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шоколад【第三樂章】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原著十一年後設定,ABO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If Only...  序章  第一樂章  第二樂章

以下。


第三樂章:褐色悠閒

 

      「妖精睡得正香,他是那么美麗動人,英雄瞪大眼睛,連眨也捨不得眨一下,看著看著,禁不住俯下身去吻了他一下。」

 

——改寫自《睡美人》

 

~X~X~

 

      四月的俄羅斯天氣還沒有暖起來,還屬於讓人愛睏的溫度。

      這個月要滿三歲的小小孩寬迪克很愛睡,他爸比也像貓兒一般慵懶。

      中午在冰場和奧塔別克一起享用過午餐,暫停練習的尤里就帶著寬迪克回家。閒來無事,尤里隨興地抱著寬迪克去洗個澡,然後父子倆在床上發懶。

      放著寬迪克在床上打滾,滾到床的那一邊又滾回自己的身邊,笑得很樂。

      第二個孩子不曉得會不會這麼活潑。尤里心裡想著。要是女孩子的話,安靜一點也好,如果像到貝克太安靜了,最好就是他們兩個的綜合吧!他想起炸豬排勇利說他們的表情變化量要兩人平均一下才能平衡,維克多馬上接著說:『說話量也是~』

      想到這尤里自個大笑起來。

      抱起又一次滾到自己懷中的寬迪克,尤里抱起他問:「迪克想要弟弟還是妹妹啊?」

      寬迪克歪著頭認真想了想:「妹妹!」

      和貝克一樣希望是女生啊!尤里好奇的問:「為什麼想要妹妹?」

      「爹地說妹妹像爸比很漂亮。」

      居然這樣教兒子的!尤里真服了自家伴侶。

      小孩子玩得時候精力旺盛,睡得時候也很快。寬迪克也不大需要哄,縮在爸比的懷裡就自己睡著了。

      尤里再次覺得自己實在愛極這個像透了奧塔別克的孩子。不管別人說什麼,他都深愛著個寶貝。

      抱著已經熟睡的寬迪克,尤里也進入了夢鄉。

 

      奧塔別克練習回家時,客廳的燈一如預期還沒有開。他快步走進臥房,沒有開燈,腳步也放輕放慢,靠近床邊他就看到自己最愛的兩個人都還熟睡著。奧塔別克沿著床緣坐下,凝視著兩個人的睡顏。

      他當然捨不得就這樣把他們叫醒。

      尤里懷寬迪克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嗜睡,也許是那次他前面千方百計不要被發現的緣故吧!除了隨時都想睡,尤里並沒有什麼嚴重的害喜症狀了。想睡,奧塔別克自然就任由他睡到飽。

      再說,尤里的睡顏非常美,奧塔別克從以前就經常欣賞到忘我。

      在尤里和兒子的臉頰上個留下一個吻,奧塔別克轉身去做晚餐。

      奧塔別克最近比較常在做俄羅斯菜,特別是上次跟尤里的祖父學來的皮羅什基。今天晚餐的菜色裡面也有皮羅什基,其他還有橄欖湯、羊肉煨飯、烤雞蛋和絞肉糕。

      他熟練地在廚房忙進忙出。自從上回寬迪克出生之前他獨自攬下做飯所有工作後,到現在他都沒有把煮飯一半的權力還給尤里。

      一切都在桌上擺放穩當,奧塔別克看著滿意,才轉身回房間去叫醒他的睡美人。

      「尤拉,尤拉!吃飯了喔!」

      見尤里怎樣也沒有要起來的意思,奧塔別克想起了書架上某本故事書的內容,彎身親吻了尤里。然後對被自己嚇醒的伴侶說:「起床了喔!睡美人!」

 

      月底是寬迪克的生日,奧塔別克和尤里現在就開始煩惱禮物了。

      三歲的小孩想要的有限,然後他又像到奧塔別克,平常根本很難聽見寬迪克說一句:「我想要。」

      一個午後,勇利陪著尤里逛街選禮物。

      一起逛街當然少不了閒話家常,話題自然也是以自家的Alpha和孩子為主。勇利就是三句不離維克多,五句不偏克拉拉和寬迪克。尤里最近除了奧塔別克和寬迪克外,提到肚子裡的次數也增加了。

