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ABO】Yuri In Love 玫瑰情人節番外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 

#副CP:維克多X勇利

#原著三十年後設定。ABO設定。奧尤、維勇都是已經結婚有孩子的設定。

#自創角有,私設定有。

#前面奧尤的孩子和維勇的孩子的故事,後面奧尤再來維勇的故事~

前篇連結:全世界  If Only...  шоколад  Encore

其實不知道該說是哪一部分的番外了(時間點最接近是Encore和之前寫的結婚紀念日

所以用了最後幫這個系列取的名字(自首一下真的是最後部份時才想到的(掩面

以下。



玫瑰情人節

 

      事情是從克拉拉帶著崑蘇絲露去看電影開始的。

 

      走出電影院,克拉拉看見小公主直盯著模仿電影情節製成的永生玫瑰花瞧。然後她才知道被當作小公主養大的這個爛漫小女孩喜歡花兒,卻討厭花兒枯萎,為花兒的生命短暫感到心疼。

      怪不得之前送西露花束時,她的表情這麼複雜。克拉拉在心裡盤算著。下一次就送她不會枯萎的玫瑰吧!

      但是這個決定下得快,要怎樣實現可難倒克拉拉了。

      網路上可以買到所謂的永生花也不過是能夠保存幾年,終究還是會凋零。乾燥花可以長久保存,但以實質的意義上來說,花兒還是死了。

      就來做假花吧!克拉拉心想。

      克拉拉從一般的紙質、緞帶花… …就連黏土都想過了,可是沒有一種可以滿足她的高標準。

      她就是維克多的翻版。她的爸爸維克多會給媽媽勇利最好的。她也想給自己最愛的女孩兒最好的一切。

      所以克拉拉特意去學了擬真假花的做法。

      按著師傅的教導,賭上自己的執著,堅持不懈的練習之後,克拉拉最後不管是花瓣還是葉子,就連莖上的小刺都做得維妙維肖。師傅都不禁讚嘆,克拉拉簡直是認真起來想學什麼都沒有問題,讓人又愛又恨的天才。

      克拉拉最後的成品是四朵粉色的玫瑰,她將它們放入和電影中相同的玻璃罩裡面。

      粉色玫瑰的花語是:喜歡妳那燦爛的笑容。

      比其他的顏色都還要適合有著太陽似的笑容的崑蘇絲露。

 

      一早就看見桌上放著用玻璃罩蓋著的玫瑰花,愛笑的小公主的笑容能說比玫瑰花更可人。

      難以掩藏的驚喜從口中洩漏出來。就算按照玫瑰情人節不直接透露送禮人姓名的做法,崑蘇絲露還是能知道這是克拉拉送的。崑蘇絲露抱著那個她要用兩隻手才拿得穩、抱得緊的玻璃罩。她抱了很久就像收到了一份稀世珍寶,像是要藉此感受著自己得到的愛。

      當克拉拉來接她出遊時,崑蘇絲露便開口問到。「這是克拉自己做的?」

      「是啊!」克拉拉欣賞著自己最愛的笑顏,看著那樣的笑容,一番努力都值得了。

      「我會很珍惜的!」崑蘇絲露的笑臉裡有著愛慕之情。

      克拉拉得到中午才能知道自己的戀人給自己準備了什麼禮物。

      在聖彼得堡的塔利夫花園裡,崑蘇絲露從背包裡拿出了幾個保鮮盒。

      「這些… …爹地有指導我,不過都是我自己做的。」崑蘇絲露傻笑著跟克拉拉說。一盒一盒的散壽司和其他料理,每一道都是克拉拉喜歡吃的東西,全被刻意裝飾成玫瑰的模樣。

      克拉拉完全可以想見小公主清早起來認真做菜的模樣。果然想親眼看到啊!克拉拉心想。

      像那不會凋謝的玫瑰,她們的愛也沒有凋零的一天。

 

*

 

      寬迪克想著這一次一定要送瓦列里一份特別的禮物,至少不能再讓爸比尤里嫌他模仿爹地奧塔別克了。

      他左思右想,總算是讓他想到了一件爹地沒有做過的事情。寬迪克在心中感慨,古人說皇天不負苦心人,這可真是真道理啊!

 

      這天一整天,瓦列里不斷收到飲料。

      從早餐的卡布其諾,接著早上的蘋果肉桂茶,午餐的鮮奶紅茶,再到下午茶時間的摩卡。

      每一杯都是瓦列里喜歡的味道。瓦列里一面喝著,臉上浮現幸福的表情,一面感嘆自己明天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公斤來。當然每一杯瓦列里都還是細細品味,然後整杯都進到那貪嘴的胃裡。

      瓦列里肯定這些飲料都不是來自媽媽勇利,因為媽媽不會在早餐的飲料做拉花,而且只有他一個人的飲料才有拉花,爸爸維克多可沒有。瓦列里也可以確定這也不是爸爸給他的,就算爸爸疼他,這種浪漫的事情上爸爸也會先想到媽媽而不是他。瓦列里知道更不可能姊姊克拉拉,因為姊姊是很嚴格控管他的體重的,喝這麼甜膩的飲料肯定要逼他多跑好幾公里。

