計畫,這裡是羅浮宮的下一站。為了躲避粉絲的搜索,他們等於繞了大圈子。

      這一回尤里學聰明了,他站在可以一覽藝術橋全貌的位置,望著橋上奇特的裝置藝術,但他手中發的文是早些時候在愛牆前面拍的照片。

      尤里這次放上兩張照片,一張是他自己的手放在「жақсы көремін」字樣前面,另一張是奧塔的手指著「люблю」的地方。內文什麼字都沒有打上,標註奧塔別克後,連地點都省略了。

      愛牆可不是什麼辨識度低的景點,三四條留言之後就有粉絲說出照片的正確拍攝地點。這些趨之若鶩、急急忙忙前去一親芳澤的粉絲們,特別是表示要從拿破崙廣場趕去的那幾位,要是知道他們所追逐的兩人此刻正回到塞納河畔愜意,不曉得臉上會作何表情。尤里光用想就覺得有趣。

      奧塔別克選擇藝術橋想必也是用心良苦。藝術橋的獨到之處,尤里是從疑惑開始感受。

      「貝克,快點告訴我,你這次為什麼選這裡?」尤里已經是第三次問這個問題了。

      奧塔別克的三次回答,表情一致:不動聲色;語調一致:平淡無奇;內容一致:「秘密。」

      要是奧塔別克提議讓尤里猜猜看,尤里多半懶得去猜想;然而要是固執地不告訴尤里也不讓他猜,尤里反倒會執著地猜起來,或是死纏爛打地詢問。

      日暮時分,橙紅的斜陽將溫柔的光線用盡這一日最後的氣力撒在三十七座橋上,撒在藝術橋上,撒在畫著插畫的兩側圍欄上、撒在整齊乾淨的褐色橋面上、撒在千奇百怪的雕塑上,令文藝的氣息又濃厚了幾分。

      尤里是真想不出來奧塔別克的用意。

      牽著尤里走到橋中央的一處圍欄旁,奧塔別克總算是開始說明:「以前這座橋掛滿了大大小小的鎖。據說在這裡一起鎖上鎖,再把鑰匙丟進水裡,就永遠會愛著彼此。不過因為太多鎖讓這座橋無法承受,幾年前政府把鎖全部拆掉改成現在這樣了。」

      尤里聽得出奧塔別克的語氣裡的幾分惋惜。要是那些鎖還在,尤里百分之百確定奧塔別克會拉著他照做。

      他不屑的笑出聲,一雙充滿靈氣的大眼直揪著奧塔別克:「有那種東西又怎麼樣?!沒有那種東西你也不會離開我……對吧?」

      奧塔別克聽得出尤里的語氣本來是直訴句,卻在最後轉成了疑問句。

      尤里知道奧塔別克多愛自己,但是也知道自己是怎樣的性格,一種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厭倦都有可能的壞脾氣。要是有一天,奧塔別克只是因為他們之間的標記、精神聯繫、被綁在一起的靈魂而留在他的身邊... ...那麼… …那麼… …他不敢去想… …

      毫不遲疑地將尤里拉近自己,鎖在懷中,奧塔別克堅定地說:「當然。我永遠不會讓你獨自一個人,永遠不會離開你。尤拉,你呢?」

      奧塔別克從不吝嗇對尤里說出自己的愛戀,現在他期望聽尤里的回答。

      尤里想起上次奧塔別克為自己唱情歌,對唱歌他沒有對花式滑冰那般的高度自信,但自己覺得還算能聽吧!印象中有這麼一首和眼前這西沈的夕陽有關的情歌。尤里不是特別喜歡音樂,卻喜歡那首歌的曲調。

      緊依偎著奧塔別克的胸膛,尤里用只能傳達給奧塔別克的音量唱歌,尤里清楚感到自己的心跳不斷加快,就像要跳出來一樣。唱到與自己心境重疊共鳴的歌詞,尤里還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然後尤里用著低微的音量,卻強而有力且堅定的說:「我可是很任性的!這輩子我說什麼都不會放開你。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啊!」

      「好!不管你多任性,我都會照單全收。」奧塔別克親吻在尤里的額上,不帶任何情慾,單純就是表達心中的愛意。

      瞬間的接觸卻成了永恆的記憶,鑰匙沒有墜入河底,但奧塔別克和尤里都墜入這場屬於他們兩人之間的愛戀,永世不反。

 

你微笑,好像愛情花朵含苞欲放,

我心中一切憂慮都隨它消散,

純潔微笑就像你那忠實的心。

啊!歡笑,歡笑,我親愛的,盡情歡笑;——《小夜曲》雨果

 

      夜幕低垂,奧塔別克在這天的最後稍微彌補了下自己好青年的形象,在九點之前把尤里帶回飯店。

      面對打定主意要表現一回教練的威嚴說教的維克多,奧塔別克和尤里拐了個彎,用馬卡龍收買了勇利。

      這一招是不到完全免去說教的程度,但成功大幅縮短時間。

      維克多又有什麼辦法呢?勇利對甜食沒有太多抵抗力,而他對勇利完全沒有抵抗力。勇利拿著馬卡龍,整個人都貼到他身上直說:「維恰也吃吃看嘛!真的超好吃的。」

      維克多沒有把馬卡龍連帶勇利都吃下肚已經算克制自己。再說他會責罵奧塔別克和尤里,壓根兒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當教練的癮,一字一句都是出自擔心。既然兩個人都平安回來,多去責備奧塔別克又何必呢?

