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Encore【第三小節】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原著十九年以後時間設定。ABO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If Only...  шоколад  第一小節  第二小節

時間點比上一章再前進了一年的時間。

很多的部分提到了周圍的人們,還有兩個家庭的小互動這樣。

以下。


第三小節:Lavender

 

      『我希望能夠呈現出真實的他們。』少女淺啜著杯中的奶茶『他們的成就大家都知道了,起碼在他們的時代是無人不知。花費比別人更多心力練習是無庸置疑的事情。所以我希望大家看見的是另一面,是在這份成功的背後有怎樣的情感在支持著。』

      某日,她心血來潮地這麼告訴我,原來她還記得我在前一次會面時提出的疑問。

      『這樣子不擔心會破壞形象嗎?』我傻笑著問,想起自己寫下不少他們引人發笑或是恩愛的令人不敢直視的情節。

      『會嗎?』少女那花一般的笑臉又燦爛了幾分『我就是看著這樣的他們長大的,那才是真實的他們。比起冰上耀眼的明星,我更喜歡他們私下的樣子。』

      她的笑容和她談起他們時的神采,想起自己描寫少女早年的生活時,那些刻畫她的字句對照眼前的人兒,確實是同一位被雙親珍愛長大的孩子。

 

~X~X~

 

      奧塔別克的妹妹庫爾佩娜依結婚的時候,他帶著全家回去哈薩克一趟。

      納吾肉孜節時才間過一面,可是在爺爺奶奶、叔叔姑姑眼中,兩個孩子又長大了幾分。

      小兄妹都沒有機會親眼看過爸比穿禮服的模樣,所以看著穿傳統禮服的姑姑庫爾佩娜依,一個兩個都特別地感興趣,繞著姑姑打轉。最後兄妹倆一致做出結論:「雖然姑姑很漂亮,但是爸比穿起來一定更漂亮。」,害的剛才還正開心的庫爾佩娜依有些哭笑不得。

      寬迪克和崑蘇絲露的爺爺奶奶,也就是奧塔別克的爸爸媽媽,就和一般的祖父母一樣格外寵溺著孫子女,況且這兩個孩子還是家中長子的子嗣。

      吃著奶奶準備的點心,崑蘇絲露先是貼心地問了姑姑要不要吃一點。姑姑也吃過後,她就用那小小的手捧著那對她來說過大的盤子要走到房間外面去。

      寬迪克不需要問崑蘇絲露打算做什麼,他單用看的就能夠明瞭自己這個和爹地一樣不愛說話的妹妹在想什麼。「我來拿吧!」從崑蘇絲露手中拿過盤子,轉身很有禮貌的對姑姑說「我帶西露去找爹地和爸比一下。」

      崑蘇絲露沒有糾正哥哥的話,靜靜地跟在後頭。寬迪克並沒有弄錯她的心思。

      在客廳裡,比納吾肉孜節時聚集了更多的親戚們正閒聊著。堂兄弟們看到寬迪克帶著崑蘇絲露出現,藉機調侃起奧塔別克。

      這些調侃最多就是說奧塔別克是堂兄弟當中最好命地啊!又是能參加世界大賽的選手,又娶了美到不像人的伴侶,又有個這麼乖巧的兒子和漂亮的小女兒等云云… …

      奧塔別克今天也是發揮自己遺傳自父親的省話本領,笑而不答。

      他身旁那位被親戚談論的對象之一的尤里正帶著微笑、不怕給人瞧地挨著奧塔別克坐著。他心裡就有著讓奧塔別克拿自己來炫耀的意圖。

      兩個聰明的孩子其實聽得懂親戚們的話,可是他們也明智地知道不該做出任何的反應,照原定計畫把盤子端去給爹地和爸比就好了。

      這個舉動,一下連其他親戚也炸開了鍋,好奇著教育出這樣乖巧的兩個孩子的方法。

 

      最炎熱七八月時,米拉帶著薩拉和孩子回俄羅斯避暑。

      曾經嚷嚷著想要個女兒的米拉,現在對自己家一大一小的兩個兒子可是有說不盡的寵愛,就算把兩個寶貝兒子放進眼睛裡,尤里都覺得她不會喊一聲疼。

      在維克多的家裡辦了個小型的聚會,同樣在雅可夫培訓之下的前後輩四人和他們的伴侶及孩子全都到齊了。

      在戀愛路上總是四處碰壁的格奧爾基在去年總算是結婚了,對方是個平凡的上班族男性Alpha,不過對他保護有加。讓米拉都要說:『總算是等到了一個適合的人了。』

      想起格奧爾基的過去,尤里都覺得不可思議,好像他把世界上最差勁的人都給遇上了。

      尤里這一生只談過一次戀愛,但他從沒有覺得不滿足,此生可以遇見奧塔別克,他別無所求。

      勇利也是一樣的,他從追星、暗戀、單戀、再到被維克多追求,這一生他也就認定了維克多。

      米拉的兩個孩子比崑蘇絲露還要幼小,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比自己還要小的孩子讓崑蘇絲露覺得很新奇,學著克拉拉擺出姊姊的架式來照顧兩個弟弟。一旁的兩位哥哥偷偷錄下來,等著晚一些要和雙親們分享。

