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шоколад【序章】

#這一篇是【If Only...】的續篇。前篇:全世界  If Only...

# шоколад是巧克力的意思。

主要設定如下: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原著七到十一年後時間設定。

#奧尤已經結婚有孩子,維勇已結婚有一對雙胞胎孩子設定。

#ABO設定,奧A尤O,維A勇O。

#維勇育兒可能很多,奧尤生子、育兒、R18情節一定還有。

#私設定多到滿出來,自創角色有,也許OOC(這個努力不耀中)。

#絕對HE,大甜文,中間有點小疼,但疼完就會甜。

沒有問題的話,以下。

PS:這一章是原著七年後時間設定。

 

序章

 

      尤里•普利謝茨基並不是第一次說謊,也不是第一次有目的地瞞著他的哈薩克英雄伴侶。

      暫且不提他對其他人的謊言,對奧塔別克他是少有隱瞞的。一方面是他們之間是難有秘密的靈魂伴侶,另一方面要不是為了給對方驚喜,尤里也沒有什麼想瞞著奧塔別克。

      交往前他為了掩藏自己的脆弱而撒謊,交往後、結婚前他為了送出驚喜的禮物而撒謊,結婚後、這一次則是… …

      尤里自己也想不出個委婉的說法,總之結論上來說,他拐了自己的Alpha在自己沒有任何防備下跟自己結合,還是跟完全標記時同樣那種。

      他不是賭那小的可憐的機率,覺得自己不會懷孕,從一開始他就是故意要懷上奧塔別克和自己的孩子。

 

      事情的起因都是在奧塔別克身上,至少尤里是這麼說的。

      這個奧塔別克就真當他尤里都看不出來他多喜歡尼基福羅夫雙胞胎,當他看不見他老是用羨慕的眼神看著維克多和勇利與孩子親暱的模樣,當他看不到每次購物時總會多看兩眼那些給孩子的衣服、玩具和其他物品… …真當他尤里瞎了心眼又瞎了肉眼,會不知道自己的Alpha在想什麼?!

      尤里也不是沒有主動提起這件事,得到的答覆竟是:『你的比賽怎麼辦?』

      好樣的!這是他的問題嗎?全部都是因為顧慮他!

      好!尤里承認自己就是好勝好強,是輸不起!他確實愛花式滑冰愛得要死!但敢情奧塔別克這傢伙準是忘了什麼才是他尤里這輩子最重要的事物。

      既然如此,尤里決定先斬後奏。他就不信真懷上這個孩子,那個奧塔別克會說出一句不要這孩子。

      在做這個決定前,尤里想起了勇利,憶起兩年前那次四人表演滑。那一個和他擅自先行把自己的姓氏改成阿爾京一樣,成為注目焦點的一次表演滑。不被列入比賽項目的四人滑,卻成了一場被評論為空前絕後的表演。

      尤里甚至翻出當年的影片來看。

      那一段表演滑的故事來自一部歌劇,劇情描寫一位因為叛變亡國而流落他鄉的帝國三王子,受到鄰近公國的少將軍幫助找到自己失散的兩位王兄,與四個人齊心除掉叛亂勢力並救出被囚禁的大王子妃。然而在大王子重建國家、穩定勢力後,協助他們的少將軍卻不告而別。

      原來當初少將軍的父親,也就是鄰國大公曾拒絕幫助有難的帝國,因此他認為自己沒有資格繼續留在三王子身邊。

      大王子妃早就發現三王子與少將軍互相傾心,於是故意向大王子提出為三王子舉辦比賽招親的想法。正如大王子妃所計算,少將軍掩飾身份參與了比賽。

      四人滑中,奧塔別克扮演隱姓埋名改裝參賽且奪冠的少將軍,尤里自然就擔當與少將軍相戀的三王子角色。維克多和勇利分別飾演為了保護三王子及試探少將軍而故意百般刁難他的大王子和王子妃。

      當然少將軍克服一切難關贏得大王子和王子妃的認可,最終得以抱得美人歸,與三王子長相廝守。

      所有的專家、解說員、播音員、媒體,都一致認為不可能有其他組合能把這個故事詮釋的比他們更好。

      這是無庸置疑的事情,他們所擁有的不光是高超的滑冰技巧、絕佳的默契這些不需要贅述的優勢,同時少將軍與三王子刻骨銘心的愛戀、大王子及王子妃之間的鶼鰈情深,還有大王子與三王子的堅固的兄弟情誼、大王子妃和三王子深摯的莫逆之交,想來是沒有能比他們更能將這樣的情感完美投入呈現的人選。

      這對尤里來說是很寶貴的回憶。很大的原因是那次表演滑成了勇利和維克多的告別作。維克多退役是因為年紀,而勇利為的就是孩子。

      奧塔別克理所當然也很清楚這件事,如果說這就是他寧可放棄有孩子的原因,一點都不難理解。

      說心裡話,尤里自己都想過,要是生下雙胞胎他可能會做一樣的決定。

      因為如此,當他再三確定自己的寶寶只有一個時,真是大大鬆了一口氣。

      肯定自己懷孕後,明知道寶寶還小的感覺不出來,他還是常常按著自己的肚子和寶寶說話。那可是奧塔別克和自己的孩子!就算是像尤里的表面那樣驕傲自我的人,也會深深愛著自己的孩子。何況尤里的本性是有著豐沛的情感,他現在完全能明白為什麼當年維克多和勇利會那麼激動。

