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YOI衍生】【ABO】關於雙親太有名氣怎麼辦… …【If Only...番外四】

#原著二十多年後設定。ABO設定。

#訪問梗,記者第一人稱。訪問奧尤的孩子和維勇的雙胞胎。

#時間點是 番外二 的稍晚之後。

本來只是想要配合圖片寫一點點,結果小芭我又寫了一堆XD

以下。

(手繪… …因為小芭電繪很弱… …


關於雙親太有名氣怎麼辦… …

 

      我得說,能夠訪問這幾個孩子,是我人生最特別的體驗之一。

      他們的雙親,是傳說、是傳奇、是神話,而他們生來就是天之驕子。但我相信他們之所以成功肯定經過一番寒徹骨,並非倚仗父母的光環餘蔭。

 

      用攪拌棒在咖啡裡又攪了幾圈,不時望向咖啡廳的門口,我的心跳得很快。他們不曾和父母分開接受訪問,這一次卻答應了我的邀請,到現在我仍不敢相信這是真實。

      終於我看見那四個孩子一齊走了進來。我站起身招手招呼他們過來。

      走在前方的銀髮少女緊緊牽著身旁的金髮小女孩,她們身後的兩名年紀不同的少年都是黑髮。

      「您是羅果娃小姐吧!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四個孩子中帶頭發言的少女對我說。她高挑勻稱的身形和銀髮、藍眼都和她的Alpha父親相似。

      「請不要介意,是我早到了。」我對他們微微笑「容我再次自我介紹,我叫娜傑日達·雅拉斯拉夫娜·羅果娃,稱我為娜傑日達就行了。」他們各個都是習慣面對鏡頭的孩子,神色自若。最緊張的人反倒是年紀比他們都年長的我。

      「好的,娜傑日達小姐。」銀髮少女維持著有禮貌的態度,代表其他人和我握手「相信您已經熟悉我們的名字。」

      我頷首。按著他們在站立的順序答道:「當然。是克拉拉、崑蘇絲露、寬迪克和瓦列里,對吧!」

      這次開口的是名叫「寬迪克」的少年:「是的。」

      「別光站著,請都坐下吧!」我指指眼前的座位。

      我聽說他們從小一起長大,關係就和雙方家長一樣極好。據我觀察,他們之間似乎連坐下的順序都有自己的默契。

      最先選位置的是年紀最小的崑蘇絲露,從其他人的眼神能察覺他們是刻意護著這個妹妹。她在我面前的位置坐下,然後下一個是瓦列里。他選了和崑蘇絲露之間空了一格,最右邊的位置。

      他們之間的空位坐的是崑蘇絲露的哥哥寬迪克。最年長的克拉拉等他們都坐定坐好後,才在崑蘇絲露的左邊坐下。

      「我從一些比較基本的問題開始,可以嗎?」我拿出隨身的記事本。卡其色的空白封面上被我畫滿自己喜歡的動畫人物,平時我會刻意遮擋起來,唯有今天我讓它以原貌出現。

      「沒問題。」代表回答的還是克拉拉。

      「首先,能請問你們的生日和年齡嗎?相信很多人好奇這一件事。」

      克拉拉看了一眼從進門就保持沉默的弟弟瓦列里示意他回答這個問題。

      收到姊姊的命令,瓦列里露出膽怯的本性:「欸… …那個… …」

      據說以往的訪問都是雙親和姊姊代替他回答問題,而瓦列里本人就是假裝鎮定的坐在。看來所言不假。

      突然被要求自己回答問題,他一下慌亂著,連自己的生日都想不起來。

      「別緊張。」身旁的寬迪克握住他的手。因為性別差異,年紀較小的寬迪克的手掌足夠包住瓦列里整個手掌。寬迪克的舉動對他來說是有作用的。

      「我和克拉拉姊姊是同一天,12月7日出生,今年生日以後是22歲。」瓦列里清晰地回答。說完他迫不及待地轉頭看向坐在最左邊的姊姊。

      克拉拉沒有讓他失望,給他一個讚揚的笑容。

      下一個回答的是寬迪克:「我4月28日出生,剛剛滿18歲。」然後他拍拍一旁妹妹的肩膀。

      從頭到尾都笑得像花朵的小女孩一面用手比著數字一面說:「崑蘇絲露10月11日出生,今年就要14歲了。」

      我將數字一一記下,接著問:「再來,方便請教你們的性別嗎?」

      這回帶頭回答的是寬迪克:「我是Alpha男性,瓦列里哥是Omega男性。」

      他的語氣裡頗有宣誓主權的意圖,讓被他握著手的瓦列里紅著臉瞪了他一眼。瓦列里的膚色遺傳自俄羅斯籍的Alpha父親,因此在寬迪克身邊襯得更加白皙,紅起來之後變成一種好看的粉紅色。

