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一晨

#主CP:奧塔別克X尤里;維克多X勇利

#其他CP:米拉X薩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第一夜

回憶也是原著取材(確定嗎?(苦笑

然後救人行動的第三位成員登場,三個人一起挺有趣的(傻笑

其實「暮」、「晚」、「夜」、「晨」代表的是頭髮的顏色(掩面

以下。


第一晨:黑夜X月夜

 

      「勇利… …」

      輕撫著身旁寵物大狗的軟毛,維克多思念著他的伴侶,反覆地呼喊。

 

      維克多從來沒有體驗過這麼紮實的痛楚。那份痛苦的源頭,是在他的心裡。

      因為他的國民在受苦?有一部分。因為他的父皇母后下落不明?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被迫把弟弟妹妹送到國外去?這肯定也是一大原因。這些已經夠折騰他了… …此時勇利又不在他的身邊。

      維克多並沒有氣惱那些跟在勇利身旁的傭人,他更氣憤的對象是自己。明明早就察覺了那個大軍閥詭異的行徑,正該提高戒備的時候,他怎麼就只在勇利身邊多安排了幾個人,而不是親自守在他身旁呢?

      維克多從來沒有這樣在乎過一個人。

      他重視羅爾西亞皇國和人民,這是他身為皇太子的職責,他沒有遲疑和推託。他愛自己的父皇和母后,因為他們先愛他,所以他以愛還愛。他珍視自己的弟弟、妹妹和堂弟,那是出於名為手足之情的天性,順其自然。

      但是勇利不一樣,他是唯一一個維克多憑自己的意志所選擇的人。

      維克多為勇利癡迷,他清秀的臉龐、傻氣的笑容、可愛的羞紅臉、喝醉而興致高昂的舞蹈、還有他的滑冰,看著勇利滑冰時,維克多一刻也沒有辦法看向其他人,他的目光、他的心都在勇利身上了。

      『嫁給我吧!勇利。』

      維克多義無反顧地拋下所有隻身前往日昇公國的勇利家,在他們家的溫泉裡見到勇利劈頭就說了這麼一句,被嚇著的勇利踉蹌著倒退好幾步,差點掉到水池裡。

      仗著哨兵的高反應力,維克多確實地接住勇利。

      沒有想到,勇利拒絕了維克多。自卑的他覺得眼前這高貴的皇子不過是一時興起,等玩膩了就會拋棄自己。與其如此,不如不要開始,不要有任何牽掛。除了家人,誰也不會愛他,勇利的心中已經這麼認定,何況對象是維克多這麼高不可攀的人呢?

      所以維克多用了一年的時間,一個一個在勇利身邊的人心中留下好評,一步一步進到勇利的內心。他癡心妄想已久,羞怯自卑的小人兒總算是點了頭。

      會發現勇利個和自己完全相配的Omega嚮導,完全是個意外。維克多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前去日昇公國,壓根兒沒有想這麼多。

      一直依賴弟弟尤里梳理精神意識雲的維克多,在到日昇公國之後這件事成了一個難題。維克多在哨兵之中是數一數二超S等級的強大,卻也改變不了長期缺少嚮導在身邊會造成狂燥的現實。他並不知道勇利是個嚮導,所以從沒有想過向勇利求援。

      勇利卻注意到了,他第一次主動去擁抱維克多就是為了幫他梳理精神。

      當勇利的精神觸手接觸到維克多的意識雲那瞬間,兩人都發覺彼此的相容度竟高達百分之百。在隨之因高相容度引起的結合熱助攻下,維克多得到勇利的心後也得到了他的人,也是同一時候知道勇利的性別為Omega。

      維克多驚喜地稱勇利是上天給他的禮物,他愛上的竟是在各方面和自己如此相配的人。

      他已經不能沒有勇利。

      維克多說有勇利在身邊他才能發揮全部能耐,所以奪回政權的第一步是先救勇利。可是事實上,這裡面有一大部分是他的任性,沒有勇利在身邊,他無法定下心面對事情。

 

      其實在政變剛剛爆發當天,維克多的處理已經不得不讓人因為他的冷靜和智慧而讚歎。只有尤里和米拉知道,這個在眾人面前處變不驚迅速組織起穩固的勢力和軍隊開始準備反擊的皇太子,上一刻還在因為勇利被抓走而崩潰。

      國內可以掌握的人員兵力有限,所以維克多在把尤里和米拉送出國的同時,他也暗中向其他有交情的異國貴族請求支援。

      比起光明正大地向一個國家求助,維克多的作法聰明的多。僅僅讓少數有能力的人聚集到自己身邊,勝過讓異族的大批軍隊進駐國內,打草驚蛇。善於交際的維克多能說在十二種族中都有熟人,他需要做的就是謹慎挑選他要請求誰的幫助。