      男性Omega懷孕除非是像勇利懷的是雙胞胎,否則前期是非常不明顯的,加上尤里沒有任何孕期不適的症狀。尤里便大膽地決定等到寶寶差不多三個月大,奧塔別克生日那天再嚇他一大跳。

 

      奧塔別克發覺伴侶瞞著自己的事情時,內心感到很複雜。

      他一點都沒有道理不發現尤里的異常。光是那個尤里竟然會百般找理由減少高難度的旋轉、跳躍的練習,就已經反常到了極點。

      再來,覺得最為親暱的Alpha、幾乎二十四小時在一起的人,還是連他心裡想法、情緒都能知道的伴侶,會沒有發現自己的Omega的身體情況,奧塔別克都覺得尤里突然挺傻的,傻的太可愛。

      最直接的原因還是,尤里的發情期沒有按時間來,資訊素也不是那種會撩起慾望的芬芳。

      當種種跡象都在告訴奧塔別克,自己的Omega懷孕時,臉面上沒有什麼情感波動的他也忍不住眼淚了。那可是自己和尤里的孩子,他怎麼有辦法平靜,他從那一刻起就愛著那孩子。

      不過他可開心不了多久,尤里遲遲不坦白懷孕的事,奧塔別克心情怎麼可能會好到哪裡去。就算尤里已經刻意減少吃重的練習,但一直在假裝自己不知情的奧塔別克依然看得快要抓狂了,恨不得立刻把尤里抓回家。

      自制力和耐性是奧塔別克非常自豪的部分,但這回他一點都表現不出來了。

 

      奧塔別克忍不下去拆穿尤里的謊言,比尤里打算告訴奧塔別克實話的時間早了整整大概兩個月,讓尤里在奧塔別克的生日公布事情的計劃以失敗告終。

      那天是天氣開始轉涼的八月底,尤里繼續當作自己是沒事的人在做家事,奧塔別克在一旁幫忙,一面在心裡捏把冷汗。

      情緒在尤里搬起裝了滿滿衣物的籃子時失控了。

      『尤拉,把那個籃子放下!』

      尤里聽話地放下來,不明所以地看著奧塔別克:『就是個洗衣籃,你在不高興什麼?』

      『我沒有不高興,我只是……只是… …』婉轉的言詞奧塔別克真的不會,他很快放棄了。挑明地說『只是我已經發現了好嗎?你身體任何的小變化我都會注意到… …尤拉,告訴我實話好嗎?我們有孩子了對不對?』

      奧塔別克在話說完之前,已經先一步把尤里攬進懷中,他的聲音裡、他的話語中,只有溫柔、只有愛意。

      『如果我說對,你會不高興嗎?我騙了你……』尤里把頭埋進奧塔別克的胸膛。

      『我保證不會生氣。絕對不會。』他可以對天發誓,伊斯蘭教的阿拉、東正教的上帝、甚至是神道教的八百萬神。

      『我不准你說不要他,就算我後來要為了他放棄滑冰,你也不准這麼說!答應我。』看來任性的要求,透露的是尤里已經愛著、珍惜著、保護著自己的孩子。

      『我答應你,我發誓。』這不是隨口配合,是奧塔別克的真情。

      『好。』尤里仰起頭,看著擁抱自己的奧塔別克的臉,綻放美麗的笑容『貝克,你要當爸爸了喔!』

      就算自己發現時再怎麼開心,都比不上此刻尤里親自說出口時的激動。奧塔別克忍不住把尤里抱起來轉圈圈。

      『冷靜點,貝克。』尤里緊抱著奧塔別克的脖子,臉上也是幸福的笑。

      奧塔別克停下旋轉,緊擁著尤里:『謝謝你,尤拉。』

 

      這個孩子確定是男孩子後就先被取名為「寬迪克」,含意是「快樂的」,正如他的爹地奧塔別克在知道這孩子存在時的心情。

      寬迪克從出生就看得出來,他長大會非常像奧塔別克,扣除他比爹地不曉得活潑了多少倍這點。

      這孩子倒也不至於是克拉拉那種胡鬧。當天就到醫院來看尤里的勇利是這麼形容的。他很愛發出聲音吸引大人的注意,不是大哭大鬧,真的就是發出些可愛撒嬌的聲音討抱。

      被一起帶來的克拉拉和瓦列里也很興奮得看著寬迪克,克拉拉還跟尤里保證她會把寬迪克當成第二個弟弟來疼愛。至於多年後,在另一種意義而言,寬迪克真的成為克拉拉的弟弟就留待以後再說了。

      肯定也會前來探望的維克多被問到,會不會看到寶寶後想要和勇利再多個孩子,他收起平時的傻笑,正正經經地回答說:「不會。有了勇利,我的人生才真的完整;有了克拉拉和瓦列里,已經是超過完美的程度。有最適合我的伴侶和最珍貴的孩子們,我此生已經別無所求了。」

      維克多這番感性發言後,大家起鬨著要勇利吻維克多,最後還是尤里對病房裡的放閃行為表示抗議才作罷。

 

      尤里在生下寬迪克的隔年就回歸現役,繼續他的花滑生涯。這一點還真嚇壞不少人。

      奧塔別克和尤里做到了同時繼續自己的訓練,又互相配合讓他們能親自照顧自己的孩子。令周圍的人和他們自己都為此感到驕傲。

 

      幾年後,另一個小生命加入了阿爾京家,這便是故事的新一章的開始。

 

评论(18)

热度(131)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