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ABO】шоколад【番外二】紀念照與回憶錄

#原著多年後設定,ABO設定,私設定很多,奧尤結婚生子設定。

同樣的結婚周年紀念日題材,一樣有送禮物的梗,但是這兩家寫起來就是不一樣~

以下。


【番外二】紀念照與回憶錄

 

      「貝克,你來看這個。」

      聽見尤里呼喚自己的聲音,奧塔別克放下手中的書走到相伴多年的愛侶身邊。他就像這麼多年來一樣話少的可憐,不發一語便在尤里身邊坐下來。

      尤里手中是一本相簿。

      他從有了手機以後就喜歡拍照,很長一段時間他總會把自己連同風景自拍在同一個畫面中,後來他喜歡讓奧塔別克也出現在鏡頭裡,再以後他學著怎樣把全家四個人都照進去,現在他已經非常熟練了。

      相片存在手機裡面也行,但尤里在結婚之後開始會把一些有紀念價值的照片沖洗出來。例如他們家人生日派對的照片,又例如自己、奧塔別克或孩子得獎的照片,或例如每年新年和聖誕節的照片。

      還有例如尤里手上這一本,結婚紀念日的照片。

      排在前面幾張的是他們結婚當天的照片,兩套禮服都各放了幾張。

      再來幾張是在冰場上,他們兩人都穿著比賽的衣服… …

 

      奧塔別克和尤里結婚一周年的時候,正好碰上世界滑冰協會大獎賽的總決賽的自由滑項目。

      『我們是因為滑冰相遇的,在冰場上慶祝也不錯啦!』

      知道比賽日程後,尤里一副沒事人一樣散散地笑著,掩飾著自己其實非常在意這件事。

      他們的第一個紀念日,他自然會希望和奧塔別克單獨度過一天。但他心底清楚這是沒有辦法任性的事,何況這條路是他們自己選的,他又怎能有怨言呢?

      雖然不能單獨慶祝,但至少他要為奧塔別克做一件特別的事。

      尤里於是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自由滑項目比賽當天,尤里換好衣服後就套上了俄羅斯代表的外套。外套只能遮住衣服的上半部,不過好歹能延緩自己的服裝曝光的時間。

      尤里自然就走到奧塔別克的身邊。下一個上場的就是奧塔別克了,尤里雙手搭著他的肩膀,在他臉頰上留下一吻。『如果自由滑超過兩百分,貝克晚上想做什麼都隨便你。』用只有奧塔別克聽得見的音量拋出一個重量級的獎賞誘惑。

      『嗯。』

      得到奧塔別克的回應後,尤里才注意到他那件哈薩克代表的外套下露出的衣服下襬有些眼熟。

      『貝克,你身上的衣服該不會是?』尤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 …

      奧塔別克對尤里微笑,一氣呵成地脫下外套,親吻尤里的額頭說:『等我。』,然後就上台比賽。

      尤里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奧塔別克的背影,確信了自己所看見的事情,嘴角化成一道柔和的笑容。

      而背對尤里正要上場的奧塔別克覺得自己今天神清氣爽、狀態絕佳。

      他只看見尤里衣服露出的部分就知道他身上穿了哪一套服裝,他絕對不會認錯那件和自己身上這件成對的服裝。

      那是他們交往的第一年配合維克多為他們兩人編寫的自由滑,勇利為他們兩人設計出的服裝。那個不只是觀眾、評審,在他們兩人心中也占了十足份量的自由滑及表演滑。

      熟悉的音樂響起。

      『真希望我知道心裡真正的想法,難道這只是一場夢… …』

      『真希望我能看得懂面前的標誌,就能找到我的歸屬… …』

      現在回首當年的心境,尤里會說:『這不是夢,你真正的想法是留在我身邊,而我也想留在你身邊。』

      奧塔別克則會說:『你能懂得,你真正的歸屬是留在我身邊,而我的歸屬也就是你。』

 

      再往後翻,有張兩個人手上都拿著皮製鑰匙圈的照片。

 

      那是第三年的結婚紀念日,奧塔別克和尤里一起做的。被裁成冰鞋造型的皮革上刻著「41°24'52.7"N 2°09'15.3"E」的字樣。

      鑰匙圈上刻著的經緯度是「桂爾公園」,奧塔別克曾經帶著尤里在其中的多柱式市場屋頂的斜坡上一起看夕陽,在那裡他們成為了朋友。當他們第二次在那裡看夕陽時,已經是戀人的關係。

