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If Only...【第十幕】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ABO設定,原著五年後時間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序幕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第五幕  第六幕  第七幕  第八幕  第九幕

莫名的比平常多了好多字,原本預計要寫大獎賽的俄羅斯分站也沒寫(掩面)

這一章的主題是「相信」,從頭到尾並沒也刻意強調著兩個字,但兩人之間的牽絆是在極度信任才辦得到的,小芭是這麼覺得(傻笑

以下。


第十幕:If Only I Believed

 

愛在電光火石間發生卻永駐我心,此生不渝

你擁抱我最真實一刻愛永存不息

我對你愛永無止盡,不管是遠是近,無論你在哪裡

我相信你的愛也永不止息

 

——來自《愛無止盡》席琳狄翁

 

~X~X~

 

      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的前一個月,奧塔別克和尤里對婚禮的準備已經告一段落,隨著練習的增加,差不多是完全停下來。這年的分站賽,奧塔別克和尤里都選擇了十一月初的俄羅斯站和月中十五號以後的中國站。

      即便是在緊鑼密鼓的訓練當中,尤里也不可能忘記十月三十一日是個重要的日子,他最愛的伴侶的生日。

      每年尤里的生日,奧塔別克都會為尤里準備不同的驚喜,相形之下尤里總覺得自己送的禮物算是普通了。今年尤里打定主意要送一樣讓奧塔別克那張木頭臉上露出極度驚訝表情的禮物。

      要送奧塔別克禮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來,他不會主動說自己喜歡什麼,除了會說喜歡尤里。二來,主動問他想要什麼這招尤里之前試過了,他只是抱著尤里說:『我已經得到我想要的了。』

      尤里弄不懂,為什麼奧塔別克明明不愛說話,情話卻永遠說不完;尤里也弄不清,奧塔別克的慾望怎麼能哪麼小… …在床上以外。

      挑禮物這件事情已經困擾他少說有三個月了。尤里得承認,自己有點洩氣… …他沒有辦法做到奧塔別克的程度,奧塔別克不在意,他自己也認了,至少他仍想要讓奧塔別克感到驚喜。

      眼看時間迫近,尤里心裡也急了。

      尤里終於選定禮物,是在某個他趁著奧塔別克去洗澡時滑手機逛購物網站挑禮物的時候。

      拿著手機在床上邊滑邊看邊打滾,尤里忽然注意到一個賣玩偶的商家,它同時也提供訂製玩偶的服務。

      他們的臥房堆滿了尤里的大型貓科玩偶,相比之下奧塔別克的那隻粗眉面癱熊顯得很突兀又孤單。

      尤里抱起那隻小熊,對它說:「我幫你換件衣服,然後找個同伴好嗎?」

      小熊怎麼可能會回話!但尤里覺得奧塔別克會喜歡這個點子,那小熊就算是也喜歡了。

      「你在跟我的小熊說什麼悄悄話?」

      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出來的奧塔別克把頭放在尤里的肩膀上。

      被奧塔別克小小嚇到的尤里報復地說:「說你壞話。」

      「嗯。」

      尤里真傻眼了,奧塔別克這樣都能淡反應。「你好歹有點表示吧!」

      「因為我能知道你在開玩笑。」奧塔別克這麼說一點都沒有錯,他們互相懂得對方的情緒,再小的變化都能感受到。

      這時,尤里留意到奧塔別克直直地盯著那隻熊:「你一直盯著熊看做什麼?」

      「我在想,為什麼你跟熊說悄悄話,但不跟我說……」奧塔別克說著,語氣裡竟有一絲委屈。

      跟自己送的訂婚戒指吃醋、跟夕陽吃醋、跟炸豬排勇利吃醋、跟自己的小熊吃醋……尤里開始覺得奧塔別克和那個醋王維克多有得拼比了。該不會以後他還會跟自己的孩子吃醋吧?!

      說到這件事,尤里和勇利一直覺得,要不是因為勇利一次生了兩個寶貝,讓維克多跟著手忙腳亂,他準會為了勇利的心思都在孩子上而跟自己還是嬰兒的孩子嘔氣。

      當晚,抓緊奧塔別克沒有注意的時機,尤里立刻下了訂單,並附上衣服的樣式和詳細說明給廠商。

      了卻了一樁心事,卻沒有想到是另一個軒然大波的開端。

 

      尤里是到了奧塔別克生日的前三天才發現自己的失誤。

      當時他訂東西訂得太快太開心了,卻沒有考慮到製作和貨運的時間。打電話去詢問的結果是東西勉強可以在奧塔別克生日的前一天完成,但送貨就有點危險了,畢竟十月的俄羅斯天氣並不穩定,貨車隨時有延誤的可能。

