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шоколад【番外四】愛即是Philia(續

#原著多年後設定,ABO設定。

#有自創角,所以私設定多如山。

#奧尤結婚有生子設定。維勇結婚有生子設定。

前篇連結: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補完昨天的部分OAO

接到了平時寫孩子們的時間點。

所以明天要來寫最後的部分,如果可以就附上夾肉地小短篇XD

以下。


愛即是Philia(續

 

      不光是四個孩子之間的友情會互相影響他們的性情,雙親的朋友們也對孩子們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兩家人的情感就不必太多著墨,在這之外受到最顯著影響的是克拉拉。

      克拉拉的滑冰天賦是有目共睹的,不過她還在念中學時,只有少數的人才知道她在語言方面也是得天獨厚。

      出生於雙親來自不同國家的克拉拉和瓦列里最起碼都能流利使用爸爸維克多的俄語、媽媽勇利的日語以及共通的英語。起先她只是覺得好玩,所以跟著崑蘇絲露一起向奧塔別克叔叔學哈薩克語。這一學倒給她學出興趣來,於是克拉拉又開始向媽媽那位愛自拍到一個瘋狂狀態的泰國籍朋友學泰文。

      一段時間的視訊教學以後,等實際見面那天,披集就發現這小女孩完全用泰文和自己對話也沒有任何問題,便慫恿起維克多和勇利讓克拉拉學更多語言,說是等到她退役以後可以當作下一份工作用。

      兩個寵孩子的人讓克拉拉自己做決定,也就促成克拉拉學習中文作為第六種語言的開端。

      引起會多種語言的克拉拉開始練習翻譯的原因是崑蘇絲露。

      小公主對於克拉拉房間裡的漫畫很感興趣,可是她只懂得俄語和哈薩克語,光看圖畫能猜出的意思又有限。真的很想知道劇情發展的情況下,她最佳的選擇就是問在一旁讀書的克拉拉。

      『姊姊,可以告訴我這一段在演什麼嗎?』崑蘇絲露捧著書,揪著克拉拉的袖子。

      『可以啊!』

      克拉拉很寵著這個妹妹,索性就放下自己的書,把崑蘇絲露抱來坐在自己的腿上,逐句地翻譯給她聽。

      崑蘇絲露聽得盡興,克拉拉也翻得起勁。

      一話接著一話、一本接著一本、一個系列接著一個系列,翻譯漫畫成了她們共同消磨時間的方法。相處的時間也隨之增長了。

      崑蘇絲露最初感興趣地只是漫畫地情節,可是她漸漸她發覺自己喜歡獨佔著克拉拉,喜歡克拉拉為自己翻譯時只對她一個人付出的感覺。

      尚年幼的她當然還不懂得日後將要增長並改變的這份情感叫什麼名字。

 

      崑蘇絲露開始懂得這份情感,是在哥哥們開始交往之後。

      那天敲了門卻得不到哥哥寬迪克的回應。等了半天又敲敲門,哥哥總算是替她開了門,一邊解釋自己剛剛在和瓦列里哥哥講電話。

      崑蘇絲露沒有直接點明哥哥在和瓦列里哥哥交往後老是在講電話這件事。

      她乖乖的進房尋找自己要和哥哥借的書。一轉身瞄到哥哥在看著和瓦列里哥的合照。

      在好奇心最旺盛的年紀也沒有愛問問題的崑蘇絲露,這時卻忍不住想要問哥哥問題。放下書,撒嬌地黏上去:「哥哥,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抱起妹妹放在自己的腿上,寬迪克乾脆地說:「問吧!」

      「哥哥為什麼喜歡瓦列里哥哥呢?」少話的小公主一開口就切入重點。

      寬迪克也不會害羞的人,面對妹妹又更是直率:「瓦列里他很可愛,脾氣很好、很溫柔… …」

      聽見哥哥開始細數瓦列里哥哥的優點,崑蘇絲露搖搖頭:「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哥哥怎麼會發現自己喜歡瓦列里哥才對。」

      這個就讓寬迪克沉思了一下才能回答:「小時候覺得他很愛哭,就會想要保護他,長大了之後慢慢想要讓他只被自己保護,也可以說想要獨佔他… …大概是這個樣子吧!喜歡他的優點,願意包容他的缺點,想要為他做一切,就是這樣子的感覺。」

      仰著小臉看著哥哥的崑蘇絲露想了想,和爸比尤里一樣雪白的臉蛋變成了蘋果紅。

      小女孩羞怯地沒有立刻把自己心中的感覺告訴哥哥。

      跟哥哥道了謝,崑蘇絲露拿著書奔回了房間。她這下無心念書了,腦中一直盤旋著那一句「想要獨佔他。」

      會讓崑蘇絲露想要獨占地只有一個人。這個人不是爹的也不是爸比,因為他們只會讓彼此獨佔;也不是哥哥寬迪克,她知道哥哥現在心都在瓦列里哥身上。更不可能是閃瞎眾人眼睛的維克多叔叔和勇利叔叔。

      讓小公主想要任性霸佔的只有克拉拉一個人。

      可是聰明的小公主知道自己一點都不能急躁,也還不到說出事實的時候,因為她還沒有分化。她必須是個Omega才能配的上克拉拉。

      她把這件事告訴了爸比尤里,才知道爸比也曾和自己有一樣的感覺。

      「順著自己的心去做,不要讓自己後悔。」尤里這麼提醒寶貝女兒。

 

      和崑蘇絲露相反,克拉拉從頭就知道自己喜歡尤里叔叔家的小公主。

      一個很大的原因是米拉阿姨。在雙胞胎都還沒有分化時,米拉就和克拉拉分享了愛情經驗,也就是她在賽場上對撒拉一見鍾情並開始追薩拉的經過。

      自己的雙親都是男性,所以同為女性Apha的話在這一方面更有分量。

      分化以後,她就發現自己的情緒會被崑蘇絲露的情況牽動。她愛上了自己當成妹妹寵溺多年的小女孩。理智告訴她要等崑蘇絲露性別確定只後再談,感性的表現最一再讓她差點失守。

 

      不曉得姊姊妹妹的煩惱,寬迪克和瓦列里正處於恨不得整天膩在一起的狀態。

      兩人的雙親中最早知道事情的是瓦列里的媽媽勇利。

      勇利笑瞇瞇地要瓦列里好好珍惜寬迪克,不要因為自己是Omega就太過任性了。然後又分享起自己和維克多的經驗,想要提醒兒子,戀愛是互相的事情,結成伴侶更是要對彼此付出、共同合作。

      瓦列里喜歡寬迪克,百分之百是從寬迪克總會保護著他開始。

      上了大學以後,他和克拉拉選了不同科系,因此讓克拉拉沒有辦法時時保護自己。明明是高中部的寬迪克主動陪著他,好幾次都讓他免於被欺負。

      日久生情這個成語用在這裡不見得對,但瓦列里的心理就是這麼感覺。

      瓦列利里並不是自私的,他也處處為寬迪克著想。

      可是他還是傻呼呼地拒絕了寬迪克的告白… …然後懊悔不已。之後他一職想要找獨處的時間告訴寬迪克這件事,可是他一直沒有能說出口。

      現在和寬迪克交往,他還不敢相信是真實的。

      他就像是媽媽勇利,還要給他一點時間去習慣。等他習慣以後,他就會和媽媽一樣是個可遇不可求的好伴侶。

      

 

评论(10)

热度(67)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