      學著雕刻皮革並沒有想像中容易,但是有對方坐在自己對面一起努力,再困難都成了一件愉快的事情。

      選擇皮革作為材質,是象徵兩人之間的磨合期已經結束,關係像是皮革般堅韌。

      但尤里笑說,哪有什麼磨合期,明明都是奧塔別克在包容他的任性。

      奧塔別克也跟著笑了下。確實如此,但正因為他的其中一個任性,他們才有了四天後就要八個月大的兒子。

      想了想,奧塔別克摟著尤里說:『哪裡只有你任性,我也會任性的。』

      『貝克你會任性?』尤里真覺得搞笑,他就是個什麼都順著自己的人,自己可從沒覺得他任性過。

      『我的任性就是不管尤拉你說什麼,我都會包容你的任性,我都會寵你。』一字一句說著認真的情話,奧塔別克臉上仍是平穩的笑。

      『你說的喔!可別後悔了。』尤里倒不好意思,抱著寬迪克把臉擋住。

      『我永遠不會後悔。』

      溫柔地讓尤里轉過來面對自己,奧塔別克吻了他。

 

      再過來照片裡變成了四個人,旁邊則是尤里抱著花束靠在奧塔別克懷中的照片。

 

      他們結婚滿六年那年,迎接了小女兒的來到。

      為了才滿兩個月不久的小女兒,兩個人都很忙碌,但也沒有忘記跟對方一起慶祝這一天。

      簡單的花束和浪漫的晚餐,但因為有對方的存在這就是最美好的時間。

      晚餐是奧塔別克親手做的,滿桌都是他們婚禮上出現過的食物。享用的人只有他們加上兒子,但這小小的幸福比起萬人矚目的轟轟烈烈更溫暖。

 

      接下來有張尤里抱著崑蘇絲露坐在玫瑰花之中的照片。

 

      尤里事先告訴奧塔別克,別在結婚滿十年那一天像笨蛋維克多一樣弄得滿屋子都是玫瑰花,一來是太花錢了,二來是凋謝了會很麻煩。

      結果,當天尤里看見的是十束不同顏色和數量的玫瑰靜靜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第一束是兩朵橘色玫瑰,其中兩朵象徵「全世界只有你與我」,橘色玫瑰象徵「獻給你的愛」。

      第二束是三朵粉紅色玫瑰,三朵代表「我愛你」,粉色玫瑰代表「愛的誓言」及「我喜歡你燦爛的笑容」。

      第三束是四朵白色玫瑰,用四朵來表達「至死不渝」,再以白色玫瑰表達「純潔的愛」與「你我堪稱絕配」。

      第四束是六朵紅玫瑰,飽含六朵的「互敬、互愛、互諒」,以及紅玫瑰「真誠的愛」、「熱愛著你」的意思。

      第五束是十朵香檳玫瑰,他想告訴尤里十朵的「無懈可擊的愛」,還有香檳玫瑰的「我只鍾情你一個」。

      第六束是十一朵黑色玫瑰,低語著十一朵的「一生一世只愛你一個」,說著黑色玫瑰的「你為我所有」和「溫柔真心」。

      第七束是十二朵紫玫瑰,有著十二朵玫瑰花「對你的愛與日俱增」的寓意,跟紫玫瑰「浪漫真情」、「珍貴獨特」的寓意。

      第八束是二十四朵綠玫瑰,傳達了二十四朵的「純潔的愛」,加上綠玫瑰的「純真簡樸」。

      第九束是二十八朵紅黃相間的玫瑰,是在宣示二十八朵的「好好愛你」,感謝著紅黃相間玫瑰的「有你,我很快樂」。

      到這裡總共一百朵玫瑰花,是想要「白頭偕老」的願望化身。

      最後是一朵七彩的彩虹玫瑰,花語是「浪漫、夢幻、幸福、開心、華麗與高貴」,又被稱作「幸福玫瑰」。一朵玫瑰花本身和全數一百零一朵表達同一個意思:「你是我的唯一」。

      尤里起初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他坐下來認真讀著放在每束花旁邊的卡片。卡片上寫著每束花的用意,和這十年來的愛情和十年以前開始的愛戀。

