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Encore【番外三】關於我的小公主跟她的爸比

#原作二十多年後設定。ABO設定,私設定多到不用說了><

#奧塔別克和尤里已經結婚,有孩子設定。

#奧塔別克視角來描述女兒~

番外一  番外二

寵尤里和寵孩子的奧塔別克OWO比維克多好寫一點XD

以下。



(三)關於我的小公主跟她的爸比

 

      多希望那天真稚氣的小女孩永遠不要長大,可以永遠留在尤里和我身邊。

 

      我家的小女兒名叫「崑蘇絲露•阿爾京」,從輪廓、五官、頭髮和瞳仁,無一不是尤里的縮小版。特別是那頭奶金色的長髮,和年輕時的尤里綁成同樣髮型,就像是從照片裡面走出來似的。

      因為是女孩子,崑蘇絲露的眼睛比尤里略大了一點。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就和她爸比的一樣美麗。也造就了她每個表情都和尤里有近趨完美的相似度。不過她愛笑多了,她是個愛笑版、安靜版的尤里。

      崑蘇絲露的性格本質上也像尤里,但也許是生長環境的不同,尤里那些比較尖銳、難以親近的部分,在崑蘇絲露身上並不外顯。

      她是被捧在掌心呵護、放在眼瞳裡寵愛的小公主。在家裡、在我們身邊,崑蘇絲露就是個溫順乖巧又甜美的小女孩。她會坐在我的腿上和我一起看書、會黏著尤里要尤里抱她、會跟在哥哥後面模仿哥哥的動作。

      甚至於崑蘇絲露在學會說「爸比、爹地、哥哥」之後,接著學會的單詞是「抱抱」。

      崑蘇絲露對我們三人或是對維克多一家說話時會帶著甜蜜的奶氣,那是在她最沒有防備時的說話方式。

      其實我知道,她在學校更像少年時的尤里,少了口出惡言,總是掛著淡淡甜甜的笑容,卻一樣好勝、一樣專注於自己想做到的事。似乎除了必要的交流外,不大愛和同學來往。

      多虧了那抹笑容,崑蘇絲露雖然安靜又不愛與人交流,卻也挺受同學歡迎。

      她懂得什麼時候才能展現真正的自己。

      我最初是被尤里的堅強和堅毅的眼神所吸引,而崑蘇絲露也有這樣的特質。正如我更希望尤里無限地對我依賴,我也寧可女兒是任性的,是隨心所欲撒嬌的。因此對於這個在外面表現的和尤里一樣,在家卻愛黏著我們的孩子,我自然是疼愛有加。

 

      扣除尤里在崑蘇絲露出生後有大半時間都休息在家陪著孩子們外,崑蘇絲露和我相處的時間要多一些。

      崑蘇絲露很愛撒嬌,非常愛。

      不忙的時候,我總忍不住把她抱起來,讓她靠在我胸前或肩上。她不愛說話就是像到我,但為了教她,我逼著自己拼命跟她說話。崑蘇絲露是聰明的孩子,學的也快。

      每天見到爸比時,她總要纏著尤里好一陣子,像是要把一天缺乏的份量都補回來。還小的時候,她有時就靠著尤里睡著了。而訓練累了一天的尤里就抱著崑蘇絲露兩人睡在沙發上,成了一幅美的如夢似幻、如畫似詩的景象。

      這時我和寬迪克會頑皮地一起做出提醒對方安靜的動作,一個去廚房忙著,一個去讀自己的書。

      等崑蘇絲露大一點,她喜歡趴在店裡的吧檯或是家裡的餐桌上看我做菜。

      我幫崑蘇絲露剪成平瀏海,像我在夏令營見到尤里時他的髮型,其餘的部分我保留了她的長髮。

      剛剪這個髮型的時候,她摸摸自己的瀏海又摸摸鏡中的自己,笑著問:『我有變得更像爸比嗎?』

      她喜歡自己像爸比。崑蘇絲露還不懂得自己身為「尤里•阿爾京」的女兒,有著和他相若的外貌,其他人們會怎樣看待自己。她想要像尤里,是出於對尤里的愛。

      她越大長大,整個人也越來越像尤里,漂亮得讓人捨不得少看一眼。我知道就像我自己其實一秒一刻都不想離開尤里,將來也會有個人如此注視著崑蘇絲露,專注於她的身上。

      只是這個人出現的太早,讓我和尤里都有點措手不及。

 

