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二暮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第一夜  第一晨

重點回到尤里和奧塔別克~

節奏好像有點小快OAO不過好像原本的設計就是情節緊湊的故事(傻笑

是說,其實中間越過他們一起旅行好一段時間了… …(掩面

以下。


第二暮:風聲X劍聲

 

      按照原訂的計劃,維克多並不是要讓尤里去哈薩克耶烈大公國。

      維克多的計畫是把米拉送去南方龍使族的薩丁尼亞共和國,再把尤里送到日昇公國的勇利老家。

      被人給帶到哈薩克耶烈大公國是一場意外,但從結論來說,尤里覺得倒也不壞,起碼他遇上一個好人。

 

      軍旅的經歷配合上自身受過的訓練,奧塔別克準確地帶著尤里往羅爾西亞皇國的方向前進。

      很快的,兩人穿過了整片森林。

      他們在第一個到達的小鎮找到借宿一晚的地方,奧塔別克這時候心中有些糾結。繼續往北方走,直接穿過舊都城很快就能進入羅爾西亞境內,可是這意味著他要冒著身分被揭發、被拘捕的危險。他並沒有忘記自己正在全國境內被通緝這件事。

      舊都城是哈薩克耶烈大公國第二繁華的大城,那裡可不像這個偏鄉的小城,認得奧塔別克這位大公子、前英雄的人可多著呢!

      繞過舊都城比較安全,卻要多花幾天的時間。尤里對哈薩克耶烈大公國可以說是完全陌生,就算奧塔別克帶他繞路,他肯定也不會察覺。但奧塔別克不是那樣的人。耿直的他心中只有兩個選項,要不是告訴尤里實情說服他繞路,就是冒險穿越舊都城。

      不想對尤里坦白大公子身分的奧塔別克選擇了後者。

      他計算著只要半天多一點就能穿越整個舊都城,出了城門不用一個時辰就可以進入羅爾西亞的「錫伯利亞大森林」,只要進到森林裡,被抓到的機率就小了。

      妖精族在十二種族之中,壽命排行第三長,恢復能力也很快。在奧塔別克的照顧之下,尤里的身體和最慘那幾天不同,開始看得見妖精族的恢復速率。較小的傷都已經痊癒了,而較大範圍的傷口面積也縮小不少,不纏著繃帶看起來也沒有這麼駭人。

      尤里刻意在奧塔別克面前隱藏了自己的壞脾氣和驕傲,不過他的小動作還是讓奧塔別克看出了端倪。

      好比尤里的手掌尚未完全復原的時候,他就堅持著自己可以拿得住餐具或果子,死活不肯讓奧塔別克再餵他。又好比某次他弄掉了手上的繃帶,拚了命用一隻手和牙齒再綁回去,就是不願叫醒在休息的奧塔別克。或是好比每次說起自己的痛處,就會別過頭企圖掩飾自己苦澀的表情。

      奧塔別克知道尤里是個好勝的人,不輕易求助、不輕易低頭、不輕易撒嬌。知道他會裝作嘴上不饒人的抱怨些小事,但真正傷在他心口的事他反倒全往肚子裡吞下去。

      有幾次尤里以為奧塔別克睡著了,坐起身來獨自反覆唸著家人的名字,眼角滑落了奧塔別克在平時看不見的液體。奧塔別克看得出來尤里渴望的不光是幫助皇兄恢復家族的政權,他最想要的是取回以前的生活,和家人共處的那些時光。

      想要陪伴著尤里。這樣的想法看來不是單純因為交換條件或是契約之類的理由… ...

