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YOI衍生】【ABO】橘色情人節【黑色情人節番外】

#奧尤的兒子和維勇的兒子的戀愛故事。

#原著二十多年後設定,ABO世界觀設定。

因為是黑色情人節,感覺不管哪一對都很難寫啊!!!跟單身的黑色情人絕無緣的四個人OAO

所以小芭就把腦筋動到萌萌的兒子們身上了XD

放上來後小芭繼續寫正篇去QAQ

以下。



橘色情人節


      這一切都是因為姊姊。我的意思是說都要感謝姊姊!… …不不不,這絕對不是因為姊姊壓迫我才這麼說,這句話千真萬確是出自我的真心。

 

      昨天姊姊沒前沒後、沒頭沒尾說了一句:「今天是很適合寬迪克的節日。」

      「咦?為什麼?」

      我實在是搞不懂姊姊在想什麼。再三追問之下,姊姊回了我一句:「因為某人害他前面兩個14日都沒有慶祝到嘛!」

      「姊姊!!」稍微提高了點音量表示抗議。

      4月14日是屬於沒有情人共度的人的黑色情人節,這件事我在念高中的時候就聽過了,可是姊姊把這件事套在寬迪克身上... ...好吧!我知道這真的是我的問題,他的告白都這麼明顯了,害怕改變關係的人是我。

      因為爸爸媽媽和尤里叔叔、奧塔別克叔叔感情非常好,我可以說是從寬迪克出生就和他一起長大,現在要改變兄弟一般的關係,我很不安。

      我不喜歡寬迪克?怎麼可能有這件事!?

      他真的很帥,性格上雖然有點沒耐性,又跟尤里叔叔一樣會說一些不太好聽的話,但是他總是對我非常溫柔,也很體貼。

      我害怕改變,但我更怕失去他。

      我想姊姊是對的… …

 

      這天一到冰場上,我還真看見寬迪克穿著一身黑色在練習。

      我拼命告訴自己寬迪克平常就喜歡穿黑色和金色,沒什麼大不了。腦海中還是不斷浮現,黑色情人節就是要穿黑色、吃黑色的東西,這一句話。

      噓寒問暖、關懷備至,寬迪克對我的態度一如往常,變也沒有變。

      中午時,我偷偷瞄了一眼寬迪克的午餐,和平常美兩樣的營養均衡、色彩豐富的午餐,果然是奧塔別克叔叔的作品。我安心了下,哈薩克、俄羅斯混血的寬迪克並不知道這在東亞流行的黑色情人節吧!

      「你想吃這個吧!瓦列里哥。」

      寬迪克夾起了便當盒中蔬菜捲湊過來碰到我的嘴唇,讓我整個人都縮了一下。過分,明知道我偏好肉類料理的… …這下是要說我太胖該吃蔬菜減肥嗎?

      看到我的反應,寬迪克翹了一下嘴角,笑得不明顯。他一口吃下剛剛碰到我的蔬菜捲,又夾起塞滿羊肉的薄皮餃子遞過來,動作流暢的就像那反覆訓練的圓形步法。「瓦列里哥喜歡的是這個吧!」

      剛才捉弄的我馬上就敗給了口腹之慾,乖乖的把餃子吃下去。炒過的羊肉從薄薄的餃子皮中掉了出來,好吃的不得了。

      注意力全在餃子身上時,寬迪克拉過我的右手把湯匙裡的俄式烤肉給吃掉。我看著他用拇指擦去嘴角沾上的醬汁,狡猾地說:「交換。」

      我傻了。自己到底是喜歡上怎樣一個Alpha啊?他不是月底才要滿十八歲嗎?

      我努力讓亂成一團泥的腦子冷靜下來,對寬迪克說:「今天結束練習之後,你爹地爸比會讓你自己出門一下嗎?」

      寬迪克看看我,語調認真地說:「當然不行。」我才剛失落地垂下頭,他又頑皮地說道:「如果是要陪瓦列里哥,我可以去去求他們喔!」

      惡劣!!心裡明明這麼想,卻又說不出「算了!」這兩個字。

      「拜託,Iris有新的蛋糕,我想吃。」我真的求他了,為了蛋糕和另一個原因。

      「瓦列里哥你確定你能吃嗎?雖然比賽剛過不久。」

      壞心眼!!就盡會和姊姊一樣強調我容易胖,四個人裡面就我一個人容易胖,實在太不公平了。

      不行不行!我不能因為這樣改變主意。「所以才要寬迪克你陪我去。」

      「好吧!我跟爹地說。」答應的還算是爽快。

 

      結束練習,我們倆就沒有跟姊姊和崑蘇絲露一起坐爸爸開的車回家。

      寬迪克陪我轉了幾班地鐵,道我口中那間叫「Iris」的店。我真的很喜歡這家店的蛋糕,不過選擇這裡還有另一個原因。

      「我要喝伯爵奶茶,你呢?」我偏頭問他。

      「拿鐵咖啡,糖另外加。」寬迪克回答說。自從分化以後,他就很愛喝咖啡。

      我跟點了飲料還有我跟寬迪克說的那種蛋糕。

      寬迪克靠我很近,近得聞得到他身上若有似無的咖啡香。混雜在咖啡廳的味道哩,我還是分辨的出那是寬迪克身上資訊素的味道。

      臉頰好熱啊!要是現在就臉紅,我到底能不能按計畫走啊!?

