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第六幕】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五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序幕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第五幕

本來想玩個愚人節玩笑的梗,但是放棄了OHO

過幾天是灣家的兒童節,想來寫孩子們的番外。做得到的話就和正文一起都更新。

不知道大家比較想看到四個人小時候的趣事,還是長大版的他們呢?

以下。


第六幕:If Only I Heard

 

你默不作聲我卻能聽見你的心聲
你臉上的笑容確實在告訴我你需要我
你眼裡的真誠分明在說你永遠不會離開我
你觸碰真切在說我跌倒時你會攙扶我
有情何須開口,示愛無聲勝有聲

 

——來自《情何須開口》艾莉森·克勞絲

 

~X~X~

 

      世界錦標賽短節目結束的隔天各大報紙體育版都分外精彩。

      好幾份不同報紙的頭版照片都是來自北國的仙子。

      藏青夜色的貼身服裝縫上了若有似無的裙擺,隨動作呈現不同的光澤,陪襯著主人雌雄莫辨的傾國紅顏。外頭罩上了純白的雪紡,外人看來累贅的裝飾,卻絲毫礙不著穿衣服的人行雲流水的動作。回眸一笑的姿態,看得見他背部露出大半吹彈可破的淨白肌膚,連同性都會垂涎的嬌艷。歐根紗仿製成薄如蟬翼的翅膀,一對在肩胛骨之間,一對在纖腰中點。看似隨意散落的奶金色髮絲其實在兩鬢編著繁複而精巧的髮辮,雖著他的動作旋轉。

      仙子的動作是柔美的,眼神是清澈無暇的,張開的雙臂任誰看了都會產生一種他會直接飛回屬於他的仙境的錯覺。

      尤里的模樣宛如誤入凡間的仙靈。

      其中一份斗大的標題上印著「俄羅斯妖精 戰無不勝」,宣告著只要尤里他還留在冰上,就沒有別人能奪取第一名。美若天仙的人卻比誰都還要強大。

      尤里的這身服裝是配合曲目所設計,融合倫敦的夜景與小仙子叮噹的印象作為題材。這個仙子並非來自仙境,他是從永無島來的,陪伴小飛俠尋找一個為他縫影子、會說故事的女孩。

      原版故事中從未說明小仙子與小飛俠的感情後話,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小仙子永遠也不會離開小飛俠。

      與尤里成對,奧塔別克穿著混和運用葉綠色與樹褐色的服裝,設計上沒有採用早年動畫電影中的剪裁,反倒是帶著一些幻想時空的頑皮少年的印象,和奧塔別克本身氣質大相逕庭,卻奇妙的沒有違和感。

      不少報紙的報導上也放上了兩人的合影。

 

      另一則醒目的報導就活潑了點。許多標題都類似於這樣的意思:「未來的花滑界明星?」

      標題的最後大剌剌打上了一個問號,再怎麼說報導中的主角今年才要滿兩歲,未來是否會如眾人所想成為花式滑冰選手都還是未知數。

      版面比尤里的報導小了不少,卻和尤里近乎占了全版的大型照片不同,塞進了多張小型照片。如果去問報紙的編輯,就會得到:「每一張照片都太可愛了,令人難以取捨嘛!」的回覆。

      報導的主角便是一年多來都只能在雙親的SNS貼文上一睹他們可愛模樣的尼基福羅夫雙子。

      被維克多和勇利帶到賽場上觀看尤里與奧塔別克比賽的雙胞胎從進門就吸引了無數目光,幾乎要比雙親還有比賽主角奧塔別克、尤里更搶鏡頭。賴著維克多和勇利撒嬌、克拉拉在場下跟奧塔別克與尤里玩、瓦列里被人群嚇哭、兩人滿足地吃著午餐……各種萌樣成了各位選手外媒體搶拍的對象。

      無數粉絲看著報導吶喊:「好想生孩子啊!」

 