      如此一來,瓦列里就完全猜得出是誰為他送來飲料。

      特別這些飲料上面不是用奶泡做了玫瑰拉花,就是真的放上了一朵玫瑰。

      橙色玫瑰的花語:初戀、友情、羞怯的愛。

      瓦列里忍不住笑了,自己的戀人哪兒羞怯呢?這時晚餐那朵橘色玫瑰就彰顯了那年下情人的真性情:慾望。

 

      和姊妹們不一樣,寬迪克約他去吃晚餐和賞夜景。

      晚餐的地點,是寬迪克老早就去求爹地在當天打烊以後把店裡的廚房借給他,為的就是向他的年長愛人表現出自己和爹地同樣擅長料理。關於這件事尤里只是心中笑了笑,他們的兒子果然和奧塔別克一個樣。

      當一杯玫瑰花茶放在瓦列里面前,就是上面裝飾了橘色玫瑰的那一杯。遲鈍、內向的瓦列里都能確信整天的飲料都是自己的戀人準備的。

      看著又一杯符合自己喜好的飲料,瓦列里真的不確定自己還能再多喝。

      「別擔心,瓦利亞。」寬迪克不用問也知道他在想什麼「熱量都幫你算過了,不會讓你變重。」

      這一句正中瓦列里的心臟。寬迪克很懂他,了解他在意自己的易胖體質。

      「謝謝你,迪克。」瓦列里起身離開餐桌,挨近正在料理的寬迪克。要不是因為他正忙著料理,瓦列里就會抱上去了。

      「你喜歡嗎?」和爹地一樣面癱的臉上多了一抹笑。

      瓦列里羞澀地點點頭:「非常喜歡。」

      做足了計畫,還收買了未來的岳父、岳母和姊姊大人,這下一切都有了價值。

      而瓦列里送寬迪克的禮物是紙折成玫瑰禮盒裡面的玫瑰金色戒指。「這是護身符喔!」他這麼說是學媽媽的。

      當然寬迪克一拿到手就把它帶到瓦列里的左手無名指上:「這是對戒,我送你的才是結婚戒指。」他霸道的宣示。

 

*

 

      尤里說不上特別喜歡玫瑰,但要是禮物來自奧塔別克,他絕絕對對還是會像個一般人紅著臉,把欣喜的表情都寫在臉上。

      奧塔別克和那張萬年不變表情不相符地,是個十分浪漫的人,正確來說他只會對尤里表現出這份浪漫。他送花給尤里,一次也沒有重複過,品種、顏色、數量… …他總有很多花樣變化給尤里驚喜。

      他當然不是個懂花的人,花式滑冰、音樂、料理… …奧塔別克腦子裡已經塞進了夠多東西,還有個特別消耗空間的尤里,一個不管佔去腦袋多少容量他都不會嫌多的存在。

      所以為了每一次送的花束,他都會下一番工夫查資料和準備。

 

      整天在家約會沒有什麼不好,都在一起幾年了,沒有特意一起出門的必要。奧塔別克絕不會說這種話,尤里也不會。

      五月的午後,天氣是爽朗的,特別適合到郊外去。尤里說想要看河,所以他們去了夏園,那座大公園裡有運河也有噴泉。如果說去哪裡都一樣的話,倒是對兩人而言都是實話了,重要的是他們在一起。

      奧塔別克準備給尤里的驚喜要到晚上才能看見它最美的樣貌。

      到太陽垂到剩下昏黃的餘暉,奧塔別克就開始了下一步計畫。趁著尤里去廁所的時候,他在草地上把所有東西都放在定位上。在天完全暗下來之後,他帶尤里穿過樹林,來到他選中的地方。

      遠遠地,尤里就看到了暖色的光芒;再近一點,可以看見是一朵玫瑰的形狀;然後走到前方,才能知道那是一個又一個的小蠟燭。

      那是經過反覆試驗才能辦得到的事情,蠟燭怎樣排列,顏色怎樣穿插,一次又一次的嘗試調整之後才能呈現出的效果。為的也不過是蠟燭在尤里面前燃燒地短短幾分鐘。

      但是用這個換來伴侶的笑容和香吻,可就是無價。

      蠟燭燃盡以後,玫瑰的中央擺放著一個禮盒。奧塔別克放手讓尤里把禮物拿過來,盒子裡面是一張CD。尤里歪了下頭,搞不清楚奧塔別克的意思。

      「裡面的曲子,和這是一樣的。」奧塔別克把耳機遞給尤里。

      耳機裡傳來手機撥放的音樂。熟悉的旋律經過擷取、變奏再配上新譜寫的串場曲調:夏令營時的練習曲、《愛即是Agape》、他們成對的自由滑曲目、奧塔別克為他唱的歌… …這首歌描寫的明顯是他們兩人。