      送上來的餐點是我們選定的飲料,還有兩個橘色的蛋糕。一個是加入了橘子和咖啡巧克力的蛋糕,另一個則是放入柳橙和牛奶巧克力的蛋糕。我用叉子從第一個蛋糕切下了一塊,確定自己橘子和巧克力都有切到。搶在寬迪克開口鬧我之前說:「吃吃看嗎?」

      看到靠近自己嘴邊的蛋糕,這下寬迪克沒能馬上反應過來。畢竟我從沒有主動餵過他吧!總是讓他來要求我,不過我也都有配合他。

      「嗯!」寬迪克還是吃了下去。

      「如何?」我問他。我覺得自己真的在做死,寬迪克要是說不好吃,我可能會不敢繼續下一步啊!

      他只是笑了笑:「很好吃啊!有特地來的價值了。」

      太好了!我在心中吶喊。

      接下來我要做的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大膽的一件事。我把叉子,就是我剛剛拿來餵寬迪克的那一把,放在另一個蛋糕的盤子上:「餵我吃,這一個。」

      寬迪克表情再怎樣和他爹地一樣不明顯,他臉上還是清楚寫著「瓦列里哥,你今天太反常了!」

      也許是鬼使神差,機會都到手了,出於不做白不做… …之類的理由,我都不想管了。瓦列里用同一把叉子仔細切下包含柳橙和牛奶巧克力的蛋糕,連角落的棉花糖都沒有忘記:「來。」

      現在可不能打退堂鼓啊!我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吃下蛋糕。那是怎樣的美味我現在沒有心情評論,我嚥下蛋糕,盡可能平靜地說:「有很多人說今天是黑色情人節,但是在日本今天是『橘色情人節』,是和情人互相贈送橘色的東西的日子… …所以剛剛的蛋糕就是… …」

      接下來的字句,小聲的我都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寬迪克沒有回話,看了我幾秒,把我整個人拉過去。那個吻有著巧克力的味道。寬迪克先是輕輕吻了一次,然後又貼上來,這次他的舌頭都伸進來,我嚇的縮了下肩膀,可是被抱緊著無法閃開。

      我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他撫著我口中的每一片,像是在品嘗。他捲著我的舌頭,像是在擁抱。

      咖啡、肉桂、巧克力、牛奶、橘子、柳橙的香氣在嘴裡全都化成一塊… …好像有一種咖啡就是這種成份… …我根本沒有餘裕去想這些,注意力都和口中的空氣一起被寬迪克搶走了。

      「寬迪克!」這吻結束,我沒什麼力氣的喊他,其實我整個人都沒有力地靠在他懷裡。

      「先說我們是情人的是瓦列里哥喔!不是嗎?」寬迪克笑著提醒這個事實。

      我沒有生氣,只覺得太好了!能夠傳達給寬迪克。

      沒有回話,耍賴地讓他繼續抱著:「是啊!寬迪克是我的情人。」

      「吶!瓦列里哥… …」

      我沒管他本來要說什麼,直接打了岔:「不要那樣叫我了… …我已經不當你哥哥了… …」這一點很重要,我也很介意。

      「嗯!瓦列里。」

 

      進到Iris之前我們並肩而行,出來的時候我們十指交握。

      我挨近寬迪克,悄聲說出大膽地發言:「那個… …我下一次發情的時候,寬迪克你就成年了,所以到時候… …完全標記我吧… …」

      「瓦列里,你確定?」寬迪克一定覺得今天要被我嚇死了。

      「如果不是為了等你… …我就不會跟爸爸媽媽鬧著說我要用抑制的藥了。」果然說出來會好想找地洞躲進去。

      「那,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喔!我可是忍耐了十年以上呢!」

      我光用聽的就可以想見寬迪克臉上的笑容。我輕輕笑著回應:「我也是喔!」

      這一句,我又看到寬迪克傻愣的模樣。

 

      是說,我好像又忘了解是肉桂的味道是哪裡來的。那是我自己身上的味道嘛!

 

PS:猜錯先提標記這件事情的人是哪一方的人快舉手XD

评论(14)

热度(6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