      另一個選擇是親自去店裡拿。但是問題又來了,店家在莫斯科,光坐火車來回就要八個小時,還要加上其他路程跟找路的時間……但這節骨眼上,又不可能取消訂單。

      尤里也沒有打算把這件事告訴奧塔別克。在送出禮物之前不打自招?!他才不做這種事。

      又考慮了一會。當初奧塔別克送禮物找維克多那老頭和炸豬排一起瞞著他,這回正好可以連本帶利還回去。想到奧塔別克也許會露出極度訝異的表情,然後和之前的自己一樣感動,尤里便覺得這個決定不錯。

      因此尤里決定在奧塔別克生日前一天,讓維克多幫忙支開奧塔別克,讓勇利幫忙隱瞞自己的行蹤,而自已就親自跑一趟莫斯科。

      傳了訊息給勇利說明自己的計劃,得到了兩人「OK!(大愛心)尤拉,為了奧塔別克要加油喔!」的回覆。

      收到回覆後,尤里著手計畫起交通問題。幸好自己還是熟悉莫斯科,就算真的要找路,大概也不會用去太多時間。

 

      十月三十日。尤里按計畫在早上九點之前出發。

      擅自請假,雅可夫當然氣炸了,隔著電話對尤里大吼、狠狠地責罵了一頓。若是遇到奧塔別克以前的尤里,很可能就直接掛掉電話。現在的他卻學會了耐心聽完雅可夫的話,雖然他還是不會認錯。

      這一點長進讓雅可夫都覺得意外,最後丟了一句:「自己小心啊!既然要做就不要讓自己後悔!」

      這一趟,從搭上火車,轉乘地鐵,到尤里找著店家為止都還非常順利。

      在店裡稍等了十幾分鐘,當店員把玩偶拿給尤里,他的眼睛整個亮起來。手中的玩偶和衣物就和自己想像中的一樣。他緊緊抱著玩偶,心中滿意的不得了,這一趟來得太值得。

      心情大好的尤里,對於店員們要求合影、簽名都一概來者不拒。

      尤里準時搭上回程的火車。他乖乖地遵守約定在搭上車之後跟勇利報平安,順手拍了玩偶的照片:「很棒,對吧!貝克絕對會嚇一大跳!(得意表情)」

      「是啊... ...可是奧塔別克已經在懷疑我們了… …希望維恰撐得住!(汗顏)」

      勇利傳回來的情況看起來那邊不太樂觀啊!尤里看著手機做了個怪表情。

      說實話,維克多在滑冰、編舞、放閃光… …等都是專家,但要騙過奧塔別克?尤里自己都覺得不太可能,維克多能撐到現在已經超出他原本的預期了。

      再著急火車也不可能開快一點,不然他早就踹開門,把腳架在列車長後腦勺上,逼他加速了。

      尤里索性戴上耳機,靠著椅背睡上一覺。

      他不是會睡過站的那種人,尤里在到達聖彼得堡之前醒來,用最快的步伐趕上要轉搭的地鐵。

      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七點以後。尤里在上車前傳了訊息給勇利:「我去搭地鐵了,很快到家。」

 

      奧塔別克一早就覺得不對勁了。

      尤里是個特別好勝的人,他可是感冒發燒都要練習的那種,在比賽前貿然請假一整天實在不正常。

      和勇利在一起這一點也很奇怪。勇利本身也是花式滑冰選手,又那麼在乎尤里,再重要的事情應該都犯不著讓尤里特意請假一整天。

      最決定性的證據,當然就是教練維克多一整天不正常的態度。那個會花心思安排他和尤里有多一點休息時間能相處的維克多,居然會千方百計不讓他打電話給尤里,怎麼想都是事有蹊蹺。

      到練習時間結束為止,奧塔別克都還聽從維克多的話,假裝自己什麼也沒有發現。

      但等練習時間一結束,他就拼命打電話給尤里。

      尤里沒有接電話,而是一段時間後才傳訊息回他:「等下就回去了。」

      奧塔別克當然無從知道尤里是不想他聽見火車的聲音才刻意不接電話,卻也足夠他知道,尤里絕對有事情拉著維克多和勇利瞞著自己。

      回到家,準備好晚餐已經超過七點半,奧塔別克怎樣也待不住了… …

      直覺告訴他,他必須出門去找尤里… …

 