      「累死老子了!」回到飯店房間,尤里不顧形象的癱在床上。他愛乾淨,非常介意穿出門的衣服沒有洗過就不能上自己的床舖,但飯店的床他就沒這麼執著了。

      奧塔別克沿著床沿坐在尤里旁邊:「要睡嗎?還是會餓?」語氣和眼神盡是寵溺,伸手為尤里拉整因為隨意的動作掀起的衣物時也是那樣輕柔。

      尤里很想直接就睡到隔天,但拋開雅可夫的囉嗦和勇利的叮嚀不談,他可不想讓準會順著他又在心裡怕他半夜餓著的奧塔別克擔心。就為了奧塔別克的心安,尤里坐起身換了動作栽進奧塔別克懷裡:「餓了,帶我去吃飯吧」

      「嗯!」奧塔別克簡單的音節飽含很多意義。一把抱起主動送進懷中的尤里,往房門走去。

      沒有預期的高度變化,讓尤里反射性抱緊奧塔別克的脖子:「貝克,你要做什麼?」

      「去吃飯。」奧塔別克答得自然。

      看奧塔別克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行動有任何問題,尤里認命地說:「我可以自己走路!」

      「如果你覺得累,我抱你就好。」奧塔別克認真覺得自己的行為非常合理,他就是想寵著他的寶貝。

      「這太害羞了。我還是自己走吧!」尤里感覺自己的臉在發熱。

      「如果我堅持呢?」

      尤里真的急了。他知道奧塔別克不是在開玩笑,再不想辦法,他可真會抱著自己一路走出飯店。以前也讓奧塔別克揹著走過很長的路,但這回可不同,一走出去隨時都可能碰到熟人,這是很嚴重的啊!

      尤里就豁出去賭一把。他在奧塔別克臉頰上留下一個清香的吻:「我收買你如何?」

      奧塔別克對這預料之外的反應感到意外的驚喜,心臟像是要爆炸似的。他依從尤里的意思將他放下,俯身靠在尤里耳畔低聲道:「比賽前不要這樣玩火啊!」

      離開房間走去吃飯時,兩人是十指緊扣。

      喜歡皮羅什基、家常菜和日式蓋飯的尤里吃不慣以精緻著稱的法國菜。所以奧塔別克為此在飯店附近找了家異國料理餐廳。

      菜單上有幾道俄羅斯菜,奧塔別克就專挑這幾樣點來吃。口味肯定沒有家鄉的好,也不至於無法入口。重要的是背後奧塔別克的心意,本來覺得不餓的尤里因此多吃了不少。

      在餐廳吃飯時,奧塔別克都會觀察尤里,尤里喜歡吃的,他就吃得少,常常差不多全讓給尤里吃了;尤里不喜歡吃的,他就不動聲色全部掃光,就算難吃表情也不會變一下。

      尤里當然發現了這件事,他們可是能接收到對方情感的伴侶啊!他努力試著把所有東西吃下去,每一樣都平均地吃著。

      但尤里沒有發覺,奧塔別克不是從他吃多吃少來判斷他喜歡吃什麼。尤里的表情會比言語更早把心情表達出來。奧塔別克就是這麼得知尤里對眼前食物的喜惡。

      晚飯後兩人散步了一會。巴黎的夜景很美,微風很舒服。

      踏著孩子氣的腳步,尤里在艾菲爾鐵塔前的草地上小跑步、旋轉,然後他跳起了自己的自由滑,只是將不能在冰面以外地點表現的部分換成了小步伐或是其他芭蕾動作。

      尤里舞得盡興,奧塔別克看得癡迷。直到尤里被一個小石子絆到,失去平衡。

      「尤拉!」奧塔別克反應極快,一個箭步上前就把尤里拉進懷裡,沒有讓他摔著「沒事吧?」

      自己也嚇到了,尤里把全身的重量都交在奧塔別克身上,從他身上尋的安全感。他習慣於在冰上摔倒的感覺,比較之下摔在草地上好得多。他卻在摔倒的一刻慌張,在奧塔別克接住他得一瞬安心,尤里覺得自己變得習慣依賴、變得軟弱,這是他以前最不樂見的事。

      然而現在… …也罷!有這麼個奧塔別克在,全世界唯一一個他願意對其示弱的人,那就依賴、就撒嬌吧!

