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維勇】【ABO】FAMILY【If Only...番外一】

#主CP:維克多X勇利

#副CP:奧塔別克X尤里

#ABO設定,原著4年多後設定。

#維勇已經結婚有孩子設定,奧尤交往中設定。

這是If Only故事開始之前兩個多月的故事。

維克多和勇利吵架梗… …感覺這樣的文不少… …(掩面)但其實這是連結後面劇情小芭覺得需要提起卻因為時間點未能安插在正文中的故事。

朋友問怎麼原本的副CP難得扶正、專門寫了一篇就這麼疼... ...但是後面當然是HE,和甜甜的啦XD

 以下。


FAMILY

      事情發生在尼基福羅夫雙胞胎,克拉拉和瓦列里,剛剛滿一歲之後不久。

      昨天整天還看著那笨蛋維克多抱著他心愛的炸豬排勇利還有他家兩個小寶貝大放閃光,不曉得傷害多少人的眼睛,毀損多少副墨鏡。今天本來已經打算要休息,卻被電鈴聲干擾,一打開門就看見被那個笨蛋捧在掌心的Omega伴侶滿臉委屈地站在自己家門口,尤里著實覺得詭異又無奈。

      尤里現在暫時決定都管維克多叫笨蛋,因為他在聽完事情的緣由後,無論正著想倒著想,肯定都是維克多的錯!!

      他的心底是軟的,平時在外人眼中的態度再怎麼沒一個後輩的模樣,私下以朋友的角度尤里哪捨得這個時間點讓勇利呆站在門口,何況他手上還抱著那兩個軟乎乎的小可愛。

      拉勇利進門,安頓好他和兩個孩子。

      尤里看著差不多要眼淚潰堤的勇利,他可比那笨蛋更不會安慰人啊!他聽過那笨蛋想要安慰勇利,卻把勇利惹得暴哭的事蹟。現在想想自己估計也好不到哪去… …特別面對這個心是玻璃製成的炸豬排。

      讓尤里幫忙抱著克拉拉,勇利進入想要說話卻不知從何開口的狀態。他本來就不是會抱怨東抱怨西的人,特別對象還是他愛到要死的自家Alpha伴侶。

      抱著克拉拉玩了一會,尤里耗盡了耐心:「我說炸豬排,你到底是要說還是不要說啊?好歹他媽的交代清楚你是為什麼到老子家來避難!」

      尤里一兇起來,勇利整個人又縮了一下。他內心知道眼前這人雖然兇,卻是自己為數不多的談心對象中最適合談現在情況的一位。吞吞口水,提起小到像芝麻的勇氣說:「尤拉你先別生氣… …我會說的… …好嗎?」

      深深嘆口氣,尤里也習慣這個性格和自己迥異的友人:「說。」

      「就是… …」抱緊懷裡的瓦列里,勇利怯怯地開口… …

 

      時間拉回稍早之前。

      晚餐時,維克多餵完了克拉拉,突然像想起什麼大事一樣問起勇利什麼時候要恢復練習,然後自說自話地說起如果想要參加年底的國際滑冰總會大獎賽,現在就差不多要開始訓練了。

      勇利中途有好幾次都想要打斷維克多。但是維克多已經呈現一個什麼都幫勇利計畫好,興致勃勃的狀態。

      從選曲到編舞,就連要請誰來在練習時間幫忙照顧孩子,維克多都設想得完美。就等勇利點頭說一個「好」字。

      等維克多好不容易說完,轉頭問他:『你覺得呢?』

      勇利根本說不出口他的回答。

      『勇利?勇利?勇… …』維克多錯愕了。他收到了勇利的情緒反應,即便勇利沒有開口,他也能明白『你… …不打算回歸現役?!』

      被識破了心中的想法,勇利弱弱地點點頭:『… …對不起,維恰。我想要自己照顧克拉和瓦利亞。』

      他懷孕休息了一年,然後又再休息了一年照顧兩個襁褓中的孩子。勇利心裡很清楚三件事:第一,他二十八歲了,又休息兩年,體力再好他都不認為自己能和維克多一樣輕鬆回歸現役;第二,他習慣了和維克多的雙人滑,但要是回歸現役,維克多卻已經退役,他不覺得自己還能適應單人滑;第三,他的心在家庭裡,他想要親自照顧自己和維克多的孩子。

