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維勇/奧尤】【ABO】Encore【番外二】關於我的小王子和他的媽媽

#原作二十多年後設定。ABO設定,私設定多到不用說了><

#維克多和勇利已經結婚,有孩子設定。

#維克多視角來描述兒子~

番外一

要寫維克多第一人稱... ...小芭覺得自己肯定寫崩了QAQ維克多性格好難模仿啊... ...苦手的範圍(掩面

不過維恰絕對是好爸爸!!

以下。


(二)關於我的小王子和他的媽媽

 

      遺傳有時就是這麼奇妙,就像我家的女兒「克拉拉」生來就和勇利一樣是日本人的面貌和膚色,但一頭銀色長髮和碧藍雙眸是來自我的遺傳。相反小兒子「瓦列里」有著和我相同的俄羅斯人輪廓及膚色,卻遺傳到勇利沒有雜色的黑髮和一雙帶著琥珀色澤的黑瞳仁。

 

      我絕對不會忘記孩子們出生的那一天,我們的兩個寶貝來到我們身邊的那天。

      不管是克拉拉還是瓦列里都那麼小,抱在手中,我只覺得腦子裡亂成一團,整個人都慌了!

      天啊!天啊!是我的孩子啊!是我和勇利的孩子!

      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抱才好,就怕自己不小心傷了他們。最後是勇利笑著教我怎麼抱孩子,我才能踏實地感受到自己的孩子在懷中的重量和溫度。

      我以往從沒有喜歡過小孩子,大概是因為我自己曾被當成多餘的孩子吧!

      但是克拉拉和瓦列里,我沒有辦法不去愛他們,這兩個小生命是我和最愛的人的孩子,是上天給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和任何人組成家庭的我一份想像之外的厚恩。

      『維恰,怎麼越來越愛哭了呢?』

      勇利柔軟的手貼在我的臉頰上,我才發覺自己又掉下眼淚。

      『這是高興的眼淚。』我兩隻手都抱著孩子,騰不出手來觸碰勇利,只好用臉依賴著他的手『謝謝你,勇利,謝謝你總是為我帶來奇蹟。』

      『你在說什麼啊,維恰?是你為我帶來奇蹟喔!』勇利的眼角打轉著相同的液體。

      我搖搖頭:『你在我身邊,還有我們可以有克拉拉和瓦列里,這些都是你給我的。沒有你,現在的我就一無所有。』

      勇利的臉紅了大片,他靠過來把額頭貼在我的額頭上,感受著這份溫暖。

 

        克拉拉和瓦列里還是嬰兒的時候,差異就有如鴻溝。等到上學的年紀,就是兩個差不多沒有共同點的孩子。

      說起瓦列里的性格,怎麼看都看不見一點我的影子,全像到勇利。既纖細又敏感、既體貼又溫柔、有點膽小又愛哭、卻好勝又堅強。這麼像勇利,實在太惹人憐愛了!

      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可愛的孩子呢?他一定是天使!

      我很愛我的兩個孩子。對自信、外放、獨立的克拉拉,比較多的是給予肯定和支持;對羞怯、內向、撒嬌的瓦列里,更多的是給他保護和寵溺。

      聽到瓦列里被人欺負的時候,我都心都揪緊成一團,好像無法跳動了。

      他才七歲多一點,要是受傷了怎麼辦?要是留下陰影怎麼辦?他那麼愛哭,想到他哭泣的表情,我就沒有辦法平靜。

      瓦列里從小就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

      好多的回憶裡,都是他在哭泣的模樣,和他的媽媽的臉重疊在一起,他們不管是誰哭了,我都會感覺被刀砍在心頭的疼。

      那時候我就決定,這個和勇利相似的寶貝,除非是出現可以交託的人,否則我要保護他一輩子,就像我會保護著自己深愛的勇利直到生命的終結。那時候我曾以為這孩子會永遠留在我身邊。

 

      尤里奧老是嫌棄我記憶力差,但我記得孩子們成長的每個重大事件。

      記得他們會爬、記得他們會叫勇利媽媽、會叫我爸爸、記得他們開始會跑、記得他們可以在冰上站穩、記得他們上學、記得他們開始學滑冰、記得他們第一次成功的拋跳、記得他們第一次完成雙人滑… …每一樣我都銘記在心裡。

