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Encore【第五小節】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原著二十年及以後時間設定。ABO設定。

前篇連結:全世界  If Only...  шоколад  第一小節  第二小節  第三小節  第四小節

在ABO的世界觀下,有同性戀嗎?答案果然是AA或OO的組合吧(傻笑

請記得這個前提看下去喔!

以下。


第五小節:Chamomile

 

      這天我們沒有在固定的咖啡廳見面。我來到了屬於少女的舞台,那個她像太陽一般發光發熱的世界。

      「大姊姊!」她向我揮揮手,然後繼續自己的跳躍動作。

      一個完美的特沃里三周跳。她的金髮隨著動作旋轉,耀眼的讓人為她著迷。眼前的人和平時的稚氣少女真的是同一人嗎?

      答案是肯定的。兩種都是她真正的姿態。

      故事裡真該多描寫一些滑冰的場面。我總是這麼想。但是少女再三重申故事裡最重要的是他們相處的情節,而不是他們怎樣爭取勝利。

      「如何?很棒吧!」

      穿過如水晶的冰面,她來到我前方。我點點頭並如她所願的誇讚了一番。

      看著繼承了雙親特點的少女,我想起前幾周問過她為什麼要在故事的末了加重孩子們的戲份。

      她告訴我,這是因為在他們身上體現了雙親的愛。雙親對他們的愛塑造了他們的性格是什麼模樣,雙親對彼此的愛影響了他們怎樣去愛人。

      等她在我身邊坐下。我按下了必備的錄音筆開關,對她說:「來吧!請告訴我最後的故事。」

 

~X~X~

 

      克拉拉和瓦列里要分化的時候,整整向學校請了兩個星期的假待在家裡。

 

      尤里在第一天就接到維克多拜託他代課的電話時,一丁點都不覺得訝異。他用膝蓋想都知道掛心孩子的笨蛋爸爸維克多怎麼可能有辦法待在冰場上專心面對學生呢?

      『你以為我的學生很少嗎?笨蛋!』尤里隔著電話翻了個大白眼,還像少年時一樣頑皮地吐吐舌。

      『拜託你了,尤里奧… …』

      尤里覺得維克多活像就在自己眼前,像往常一樣擺出那死皮賴臉的模樣。

      老子又沒說不答應。尤里心想卻沒有說出口,只是沒好氣地拋出一句:『下一次你可要賠償老子啊!』

      維克多當然是滿口答應。

      尤里放下電話後便拉著奧塔別克嚷著安排一趟旅行帶孩子們出去玩。

 

      那天清早,平時愛賴床的爸爸就異常清醒地開始在客廳徘徊,一刻也鎮靜不下來。

      身為重點的克拉拉和瓦列里此時還正享受著放假時的特權,晚起、賴床。

      勇利自然也會擔心孩子們,卻沒有像維克多這樣亂了手腳。在他害怕、軟弱的時候,維克多是撐起他、為他擦眼淚的那一個;在維克多不安、慌張的時候,就輪到他來做鎮定地陪伴著維克多的那一人。

      『勇利,我記得分化的時候會不舒服,對吧!?』維克多慌張的模樣就和多年前把自己弄哭時很像。

      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勇利心想。沒有變才好,維克多還是那個只要事情牽扯到自己和孩子們就會失去平時的冷靜,卻不會改變他無比可靠的事實,用自己的全部來愛他們的維克多。

      『嗯,很不舒服啊!還會發燒呢!』勇利握住維克多的手,不讓他繼續走來走去『所以我和維恰才要都留在他們身邊,這樣克拉和瓦利亞一定可以平安度過的。』

      勇利的體溫一向比維克多低一點,但每一次他們十指緊扣,維克多感受到的不會是涼意,而是來自心底名為「愛」的溫暖。

      他們相伴的人生也許沒有遇見什麼大風大浪、沒有掉進深淵底部的那種苦難磨難。但是風風雨雨還是走過,酸甜苦辣還是嘗過。重要的是無論什麼事,他們都一起面對,沒有讓對方獨自承受。

      克拉拉和瓦列里出生起做什麼都是一起,嬰兒時餓了一起哭,兒時總是生病都一起生病,現在就連分化時的熱度也是一起出現。

      那是他們請假待在家的第三天早上的事。維克多和勇利從頭到尾都陪在他們身邊。

      瓦列里撒嬌著要媽媽抱,勇利沒有可能拒絕兒子,讓他縮在自己懷裡,把自己當成冰袋。克拉拉捉住爸爸的衣角,傲氣的女兒還沒開口,維克多就把她抱進懷裡,心疼地撫著她的額頭。

      在雙親的看顧下,雙胞胎的分化很順利的過去了。

 

      克拉拉想起了這段往事,闔上了藍色的明媚眼眸。

      她的雙親的戀愛就像童話故事,一場灰姑娘與王子的戀愛故事。克拉拉喜歡聽媽媽說著他們戀愛時的故事,但是她又認為,不是誰都能這麼幸運碰到這樣契合的伴侶,何況她的雙親還是難以實現而成為傳說的靈魂伴侶。