      雙胞胎出生之後的大獎賽,和過去一年的比賽裡,他們都曾為了去觀看尤里比賽,把孩子託給勇利在長谷津的父母親代為照顧,但這和長期把孩子交給保母是完全兩種狀況。勇利想到要是這段時間,孩子發生什麼事,或是不再親近自己了… …他就害怕。他又想到那認生的瓦列里,他肯定會哭得令人心疼。

      勇利根本不敢抬頭看維克多。他覺得維克多一定會失望… …他是那麼期待自己能回歸。他卻又一次讓維克多失望了。勇利忘不了自己四年前提出退役時,維克多氣得都哭出來;勇利忘不了他們的關係掉到了冰點,差點就… …

      維克多沉默下來,他只是需要時間消化他剛剛收到的消息。到這裡,維克多做錯了這晚的第二件事。

      然後他輕輕地說:『為什麼勇利總是先想到別人呢?』

      這句話狠狠傷了勇利。別人?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 …哪裡是別人?!他是習慣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渴望放在後面,但是把自己最愛的三個人放在最前面考慮… …到底錯在哪裡?

      勇利這輩子,不顧一切追求過的渴望僅僅只有兩個,一個是花式滑冰,另一個是和維克多有個家。後者的重要性早就在維克多告白之後超越了前者,他當然會為了這個家放棄一切,包括自己所愛的滑冰。

      而這個家的成員,自己用盡生命去愛的Alpha伴侶居然說是別人!?

      勇利回答不出來,淚水直接決堤。就是雙胞胎這兩個不知事的孩子都察覺媽媽的心情而跟著不安起來,維克多竟沒有任何表示。

      維克多是慌張了。他想先安慰勇利,卻又想說服勇利再給自己一次回到冰場上競賽的機會… …遲遲下不了決定、沒有任何行動的結果,就是那一餐,他們沒有再和對方說任何一個字。

      平時勇利煮飯的日子,洗碗的是維克多。可是這一晚,他一直想著要怎麼跟勇利溝通,便忘了這件事。

      維克多想著勇利兩次提出退役的事。前一次是因為希望他回歸現役,不想自己占用他的時間。這次是為了照顧他和自己的孩子。方才維克多的最後一個問題其實沒有責備的意思,他就是想著為什麼總是勇利再為自己犧牲呢?

      他忽略了在勇利聽來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明明是最能理解對方麼靈魂伴侶,也是會有這麼鬧起來的時候。正是因為太過於先考慮對方,意見就這樣不合。沒有大吵,但沉默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傷害。

      維克多的一錯再錯,遇上容易想不開的勇利,事情就棘手了起來。

      看到成堆沒有洗的碗,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勇利剎那間的感覺就是:維克多生氣了,維克多認為自己背叛他,維克多… …不在乎自己了。

      最後,趁著維克多呆坐著來不及反應,勇利抱著兩個孩子奪門而出。

 

      聽完勇利的敘述,尤里就是那個反應:「維克多那個天殺的大笨蛋!」

      勇利看著情緒比自己還激動得尤里:「尤拉,別這樣。我也真的違背了和維恰的約定… …」

      「炸豬排你是跟著那個笨蛋太久,跟著傻了嗎?」尤里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你原本的想法哪有錯?一丁點都沒有!老子告訴你,你今天和孩子們就住在我這裡不要回去了,就讓那個笨蛋體會一下你不在的感覺,看他以後會不會多考慮你的感受!!」

      其實維恰平常都是先考慮我的… …除了這件事。這一句勇利沒有說出來。尤里現在比他還氣,他總覺得這句話還是別說的好。

      用自己和孩子不在身邊來威脅維克多,這點勇利是想都沒有想過。但是自己真的是無理取鬧地出家門,勇利也沒有膽子像什麼事都沒有地回去。想來想去還是只能接受尤里的好意住下來了。

      讓勇利哄了兩個孩子在自己的床鋪睡著,尤里推著勇利先去洗澡,順手丟了件他應該穿得下的襯衫給他。

      才剛回到房間,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是某個今天被他嫌棄到極點的笨蛋,尤里果斷按下拒接。還順手傳了訊息給奧塔別克:「今天開始到我說可以都不准接維克多的電話,不准回他的訊息,更不可以告訴他,勇利和孩子在我家。」

      「收到。」奧塔別克秒回覆。

 

      勇利衝出門後,維克多立刻就意識到自己錯了。勇利不過是太愛自己的家人啊!想到自己居然沒有按著自己起誓的內容珍愛著自己的伴侶,反而有惹哭勇利,維克多的心就揪緊了。

      維克多幾乎要瘋狂,勇利去哪了?還有他們的寶貝… …他們三個現在在哪?如果他們在外發生什麼事,他一生都不會原諒自己。他覺得自己絕對是這世界上最蠢得Alpha,一個沒有辦法讓自己的Omega無憂無慮的無用伴侶。

      勇利要不要回歸現役,他不在乎了!

