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шоколад【番外四】愛即是Philia

#原著多年後設定,ABO設定。

#有自創角,所以私設定多如山。

#奧尤結婚有生子設定。維勇結婚有生子設定。

前篇連結: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Philia ,是希臘語「友情之愛」的意思。

明天應該會加寫一個番外XD

今天太睏了… …有想寫的沒有寫完(掩面

以下。


愛即是Philia

 

      寬迪克進入小學的時候,克拉拉和瓦列里漸漸也長到了十幾歲開始在意朋友的年紀。

 

      中學時代的克拉拉以性格來看當然不用為她擔心交不到朋友,即便她後來因為訓練不時會請假,在學校願意和她走在一塊的還是隨便抓都一大把。

      瓦列里就恰恰相反。班上總只有一兩個和他談得來的人,到了假日也不會有人約他出去。幸好還有個人非常願意陪在他身邊,那就是寬迪克•阿爾京。

      寬迪克比瓦列里小了四歲多,卻知事成熟的多。念同一所學校小學部的寬迪克和同年的孩子在一起時,他總覺得其他人幼稚,相處起來很辛苦,相比之下和瓦列里在一起就請鬆多了。有時候兩人在一起那種契合的程度反而有一種他們同齡的錯覺。

      既使是這樣的瓦列里,也有出人意表的時候。

      和媽媽一樣既敏感愛哭又容易膽怯自卑的瓦列里,一旦站在冰場上就會變成另一個自己,變成一個渾身散發自信魅力的少年。在雙人滑組的比賽上,把平常護著自己、強大的姊姊托舉起來,或是連番的高難度旋轉都難不倒他,那個看來懦弱無力的瓦列里在冰場上蕩然無存。

      這一點就和他的媽媽勇利非常相像。

      雙胞胎第一次以雙人滑出賽少年組比賽時,連維克多和勇利也一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瓦列里的表現徹底超出他們的預期。毫無失誤的表現和優異的姊姊搭配之下在大家面前呈現出一個最具默契的完美組合。

      他們演出的短節目講述一對雙胞胎的故事… …

      兒時就被拆散的雙胞胎姊弟,因為靈魂相繫,他們在夢中可以見到彼此。每天晚上在夢裡,他們會一起跳舞。他們約好要成為最優秀的舞者然後在王城舉行的比賽上相見。這個看似沒好願景卻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因為姊姊對弟弟撒了謊,事實上姊姊就將要最為今年的祭物被獻給海中的妖怪。

      姊姊萬萬沒有想到弟弟也對自己說了假話。弟弟加入了一個義賊集團,而他們這次的目標物正是要和姊姊一起獻給海中妖怪的財寶。這個計畫在看到姊姊的瞬間就被打亂了。為了營救自己的姊姊,弟弟耗盡了自己的力量,在千鈞一髮之際,姊姊透過相繫的靈魂把自己的力量分給弟弟。最後,弟弟藉著姊姊的力量殺了海怪,但是用盡氣力的雙胞胎卻一起變成了守護海洋的星星。

      那個光聽到故事就哭得慘兮兮的瓦列里在冰上詮釋著與自己性情迴異的角色卻意外的入戲。雙胞胎不管是共舞,或是共同戰鬥都演繹的完美無瑕。

      在冰面上大放異彩的黑髮少年與銀髮少女並不知道,場邊他們性格柔軟、容易感動的媽媽已經哭到模糊了視線,差點就看不清楚他們的演出。

      『維恰,你和我想的一樣嗎?』勇利用手遮掩住哭紅的鼻尖『他們太優秀了!』

      『他們當然優秀啊!他們可是我們的孩子!』摟著勇利的肩膀,維克多對兩個孩子也是滿滿的驕傲。

      而在他們最後一個動作結束時,他們的爸爸激動地大喊:『Amazing!』

      每當離開冰面到等分區,瓦列里整個人栽進爸爸懷裡開始掉眼淚,維克多和勇利就知道冰場那個帥氣的小少年變回了他們熟悉的小兒子。

      維克多同時身為父親和教練,不論哪一個角色他都為瓦列里感到驕傲。

      向來都是最優秀的克拉拉就更不用說了。她是維克多和勇利心中令人安心的乖女孩,少女時期的克拉拉已經看不見那個半夜大哭作亂的小女孩的影子,在學校是老師、同學眼中的模範生,在冰上是不辜負爸爸媽媽名聲的冰雪女王。

