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 ...【兒童節番外】關於我的青梅竹馬和兒時那點事。

#ABO設定,私設定多到不用說了><

#奧塔別克和尤里已經結婚,有孩子設定。維克多和勇利早就結婚,已有雙胞胎孩子設定。

#四篇時間點都不太一致,按事件先後排列,文內有說明年齡。

因為在灣家今天是兒童節,所以寫了孩子們的番外篇。

朋友說今天也是掃墓節... ...小芭我果斷忽略。

以下。


 (一)寬迪克X滑冰X愛哭鬼

 

      我從小就看著爹地、爸比滑冰。

      爹地在崑蘇絲露出生一年後退役,但爸比卻是在那六年之後,在他三十二歲那一年才退役。以一位花式滑冰選手來說,那是非常令人訝異的高齡。

      最可怕的是我爸比沒有拿過第一名以外的名次。

      身為一位活著的神話的兒子,我也想和爸比一樣。

 

      和我一起長大,青梅竹馬的雙胞胎哥哥姊姊,他們倆也從小就會滑冰。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好像註定會成為滑冰選手。我討厭宿命論,討厭註定好的事情,但唯有這一件我不想去違抗它。成為滑冰選手也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我第一次見到克拉拉姊和瓦列里哥… …我還是嬰兒,別問我有沒有印象,會有印象是騙鬼吧!

 

      至少我有記憶是在冰場上,那年我大約是五歲。

      那天我坐在爹地的肩頭上,崑蘇絲露睡在爹地懷裡,三個人一起來看爸比練習。爸比正在冰場中央做著我長大以後才會知道名字的跳躍動作。冰場的一邊是爸比的教練,雅可夫爺爺。記憶中他當時年紀已不小,就等著唯一還維持現役的學生,我爸比,等他退役就要退休。冰場的另一邊則是尼基福羅夫一家。

      我直盯著場上的爸比。隨著爸比每個旋轉動作,他紮成馬尾的長髮就會轉成優美的圓弧。我看得目不轉睛,拉扯著爹地的頭髮喊著:『爸比,是爸比。』

      別人家的爹地可能會說:『對,那是爸比喔!』或是『喂!不要拉頭髮。』

      但我家爹地只會說:『嗯。』

      為了不打擾爸比練習,爹地帶著我們跟雅可夫爺爺打招呼後,就走到冰場的另一邊。

      『是崑蘇絲露!媽麻,崑蘇絲露和奧塔別克叔叔還有寬迪克來了。』

      我確實聽到克拉拉姊這麼喊著。被她喊做媽媽的勇利叔叔轉頭對我們微笑。

      就在連維克多叔叔都分心看向我們的瞬間,因為姊姊的話急著想靠過來的瓦列里哥『啪』一聲整個人向前撲倒在冰面上。

      維克多叔叔連忙將他抱起,卻也止不住瓦列里哥潰堤的眼淚。勇利叔叔和克拉拉姊也拼命安撫他。

      他的哭聲大到足夠讓原本要做旋轉動作的爸比也停下來看他。

      真是愛哭鬼!我記得那就是我對瓦列里哥的第一印象,一個比我大卻愛哭鼻子的哥哥。但是這個沒用又愛哭的哥哥在滑冰的時候卻很漂亮,這件事我也記到現在。那時的我恐怕沒有想過現在的自己會有「你愛哭就愛哭吧!我保護你」這樣的想法。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哭鬧的瓦列里哥身上時,爸比靜靜來到爹地身邊。

      『怎麼都來了?』爸比仰起頭問爹地。

      不愛說話的爹地還在傻笑,從小就缺了耐心的我便搶了話:『爹地想爸比啊!』

      爸比的皮膚瓷白勝過娃娃,臉紅起來特別顯眼。他從爹地那裡把崑蘇絲露抱過去,緊抱著她,臉的角度低得正好讓我和爹地都看不見。

      『嗯!我想你。』爹地一步上前把爸比和崑蘇絲露一齊抱住。

 

(二)瓦列里X點心X親暱

 

      一般的孩子大概最多時間是在家裡和學校。但我和姊姊還得加上冰場跟奧塔別克叔叔的店。

      七歲以前,爸爸媽媽雖然喜歡帶我們去冰場玩,卻從沒有要求我們一定要以花式滑冰選手為目標。直到七歲那年,在爸爸的生日當天,姊姊拉著我走到爸爸面前說:『爸拔,我和瓦利亞要送爸拔的禮物是,我們要成為和爸拔媽麻一樣的花滑選手。』

      當然我家獨斷獨行的姊姊大人並沒有事先和我商量過。

      我也是喜歡滑冰的,就這樣半推半就地和姊姊一起正式被爸爸訓練倒也不是壞事。

      從此冰場成為我們生命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另外關於奧塔別克叔叔的店,那就是我十歲以後的事了。