      「爸比說我以後會是Omega女性。」喝了一口剛送來的奶茶,崑蘇絲露斬釘截鐵地說。

      克拉拉笑出聲,伸手按在崑蘇絲露頭上摸了摸。糾正她的答案:「這孩子還沒分化呢!另外,我是Alpha女性。」

      其實很多基本的問題沒有詢問的必要,像是他們的國籍。克拉拉和瓦列里是俄羅斯和日本的混血兒,寬迪克和崑蘇絲露則是哈薩克、俄羅斯混血,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就是剛剛的兩題,也其實是我自己需要緩和一下心中的激動。

      不過,和國籍、血緣相關,我有一件好奇的事:「你們平常怎麼對話的?全部使用俄語嗎?我是指和你們的雙親。」

      「我們家都是俄語,」寬迪克眼神驕傲地拍拍妹妹的背「不過妹妹的哈薩克語非常流利。」

      事實上,以往的新聞片段證明,寬迪克對於記者用詞高深的問題,他也能用哈薩克語應答如流。但以他特別提及妹妹的程度來看,崑蘇絲露的哈薩克語應該比哥哥更出色。

      「我們家是俄語和日語並用,偶爾也會用英語。」尼基福羅夫雙胞胎中回答的是克拉拉。

      「克拉拉姊還會跟我爹地還有崑蘇絲露說哈薩克語呢!」寬迪克補充。崑蘇絲露在一旁猛點頭表示同意哥哥的話。

      「所以妳會說四種語言?」我訝異地看著這大半時間都花在冰上的少女。

      「其實我還會說中文跟泰文。」她的圓臉和五官都像媽媽勇利,但自信的笑容就是她爸爸維克多的複製品。

      面對她的我只能瞠目結舌。她到底是用什麼時間來學外語的?!

      「我記得克里斯叔叔試圖教過妳法文… …」寬迪克沒什麼表情,語氣卻很惡質。

      克拉拉零秒差反應:「Bordel!」朝他瞪過去的眼裡帶著殺氣。

      呃… …我沒記錯那是法文,而且是粗話。

      夾在兩人之間的崑蘇絲露左看右看,竟出手戳戳克拉拉的臉頰:「姊姊,不要生哥哥的氣嘛!」

      克拉拉對她露出寵溺的笑,親暱地親了崑蘇絲露的額頭:「我沒生寬迪克的氣,都是克里斯叔叔不好!」

      接著我問到自己今天的主題:「我們都很好奇,你們的雙親都這麼出色,對你們來說會是壓力嗎?」

      「壓力嗎?至少我們家爸爸媽媽沒有給我們壓力,奧塔別克叔叔和尤里叔叔都也沒有給過寬迪克和崑蘇絲路壓力。我的意思是,他們要求我們做到最好,但不是要我們和他們一樣。」克拉拉先回答了關於雙親這一塊。