      她是個充滿自信的人。她的名字是「克拉拉•維克多奧夫娜•尼基福洛娃」,一個看一眼就知道她爸爸是誰的名字。

      可是她從未像現在一樣覺得這個名字的份量這麼沉重過。克拉拉不願做任何羞辱自己名字的事情,這也意味著她在做事情時都必須考慮清楚後果,成為一種束縛。

      她一次也沒有埋怨過。克拉拉不是一個絕對順服的孩子,但是她的雙親是她一生都不想去忤逆的人。因為她很清楚雙親為她付出了多少的愛。

      她現在做的決定非常冒險。要是事情照著構想走下去,所以情況就可以平安的渡過。反之,她可能會讓雙親及自己所珍愛的人都成為被議論的對象。

      長嘆了口氣,在同儕之間以果決著稱的克拉拉還未能下決定… …

      這時候,維克多和勇利無預警地出現在她旁邊,一人握住她的一隻手。「去吧!趁還來得及,快去吧!」維克多微笑著說,依然是平時的溫柔爸爸。

      「我們都會支持克拉,所以克拉也不要讓自己後悔喔!」勇利摸摸她的頭接著說。

 

*

 

      「爹地,我要綁這個。」

      一手拿著梳子和其他工具,另一隻手拿過來崑蘇絲露手中的舊照片。奧塔別克不會忘記照片中的髮型是怎麼編成的,那是他為了尤里的仙子裝扮設計而成的造型。

      「嗯。」拍拍椅子,示意自己家的小公主坐下來。

      崑蘇絲露的理解裡,自己的雙親間的戀愛就是童話故事,英雄帶出高塔中的王子的浪漫故事。會和崑蘇絲露說起當年戀愛故事的人大部分是爸比尤里,但是只要她開口問爹地也都是有問必答。她喜歡聽那些甜美的片段,喜歡聽爹地爸比怎樣為對方付出、怎樣表達愛意… …那些甜像糖的故事。

      她也會聽哪些他們如何一起守護這個家的故事。比起爸比早年的人生,他在結婚之後的人生可以說是順遂的。但聽在小女兒耳裡,還是會覺得能應付這樣難題的爹地和爸比很了不起。

      她也聽過自己的名字是怎麼來的。崑蘇絲露從非常年幼開始就照著包含在這個名字裡的期待,做個讓雙親快樂的孩子,做他們的太陽。所以她很聽話,也會撒嬌和討雙親開心。

      因此她肯定想到自己現在的決定,或許有一天會傷了雙親的心,她才會卻步了。崑蘇絲露被稱為小公主,正如這個稱呼,她被保護的嚴實,沒有經歷過什麼壓垮她的患難考驗。

      奧塔別克看得出尤里任何情緒變化,看得出他的小情緒。面對這個和尤里相似的女兒,奧塔別克也只需要一眼就能了然於心。他知道自己的小寶貝在煩惱,也知道原因,可是他不知道怎麼去消除女兒心頭的陰霾。

      他第一次感到這樣無力,雖然他沒有表現給尤里看。

      編完崑蘇絲露想要的髮型,奧塔別克總算也下了決定。他和尤里一樣,只輕聲和女兒說了一句話… …

 

*

 

      瓦列里這輩子就違抗過雙親一次。

      那是瓦列里自己的說法。在維克多和勇利的眼中,這個乖孩子一次也沒有反抗過他們。

      瓦列里指的事情,是抑制藥物。

 

      勇利在分化之後到遇見維克多之前,都是依賴著抑制藥物過生活。維克多一度為了這件事覺得很懊惱,因為缺乏自信的勇利在他表明心意後,起碼維克多自認表達的很清楚的那次之後,第一次的發情期勇利還打算繼續使用藥物。

      但是被維克多阻止了。『勇利,就這麼不信任我嗎?』他問,帶著委屈和受傷。

      『不是的,只是… …』勇利慌亂著,眼淚不聽使喚的奪眶而出『我還不知道維克多到底怎麼看我… …』

      『勇利到底在說什麼呢?』維克多捧起勇利的臉,仔細地為他擦眼淚『我可是丟下一切、不顧被雅克夫反對,直奔日本來找勇利你喔!而且勇利沒有忘記上一場比賽我做了什麼吧?』

      勇利的臉瞬間刷上了大片紅彩。他怎麼可能忘記,維克多在賽場上吻了他這麼大的事情,他可是會記得一輩子!