      此時維克多只要他的勇利平安待在自己身邊,只要勇利和孩子們過得快樂。那點小事為什麼自己剛剛不能馬上表態尊重勇利呢?

      維克多恨不得回到晚餐的時間揍自己一頓。

      沒有餘裕在讓他懊悔。維克多顧不得自己穿著居家,隨意套上外套、鞋子,什麼都沒想就衝出門找人。

      家附近的地方,公園、店家… …什麼地方都看不到勇利的身影。

      一頭銀髮被維克多反覆的抓了又放,看了都擔心他會不會抓下整搓的頭髮。

      在崩潰的前緣,他想起了尤里。勇利也許會去找尤里!!維克多抱著最後的希望朝尤里家跑去。

 

      今晚電鈴第二次想起,尤里在門口看到的是一個模樣遭到不能再遭、面容憔悴的笨蛋老頭… …喔,不!是笨蛋維克多。

      尤里青著一張臉:「來幹嗎?」

      「勇利在你這裡,對嗎?」維克多抓著尤里的兩隻手臂,祈求一般地問「拜託你,他們如果在這,告訴我… …」

      眼前的人頭髮凌亂、眼眶泛紅、衣衫不整,連鞋子穿了兩隻不同雙出門都不知道。炸豬排勇利在自己家還沒有兩個小時,這笨蛋就成了這副模樣… …尤里得說他真的是嚇傻了。

      尤里還在猶豫要不要說實話,勇利偏偏自己送上門來。

      「尤拉,謝謝你的衣服。還有你要洗… …」剛洗好澡地勇利從浴室走出來邊對尤里說著。

      果然是笨蛋夫夫!尤里心中只有無奈和好笑。

      精神力極端強的他是鬥得過維克多的,只要勇利堅持不見人,尤里就打算把眼前這笨蛋轟出去。管他會不會發狂,那都是他活該!

      但是勇利是完全不一樣的人,他的心軟的就像水,能包容一切的水。一聽見維克多喚著自己的聲音,他就投降了,再看到維克多的慘況,眼淚又克制不住,滾滾而下。

      尤里嘆了好大一口氣。這一對到底是演哪齣啊?!

      他退開一步讓那個笨蛋進門:「自己的問題自己好好解決,別淨給老子添麻煩!」

      維克多連道謝都忘了,闖進門就抱住勇利,自己也毫不克制地哭起來。

      尤里關上家門,覺得這客廳實在不是人待的地方,逕自走回房間陪兩個睡覺的寶寶去。

      「對不起... ...對不起… …」維克多重複了這句話好多好多遍。

      這一天,維克多向勇利發誓三件事:第一,自己再也不會讓勇利因為自己而哭泣;第二,以後一家人的事他會更尊重勇利的想法;第三,除非孩子成年成家了否則一家人絕對不會分開,而他一輩子都不會離開勇利。

      這個大孩子似的Alpha總算是平安把自己的伴侶求回家。破啼為笑的維克多抱著瓦列里摟著抱克拉拉的勇利,親了又親,簡直無視自己還在尤里家。最終被尤里狠狠趕回家。

 

      勇利和孩子們跟著維克多回家以後,尤里和奧塔別克說起電話:「剛剛的事取消,炸豬排決定原諒那笨蛋了。」

      「真快。」奧塔別克微笑。

      「那一對才沒有辦法吵架超過一天,你真該看看那笨蛋剛剛的慘樣。」尤里回憶起,不禁翻了個白眼。

      「嗯。」奧塔別克完全可以想像… …當然不是想像維克多的模樣,而是說剛剛那句話時尤里翻白眼的表情。

      「吶!貝克,如果… …我是說如果,如果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

      「我永遠不會逼你做不想做的事。」奧塔別克輕輕地說出心中的想法。

      那正是他的情人最滿意的答案。

 

      了卻心事,夜已深,分外平靜。

 

评论(10)

热度(12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