      崑蘇絲露到了上初中的年紀還是一樣愛撒嬌。

      她的身型像尤里一樣纖細,像初中年紀時的我一樣偏矮,整個人看起來就比實際年紀更小一些,我們把他整個人抱起來也不會覺得吃力。

      她有著小女孩的小任性,任性的可愛。最任性的一件事就是老愛我們抱著她,事實上這恐怕是我們寵出來的,讓崑蘇絲露沒有長大改掉這個習慣。我們都覺得無妨,無節制地滿足她想被我們抱在懷中的要求。

      在我們心中崑蘇絲露就還是個小女孩。

      因此當她告訴尤里,自己有了喜歡的人,尤里錯愕了。尤里告訴我這件事,我也接不出半句話。

      尤拉換了姿勢靠近我懷裡:『我要她順著自己的心意去做,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貝克,我這樣做,沒有錯吧?』

      這句話裡尤里平時的自信消失了,他也在為女兒感到憂心。

      我懂他擔心的點。一般來說,為分化的年輕人的戀愛都是玩玩,除非後來分化成相配的性別,否則後來就會分道揚鑣。這不是尤里擔心的事情,因為對方是維克多家的克拉拉,那個不會拿感情開玩笑、像她的爸爸那般執著的少女。

      尤里擔心的,是崑蘇絲露會像自己一樣,為自己未來的分化感到煩躁。他在分化前的情緒狀況,我在事後從維克多和勇利那裡聽說了。我聽的心疼,現在要是女兒也要經歷同樣的事,這叫我怎麼不心痛… …

      同樣愛著崑蘇絲露,同樣不捨,可是尤里選擇了支持她。

      所以我和他做了一樣的決定。『你沒有錯!我們就陪著西露吧!』我摟著尤拉說。

      於是我在可以和崑蘇絲露談心的時機,輕聲地告訴她:『西露喜歡的就去追求吧!爹地和爸比都會支持妳。』

 

      崑蘇絲露和克拉拉成為了戀人後,她的笑容多了點小花和粉色泡泡。

      我和尤里就希望她過得快樂,不要改變那太陽似的笑容。只要能讓孩子們活得快樂,與世界為敵又哪裡需要在意?!

      崑蘇絲露的身邊出現了很多新的小東西,像是衣服、鞋子、墨鏡、背包、掛飾、文具、毛巾……等等。當我問起的時候,她用和尤里害羞時如出一轍的笑容告訴我:『和克拉是一對的。我們不像哥哥他們可以標記,所以用這個方時來表示。』

      我想起尤里也曾是這樣,為了我們會分隔兩地,瘋狂得買了一堆成對的東西。這孩子果然像到尤里啊!

      我把這件事告訴尤里,尤里先是神氣地說:『我早就知道了啦!』他凝視著我幾秒又問『那時候貝克是怎麼想的呢?我拉著你買一堆成對的東西的時候。』

      我把尤拉抱得緊了一些:『我很擔心,擔心自己不能給你足夠的安全感。我很怕,怕你會覺得寂寞。』

      『所以… …你才會急著想要搬到聖彼得堡?』尤拉的臉埋在我懷中,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我猜得出他的雙頰肯定染紅了。

      『我想要無時無刻都在你身邊。』我堅定的說。

      『我也不想和你分開啊!』尤里難得坦白地回應。

      我沒有強硬把他拉出來吻上那紅透的臉,只是眷戀著這樣地相依偎。

 

      崑蘇絲露某天趴在吧檯上時問我:『我會不會太任性了?會被討厭吧!』

      『西露是有點任性,就和妳爸比一樣。』我摸摸女兒的腦袋『但我愛著尤拉,包括他任性的地方。克拉拉她也是這樣,妳就相信她吧!』

      崑蘇絲露點點頭,笑的羞澀。扯開了個話題:『爹地幫我綁頭髮。』

      她曾說過她還是只讓我幫她綁頭髮,她說除非自己結婚,不然綁頭髮是我的特權。說心裡話,我還挺開心自己在這孩子心中的地位沒有改變。

      那時候還要幾年我們才能為她們感到放心,可我這時就能預見這兩個孩子會像我們一樣相守一輩子。

 


评论(9)

热度(65)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