      他是真懂了雅可夫的感受,雖然要說出來,勇利準會淺淺笑著說:『老師明明就說維恰更讓人不省心。』

      維克多嘆了口氣對兩個半不大不小年輕人說:「沒有下次了!」

      等到奧塔別克點頭表示答應。維克多無時差地一口吃下勇利手中的馬卡龍,連勇利拿著馬卡龍的兩隻手指也一起含了進去。

      「維恰!!!」勇利柔軟潔白的手指刷上和浸紅的雙頰一般的色彩。

      耍了點小奸詐,兩人交換了頑皮的笑容。電燈泡絕對是不要當的。

 

      奧塔別克和尤里的房間有面很大的落地窗,望出去能看見這花都不同於其他城市的夜景,比任一處更適合「Романтичный(浪漫〔俄語〕)」這個詞。

      奧塔別克洗好澡就看見尤里坐在落地窗前的吊籃椅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搖晃著,口中輕哼著傍晚時唱的那首歌。尤里纖長的睫毛在月光下彷彿透著光,翠綠得瞳仁倒映著月色和夜空,呈現一種不屬於世界得空靈美。一瞬間,奧塔別克好像看到尤里背上真生得一對妖精的薄翼,靜靜歛在身後。

      他放慢腳步走過去,牽起尤里的手。超凡脫俗得妖精美得不切實際,但他也喜歡尤里那個性充滿、驕傲狂妄、任性妄為的模樣,不管哪一種都是他所愛的尤里。

      套句勇利的玩笑話:「奧塔別克和尤拉的表情變化剛好達成平衡。」

      他自己表情少得可憐,尤里卻截然不同,表情豐富得令人訝異。奧塔別克都懷疑自己並沒有看遍尤里所有的表情。

      在尤里所有的表情中奧塔別克最愛得自然是笑容;尤里的所有笑容中又有一種是唯獨奧塔別可才能看見。

      那種笑,沒有平時笑臉上的銳氣,也不過於矯揉造作,甜的恰到好處,嘴角的弧度翹得正好,會說話的雙眼也一齊笑著。奧塔別克是這麼形容那抹笑容:猶如含苞半開的花朵。

      手被奧塔別克牽起的尤里停下歌聲,傾身靠在奧塔別克身上,閉上眼透過皮膚感受給自己安定的溫度和氣味。

      由上往下俯視,尤里領口下皎潔的肌膚一覽無遺,混著肥皂的清淨香氣,尤里身上散出的薰衣草香被襯得更加誘人。奧塔別克能感受到自己的生理反應,但他下過決心,在比賽前一周都不能有親密行為,免得影響尤里的狀態。

      將克制力發揮到極限,他緩緩吐出一句:「尤拉,該睡了。」

      尤里感覺得出奧塔別克的隱忍,原因他早也摸的一清二楚。他們都在一起這麼段時間了,要是還不知道他都要覺得自己才是最遲頓的大木頭。

      他沒有打算破壞奧塔別克的決心,即便自己主動誘惑就能輕而易舉讓奧塔別克破戒。

      在比賽前忍耐,比賽後放縱,已經成了他們之間不成文的約束。

      「好!」尤里由著奧塔別克拉他從吊籃椅上起來。

      兩人交往之後同居以前開始尤里就個習慣,管他床是大是小,就是大到可以睡下十個人,只要奧塔別克也在同一張床上,奧塔別克的臂彎裡就是他的固定位置。

      有奧塔別克在,尤里想過哪怕是睡在街頭,自己鐵定也能酣睡。

      兩人之中,早上先起床的都是奧塔別克,但晚上先睡著的總是尤里。奧塔別克對此十分慶幸,這樣就多了許多時間可以欣賞尤里的睡臉。

      有時候尤里會說夢話,或是在無意識的喚著:『貝克… …』

      這種時候奧塔別克會忍不住想要觸碰尤里,卻又不忍心吵醒他。要是早上,他會心裡掙扎著:該起床了……讓尤拉再睡一下好像還好... ...不對,該起來了... ...在五分鐘吧... ...就五分鐘就起來... ...十分鐘?… …好像… …應該不行……

      為尤里拉好被子,將隨意散在臉上的髮絲整齊地撥到耳後,奧塔別克俯身給尤里今天最後一個吻:「晚安,尤拉。」

      「晚安,貝克。」

      尤里握著奧塔別克的手,熟睡都捨不得放開。

      那就握著吧!奧塔別克調整到一個牽著手兩人也能睡得舒服的姿勢,才跟著逐漸睡去。

 

正當你倚在我的身旁靜靜安睡,

那呼吸好像你正在喃喃細語。

你在睡夢中是這樣恬靜,這樣美麗。

啊!安睡,安睡,我親愛的,靜靜安睡。——《小夜曲》雨果


评论(6)

热度(9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