 

      和奧塔別克一起行動,尤里很少再做惡夢了。

      可是這一晚,他久違的做了惡夢。半夜裡被交戰的聲音驚醒、皇城的花園和大半建築陷入火海、遍尋不著父皇及母后的身影、強大的皇兄為自己深愛的人崩潰、他被迫離開自己的家、跟自己一般驕傲的皇姊也流下眼淚… …

      尤里知道事情都已經發生,這些只不過是夢境,卻怎樣也無法醒來。

      「… …拉… …尤拉!」

      奧塔別克叫醒他時,尤里心中十分慶幸。

      「還好嗎?」奧塔別克找了布擦去尤里滿頭的汗水。

      尤里點點頭。閉上眼沉澱情緒,良久他用陰鬱的語調問起:「欸,奧塔別克。鬼和人,你覺得哪個可怕呢?」

      「是人吧!」奧塔別克很沉默,但對尤里這些奇怪的問題他全是照單一一回答。

      「我也是這麼覺得… …」

      看著那張不願示弱的臉上浮現陰鬱,奧塔別克曉得造成傷害和種下憎恨種子的都是人,和尤里同樣種族、同樣國族的人。叛變並傷害了尤里家人的那些人,以及背叛尤里將他棄置在森林中的那群人。

      一股衝動想要擁抱著倔強掩飾悲傷的人兒,但又想起自己可是連知道他的真名都沒有獲得准許。奧塔別克只是拍拍尤里的頭說:「該睡了。放心,我在這裡。」

 

      隔天,奧塔別克去鎮上買一些再次進入另一片森林的必需品。他把昨晚沒有睡好而且本不該在外人面前露臉的尤里留在借宿的人家裡。

      趁著奧塔別克短暫離開的時間,小貓跳出來跟尤里抗議。

      優雅、驕傲卻害怕孤單的喜馬拉雅貓,是和尤里的性格一模一樣的精神嚮導。隱瞞自己是嚮導這件事的尤里在奧塔別克面前一次也沒有放小貓出來過,因為並非掠食動物的精神嚮導是嚮導的特徵之一。

      有趣的是,小貓的名字叫做「列夫」,在古羅爾西亞語裡是獅子的意思。而這隻小貓不過是纖細的尤里也能緊抱在懷中的大小。

      奧塔別克或許是認為尤里是個普通人,或許是覺得尤里的身體狀況還沒有辦法讓精神嚮導顯形。他一次都沒有問起尤里有關於他精神響導的事情。

      尤里抱著在懷中磨蹭的列夫,一股腦地把纏擾心頭的事都說出來:「… …我是不是該告訴奧塔別克我的本名?列夫也覺得他是可以信賴的人吧!… …就像『那個人』一樣… …」

      尤里口中的「那個人」,尤里自己也只見過他一次。

      那是在五年前,他不小心打破羅爾西亞皇室未成年人不得公開露面的規定那時候發生的事。

      他只是想要去找皇兄維克多,想要維克多照約定教他後內點冰三周跳。好不容易找到了人,『維… …』剛剛脫了口,卻發現皇兄正陪著父皇在鄰國的人談話。

      尤里匆匆躲了起來,然後跑到冰宮邊練習邊生悶氣。

      他太過專注,所以沒有發現有人正看著他。等尤里發現時,一個有著豹耳和豹尾巴、年紀部會比尤里長太多的大男孩站在他面前直盯著他瞧。

      尤里怔怔看著對方幾秒,才想起自己應該要躲起來。

      『我不會告訴別人,但我可以看你滑冰嗎?』對方叫住尤里這麼說。

      反正看到都被看到了,對方又保證不會說出去,尤里索性就答應了他。對方就真的只是靜靜看著尤里,什麼話都沒有再多說。可是他本來板著的一張臉,卻揚起了一道尤里也忍不住要多看兩眼的好看笑容。

      對方遵守承諾沒有說出去,那件事也成了尤里心中一個獨享的秘密。回想起來尤里會喜歡豹紋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尤里不小心就忘了那個人的長相,但是他始終記得對方的耳朵和尾巴,好像追尋著那個花紋,有一天就能再見到面。

 