      「沒事。別這麼緊張,不過就是摔到一下嘛!」尤里用手指推了推奧塔別克的眉間「貝克,別皺眉頭。」

      「怎麼可能不緊張?!你還要比賽啊!」奧塔別克加重了語調。他知道尤里多重視榮譽,多拼命維持自己的不敗紀錄。他是天才,卻又有著比任何人都努力的一面,才配得現在的成就。要是因為和自己花時間偷閒玩耍而受傷,他會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奧塔別克從沒有用這種語氣對過他,其實從這次之後也不會再出現。尤里知道奧塔別克在生氣,氣尤里不夠珍惜自身,也氣自己沒有保護好尤里。

      尤里咬了咬嘴唇:「對不起,我會注意得。」

      「……沒事就好。」奧塔別克很快就控制住情緒,回到和氣的語調。

      尤里決定做一件讓奧塔別克安心的事,這一次他沒有拒絕讓奧塔別克抱著他走回飯店。其他人要看就看吧!老子當他們全是羨慕忌妒恨才一直盯著看。

      在飯店的走廊,先後和JJ、季光虹、雷奧等人擦肩而過,奧塔別克情不自禁露出了自滿的表情,讓本以為奧塔別克臉上不會有變化的眾人都看傻了眼。

      這一幕也被房間在同一層樓的維克多和勇利看見了。「年輕真好啊!」勇利忍不住讚嘆。

      一句話意外激起了維克多不服輸的性子,他可不覺得自己和勇利老了。揣著比較的心理,他把瓦列里也給勇利抱著,然後將一大兩小自己最愛的三個人一齊抱起走回房間。

      「維恰,你啊!」勇利明白維克多的想法,被他給逗笑了。

 

      面對世界錦標賽,尤里恐怕都沒有現在緊張。

      世界錦標賽結束後,奧塔別克和尤里先和其他人一起回到聖彼得堡,更換了一些攜帶衣物後又搭上前往哈薩克斯坦的國際列車。這是尤里第一次陪奧塔別克回家,也是他第一次見到奧塔別克在哈撒克斯坦的家人,怎麼可能不緊張?

      特別他們這一趟會遇上納吾肉孜節,也就是波斯曆的新年。哈薩克的人們也在這時候慶祝新年與家人共聚,他可能會見到奧塔別克大部分的親戚。

      納吾肉孜節一共為期十三天,奧塔別克和尤里趕上了節期的後半。

      奧塔別克的家在阿斯塔納,在哈薩克語就是「首都」的意思。當初尤里聽到這件事時為了這個名字的直白笑得可久了。

      阿斯塔納和尤里印象中一般會被稱為首都的城市很不同。它位於廣闊的哈薩克中北部半沙漠草原,旁邊有伊希姆河流過,在列車上看到的景象十分廣闊、雄壯、寧靜。

      一望無際的草原更讓尤里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大草原的景象、遊牧民族的形象,就會讓他想起奧塔別克身上的牧草香氣。

      「貝克,那是什麼?」尤里指著遠方一棟奇特的建築物問。那棟大樓看上去就是無數白色的柱子,拱著一顆大圓球。

      「那是巴伊傑列克觀景塔,阿斯塔納的地標。」

      尤里一連問了好幾個各有特色的建築物,奧塔別克都一一耐心回答。

      「那是總統府。」「那是阿斯塔納之星紀念碑。」「那是機場。」「那是和諧金字塔。」「那是音樂廳。」「那是北京大廈。」

      「咦?北京?」尤里困惑地睜大眼睛,等著奧塔別克解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奧塔別克傻笑。

      小小失望,但是也不是什麼非知道不可的事,不至於破壞尤里的好心情。

      尤里感到緊張,奧塔別克表面鎮定如常,心裡可不會比尤里好多少。這一次奧塔別克就要向家人介紹尤里是自己的伴侶,是他要牽手共度一生的人。

评论(18)

热度(87)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