      而今天最主要的的主角還是其實也被帶在身邊的寬迪克。

      玩具、衣服、童書... ...這些東西都買很多了,看起來沒有特別當作生日禮物的必要。

      為什麼送兒子禮物和送伴侶禮物都這麼困難啊!尤里忍不住要嘆氣了。

      勇利也幫忙提議了不少東西,不過都是以吃的為主。

      「照你這樣吃,退役到現在都沒有胖成豬,還真是了不起啊!」這個要是不吐槽,尤里覺得對不起自己。

      「就算沒有參加比賽我也有在運動和滑冰啊!」勇利委屈的說。

      尤里大笑了一下:「知道啦!知道啦!」

      可他總不能真送自己的兒子一堆糖果餅乾吧!問題還是得要認真想。然後有一家店吸引了尤里的目光:「炸豬排,你看那個!」

      「現在這裡也有分店啊!」勇利感嘆了一下,想當初尤里就是為了這間店特地跑回莫斯科一趟,嚇死奧塔別克。

      尤里一下打定主意要買個小熊給寬迪克。雖然他們家的布偶肯定是夠多了,可是他就是想在那成對的熊之間再添隻小熊。

      走進店裡,尤里邊想著,以後也要幫小寶貝也買隻熊。

      買到理想的禮物,勇利拉著尤里一起到冰場上看練習。

      勇利心裡想的當然是去看他家維克多和兩個也開始滑冰練習的孩子。尤里沒有可能不跟著去,他也想念奧塔別克!

      懷孕的Omega會變得比原本更依賴自己的Alpha。尤里只會對奧塔別克承認,他也是這樣。要不是他夠愛面子、精神力夠強,他可能一秒都不想離開奧塔別克,就像勇利那時候黏著維克多的情況。

      勇利在懷孕的前三個月到還好,跟著尤里到處跑都沒有關係。到後來就越來越嚴重,就連在家裡也不想要跟維克多分開。有時候,就連維克多要做家事,或是到其他房間去拿東西,勇利都非得跟前跟後。

      有一回,維克多以為勇利睡著了,就自己到客廳拿書,回來卻看到勇利下床要找他,眼角還泛著淚水。從那以後,也就是差不多勇利懷孕的最後三個月的時候,寵溺他的維克多已經做到寸步不離的地步,一天二十四小時,大概就分開上廁所的幾分鐘,根本看不出來是誰黏著誰了。

      尤里上一次就有黏著奧塔別克的情形,不過尤里盡量都不影響到奧塔別克練習,一直等到奧塔別克回家才纏人。

      這一次加上要照顧寬迪克,尤里更克制自己了。今天他也忍著沒有看到奧塔別克就靠過去,只是靜靜站在場邊。

      這樣猶豫的心情奧塔別克當然都看在眼裡,心疼著。趁著距離比賽還久,他盡量就多陪著尤里。

      他滑到場邊,伸手撫摸那柔軟細緻的臉龐:「怎麼來了?」

      「帶迪克來看你練習。」尤里說,他怕說出「想你」兩個字會影響到奧塔別克。

      「嗯!」奧塔別克當然懂尤里真正的心聲,給了他一個小小的能安定他一下的吻「等我,一起回家。」

      「好。」尤里溫順的點頭。只有奧塔別克的話能得到他這樣的反應。

      要是米拉還在肯定又要抱怨他們在冰場上秀恩愛的行為了吧!

      感同身受的維克多很自然就索性提早放了奧塔別克和尤里一起回家。

      雅可夫都要罵維克多已經寵勇利一個寵過頭了,現在又要慣著奧塔別克慣壞他嗎?

      「奧塔別克是好孩子,沒有這麼容易被慣壞的!」維克多還是那一貫的笑容。

 

      今天對尼基福羅夫一家來說很特別。他們今天要去接兩隻狗寶寶回家。

      馬卡欽在孩子們兩歲時因為太年邁而離開他們之後,維克多和勇利原本都覺得他們不會再養寵物了。

      維克多當時還哭了整整一個星期。

      可是他們的想法在見到那兩隻狗寶寶的瞬間就改變了。和馬卡欽很像的狗寶寶,又和他們家寶貝一樣是一男一女,簡直就是注定該來做他們的寵物。先做出決定的甚至是維克多。

      但當時兩隻狗寶寶還沒有斷奶,要等一陣子才能來接牠們。

      克拉拉和瓦列里就像爸爸一樣興奮,每天都在看月曆、拗手指算還有幾天。

      總算是等到這一天帶回那兩團毛絨絨的小傢伙。

      克拉拉和瓦列里一人抱著一隻,後面還跟著大孩子維克多,每個都笑到嘴巴快裂到耳朵後面去了。

      一家四口早早就為了兩隻小狗準備了自己的窩、自己的碗和其他需要的東西。

      剛剛斷奶的狗兒依賴心很重,很愛跟著克拉拉和瓦列里,有時候晚上睡前明明就是睡在窩裡的狗兒,白天起來就出現在兩個孩子的床上。兩個人兩隻狗睡在一起的樣子太可愛了,讓勇利都忘了發脾氣顧著先拍照。

      小狗兒當中的女孩子讓勇利取名字叫「巴芙拉」,意思是嬌小。而男孩子嘛!維克多堅持也要叫做「馬卡欽」。

 

 

PS:褐色悠閒巧克力,含義:編織美夢

 

评论(20)

热度(110)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