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維勇】【ABO】注視【шоколад番外】

#ABO設定,原著十一年後設定。

#毫無劇情,接 第四樂章 維勇沒有講完的地方

寫維克多和勇利的肉真的會掉節操XD

奧塔別克對尤里寫不出下面這樣的玩法啊(掩面

寫完這篇小芭先回去寫因為突發奇想被丟下正文啊

以下。


注視


      「話說,勇利老是看著我以前的照片,都不看我本人。」維克多從背後環抱著勇利,把頭放在他的肩上用一種哀怨的語氣說著。

      「哪有!我明明有認真看著現在的維恰啊!」勇利顧著急於爭辯,臉都紅了一半。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掉進維克多的陷阱。

      「那勇利就證明給我看吧!」維克多挑逗地、不安分地撩起了勇利的上衣恣意地上下起手撫摸著

      「維恰… …」胸前敏感的地方被維克多這樣玩弄,勇利一下被剝奪了反抗的能力。

      壞心眼!!!勇利在心中小抱怨。就是要他用身體來證明嘛!反正自己的身體和心都是維克多的東西,要不是真鬧起脾氣來他也不會拒絕維克多的索求。要給他,還不如答應地爽快一點,兩個人都開心。

      「維恰才是呢!從背後的話根本沒有好好看著我的臉。」

      想要反擊而拋出的發言,沒料想到卻害了自己。

      「這樣子如何呢?」維克多笑的邪惡,推動衣櫃的門讓後方大面的全身鏡敞在兩人面前。鏡面上倒映著勇利胸前被維克多逗弄下變得艷紅的小巧,以及那張沒有喝酒卻漲紅著誘人的臉蛋。

      勇利被自己的表情嚇到,立刻閉上眼,撇開了頭。「算了啦… …反正都看著麼多次… …沒有什麼好看的!」

      「No!我.的.勇.利.可.是.最.美.麗.的.喔!」維克多不但加重了語調,句尾還像飄了顆愛心。

      「維恰在說什麼啊!哈啊… …我都幾歲了… …」語句因為維克多突然加重力道而不成了章法。

      維克多停了動作,用悲屈的泣音說:「這麼說,勇利也嫌棄我老了喔?」

      「怎麼可能啊!維恰就算一百歲,就算沒有頭髮了,我都不會嫌棄維恰的!」勇利向後伸手安撫著鬧脾氣的大齡男孩。

      頭髮的事被勇利無意識的提起讓維克多小小受傷,他的反擊完全反應在他的動作而非話語。

      維克多貼在勇利的耳邊說:「我也是永遠不會嫌棄勇利的喔!」順勢就舔舐著勇利的耳朵,還在耳廓上輕咬了幾下。

      「維… …維恰… …」勇利發出了求饒的聲音。

      如果就這麼放過勇利就不叫做維克多了。


以下太害羞要自律,請連結

連結二


      在這段期間裡,維克多反覆著對勇利說:「我愛你,勇利。無論千年萬年,就算我們老了死了,我都只會愛你一個人,看著你一個人,勇利。」

      勇利是等到這段漫長結束才能回復:「我也是,不管周圍有什麼美景再多美好的事物,我都只會看著維恰一個人。我會愛著維恰,這一生一世,下個千年萬年,我都只愛著維恰一個人。」

      覺得身體已經沉重的要陷進床裡,體力過人的勇利還是能撐起身體去吻維克多。

      要是這個吻在擦槍走火怎麼辦?還能怎樣,他總有力氣再去迎合維克多。


评论(4)

热度(104)

  1. 囌睏芭希雅 转载了此文字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