      這就是為什麼在照片中的尤里,眼眶有些泛紅。

      『平常都不說話,怎麼寫起卡片,話就變得這麼多?』尤里拍完照,禁不住問奧塔別克。

      『和尤拉你說話,多少話我都會說,要我把卡片上的話都直接對你說一次也可以。』奧塔別克不會拒絕尤里的要求。

      想到卡片上那些讓自己臉紅心跳的話,尤里搖搖頭:『沒關係了!貝克的心意我已經收到了。』

      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尤里主動去抱住奧塔別克。

      『我的禮物呢?』奧塔別克是故意的,他也知道這一天主要是Alpha要送禮物給自己的伴侶,Omega準備禮物是少數。

      尤里撒嬌地說:『久違地跳支舞,夠了嗎?』

      『不夠。』奧塔別克難得調皮了一下。

      尤里不知道怎麼接話,丟了一句:『我連自己都給你了,還能給什麼?』

      『尤拉給我的話,就夠了。』

      這才發現奧塔別克一時興起的狡猾,自己就輕易上鉤了。尤里並沒有生氣,反正他的人本來就是屬於奧塔別克。

 

      又翻了幾面,是尤里和奧塔別克各捧著一個手掌大小的水晶擺設。

 

      人家說結婚十五年相互之間很了解,彼此的心向對方敞開,肝膽相照,像水晶一樣晶瑩透明。

      但是不是奧塔別克驕傲,他是真的了解尤里。

      尤里的舉手投足隱含的情緒,還有他不坦率、他的逞強,奧塔別克都可以明白。從尤里還是那個口出惡言的小少年時,他就能明白他言語底下包裹著一顆柔軟的心。

      尤里也十分了解奧塔別克,不管他有多沉默,表情有多細微,尤里總有辦法在微妙的差異之間了解奧塔別克的心情。奧塔別克代替言語的每一個動作,尤里都能切實明白用意。

      奧塔別克做了一個小妖精的飾品。妖精雙手向天,背後是澄淨透明的翅膀。而尤里做的是一隻小熊一家,長的就像是他們的布偶。

      這一回,他們又是在打開禮物時才發現他們的想法是一樣的。

      這樣的默契,正是因為他們的心互相了解,合而為一。

 

      然後翻完了接下來幾頁的照片,尤里的手停在空白的這一頁。

      「今天你也要拍照嗎?」奧塔別克問尤里,右手摟著他的肩膀。

      尤里點點頭,他首先想拍下兩人抱著這本相簿的照片。鏡頭對準他們兩人,看著手機螢幕上反映著他們現在的樣貌。他突然停下了動作。

      「尤拉,怎麼了嗎?」奧塔別克立刻就能察覺他的異樣。

      「沒什麼,就是突然看到貝克你居然已經有白頭髮了!」尤里伸手拉了拉奧塔別克頭上那根白髮。

      奧塔別克這當事人卻是毫不在意:「我爸爸頭髮白的很早,我也是吧!」

      二十五年了,他們當然都不像當初那樣年輕。再幾年他們都會超過五十歲。

      尤里腦中又浮現過去這些年的往事,他過去是無比的傲氣、目中無人,他任性到沒有幾個人受得了他,只有奧塔別克是特別的,惟有奧塔別克連他的任性都一起愛著。

      奧塔別克過去從未想要親近家人以外的人,愛上誰或是和誰結婚都是遙遠的。但他遇見了尤里,讓他一見傾心的人。他固執地走進尤里的世界,把尤里拉近自己的心中。因為尤里,他的生活增添了無數的精彩。

      『從今直到永遠,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都將不離不棄,直到我生命的最後一刻。』

      突然意識到年歲的增長,讓他們想起了這段誓言。時間繼續前進,他們都還是會謹守他們的誓言。若是時光倒流,他們的選擇還是一樣,毫不猶豫地選擇彼此。

      「爸比和爹地在做什麼?」崑蘇絲露鑽進他們兩人之間撒嬌著。

      尤里打開剛剛拍完照便關上的相機:「拍紀念照片。寶貝也一起照一張吧!」

      和爹地一樣不愛說話的女孩拼命點頭。

      讓這個愛撒嬌的孩子坐在自己腿上,尤里自己在坐進奧塔別克懷裡,就像這孩子還沒長大時就有的習慣一樣。

      剛買了和妹妹合資要給雙親禮物和蛋糕回到家的寬迪克正巧撞見這個場面。

      「太狡猾了,我也要一起。」

      奧塔別克向兒子招招手。寬迪克見了,開心地靠著爹地的肩膀坐下。全家人擠在一起,洋溢在之間的那份溫暖無可取代。

 

评论(14)

热度(8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