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一夜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維克多X勇利

#其他CP:米拉X薩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從原著裡提取的東西可以寫成這樣,小芭我自己也覺得神奇了(掩面

這一章裡面維克多提到了一個原著裡面就有的角色,有人猜得到他是誰嗎?(傻笑

以下。


第一夜:月夜X紅夜

 

      「維恰… …」

      望著窗外染紅的下弦月,勇利喃喃念著心中牽掛的伴侶的暱稱。

 

      勇利的一生經歷了太多令他措手不及的變化。

      他出生的國家叫日昇公國,是混合著凡人族和矮人族的國度。而勇利是個凡人族中的平凡人,事實上他是個嚮導這件事就不普通了,但他不這麼想。真讓勇利自己來說的話,除了會花式滑冰,他覺得自己沒有任何一點特色。連這一點,他也推說是因為父母親的溫泉旅店生意成功,他才有機會往自己的興趣發展。他自然投入了大量的心力精力去練習,只是勇利不是會誇耀自己的那種人。

      第一次突如其來的變化,是他被一國的皇太子追求。那個皇太子還是他從小崇拜的花式滑冰選手,一個他追逐了前面大半人生的偶像,突然之間就丟下一切來到自己身邊待了一年,立場倒過來把自己追回去。

      維克多出現在他們家的旅店那天,勇利整個人都懵了。他們在一起滑冰的那一年,維克多一再說著愛他,是維克多重建了勇利碎了一地的自信和被愛的能力。以及他被維克多迎娶成為羅爾西亞皇國的太子妃,一件勇利做夢也沒有想過的事。也少不了維克多身邊的人,父皇、母后、妹妹米拉公主、弟弟尤里皇子、堂弟格奧爾基,每個人對他的都是那麼和善。

      一切都是如夢似幻,像是包裹在粉色的泡泡之中,泡泡隨時可能破掉,他會從幸福的高空被迫摔在地上醒來,發覺自己人還在祖國,還是那個隨時會放棄自己的人。

      勇利是個極度自卑又膽小的人,只有感受到維克多的體溫和信息素,勇利才會感受到一切都是現實,才會感到安心。

      第二次,就是現在了。

      勇利其實不瞭解整件事發展到什麼狀態。他在政變的起頭就被抓住,為的是不讓他在維克多的身邊支援。勇利和維克多的相容度是百分之百,有勇利待在維克多身邊會大大降低對手的勝算。由此推算,對方的計畫的第一步就是抓住勇利。

      勇利是個凡人族的Omega嚮導,肉搏戰哪裡贏的了對方妖精族的Alpha呢?對方完全不讓勇利有機會使用自己的精神攻擊,直接把他打暈過去。

      睜開眼睛的時候,他人就在這裡了。

      單單從靠著門扉聽見的隻言片語,勇利知道自己還在皇宮裡。

      勇利觀察了下環境,這裡大概是某間傭人的房間。勇利以前當然沒有來過這裡,他是從月亮升起落下的方位、毫無長物的家具擺設及小得可憐的窗子猜測出這個答案。

      他在牆上畫下一道新的記號,畫在那一道又一道的記號之下。每天月亮升起的時候就畫下一道痕跡,勇利用這種方式來記住時間。

      勇利已經有整整一個月以上沒有見到維克多了。沒有被那雙強而有力、有著自己眷戀溫度的手摟在懷中。他也有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幫維克多梳理意識雲了。平時的狀態下,以維克多的能耐,勇利並不會擔心。然而眼前的這副景況,維克多要在沒有自己的情況下去應戰,深知維克多極限在哪裡的勇利怎能放心的下呢?

      雖然他不及維克多他們勇敢,但勇利也不是會坐以待斃的人。精確地說,他為了維克多可以變得無比堅強、奮不顧身,只為了再見到維克多。

      勇利的精神嚮導是隻叫「小勇」迷你豬。正常的迷你豬還是會長成大豬,也許因為是精神嚮導的緣故,小勇出現到現在都維持勇利可以抱在懷裡、維克多可以用雙手捧著的大小,並且十分靈活、聰明。

      尤里曾經笑話,小勇鐵定是因為勇利太自卑、膽小了,才會遲遲長不大。誰又想的到,以現在的情況來說,小勇這麼小一隻反而是好事。

      好幾次,勇利趁著有人送飯來的時候,偷偷放小勇出去,收集他要的東西回來。想來對方能這樣快速佔領皇宮,除了武力強大外,哨兵嚮導的人數絕不會少。小勇在滿是能看見他的人的皇宮裡,卻每次總能圓滿達成任務。

      小勇回到自己身邊時,勇利總會摟著小勇稱讚、感謝牠。

      必要的道具一樣樣收集到手,他就覺得自己離維克多又近了一點。

      勇利身為嚮導,他能夠感知到自己的哨兵人在哪裡。他知道維克多就在離皇宮不遠的地方,只要他成功逃出去,很快就能找到維克多。

      對維克多在附近這件事,勇利是喜憂參半。每當維克多試圖靠近勇利所在的地方,勇利都能感應到,彷彿聽見維克多在呼喚他。勇利察覺到維克多想要救他。

      他沒可能不高興維克多想要救自己的心意,但他更擔心維克多陷入危險。他在不在維克多身邊,勇利自己會說是一把雙刃劍,有他的支援可以增幅維克多的能力,同時相對於妖精族過於弱小的他也可能成為絆腳石。