      第一個,就是和他交情最久的半神族赫爾維蒂王國王儲克里斯托夫。原因非常顯而易見,一方面克里斯有在必要時提供軍隊的能力,另一方面維克多需要克里斯的法術來救勇利。

      為此,克里斯那些施法時毫無意義的動作和臺詞,就是那些詭異違和的轉圈、舞蹈、愛心手勢、眨眼、飛吻還有那一長串意味不明的咒語,維克多這次說什麼都會全忍耐下來。

      當然維克多心裡還是會很想抱怨:「半神王族可以無詠唱施法,我早就知道了… …」

      維克多在天亮時回到克里斯把他轉移到勇利身邊前所在的房間。

      「情況如何?」

      維克多的狀況穩定下來後,克里斯便開口問到。

      「他比我想像的堅強。」維克多說話時,他的藍眼睛裡蒙上的陰影並未消散。他的勇利雖然怯弱愛哭,在這種時候卻又特別逞強,令他心疼。

      「精神上還好,是吧?那他的人呢?」克里斯追問。

      他知道維克多雖然是會聒噪著跟自己炫耀伴侶的人,對於讓他悲傷的事卻不會主動說出來。克里斯看到維克多眼裡的紅色已經完全退去,原本身為嚮導的勇利不可能放任維克多這樣的狀態不管,這也是為什麼克里斯要搶在今天就先讓維克多見到勇利的理由。所以他推測維克多的臉色這麼難看,準是有其他原因。

      「他沒有被虐待,飯也有好好吃。」維克多陳述著自己看到的情況,卻沒有說出真正讓他擔心的事。

      此時維克多的表情明明白白地讓克里斯看得懂他不想多談。「那就打起精神來吧!我們會盡快幫你把他救回來。」克里斯決定之後再來問清楚,眼前先讓維克多好好休息。

      一股熱度從腳邊傳來,維克多低頭果然就看見馬卡欽在撒嬌。

      馬卡欽是維克多從十幾歲時開始飼養的寵物,並不是維克多的精神嚮導,畢竟哨兵的精神嚮導不論性格都會是肉食性掠食動物,不可能會是馬卡欽這種溫和的大型犬。

      馬卡欽很聰明,加上在維克多的身邊久了,牠敏銳地知道主人心情不好。

      維克多彎身撫摸著馬卡欽蓬鬆的毛,進而整個人靠著這隻溫順的大型犬,把臉藏進牠褐色的毛裡,沒讓克里斯看到自己的眼淚。

      他想念著剛剛才看見的勇利的笑容,想念那蜷縮在自己懷裡的溫度,想念勇利身上甜美的嚮導信息素味道。

      還在勇利身邊的時候,維克多大可以用身體的完全結合有助於解決狂躁之類的理由和勇利親熱,但是他打住了。哨兵敏銳的五感讓維克多可以得知自己伴侶的任何身體變化… …明明本該是喜悅的事,他現在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

 

      維克多找來的第二個幫手,是勇利的朋友,炎魔族暹羅王國大將軍之子披集。

      也許是出於種族又或者是天性使然,披集的性格既熱情!好相處又講義氣。

      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愛拍照,憑藉使用者自身的魔力驅動的留影機是很方便沒有錯,但是隨時隨地不分場合拍照這種事大概只有披集辦得到。據說他還曾經為了這件事被父親訓斥一頓過,從此禁止他帶留影機上戰場。

      這回他也是一聽見勇利和維克多有麻煩就義不容辭地前來支援。要不是他先替維克多準備好需要的物品,也不會拖延到現在。

      等第一步行動的成員和物品備齊。「行動吧!」維克多總算是等到說這一句的時機。

      這次的救人行動目的是把勇利救出來,必要的棋子還沒有到齊,他們也還沒有要向對手正式宣戰。行動的人數是越少越好。維克多、克里斯、披集,三個人分別都只帶著兩到三個身手靈巧的人潛進皇宮。

      披集和維克多一樣都是Alpha哨兵,也是被看好未來會成為大將軍的少將軍,在行動力方面不需要進一步證明自己的實力。

      炎魔族的膚色十分黝黑,在使用能力時還會變成暗紅色,他們頭頂上的一對角也會從黑曜石般的顏色轉變成鮮紅色。光是這兩點,披集就放棄了偽裝潛入的想法。

      反正他的任務就是負責製造混亂、分散注意力。

      心中暗念著抱歉之後,披集在皇宮大廳的吊簾上點燃行動開始的第一把火。

      最先產生反應的都是被奴役被迫行動的傭人、侍女,他們都不是披集和隨從下手的目標。他們三個人翻上梁柱之上,等著目標物出現。

      維克多在行動前交代過他們,只能對穿著高階士兵軍服的人出手,未免殃及無辜。為了不讓被救出來的勇利自責、傷心,他們都嚴格遵守這個要求。等候不久有了結果,一個身上有著披風、軍服和維克多給他看的圖片一樣的人出現在披集的攻擊範圍。

      也許他的做法是殘忍的,但這都還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於曾經為了私利這樣傷害過他人的這些反叛勢力中心,他們的作法是仁慈了。

      控制住火勢的範圍,獨獨在那個軍階較高的人身上點火。炎魔的火不是一般的水可以熄滅的,估計等他們找到能熄火的法術時,他身上妖精最脆弱的翅翼已經燃燒殆盡。

      這把火才真正揭開了行動的序幕。

 

      大廳裡聚集的人多了起來,在皇宮的暗處,維克多和克里斯進入行動的下一階段。

 

 

评论(15)

热度(88)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