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一暮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維克多X勇利

#其他CP:米拉X薩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以下。



第一暮:紅夜X雨夜

 

      十五歲以前的尤里是個幸福的孩子,但突然一夜之間他被迫長大。

      那一夜連一顆星星都見不著,天空被惡火染紅猶如黃昏,風聲鶴唳、狼嚎鬼泣都比不上那夜噩夢般直捅穿心脾的聲音。

      哭喊、嘶吼、兵器的撞擊聲,這些聲音從那一夜後到現在仍常常充斥在尤里夢中,只是那一夜的事情卻非一場夢,而是鐵錚錚的現實。

      在那之後過了多久呢?最初的一兩個星期尤里還清楚記得時間流逝了多少,過了一個月左右的時候他需要思考才能肯定時間,再一段時間後他漸漸算不出來了,即使去計算出了答案他也無法肯定。唯一能確定的是這段時間裡尤里一直在逃跑。

      頭髮長了、衣服髒了、鞋子破了。要是以前尤里早就發火鬧脾氣了,可他現在不行這麼做。

      再以後,眼前越來越模糊,腦子也越來越不清醒,剩下的只有不斷逃跑然後找到皇兄的想法支撐著… …

 

      尤里再一次有紮實的意識是在一個下雨的夜裡。

      他躺在地上。是什麼時候躺下去的、躺了多久,不是他不願意說,是真的記不得。尤里的記憶是從那個人把他叫醒開始。

      「你,想死嗎?」那人問尤里。

      透過蓋住雙眼的頭髮,尤里還是能看見面對他的那張臉十分冷冽,但眼底裡卻流出了一絲陰鬱、一絲憐憫,其餘的全沉進那黑夜般的瞳仁中。

      「… …不想… …」尤里拼了命努力搖著頭。

      「你要活下去嗎?想?還是不想?」那人又問,表情似乎比剛剛更冷了,眼中卻比剛剛更柔和些。

      像是在水中拼命抓住這個浮木,尤里想著這人也許是自己僅剩的運氣和希望,他奮力抬起頭像是要榨出肺部所有的空氣那樣大聲應到:「我想!我想要活下去!」

      這時那人居然笑了,滿意的笑了,從嘴角到眼角都在笑。尤里一時看傻了眼,那抹笑容竟是柔和的,在那張可說是非常冷峻的臉上竟顯得如此帥氣。

      「那你就跟我走吧!要?還是不要?」對方再一次提問。

      「我要!」用盡力氣的尤里虛弱的回應。然後他的意識又墜回模糊的黑暗之中,卻從心裡感知到有人正抱著自己前進,感受到那人的溫度,這是尤里從那夜以來第一次沉沉地睡著卻沒有做惡夢。

 

      尤里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山洞裡。

      睜開眼,尤里先是對自己睡在睡袋裡的事感到困惑,幾秒後先前的記憶流竄在整片腦海,他才確信自己真的被人救起了。

      失去了原本的身分不等於尤里會失去原本的教養,他告訴自己要坐起身給救命恩人道謝。

      然而事與願違,尤里只勉強撐起自己就疼得受不了,只能無力地倒回去。他卻沒有真的摔下去,一隻大手及時接住了他的頭。

      「喂!別亂勉強自己啊!」

      接住尤里的是剛剛的記憶中救了他的人。

      尤里打心底知道自己不該反抗他。「對不起… …」尤里弱弱地說,本性傲氣的他因為羞愧而別開了目光。

      「傷成這樣就該好好休息,別亂動。」他皺起眉頭說著,輕輕把尤里放下。他的動作很輕柔,沒有讓尤里磕著。

      「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這份恩情我將來一定會報答的。」尤里被迫躺著,但用著堅定的眼神、誠懇的語氣對他說。

      「報答?」那人的語氣似笑非笑「那種東西就不用了。倒是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嗎?」

      那人的問題出乎尤里的意料,怎麼突然說起不相關的事?儘管困惑他還是乖乖答道:「我不知道。」

      「五天,你可是整整睡了五天。」那人說著,表情還是沒有一絲變化「而且傷口回復力極慢,你知道為什麼嗎?」

      尤里知道他問題的答案,卻對回答非常不甘心:「知道,因為我是Omega。」

      「對!像你這樣一個Omega到底想要報答我什麼?你大概是從哪裡逃出來的吧!就乖乖接受恩惠,好了以後繼續逃跑吧!」他擺擺手,語氣中沒有一點輕視,就是陳述一件事實。

      尤里閉上眼沉澱了一會,重新開口:「一般的Omega確實什麼都做不了,但我以羅爾西亞皇國皇子的名義發誓,待我找到皇兄、為父皇母后及我族報仇後,必重重報答你。」

      雖然一閃即逝,可那人的眉宇間確實又皺了一下。許久,他再次開口:「你是羅爾西亞的皇子?」

      他的提問讓尤里頓了會,然後他想起那噩夢的一夜裡,被迫分別的前一刻,皇兄對他最後的叮囑,於是這麼說:「是的!我是羅爾西亞皇國第二皇子,尤……拉。感謝您的救命之恩,來日必加倍報還。」