      奧塔別克叔叔在崑蘇絲露出生後一年退役,在家裡附近開了間小餐廳。主要的菜色是哈薩克和俄羅斯的家常菜,甚至還有幾道向我家媽媽學的日本料理。奧塔別克叔叔的手藝很好,也會在料理上做些變化,所以生意一直不錯。

      我的爸爸是滑冰教練,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冰場裡。我媽媽不是在家就是在冰場裡,一整天二十四小時裡有二十到二十四小時和我爸爸在一起。可以不用問他的感覺了,他是看我爸爸看不膩的。

      其中一個會讓我媽媽願意離開爸爸一會的原因,是我和姊姊放學。

      開始正式學滑冰後,我們放學時就會和寬迪克一起到奧塔別克叔叔的店裡休息,順便逗逗崑蘇絲露,陪她玩一下。大約十到十五分鐘後,媽媽就會來接我們。

      奧塔別克叔叔會幫我們準備點心。通常吃最多也吃最快的是寬迪克。長得像奧塔別克叔叔,個性卻像尤里叔叔的寬迪克,不管吃什麼東西都會看起還很好吃的樣子。

      結果每次他擺出一臉還想吃的樣子,我就會把自己的份分給他吃。

      有一回被奧塔別克叔叔發現了:『寬迪克,怎麼跟瓦利亞搶?』

      『奧塔別克叔叔,是我自己要給寬迪克的,他看起來很餓嘛!』我急著解釋,不希望因此害寬迪克被罵。

      和我家爸爸媽媽一般好脾氣奧塔別克叔叔沒有生氣,只是看了看我們倆意味不明說:『尤拉猜的還真準。』大概是瞧我們倆困惑地盯著自己,奧塔別克叔叔又說『寬迪克,還會餓就告訴我。瓦列里你也吃飽一點,你還要練習。』

      我們倆對看了一眼,一齊朗聲道:『好!』

      媽媽平時來接我們是不會遲到的,這天卻晚了一點。出乎意料地,媽媽的身後多了個尾巴,是爸爸跟在媽媽的後面出現… …不對,以媽媽遲到這個結果來看,爸爸跟著出現是意料中的事。

      『爸爸,你怎麼來了?不是在工作嗎?』姊姊問。

      爸爸一口氣貪心地抱住我和姊姊說:『我太想念我們家兩個小寶貝了嘛!』

      這句話乍聽之下真的會很開心,不過... ...大一點我才知道,爸爸這麼做最大的原因還是不想跟媽媽分開。

 

 

 (三)克拉拉X新年X炸豬排蓋飯

 

      我們家每年十二月底、一月初的時候都會回到日本的長谷津外公家。因為在日本,新年是一月一日,而俄羅斯的新年在一月十四日。

      順帶一提,哈薩的新年在在三月底,所以有幾年奧塔別克叔叔一家也會和我們一起去長谷津。外公家是經營溫泉旅館,所以完全不用擔心住的地方不夠。

      媽媽的房間依然保留著,因為外婆捨不得把這個房間挪為他用。等我和瓦列里大到可以自己睡……我可以自己睡,瓦列里願意跟爸爸媽媽分開睡之後,我們回到長谷津就會住媽媽的房間。而爸爸媽媽就住在以前爸爸追著媽媽到這裡時住的房間。

 

      我和瓦列里第一次從少年組改為參加青年組比賽的那年,奧塔別克叔叔和尤里叔叔就帶著兩個孩子跟我們一家一起回長谷津。

      知道我們都要回去的外婆準備了比平時更多的年菜,讓所有大人小孩全都吃得撐撐的。就是那個一直嚷著:『要是變胖怎麼辦?』的瓦列里也都沒有停下筷子。

      瓦列里和媽媽一樣是易胖體質,所以非常在意體型。我像到爸爸不容易胖,也是沒這麼留意了。

      雖然是休息的時間,但是爸爸還是要求我們到媽媽的朋友經營的冰場練習。寬迪克也想跟來,尤里叔叔也想看看這個當年他和我媽媽比賽的場地。事情毫不意外就演變成兩個家庭、四個大人、四個小孩全來了。

      那年才要滿五歲的崑蘇絲露最近剛剛學會在冰上簡單滑行,就在邊緣的冰上玩著,不時轉過來看看我們練習。

      『瓦利亞,練3LoTh。』

      後外三周拋跳,是目前我和瓦列里的雙人自由滑中分數最高的拋跳。我覺得一定要拿下這個拋跳的分數,但瓦列里總是不熟練。

      還沒有分化的我們是由瓦列里將我拋出完成動作,加上天生的體力落差,瓦列里永遠都會比我先感到疲累。

      趁著讓瓦列里休息,我拉著崑蘇絲露一起玩。

      『不可以讓她自己跑太遠喔!』尤里叔叔不忘記叮嚀。

      我帶著崑蘇絲路繞圈圈玩,這不愛說話的小女孩『呵呵』笑著,簡直就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天使。