      瓦列里很有天分,可惜容易怯場。所以勇利才提出讓兩個孩子試試雙人滑,嘗試有克拉拉陪著是不是能讓瓦列里放鬆下來。結果非常成功,瓦列里在冰上表現出平時沒有的自信,就和勇利一樣耀眼。

      他是冰上帝王的兒子,所以被外界給了小王子的稱號。我和勇利都覺得很適合他,被寵愛卻又懂事的小王子。

      因為勇利,我的人生有了色彩;因為兩個孩子,我的人生變得豐富。

      瓦列里和勇利一樣,是個會留意細節的孩子。

      他會發現我們累了、心情不好… …然後靜靜地幫忙做事,或是跑過來撒嬌。每當瓦列里撒嬌著喊我:「爸爸。」,我都覺得要被他融化了。

      他是一個不會任性的孩子,就像勇利,不會主動要求什麼。

      往往我們問他想要什麼,他會看著姊姊,然後說:「我要跟姊姊一樣的。」

      因為弟弟的這個性格,克拉拉總會刻意選擇弟弟也愛的東西。

 

      但是我發現可愛的瓦列里最近居然開始會疏遠我… …有秘密不肯告訴我… …

      一天晚上,我哀傷地跟勇利說:『我覺得我被瓦利亞討厭了… …』

      勇利靠在我的肩膀上,輕輕地笑著告訴我,其實是瓦列里有喜歡的人,但是怕我會像趕走其他追求他的人一樣把對方趕走,才不敢告訴我。『瓦利亞他是因為覺得不好意思有秘密瞞著維恰你,才會選擇躲避吧!就和我… …』

      本來想說的是「和我一樣。」,但勇利住口了。他說過,因為有我陪著他所以他才能改變,大概是怕說出來讓我難過吧!

      摟著勇利的腰,我不去提讓他傷感的事:『我保證我不會,我絕對不會!勇利,拜託告訴我吧!』

      勇利又笑了:『我沒說不講啊!』

      聽到對方是尤里和奧塔別克家的寬迪克,我並不訝異。那小傢伙一直都和瓦列里感情很好,也會保護瓦列里。如果是他的話,看得出來勇利也很放心,這樣倒也不壞。

      我很想主動跟瓦列里提這件事,告訴他我會支持他,可是又擔心他會慌張地哭起來。

      最後還是瓦列里自己告訴我了。

      「… …爸爸,不會生氣?」他說完後小心翼翼的問我。

      「不會生氣。」我摸摸他的頭「爸爸和媽媽一樣都希望瓦利亞你可以活得快樂,你可要好好享受戀愛的感覺喔!如果寬迪克欺負你,就來跟爸爸告狀吧!」

      「好。不過迪克才不會欺負我呢!」瓦列里燦爛出了從勇利那裡複製來的微笑。看著我想了許久,又問「要是我結婚,爸爸會不會寂寞啊!」

      我一聽,死死地把瓦列里抱住,讓他動彈不得:「當然會啊!爸爸會寂寞到要死掉了。」

      「才不會哩!爸爸不是只要有媽媽就夠了嗎?」連笑聲都和勇利是一個音頻,瓦列里忍不住吐槽。

      「我永遠不會和你媽媽分開。但是瓦利亞和克拉都很重要,你們不管誰獨立離開我們,爸爸我當然都會寂寞啊!」

      貼心的瓦列里懂得我話裡的真誠,只是撒嬌地主動靠著我。

      從那之後,我如願和兒子恢復了親暱。他會告訴在戀愛的時候發生的小事,那些讓人覺得他越發像勇利的大事小事。

      他要寬迪克保證會專心看著他,只看著他一個人。當然那個小傢伙給了他要的承諾。

      我當時也照勇利的願望注視著他一個人,從此我的目光在也不去看別人。勇利是很好的伴侶,總是溫柔的配合著我的步調,他本來就不驕傲,但是為了我又放下了無數的東西,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他的人生。要回報勇利,我只有把自己的人生和一切都給他,用全部的自己來愛他和孩子們。

      我相信瓦列里會很幸福,因為他和勇利一模一樣。

 

评论(10)

热度(103)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