      他像是陷入了沉思,很久後才丟下一句:「隨便你!」

 

      幾天的相處,尤里發覺救了自己的這個人雖然沉默寡言、面無表情卻非常照顧自己。

      尤里想大概是出於本能吧!以前家庭教師教過他和皇姊,Alpha出於本能都會保護最弱小的Omega,一旦結為伴侶後更是會明顯地表現出對自己的Omega的保護慾和占有慾。

      尤里記得那時候和他年紀相近的皇姊米拉立刻表達了不滿。她是個罕見的女性Alpha嚮導,因為同時具備Alpha的高強體能和嚮導的卓越精神力,她的自尊心和尤里一樣強。光是想到未來自己需要保護一個比自己弱小卻要支配自己的哨兵,還可能是個不顧自己的意願的傢伙或丫頭,皇姊她就覺得頭皮發麻。

      尤里是個典型的Omega響導,他性格很好勝好強。但在他心底卻沒有反抗自己的天性,對他來說只要是自己選擇的Alpha,尤里也渴望能留在他的身邊,在他需要協助時站在他身邊。

      可是尤里現在卻還不能為了一個人,一個他所愛的Alpha而活。

      在軍閥叛變之後帶頭的大軍閥佔據了皇都彼得格勒,篡位自立為皇。尤里在那一夜逃出來以後聽過兩次皇國的消息,那美麗的皇都和人們的笑容都不復存在,墜入地獄般境地的人民至今還在痛苦著,被緊握大權的大軍閥給壓榨。

      第一次聽到祖國的慘況,尤里真的很氣憤。一部分是氣那個把皇國弄得烏煙瘴氣、家破人亡的軍閥,另一部分是氣自己無力的什麼也做不了,只能感嘆自己的弱小,他也是皇子卻不像大皇兄那樣有能力。但是尤里很快想起還有自己可以做的事,他要找到大皇兄維克多然後協助他。

      尤里的大皇兄維克多,是Alpha哨兵,他身上背負著所有國民的期待。

      維克多在結婚以前,都是靠著相容度有百分之九十的尤里來為他梳理情緒。維克多迎娶了相容度百分之百的Omega響導勇利做伴侶,作太子妃,但叛變的大軍閥囚禁了勇利。要是維克多還沒有把他救出來就陷入發狂,尤里得去暫代太子妃的工作,幫兄長一起把他救回來。

      先前尤里遭到一起逃出來的心腹背叛,所有攜帶出來的財產寶物全都被奪走了,剩下的只有配戴在胸前證明身分的紋章,以及逃跑那晚維克多和米拉嚴嚴實實地藏進他衣服內袋裡面的藥物。

      眼下尤里唯一的指望也許就是求助於救了他的這個人。

      然而尤里在有求於他之前就已經對他說謊了。就算是因為大皇兄維克多和皇姊米拉的叮囑,他說謊的事實也不能改變。

      尤里在清醒的那天和對方要回自己的舊衣服。他表情依舊平淡,只略微抬眉看了尤里。在尤里看來他像是說:『那種東西你還要?』

      對方沒有多追問什麼,點點頭把衣服給了尤里。

      尤里找回了自己的藥,心裡稍微踏實了一點。維克多和米拉給他的藥是隱藏嚮導的訊息素。依現在的情況,他必須隱瞞自己是Omega嚮導的事情,不論在那一種種族裡都是最弱小的一群。尤里還未成年,要不是遇上特殊情況,就像這回身體素質狀況完全給看透了,除此之外難以辨別性別。至少他得騙人自己是個哨兵,如此一來好歹能少一些人找他麻煩。

      『絕對不要讓人知道你的真名。』維克多的再三囑咐彷彿還留在耳邊『雖然你沒有在大眾面前露過臉,但知道你名字的人太多了。』

      尤里其實認為眼前的人他可以相信,才會差一點就說出了自己的本名,就在第一個音節脫口而出的當口,他的聲音就卡住了,情急之下他用皇姊的名字後半打發過去,化名為「尤拉」。

      話又說回來,尤里在這幾天裡打量著救了自己的這個人。他長得十分挺拔俊俏,和皇兄維克多一樣透著強大的氣場。他的頭髮和勇利一樣是黑色的,但他的髮型乾淨俐落,給人一種戰士的印象。他的表情很少、變化很細微,不過尤里莫名的可以辨認他的心情。尤里猜他和維克多一樣是個Alpha哨兵。

      不過看了這麼久,尤里還是看不出這人是什麼種族。他和勇利一樣身上沒有多餘的特徵。

      十二種族中,有的像是妖精族這樣容易辨認,細尖的耳朵和薄如蟬翼的翅翼明顯就和其他種族不同。起碼有四種種族在隱藏特徵的情況下,和凡人族看似無異,包括:夜行族、半神族、魔人族和獸王族。

      暫且不論對方的種族,不知怎麼地在他身邊令尤里覺得很安心。

 

评论(22)

热度(114)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