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ABO】Encore【第1.5小節】

#ABO設定,原著十八年後設定。

#這是發生在尤里退役之後,開始當教練之前那一年的故事。

#感冒梗,私設訂有。

總之就是拖欠了一段時間的小肉文,一樣覺得文筆再次渣掉。這篇不影響正文劇情啊!

默默回去寫被丟下的正文。

以下。

 

      尤里拿起菜刀之後,發覺自己竟然已經不習慣這樣工具的重量。

      他有多久沒有進廚房呢?尤里自己也回答不出來。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自己真的被奧塔別克寵壞了。每天的生活就是滑冰和陪伴孩子,打掃洗衣服等家事還是會做,但是煮飯這件事… …

      「西露出生之後就沒有碰過… …」尤里邊回想著邊自言自語。話才出口就他就發現自己的錯誤「不對!懷西露的時候… …還要更早!生迪克之後?不對!」

      尤里最後確認了自己從懷寬迪克那時候開始就連一餐也煮過,少說有八年的時間都是奧塔別克每天為他端出來一道又一道、一餐又一餐、一天又一天美味的飯菜。

      忍不住長嘆了口氣。

      要不是奧塔別克今天感冒,這個時長恐怕會繼續刷新。

      他的丈夫,他的Alpha,他的奧塔別克,是一個再好不過的人了。尤里就算坐下來認真思考也想不出來奧塔別克有什麼缺點。別人說他太冷漠、太沉默寡言,但他從不會這樣對尤里和孩子。

      反觀自己,尤里就不肯定自己是個好伴侶了。暫且不說奧塔別克不嫌棄他驕縱任性,不嫌棄他的臭脾氣,可是他就這麼把家事讓奧塔別克擔著,奧塔別克不嫌他沒用,他自己都嫌棄自己。

      打起精神,現在他得幫正在休息的奧塔別克準備午餐,沒有時間繼續煩惱。

      尤里慶幸孩子們都去學校了,他才不用看到那兩張可愛的小臉吃著難以下嚥的東西,逞強出笑容,硬要說:「爸比煮的很好吃。」的模樣。

      思索了半倘。別的東西他不敢保證,但是燜飯應該不至於因為這些年的荒廢讓味道差到哪裡去。

      切菜、洗米動作還算是過得去,等到操作電鍋時就陷入困境。

      怪哉!電鍋原本就有這麼多按鍵嗎?

      「那個不是電鍋,那是壓力鍋。不過用這個煮會快很多。」

      一隻小麥膚色的大手伸過尤里的頭旁邊熟練地操作面前的壓力鍋。

      「貝克!你現在應該給我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尤里轉過頭責罵身後的人。

      「我已經好了… …咳嗯… …」奧塔別克整個人就往尤里身上靠過去,證明自己已經沒有在發燒。咳嗽的聲音卻立刻無情地出賣了他。

      尤里自己就是個不太生病的人,奧塔別克更是。從他們在巴塞隆納遇見到現在,奧塔別克一共才生病過兩次。正是因為這樣,尤里才覺得奧塔別克實在太輕忽感冒了。

      今天一早,如果不是尤里發現奧塔別克體溫過高,他準會當作自己是沒事的人,如常進行他的家事。

      尤里表情嚴肅地命令道:「只是退燒不代表已經好了。回床上休息去。」

      「可是我會擔心… …」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尤里真要鬧脾氣了:「老子就是被你慣了這麼多年沒有下廚過,但還不會像維克多那笨蛋一樣炸了廚房,好嗎?」

      看到奧塔別克還想要說什麼,尤里先一步封住他的話。

      「我也不會切到手!不會燙到自己!不會… …」算了,他不想去思考自己有可能在廚房發生什麼危險。

      才覺得奧塔別克這次會乖乖回去休息,尤里下一秒就意識到自己忘了奧塔別克感冒時會變得… …

      「陪我。」奧塔別克緊抱著尤里,讓他什麼事也沒有辦法做。

      真的開始撒嬌了,就像上一次那樣。

      「那你要先放開我,我才能… …喂!貝克!不准這麼做… …唔… …」

      抱著尤里的腰那雙大手,正不安分一手向上挑逗著尤里胸前的嬌嫩,另一手繼續環住尤里讓他脫不開身。

      「我想要你,尤拉。」見尤里沒有立即的反應,奧塔別克又重申了一次「尤拉,我想要。」

      尤里想要拒絕奧塔別克,但他記得上一次奧塔別克在剛退燒的這種情形下已是很堅持要了自己。也罷!索性就順著奧塔別克吧!「至少到客廳去,別在這裡。」

      剛剛在廚房忙,沒有清洗過他不想要上床鋪。

      「嗯。」簡單回應後,奧塔別克毫不考慮自己是個病人就把尤里整個人打橫抱起放到沙發上去。

 

中間各種親暱,渣文筆慎入   連結二

      現在奧塔別克真的看不出是個一大早還在發燒的人。

      抱著尤里到浴室替兩個人都清洗過後,又把尤里抱回了廚房。在尤里的再三堅持下,才把尤里放下。

      因為一場預期之外的歡愛,午餐在壓力鍋裡待超過了預計的時間。當尤里打開蓋子,發現因為保溫的功能所以並沒有煮壞時,他一方面感嘆科技的方便,一方面嘆息自己究竟多久沒有煮飯,連這點都不知道。

      永遠都能看穿尤里想法奧塔別克迅速解決碗中的燜飯:「非常好吃。」

      「怎麼可能!一定是貝克你隨便說的啦!」尤里可是知道自己的伴侶不管自己做什麼都有辦法稱讚,即便他真的搞砸了。

      奧塔別克沒有用言語回答,他舀了一口尤里碗中的飯含在嘴裡,用舌頭送進尤里的口中,確認尤里吃下後才鬆了口。

      這麼一招尤里根本吃不出味道,心思都在奧塔別克身上了。

      但殘留在口中的味道還算不錯。尤里這才微微笑起來。

       「有你在,真好。」奧塔別克從後方抱著尤里輕輕說。這句話正巧化解了尤里早上的煩心。

      「那是我要說的啦!」尤里發自內心的笑著,又吻了奧塔別克。

评论(14)

热度(69)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