      離開冰面,克拉拉還是一樣的克拉拉,乖巧地主動抱住對自己和弟弟滿是稱讚的媽媽。拼命想從勇利那裡討稱讚、討摸頭的模樣活脫脫就是爸爸的翻版。

      克拉拉和瓦列里,不管哪一個都是維克多和勇利心中的寶貝。

 

      重點回到寬迪克身上。

      繼承了雙親堅強特質的寬迪克,當然是順利的進入小學,認真的開始上課,比任何同學更能進入狀況。

      尤里還記得自己和奧塔別克送寬迪克去學校那一天。不少的孩子都在校門口哭起來,不願意和雙親分開,讓尤里感嘆了一下原來瓦列里不是惟一一個啊!轉頭在看看他們家的兒子。奧塔別克幫他確認所有東西都帶齊了之後,就爽快的和他們道再見,進了校門。

      『這麼堅強,果然和貝克你一樣。』尤里看著兒子的背影說。

      奧塔別克輕笑了一聲:『我倒覺得他是和你一樣逞強。』

      就算為了這件事爭論也是沒有結果的,所以兩人很有默契地達成了共識:同時像到他們兩人。

      至於寬迪克本人,他終歸是一個才六歲的孩子,一放學就盼著要見到自己的雙親。特別那天為了第一天上學的寬迪克,尤里提前結束練習和奧塔別克一起來接他。

      看的雙親在校門口的身影,寬迪克再怎樣早熟、穩重,也踏起了飛快的步伐奔到奧塔別克、尤里以及妹妹面前。『爹地、爸比、西露!』

      看得出兒子其實也想撒嬌的奧塔別克把他揹到背上。

      同樣了解兒子的尤里,給了寬迪克一個讚賞的笑容。然後他拿起手機照下一家四口地合照,紀錄了這一天。

      這時候的寬迪克沒有再表現出過於獨立的模樣,他享受著在爹地的肩上便得高人一等的感覺

      寬迪克是跟著尼基福羅夫雙胞胎一起長大的,但是在克拉拉和瓦列里之間,有眼睛都看的出來他和瓦列里的感情更好一些。而克拉拉也差不多,比起年紀相近的寬迪克,她更喜歡陪伴年紀相差八歲的崑蘇絲露。

      在雙胞胎上初中的第一年,崑蘇絲露可是連小學都還沒有進去。

      不像年紀有差卻看不出分別的男孩們,克拉拉和崑蘇絲露相處就完全是一個寵著妹妹的姊姊,玩什麼遊戲,看什麼書都由著崑蘇絲露。

      

 