      勇利覺得自己不能這麼自私,整個國家都需要維克多,他卻讓維克多還得分神救自己出去。

      所以勇利要主動打破現狀。

 

      妖精族羅爾西亞皇國的皇太子維克多,是個帶給全世界驚奇的男人。

      比如說他貴為一國皇太子卻跑去參加花式滑冰比賽,還創下了讓人封為傳奇的不敗戰績。比如他突然丟下自己的國家和政務,娶了異族異國的平民做太子妃回來。

      最常被維克多嚇著的人,肯定就是和他最親暱的那一位,他的伴侶勇利。

      他過去就和其他人一樣因為維克多的成就感到驚奇。等到維克多毫無預警出現在他身邊,勇利才體認到什麼叫做驚嚇。

      維克多在身邊時,永遠都會給他不同的驚喜。就連在這種讓人灰心喪氣的情況下,維克多也能出人意表。

      「總算是找到你了,我的小豬… …」

      那一夜,勇利是被這一句話驚醒的。他立刻就完全清醒過來,清晰的腦袋告訴他這不可能是維克多,他的哨兵怎麼可能進到這裡面。

      可是當他定睛看著,維克多卻又真實的活在他面前。他蔚藍瞳仁旁的眼白有些發紅,勇利一眼就知道,維克多是怎樣苦撐著,超額使用自己強大的五感同時又要抑制自己不能發狂。

      「維… …」

      勇利差點發出過於大聲的驚呼,維克多硬生生地把那一聲連同勇利的困惑和踟躕都封住,讓勇利給吞了回去。

      許久沒有觸碰到彼此的兩個人貪戀著對方的體溫,因為思念而造成的如飢似渴全權表達在這個吻之中,毫無章法地只是在感受、在掠奪、在交纏,好像怎樣都無法滿足地在吸吮著,熱氣和急促的呼吸散亂在兩人之間。

      維克多緊緊圈著勇利的腰部,而勇利牢牢勾著維克多的頸部,自制什麼的全被丟到九霄之外,眼下他們耽溺於交換口中的甘露和彼此的信息素。

      勇利感受著自己思念的大手正溫柔撫著自己,本想佯裝堅強的決心瞬間瓦解,豆大的淚水決堤而出。他被維克多吻得腦子發熱,其實剛剛的激烈已經分不出到底是誰在吻誰,用著最後清晰的意識,勇利伸出精神觸手溫柔地替自己的伴侶緩解接近發狂的情緒,整理著多日來累積的龐大壓力。

      深吻加上梳理長時間未整理的意識雲耗掉勇利大半體力,就算他是個體力驚人、堪稱怪物的響導也會感到疲憊。他跌進維克多的懷裡,羞怯、不明朗地撒嬌。

      維克多擁抱著勇利,他思念多日,想到心都要碎了的人兒。

      「維恰,你怎麼會在這裡?」勇利還是問了出口。

      「我到自己的伴侶身邊還需要理由嗎?我的太子妃。」用著著和兩人身處的情況毫不相襯的語調,維克多把玩著勇利的頭髮。

      「別鬧!」勇利睜大眼瞅著維克多「你知道我問認真的,我的皇太子殿下。」

      維克多這才歛起了玩鬧的笑容:「這是半神族的法術。我有個朋友是赫爾維蒂王國的人,記得嗎?」

      勇利點點頭。

      「這只是利用媒介讓我暫時能轉移到這裡面來,等法術失效我就會回到原本藏身的地方。」維克多繼續說明「勇利,請再忍耐一下。三天,只要三天,我就能真正把你救出去,不是用這種方式和你相見。」

      看著維克多,勇利說有多心疼就有多心疼。

      在萬人面前、在世界面前,那個能力高強卻不懂人心的皇太子、那個只看得見政務和滑冰的維克多,面對勇利才會展露最脆弱的自己。他心底裡很害怕,害怕自己失去最珍愛的人,他比勇利更害怕自己的伴侶不在身邊,更無法面對沒有彼此相伴的日子。

      「我會等你的,維恰。」勇利反過來安撫著維克多「我相信你,所以我會等你。」

      「謝謝你,勇利。」維克多又一次吻了勇利。那是落在額頭上非常輕柔的一個吻。

      在天明以前,維克多跟著有時效性的法術一起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床邊被用來當作媒介的手帕。那是勇利讓小勇替他帶回來東西之一。勇利沒有想過維克多竟是利用了小勇找到他,不管是他的哨兵或是他的精神嚮導都是那麼聰慧。

      再一次回到孤身一人,但勇利不再那麼恐懼。

 

评论(19)

热度(93)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