      話說回來,薩拉之所以可以無所顧忌地在俄羅斯待上兩個月,都要歸功於在五年前那個滿是勇氣、毅力、男子氣概、喜歡極限運動和挑戰的傢伙總算是成功把米凱萊收服,成天喊著「米奇、米奇」地歪膩在一起讓他分不了神。

      從這個話題開始,幾個大人,主要是維克多、米拉和格奧爾基,便八卦起來。披集和承吉、雷奧和光虹、JJ跟他的妻子、還有克里斯跟他的丈夫… …都輪番成了他們的話題。其實昔日冰場上的競爭對手,在各自退役之後倒也成了會互相關心近況的朋友,這也算是一番美事。

      他們說起披集都快四十歲了還是一樣愛自拍,在每張照片裡都版著一張發呆似的臉的承吉,還是乖乖配合他拍著每一張照片。有幾張照片裡出現了兩人相視而笑的畫面讓眾人都以為自己出現幻視。

      勇利回憶起當初得知兩人在一起的消息時,他轉頭愣愣地問維克多:『我現在還在做夢嗎?』

      然後被那位遭戲稱萬年發情地Alpha以『這麼沉默的人都有伴侶了,我們怎麼能輸給他們呢?』作為理由在床上親暱了好一番。

      相比之下,雷奧會和光虹在一起就好理解多了。

      在最初還參得上話題的勇利,在他們聊起JJ之後就安靜了下來,直到米拉問起了當初把勇利模仿維克多的影片上傳到網路上的三胞胎,勇利才再次參與到話題。

      「空挧流、流譜、流麗都已經是大人了呢!」

      勇利滑了幾下手機,一時找不到優子傳來的照片,結果是尤里先找了出來。照片上是兩年前大學畢業時穿著卒業和服的三姊妹。

      她們臉上退去兒時的稚氣,笑著的摸樣各個都和優子很相似。

      再靠近現在一些的照片裡,三胞胎都交了男朋友。讓認識這三姊妹的人都不禁要感嘆白雲蒼狗,時光飛逝。

      最後他們也聊到了勇利的家人。勝生烏托邦現在已經交給了真利姊姊和她的伴侶,利也爸爸和寬子媽媽都退了休。勇利的姪子姪女都比克拉拉和瓦列里大,在課餘的時間也會在旅館裡幫忙。

      這麼一提起,話題從八卦偏離地到了溫泉,最後說起要是維克多穿著和服幫忙經營溫泉旅館想起來就挺有趣地。

      「維恰做什麼都很適合啊!」勇利柔和地笑著。

      要不是這麼一群成年人都是有伴侶的人,估計會被勇利的話閃到無地自容。

      一群人聊的熱絡,奧塔別克仍和數年前一樣,靜靜陪著尤里,靜靜聽著。

 

      送走了剛剛鬧騰著的客人們,尼基福羅夫一家一起整理著客廳。四個人一起動作,很快就恢復了平日的整潔。

      勇利端出了冰涼的飲料犒賞幫忙自己整理的一大兩小。他已經適應了俄羅斯的氣候,但並不至於像這三個再俄羅斯出生長大的人一般覺得炎熱。

      喝著飲料,心情本來就不錯的維克多拉著勇利跳舞,哼著「stay close to me」的曲調。兩個孩子也牽起手,學著爸爸媽媽的舞步跳舞。

      不過當維克多抱起勇利開始在他身上各處恣意吻著時,克拉拉便毫不猶豫、刻不容緩地把弟弟拖回房間。

      大人之間的話題對孩子們多多少少都會產生影響。

      就例如這一天的克拉拉和瓦列里。姊弟倆聽了一天大人之間的八卦,開始聊起了戀愛的話題。

      起出兩人的話題多集中在同學身上,就像隨處可見的孩子們一樣聊著誰誰誰喜歡誰誰誰。但漸漸重心轉變到兩人自己身上。

      這時候兩個孩子中,只有瓦列里有明確地喜歡的人。他從兒時就喜歡著那個比自己小卻比自己有用,處處護著自己、讓著自己的寬迪克。這也是他第一次對姊姊坦白這件事。

      克拉拉只是揮揮手回了句:「早就知道了啦!」

      不過幾天後,米拉的一番話,讓這個有和爸爸一樣拋棄「Love」危險傾向的克拉拉正視起自己的感情。

 

      一整天都很沉默的奧塔別克,在一家四口回家的路上話就多起來了。

      今天尤里的心情不錯,連帶著奧塔別克的心情也分外輕鬆。善於觀察雙親心情的兩個孩子,就抓著機會特別地撒嬌。

      奧塔別克知道,尤里漸漸平復著祖父的事情帶給他的衝擊。趁著停紅燈的時候,握住尤里的手、吻了他。

      「貝克!」那是一個很輕的吻,但突如其來讓尤里嚇了一跳。

      「沒有什麼,只是你剛剛的笑容很美。」奧塔別克微微笑著說。兩個孩子附和著說爸比是全世界最美的人,維納斯都比不上之類的話。

      尤里笑著,發自內心地笑著:「你們喔!真是夠了!」

      過去尤里是不相信奇蹟的人,可是現在看著自己的丈夫、孩子們,回想自己的朋友,他懂得世界上原來還有名為「愛」和「幸福」的奇蹟。

      這一天的聖彼得堡,天氣晴。

 

 

PS:Lavender(薰衣草)花語:等待愛情、看見奇蹟

 

评论(15)

热度(73)

  1. 囌睏芭希雅 转载了此文字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