      『勇利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

      勇利死命地搖頭。他明白啊… …只是沒有相信的勇氣… …

      『光是搖頭,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呢!』維克多不知道是真不懂,還是壞心眼。

      『我… …我真的可以… …待在維克多身邊嗎?』問出這一句話就用盡了勇利全身的力量。

      『不是勇利我可不要。』維克多吻了勇利的額頭『到下一場比賽之前還有足夠時間的,勇利把我當成你專屬的藥,好嗎?』

      勇利抵抗著不讓自己的大腦死機,用比番茄還紅的臉點點頭。

 

      瓦列里聽過媽媽說過很多次這段事情。他當然非常清楚媽媽有多希望他不要和自己一樣,希望他永遠不要去碰這些藥物。

      可是他喜歡的人,他唯一希望能夠標記自己的人,比自己小了四歲。

      瓦列里用了最大的勇氣去和雙親提這件事,他心裡做好被罵的準備。可是預期的責罵並沒有來到。

      媽媽雖然心疼地抱著他,卻沒有反對他的想法。爸爸反而稱讚他勇敢的說出心裡的話。結果放心下來他禁不住大哭了一場,害的媽媽勇利跟他一起哭了好久。

      他知道雖然爸爸媽媽選擇支持他,卻其實有一部分不願意他這麼做,所以瓦列里才會一直覺得自己反抗了爸爸媽媽。

      不過現在他能夠放下這件事了。他也不再需要這些藥物。

 

*

 

      寬迪克小心翼翼的珍愛著自己的戀人,處處愛護著他。

      這一切都是受到他爹地的影響。他從小就聽爸比說爹地是怎樣的好、怎樣的可靠、怎樣的浪漫、怎樣的付出… …在寬迪克心中爹地就是他的模範。

      再眾多的事件中,有一件讓他最印象深刻的事。

 

      奧塔別克寵著尤里,有時候寵到尤里覺得奧塔別克把他當成了一個沒有能力的人。

      當然奧塔別克解釋過,寵他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不是輕看尤里。

      可是尤里依然習慣自己的事就自己做,不肯主動示弱。

      奧塔別克的關心和呵護當然一點點都累積再他心裡,但尤里完全改變想法,是在自己生病在冰場上摔到的那件事以後。

      那天尤里表明自己很感激奧塔別克為他所做的事情。

      當下,奧塔別克用一貫的平靜說回答說:『不用謝我,照顧你是我的榮幸。』

      無法平靜的人倒是尤里,心裡好像爆炸,幾種情緒混在一起:『說什麼榮幸的,很奇怪……』

      『怎麼會奇怪?這和能擁有你這件事比起來,擁有你才是我這輩子最光榮的一件事。』奧塔別克認真地說,悄悄牽起尤里的手。

      或許是以不舒服當作藉口,尤里另一隻手遮住眼睛,一下子就丟出心裡話:『當然奇怪啊!我又不是多好的人,脾氣又壞,除了滑冰之外什麼優點都沒有。』

      『尤拉你不管是什麼樣子,在我眼中都是優點。』

      尤里心裡只想:全世界只有你才會說這種鬼話。

      『我才覺得自己能夠待在你身邊是我最幸運的一件事。』奧塔別克撥開擋住尤里臉龐的劉海和手臂『我不太會說話,所以想要為你多做一些事情,想要寵你,讓你知道我愛你。』

      尤里很想說,就算你不這麼做我也知道啊!

      可是當奧塔別克問他:『多依賴我一點,好嗎?還是不好?』

      尤里選了前者作為答案:『好。』如果說他去依賴,可以帶給奧塔別克安全感,就像奧塔別克總牽著他的手給他的安全感,那他就會去任性的依賴。

 

      寬迪克的戀人和他的爸比尤里個性不同,雖然好強卻很依賴他。這一點讓寬迪克很滿意。

      但是就算是總依賴著寬迪克的瓦列里,也曾勇敢的為他付出過,所以寬迪克下了決心,他要像爹地一樣,花費一生去守護、寵溺自己的伴侶。

 

*

 

      奧塔別克對崑蘇絲露的話成了最後的助力,她不再猶豫和害怕了。

      她知道就算這個決定根據未來事態的發展可能會招來世人異樣的眼光,可能會讓她失去她正一步步建立的未來,她還是會去做,因為她有爹地和爸比的支持。

      她跑到了冰場上,找到了克拉拉。克拉拉也是覺得崑蘇絲露會在這裡而來的。她們兩人對視了一會。

      「西露… …」

      「克拉姊姊… …」

      「妳先說吧!」克拉拉習慣性地讓著崑蘇絲露,但她還不知曉,她們心想的是同一件事。

      「還是姊姊先說吧!」崑蘇絲露搖搖頭,淺淺地笑掩飾著不安。她滿以為克拉拉先說她能有多一點時間準備,卻沒有想到對方會說出和自己相同的心願。

      克拉拉深呼吸,想起爸爸媽媽給自己的話,鼓起勇氣說:「跟我交往吧!就算未來西露可能成為Alpha也沒有關係,我都會繼續愛著西露妳。」

      崑蘇絲露拿出爹地給她的膽量:「好。」

 

PS:Chamomile(洋甘菊)花語:親暱、苦難中的力量

 

评论(2)

热度(8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