      弟弟瓦列里補充道:「四個人都選擇了花式滑冰,這是我們自己的決定。」

      「我了解,但是一些報導不免會把你們和雙親做比較,這對你們會不會造成影響?」我拿出一篇事先準備好的舊報導放在他們面前。

      崑蘇絲露歪著頭,沒怎麼認真看報導就說:「爸比說不用去看這種東西。」

      「其實我爸比說的是:『這… …養的寫出來的… …屁你們不必看!』… …抱歉!我妹在這我不能說出完整版。」寬迪克補充。

      「呃… …沒關係,那一句已經充分表現出了尤里先生憤怒的心情。」

      「這並不是我們不接受任何批評指教,只是如果一篇評論完全是拿我們和雙親做比較,要比出誰優誰劣,那我爸爸也會叫我們不必看了。」克拉拉嚴肅地解釋。

      我很難想像那個臉上堆著笑容的維克多會像尤里一樣青著一張臉對孩子這麼說,更別提那個性溫柔婉約的勇利。總之,不管其他人怎麼想,我都認為他們的雙親想法非常正確。

      「抱歉,這個問題太嚴肅了。不過請容許我再問一題。」

      「沒事的,您繼續問沒有問題。」瓦列里的五官像是俄羅斯人的爸爸維克多,那一抹柔和的笑卻像是從媽媽勇利臉上複製來的。

      「在學校的時候,同學會好奇你們雙親的事嗎?畢竟你們有聞名世界的雙親。」

      問題一出口,克拉拉大笑起來:「當然會啊!而且… …」

      「姊姊!求妳別說那件事!!」方才都顯得怯懦的瓦列里突然大聲起來。

      「有什麼關係嘛!我們都有一樣的經驗。」克拉拉收不起那過剩的笑意。

      這真勾起我的興趣了。

      「就是有人跟我們要簽名時,我們開心了一下,結果他們要得是我爸比或是爹地的簽名。換作瓦列里哥和克拉拉姊,就是要他們爸爸或媽媽的簽名。」寬迪克像他爹地奧塔別克一樣沒有表情的臉正坦明地寫著哭笑不得。

      「那是因為也有人真的是要我們的簽名才會弄錯嘛!」瓦列里漲紅著臉,不知道是生氣還是不好意思。

      寬迪克換上一個「拿你沒辦法」的笑,安撫著他。

      「其實,剛剛那兩種情形的還算好一點。惡劣的是那些說我們靠著雙親名氣走到今天的人。」克拉拉的臉色又沈下來,她自己主動說起這件事時不是生氣,不是難受,是一種習以為常的莫可奈何。

      還在鬧脾氣的瓦列里沒忘記提醒:「寬迪克你要是打算再複述尤里叔叔的話,先讓姊姊摀住崑蘇絲露的耳朵。」

      「放心,克拉拉姊已經摀住了。」寬迪克捏捏他還紅著的臉蛋,轉過來對我說「我爸比說:『這些……』」

      這可能是我在最短的時間聽到最多粗話的一次了… …整句話的重點就是,那些人愛說就當他們是嫉妒,讓他們去說,你們就給我用實力證明你們是真正的強者。

      王者的孩子生來就是王子和公主,然而他們也是拼了命付出比別人更多倍的努力才得到今日的榮耀。

      氣氛變的凝重,令人難以呼吸。

      「大姊姊的筆記本上有韋瓦!」因為被摀住耳朵沒有跟上話題的崑蘇絲露突然指著我的筆記本說,水汪汪的翠綠大眼發亮著。

      「崑蘇絲露也喜歡嗎?」我放下筆記本,書背朝上讓她看所有的人物。

      「喜歡!我喜歡這部動畫,還有這個跟那個… …」她比了比書背上的幾個人物,笑得更爛漫了。

      為了和緩氣氛,我順勢問了一些比較有趣的問題,從喜歡的電影開始,問了他們滑冰以外的嗜好,他們喜歡的動物、顏色、食物……等等。他們的答案時不時就會和他們的雙親有關,不禁讓人覺得他們太可愛了。

      好比說他們喜歡的食物,如果不是炸豬排蓋飯或是皮羅什基,就是索性回答「媽媽煮的」、「爹地煮的」,無意間透露出兩家負責掌廚的人是誰。

      問起嗜好時,崑蘇絲露這樣說:「看爹地做菜,還有給爸比當抱枕。」

      她沒有任何一點開玩笑的意思。毫不意外她就是個令雙親寵愛著的小女孩。我不禁想像了一下她的爸比尤里抱著她睡午覺的模樣,一大一小都是有著柔順金色長髮像貓兒一樣的人,畫面分外動人。

      我沒有說出自己的妄想,免得中斷訪問不談,我都覺得自己可能被阿爾京父子或是克拉拉處理掉… …玩笑話。

      為了感謝崑蘇絲露打破了剛剛僵硬的沉默,我畫了幾個她指定的人物給她。

      最後的問題,我詢問他們:最喜歡雙親的什麼部分?最感謝雙親的事情是什麼?

      與前面的問題不同,我請他們各自把答案寫在紙上,再一起打開。四個人低頭努力寫著,倒也挺乖巧地沒有互相偷看答案。

      令人驚奇的是,四個人在沒有互相抄襲的情形下寫下了一樣的答案:最喜歡他們是我的雙親,喜歡爹地爸比(/爸爸媽媽)的全部。最感謝的是,謝謝爹地爸比(/爸爸媽媽)愛我。

      他們絕對是我見過和父母感情最好的孩子們。

      結束訪談,做為謝禮我請了他們四個人盡情的吃想的甜點。

      今天最後一個發現,克拉拉比兩個男生都能吃。

 

评论(20)

热度(75)

  1. 维勇Yuri芭希雅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搬运工!!喜欢这篇文章的,请关注作者🌸🌸👇🏻👇🏻]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