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維勇/奧尤】【ABO】Encore【番外四】關於我的小女皇及她的爸爸

#原作二十多年後設定。ABO設定,私設定多到不用說了><

#維克多和勇利已經結婚,有孩子設定。

#勇利視角來描述女兒~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寫孩子們的視角最難寫是克拉拉,雙親視角最難寫是維克多。

孩子視角最好寫是瓦列里,雙親視角最好寫是勇利XD

以下。


(四)關於我的小女皇及她的爸爸

 

      我們家的雙胞胎,長相融合了維克多和我的特徵,滑冰的方面也遺傳到我們兩人不同的特長,個性卻沒有一點共同點。

 

      兒子「瓦列里」個性和我一模一樣,而女兒「克拉拉」的性格裡完全找不到我的遺傳。

      她就是維克多的女性版,有他的蒼銀髮色、他的海水般藍眼瞳、他的自信、他的優雅、他的風度、他的執著、他的溫柔、他的外向、他的平易近人、他的強大觀察力。

      我很愛我的孩子們,也格外為這個像維克多的女兒感到驕傲。

      克拉拉從小就非常活潑,有還吵鬧了點。雅可夫老師總說,維恰小時候就是這個樣子。那時我就相信這孩子長大會更像維克多。她不見得會和我們一樣選擇花滑,但她肯定會在自己的領域大放異彩,像維克多那樣意氣風發,君臨頂點。

 

      兩個孩子出生的頭幾年,我的時間都用在他們身上了。

      尤拉總說要不是我生的是一對雙胞胎,維克多肯定會成了一個和孩子爭寵的笨蛋。

      會和孩子爭這一點我無法否認,但維恰可是非常寵孩子的。

      看著克拉拉和瓦列里一點一滴的成長,維克多總會露出那愛心型的笑臉,滿足的不得了。

      維克多說他一生當中有三個奇蹟。第一個是和我相遇,第二個是孩子們的出生,第三個是我們相處的時間。我問過:『會有第四個奇蹟嗎?』

      當時維克多笑了笑,沒有馬上回答。

      那個以前對家事一竅不通跟著我從頭學起的維恰,為了學習照顧孩子,又陷入了手忙腳亂之中。可是他沒有說一句辛苦,就算半夜被孩子們吵醒好幾次,隔天又要早早被我叫醒去工作,維克多也沒有埋怨過半句。

      其實就連瓦列里的啜泣聲都能吵醒我,何況克拉拉的哭聲呢?

      聽著維恰對孩子們說:『爸爸在這裡,不哭了不哭了!媽媽累了一天,讓他繼續睡吧!』然後把他們都暫時抱出臥房。他不知道,我沒有跟出去是不想讓他看見我的表情,對自己得到這龐大的愛、巨大的幸福不敢置信的眼淚。

      這不能給維恰看到,否則他又會說是自己做的不夠好。

 

      而我們的女兒克拉拉也像到維克多的這個性子。那任誰看了都臣服的自信外表下,有著只有最親愛的人才看的見的害怕失去。所以兩個人都一樣,無節制地去珍視、保護自己所愛的人。

      以前,我說克拉拉保護弟弟的模樣就像是維恰在保護我,保護到無視了自己,眼中只有確保弟弟安全這一件事。維恰會說,那是因為克拉拉命中注定讓她珍愛的人還沒有出現,也還沒有出現比克拉拉更愛瓦列里的人,所以她的注意力都在弟弟身上。

      維恰有笨拙的時候,這一點克拉拉也原原本本繼承到了。在冰上是明星、是女皇,在學校是才女、是模範,私底下她就是個跟維恰一樣常常犯迷糊的人。小時候好幾次從學校打電話回家,用著和維恰同樣的笑聲不好意思地撒嬌說著自己忘記帶東西。

      克拉拉可以忘記自己的事情,但我們的是她都牢牢記著。她記得我和維克多的生日、記得我們的結婚紀念日、記得我們喜歡什麼、記得瓦列里愛吃什麼、記得瓦列里上次說想要去哪裡玩… …連瓦列里都說要不是兩個人生日是同一天,姊姊是不是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呢?