      後來也到了崑蘇絲露要上小學的年紀。那一年哥哥寬迪克上四年級,而雙胞胎是初中二年級。

      從前幾天大家都在猜,這小公主第一天上學的情況會像到誰。會像哥哥寬迪克一樣淡然,像克拉拉那樣歡樂,還是像瓦列里一樣爆哭。各種結果的支持者都大有人在。

      實際的情況是,小公主看了學校一眼,回頭個抱了爹地和爸比一下:『我會想爸比和爹地。』然後露出那陽光的笑容,才蹦蹦跳地進了學校。

      比起自己會感到害怕,她先想到的是爹地和爸比可能會因為自己不在而寂寞。

      她就和名字的意義一樣,是一道陽光,溫暖了阿爾京家每個人的陽光。

      這份堅強只維持了一個早上。崑蘇絲露就是被雙親呵護長大的小公主,一踏出校門她就開始撒嬌,根本不顧旁邊還有多少人就要爹地和爸比都抱抱自己。

      不愛說話的小女孩的表達方式,就是主動撲抱,拼命的蹭啊蹭。奧塔別克和尤里都不會拒絕她。

      『真是的。』尤里緊抱著小女兒,她知道這小ㄚ頭早上的堅強都是假的。

      但是尤里喜歡崑蘇絲露這樣,他就想要一個會撒嬌的可愛小女兒。就算小女孩任性,尤里也覺得能接受,所以這不任性的崑蘇絲露撒嬌起來,尤里更打心愛著這樣的她。

      『爹地和爸比不問我有沒有乖嗎?』

      等著哥哥的期間,崑蘇絲露坐在尤里腿上,揚起小臉問。

      『不需要問。』奧塔別克摸著女兒和伴侶一樣的柔軟金髮『因為我們的小公主肯定很乖。』

      得到讚揚,她不好意思的笑著。

      崑蘇絲露和哥哥也是看不出半點相似的類型。哥哥寬迪克從五官到髮色、瞳色,沒有一處不像爹地奧塔別克,崑蘇絲露卻是爸比尤里的縮小版。有趣的是寬迪克像爹地一樣沒有表情,卻非常愛說話;而崑蘇絲露像爸比一樣表情豐富,又總是笑瞇瞇的,卻不愛說話。

      但是這對兄妹在學校一樣都是受歡迎的類型。

      寬迪克性情像奧塔別克自然就得人心,縱使他生氣起來說話方式就會和尤里一樣不客氣,依舊在男生女生中都有相當高的人氣。愛笑的崑蘇絲露被大家認為就是個文靜的孩子,因此也有不少老師分外喜歡這個孩子。

      不用多想,最愛這兩個孩子的依舊是奧塔別克和尤里。

 

      四個人當中最年幼的崑蘇絲露開始學滑冰是在七歲那一年。

      哥哥寬迪克是由爹地來教,崑蘇絲露則是由爸比來教。尤里在那年年初的世界錦標賽後宣布退役,引起了軒然大波。尤里那時就表示他不會離開冰場,他的方法就是和維克多一樣當教練,這一部分是因為自己對滑冰的熱愛,另一部分為的就是這個撒嬌著要跟隨自己腳步的小女兒。

      訓練才要開始,但是這當然不是崑蘇絲露第一天來到冰場上。她早就能夠自由自在地在冰面上站穩滑行,甚至是和姊姊、哥哥們追逐。

      最早開始接受滑冰訓練地克拉拉和瓦列里這時候已經在參加青年組的比賽,明年就要轉戰成人組。寬迪克也要在今年開始參加少年組地比賽。這導致雖然在同一個冰場上受訓,見面的時間卻不長,可以說話的時間又更短了。

      感情極好的四個孩子,很把握可以見面的時間。

      同校但不同學部的寬迪克和瓦列里會聊著在學校發生的事情,關心一下對方。關於這一點克拉拉覺得很好笑,這兩個人不是才在學校午餐時聊過嗎?到底有多少話題能聊啊?

      午休和較長的下課時間,寬迪克就會出找瓦列里。許多人都稱寬迪克為瓦列里的護花使者。

      崑蘇絲露和克拉拉聊的話題就比較廣了,畢竟她們年紀差的多,沒什麼共同的學校話題。克拉拉多半也會趁這時候塞些小零食給崑蘇絲露,目的就是在這漂亮的小女孩臉上看見她的陽光笑容。克拉拉是不愛說話的崑蘇絲露除家人外會說最多話的對象。

      他們的友誼也許確實來自雙親的影響,因為相處的時間長了,感情就深了。但無可否認他們之間深厚的情誼是出自內心深處,想要和彼此在一起的心意。

      多年後當友情發生轉變,昇華成另一種情感,就是之後的故事了。

      順帶一提,他們四人的雙親們對孩子之間的感情轉變,別說是反對了,說完全支持也不過分。

 番外四(續)

评论(8)

热度(103)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