      地鐵突然停下來的時候,尤里真的亂了手腳。

      聽到廣播,原來是信號系統故障,才暫時無法行駛。本要放心下來,一聽見要一個小時才能恢復行駛,尤里的白皙的臉龐一下子刷成了死白。

      怎麼辦?已經和貝克說等下就回去了… …要是時間晚了,謊話被識破也就算了,但貝克就真的是要被嚇死,另一種意義的嚇死,絕不是驚喜… …

      聖彼得堡的地鐵在很深的地底下,手機收不到訊號。尤里沒有辦法向炸豬排勇利求救之後再決定下一步,他得靠自己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

      沒有太多時間猶豫,尤里選擇到地面上再想辦法回家。

 

      要找尤里,奧塔別克完全沒有考慮去尼基福羅夫家。既然已經知道是謊言了,尤里怎麼可能會在那裡。

      聯合欺騙自己的事,以後再慢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他只想知道尤里在哪裡。

      說不上來的直覺領著奧塔別克騎車到地鐵站。

 

      強行出了地鐵站,從這一站到離家最近的車站只差一站。以尤里的體力來說,如果用跑的,半個小時之內肯定能到。

      那就跑吧!由里並沒有猶豫。

      抱緊手中裝著玩偶的袋子,尤里開始往家的方向跑。

 

      在離家最近的地鐵站前停下車,奧塔別克環顧四周都沒有看見尤里的身影。

      猜錯了嗎?……不對!他感覺得到尤里就在附近。

      這個夜晚還不算寂靜,奧塔別克卻能清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他在慌張,他在恐懼、他在徬徨……他覺得自己再見不到尤里就會發狂。

      或許世界上真的存在心靈感應。不光是記憶與情緒能交換共享,還能對彼此的情況了然於心。

      奧塔別克把車子轉向,騎到一旁的巷子中。

 

      尤里已經跑了二十幾分鐘,好不容易才靠近了目標的地鐵站,想到離家還有點距離,他的情緒複雜起來。

      他其實已經累了,卻不願停下腳步。尤里不想放棄,禮物會不會今天就被看見他已經管不著了,他現在只想快一點見到奧塔別克。

      屋漏偏逢連夜雨。老天有善良的時候,也有壞心眼的時候。

      在這十萬火急的時候下雨,肯定是使壞到了極點。

      早上出門根本沒有想到帶傘的尤里無奈只能躲進屋簷下,盡量挑能遮雨的地方緩緩前進。

 

      奧塔別克騎車到一半天下起雨來,還是沒穿雨衣根本無法前進的傾盆大雨。氣溫降了下來,他的心情也跟著直直往下掉。

      尤拉究竟在哪?他是不是在淋雨?奧塔別克想得都快要瘋狂。

      他的車速沒有慢下來,同時不斷留意路的兩邊。

 

      尤里幾乎要癱坐在一個屋簷下。剛剛被快速駛過的車子濺了一身的水,幸好他反應快護住了裝玩偶的袋子。對著那台車叫囂了幾句後,尤里只覺得無力。

      貝克發現自己不見了嗎?他會怎麼想?尤里想著險些掉下眼淚。

      他站起來,沉重地繼續下一步。

      「尤拉!」

      第一次聽見,尤里淺笑。他必定是太想念奧塔別克才會幻聽,以為聽見他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

      「尤拉!」

      再聽見一次,尤里停下腳步。怎麼可能呢?貝克怎麼可能知道自己在這裡?尤里在心裡笑自己傻。

      「尤拉!」

      第三次聽見,尤里已經整個人落進那個溫暖的懷抱裡。比自己略高的體溫,牧草香氣的Alpha資訊素,骨感有力卻溫柔的臂膀,自己想念的一切突然出現,原先忍住得淚水不爭氣地掉了下來:「貝克……」

      奧塔別克抱著尤里好久好久,直到他濕了大半身體而驟降地體溫恢復過來。奧塔別克沒有發火,只是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尤里穿上,為他穿了雨衣,才說:「我們回家吧!」

 

      回到家中,了解整件事情後,奧塔別克並不想責備尤里。他真的是感到驚喜,尤里為了自己跑這麼遙遠的一趟,他不可能沒有感動。

      但是就算感動又心疼,脾氣再好的奧塔別克也不會完全不介意。

      讓他擔心到覺得心都要碎了的感覺,他可不想再體驗一次。但他決定今天和明天都先不提這件事。

      午夜十二點的鐘聲一響,尤里抱著被他換上新衣服的面癱熊和新的熊布偶來到奧塔別克面前:「生日快樂,貝克。」

      出現在奧塔別克眼前的,是穿著和自己的結婚禮服一樣款式的面癱熊,而牠旁邊尤里新買回來的小熊有著和尤里一樣的金髮綠眸。

      奧塔別克激動的抱住尤里,這一次他是真的無以言表自己的喜悅。

 

评论(18)

热度(9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