      我想那是肯定的,因為維恰也忘記過。她忘了,沒關係,我們會幫她記著。

      對羞怯、內向、撒嬌的瓦列里,我們更多的是給他保護和寵溺;對自信、外放、獨立的克拉拉,我們比較多的是給予肯定和支持。

 

      克拉拉像維克多一樣總是帶給人驚喜。站在冰上的克拉拉非常耀眼奪目,就像是年少時代、留著長髮的維克多站在場上一樣。好幾次我都錯以為自己兒時、少年時的偶像正在我的眼前。

      我直盯著自己的寶貝女兒看,想著她被稱為「小女皇」,她是冰上帝王的女兒,她的技巧、風範也配得上這個稱號。我總會想我本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戀愛、不會結婚、不會有個人愛我。卻嫁給了自己的偶像,和他有了兩個寶貝孩子,其中一個還這麼像像維克多,果然沒有什麼遺憾了。

      我這麼說出來過一次,結果惹哭了維恰:『勇利怎麼可以這麼輕易說出像是要離開我們的話?我們還有好多事沒有一起做,不是說要永遠在一起?』

      知道自己失言,我只好自己鑽進他懷裡說:『是我說錯話不好,我永遠不會離開維恰的!』

      我感受著維克多的溫暖和維克多的愛。

      我會想,有一天克拉拉也會有一個這麼愛的人,讓她可以為了她哭泣,就像維克多這樣嗎?一定會。

 

      我曾經問過克拉拉喜歡怎麼樣的人。

      她連想都沒有想就立刻回我:『和媽媽一樣的人,愛笑又溫柔。』

      我笑出來,這不就又和維克多一樣嗎?

      克拉拉後來喜歡上的女孩子和我其實有很大的落差,但確實如她所說是個愛校友溫柔的女孩。如果仔細看的克拉拉怎樣寵著自己的戀人,就會看到她和維克多一模一樣的舉動、反應。

      她懂得家人之間的愛,可是怎麼去愛自己的戀人,她和維克多一樣是從零開始學起。克拉拉的愛和維克多一樣既巨大沉重又執著不變改,她付出的方式和維克多一樣,以對方為中心,同時毫不掩飾的占有慾。

      我並不驚訝她會喜歡上尤拉的女兒崑蘇絲露,她從小就特別鍾愛這個妹妹。可是我沒有料想到時間會這麼早,崑蘇絲露至少還有三年才會分化,要是像到尤拉就要五年。

      就算這樣,我沒有要克拉拉放棄的意思。一半我知道她和維克多一樣的執著,一半是對這孩子的偏疼。

      維恰說起自己也是在不知道我的性別的情形下就決定要追求我,正確的時間點是在飛奔來日本之前就決定了。

      所以我們兩個決心放手讓克拉拉去追求想要的。

 

      克拉拉一直都會和我說心事。現在也會告訴我她和崑蘇絲露之間發生的事。

      有一回,我真的忍不住在克拉拉面前大笑出來。

      「有這麼好笑嗎?」克拉拉用維克多那樣的大型犬眼神看著我「我說的很認真欸… …」

      「抱歉、抱歉!」我抱抱女兒安撫她「只是克拉實在和維恰太像了,害我忍不住想笑。」

      「像爸爸?爸爸眼睛裡都只有媽媽你,才不會懂我的心情哩!光認真看我以前單人滑的影片,不看在旁邊的本人真的很過分,好嗎?」克拉拉氣嘟嘟的鬧著小脾氣,眼角都氣出眼淚來。

      「那個啊… …你爸爸應該最能理解喔… …」我只能苦笑「因為我以前也老是這樣。」

      「所以爸爸就拉著媽媽你做各種讓你只看著他本人的事嗎?」靠在我懷中的女兒淡定的說出這句話。

      但我可不能淡定了:「克拉,妳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那就要怪爸爸不記得要鎖門啦!」她頑皮的笑當然也像維克多「那不是重點,重要的事我到底該怎麼做。」

      「我當然不建議妳跟維恰一樣做那種事,但是妳可以跟妳爸爸一樣勇敢表現出妳的愛,給她安全感,西露一定會感受到的。」

      「因為媽媽你也是這樣,對吧?」

      當然,我就是這樣。我也相信我的克拉拉可以和維克多做的一樣好,得到屬於她的幸福。因為她可是維克多和我的女兒。

 

评论(7)

热度(98)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