 

      回到外公家。外婆為我們準備的點心是炸豬排蓋飯。

      『太棒了!是炸豬排蓋飯!』我開心的抱住外婆。

      外婆摸摸我的臉,然後又對第一次看到炸豬排蓋飯的寬迪克和崑蘇絲露說:『你們的爸比爹地都很愛吃著個呢!快吃吃看吧!』

      他們兩人謝過了我外婆才動筷子吃起來。我坐在崑蘇絲露旁邊坐下幫她把豬排切成她能入口的大小。

      『克拉拉對崑蘇絲露真好,我也想要勇利餵我。』爸爸完全不在意周圍地對媽媽撒嬌起來。

      『維恰!』媽媽大喊爸爸的暱稱,可還是放任著餵起爸爸。

      附帶說明,旁邊奧塔別克叔叔雖然什麼都沒說,但默默地餵著尤里叔叔。

 

      很多年後想起這件事,我完全可以明白寬迪克纏著瓦列里餵他,還有我自己慣常餵著崑蘇絲露習慣是怎麼來的。

 

 

(四)崑蘇絲露X大貓咪X小貓咪

 

      我是大貓咪的寶貝小貓咪,紹爾嬏則是我的寶貝小小貓咪。

      這是從爹地那裡學來的說法。大貓咪指的是爸比,爹地說爸比在滑冰時是優美的老虎,在家是溫柔的大貓。我很像爸比,所以是小貓。至於紹爾嬏,牠是我們家最近開始飼養的俄羅斯藍貓。

      爸比年輕的時候有養過一隻喜馬拉雅貓,但是我沒有見過牠,牠在我出生之前就因為年紀太大離開了。

      爸比因此很長的時間不想要任何寵物,直到來家裡拜訪的米拉阿姨抱來了一隻小小的俄羅斯藍貓寶寶。牠是米拉阿姨和薩拉阿姨的寵物貓的孩子。

      米拉阿姨說:『我們實在照顧不來這麼多隻貓。我想崑蘇絲露可能和尤里一樣喜歡貓吧!』

      『要是你們能收養牠,牠肯定會很幸福。』薩拉阿姨也說。

      確實,我看了一眼就愛上牠了,特別是牠亮麗的藍灰色短毛和伸展四肢的可愛動作。我把牠抱在懷裡,連一下都捨不得放開牠,就是哥哥我也沒有給他抱。『爹地,我們可以養牠嗎?可以嗎?』我祈求著。

      爹地的臉色很為難。這是我和哥哥才知道的,阿姨們當然看不出來。爹地絕對是在擔心爸比有沒有做好準備再養另一隻寵物。

      偏巧這時候爸比和勇利叔叔出門買東西去了。

      『我們讓爸比決定好嗎?』爹地蹲下來摸摸我的頭問。

      我聽得懂爹地話中的意思,我不希望爸比不開心,於是點點頭。心裡失望得很,直想著要是爸比說不能養怎麼辦……

      『爸比最喜歡貓了,然後他又這麼疼妳,一定會答應的。』哥哥這麼說。

      但我還是很擔心,扯了扯身旁的克拉拉姊姊的袖子:『要是我們家不能養,姊姊可以養嗎?』

      克拉拉姊姊很寵我,但這時候她也只能搖搖頭:『我們家有兩隻大狗,暫時收留還可以,一直養下去恐怕… …』

      本還計畫要是自己不能養,讓克拉拉姊姊養著的話,我還能常常見到牠。

      這下我更失落了。我像爹地一樣不愛說話,卻和爸比一樣會把表情全攤在臉上,克拉拉姊姊一看就知道。

      『放心,米拉阿姨一定會幫牠找到適合的家,到時候我們再去看牠,好不好?』克拉拉姊姊試著安慰我。

      我忍著眼淚,不要讓人擔心。克拉拉姊姊也許有注意到,摸了摸我的頭。

      但我實在想太多了,爹地也實在擔心太多了。

      爸比一回家就注意到我懷中的小貓。爸比大動作地快步靠過來:『寶貝,這漂亮的小傢伙哪裡來的?』

      『米拉阿姨說可以給我們養的… …』我吞了吞口水才問『爸比,我可以養牠嗎?』

      爸比想也沒想就說:『我們一起好好照顧牠,好嗎?』一邊溫柔地輕捏我的臉。

      『好!我一定會照顧牠的,我會愛惜牠。』我喜出望外地撲進爸比懷裡。

      爹地也靠了過來:『尤拉,真的沒問題嗎?』

      『孩子喜歡啊!再有隻寵物… …倒也不壞。』爸比笑著說『再說這次我又哭的話,還有你在啊!』

      於是被取名「紹爾嬏」小貓便正式住下來。

 

评论(4)

热度(111)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