      「這是你做的。」尤里詫異的看著奧塔別克,他一向曉得自己的伴侶有音樂底子,但沒有想過是可以到當作曲家的程度,還為自己寫歌。

      「現在流行用軟體製成音樂,所以我想… …」

      奧塔別克的話沒能說完就被尤里的唇給堵住,他熟練地奪過主導,穿過貝齒探進尤里的口中,貪戀著那溫度和濕潤。

 

      奧塔別克揹著尤里回家,這一個舉動再一次彰顯他的愛數十年來沒有給變過。但尤里心底清楚,不需要再次證明了。

      所以他送給奧塔別克的禮物是一株小小的幼苗:「我們一起種花吧!人家不是說收到愛長出來的花會特別漂亮嗎?我們種出來的一定是全世界的花都比不上。」

      其實尤里不過是想要有一件兩個人一起做的事,讓這已經牢固到沒可能分開的牽絆錦上添花。

 

*

 

      勇利喜歡藍玫瑰。

      因為維克多年輕時的滑冰服上面有藍玫瑰,因為維克多跟他求婚時除了戒指還送了藍玫瑰,因為他們結婚時他的禮服上用了藍玫瑰,因為他們結婚十年時維克多送了他滿屋子的藍玫瑰。

      藍玫瑰的花語,勇利知道。但他今天發現自己似乎犯了個大錯。

      勇利一直都覺得維克多送給他的藍玫瑰都特別的漂亮。一般市面上的藍玫瑰多半是以白色玫瑰染色而成,有時候並不自然,還會掉色。可是勇利收到的藍玫瑰朵朵都像天生便是藍色,也不大掉色,單支很美,成片更是美不勝收。

      要不是送花到家裡的店員說出花名,勇利大概還要些時日才會發現這件事,這讓他有點懊惱。

      勇利今天才知道維克多總特別挑選一種名為「藍色妖姬」的花送給他。

      藍色妖姬只有荷蘭出產,在白玫瑰快到花期時,便開始用一種對人體無害的染色劑和助染劑調合成著色劑澆灌,讓花吸水時將色劑吸入。這樣染成的顏色能均勻地附著在花瓣上,看上去甚至比基因技術培植出來的藍玫瑰更動人。於是真正的藍色妖姬成了藍玫瑰當中最尊貴的一種,如果不提前預訂,就是有錢也買不到。

      勇利越想越是氣惱自己,自己怎麼就沒有發現這件事呢!維克多對他的愛是毫無保留,總是為他選擇最好的,不計代價。

      他手中的這一束是三朵藍色妖姬配上滿天星。三朵藍色妖姬的含義是:「你是我最深的愛戀,希望永遠銘記我們這段美麗的愛情故事。」

      勇利抱著這束花,坐在客廳裡。這時候換上外出服的維克多走了過來,見到勇利的注意力都在花上,便逕直坐在他身旁。

      「原來這種花叫藍色妖姬啊!」勇利不知道怎麼開口,於是這麼說。

      維克多把勇利拉進懷中:「是叫這個名字。」不用猜測就能準準知道勇利想法的維克多接著說「我選這種花,是因為其他的染色藍玫瑰都不夠完美,配不上你。… …別說沒有自信的話,在我心中勇利就是最完美的。」

      說著,維克多伸手為勇利拭去淚水,勇利會有什麼反應他瞭然於心,這種時候勇利一定會掉眼淚。

      「還有這種玫瑰不論幾多朵,花語都是『每天想的都是你,你是不是也會想起我?』」維克多接著問「你的回答呢?我最愛的勇利。」

      「我當然也是每天都想著維恰。」勇利回過頭,吻了維克多。

      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維克多打破相依偎的寧靜:「但是我在旁邊時還是認真看著我本人吧!」

      勇利笑出來,他愛吃醋的伴侶又在吃被他當作偶像的年輕時的自己的醋。「放心,我一定會認認真真看著眼前的維恰,看著這麼愛我的維恰。」

 

      維克多當然不可能只送了一束花就滿意。

      他帶勇利去拿他事先預訂的水晶球裝飾品。可以捧在掌心的水晶球裡落下的不是雪花,而是花瓣。在裡面有他們的家和他們一家四口的小人形。

      多美的禮物啊!勇利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收到太多了。感覺自己要送出的禮物好像稍嫌不對等。

      「勇利要送我什麼呢?」走出店裡,維克多的嘴笑成愛心型。

      勇利拿出的是一個八音盒,利用玫瑰造型的鑰匙打開後,裡面流出的曲子是《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

      「以前我選這首歌是一個願望。」維克多說。

      「現在我選這首歌是一份承諾。」勇利回應。他很自卑,要有維克多在身邊他才有自信。他的維克多則很沒有安全感,要他在身邊才能感到安定。

      所以他再次承諾絕不捨棄,如同維克多給他的誓言。

 

 

 

评论(12)

热度(99)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