      奧塔別克和尤里進入舊都城已經是太陽西沉以後。

      在夜裡行動反而容易引起懷疑,城門也早就關上了。最重要的是奧塔別克想讓跟著自己走了一天的尤里休息,這個好強的妖精今天堅持走在城鎮裡還讓阿尤汗揹著很奇怪,整天都用自己的雙腳跟在奧塔別克身後走著。

      他們借宿在一間小旅店裡。這一晚,奧塔別克十分戒備,任何的風吹草動他都留意著。從傍晚進入舊都城時,奧塔別克的神經就是緊繃著,入夜後更是擔憂的一刻也沒闔過眼。

      身旁的人已經熟睡。奧塔別克再怎麼覺得尤里的睡顏美麗,也無心無意欣賞了。

      這一晚總算是平安度過了,但是該來的還是要面對。

      奧塔別克和尤里盡可能都穿著普通的服飾,除了尤里不得不用斗篷遮住自己的尖耳和翅翼。為了配合斗篷,尤里即便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他還是穿了一身放牧民族姑娘的裝扮。

      但是他們還是被注意到了。

      街上人們開始議論時,奧塔別克就聽見了。因為身為一個哨兵,就算讓獸耳隱藏起來他還是能聽得十分清晰。有人悄悄跟再他們身後,奧塔別克也沒可能察覺不到,可是立刻加快腳步鐵定會招來更多注目。

      有個人高喊著:「他們在那裡!」

      那些鬼鬼祟祟跟著的人,全衝著他們過來。

      尤里不曉得這些人盯上的是在國內被通緝的大公子奧塔別克,但他總知道跟著奧塔別克死命地往城門跑。

      奧塔別克讓阿尤汗抱起尤里,自己拔出劍來應戰。

      戰無不勝的S級Alpha哨兵英雄,面對士兵以一擋十都不成問題,眼前的對手又只是一般市井小民,管他二十個還是三十個,全給奧塔別克打倒在地上。

      但是驍勇善戰的侍衛就沒這麼好對付了。

      奧塔別克豎起獸耳,將感知集中在耳朵和眼睛上以便應戰,這種狀態下的奧塔別克在戰場沒有能活著從他身邊逃開的人。

      刀劍交鋒的金屬聲,灑在空中、地上、眼前的鮮血,喚起了尤里不堪的記憶,他緊閉雙眼靠著護住自己的阿尤汗,使用了自己還不成熟的妖精幻術暫時蒙蔽了敵人的眼睛。

      「我最多只能撐一分鐘,快一點!奧塔別克!」尤里緊皺眉頭對奧塔別克大喊。

      奧塔別克聽見尤里的聲音,將力量轉移集中到腳上,領著阿尤汗穿越城門。

 

      強忍到進入錫伯利亞大森林,奧塔別克的眼睛幾乎被鮮紅色給吞噬,短時間的大量使用自己的感官造成狂躁化的現象,要命的是他還是個沒有嚮導的哨兵。

      奧塔別克命令阿尤汗把尤里帶離開自己的身邊,越遠越好。

      可是尤里早就看見了他的眼睛,知道奧塔別克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知道自己能夠幫助奧塔別克。先不論相容度這件事,最少他能夠幫奧塔別克脫離險境。保護自己的秘密和救奧塔別克,這種問題他不需要思考就能選擇。

      尤里喝令阿尤汗放開自己,那是他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對阿尤汗用這麼兇悍的態度:「我要救你的主人,放開我!」

      阿尤汗猶豫了一下。牠該絕對服從主人奧塔別克,但是和主人極為相似的牠又自然地會順著尤里的意思。

      這一個破綻,原本就很靈活的尤里掙脫了大黑熊的束縛。

      「奧塔別克!」

      尤里伸手抓住奧塔別克的手臂。他萬萬沒有想過,奧塔別克會狠狠把自己摔出去。

      「別靠近我!」奧塔別克從沒有對尤里大吼過,現在他卻顧不得這一些。只是見到傲氣的尤里也不由得恐懼地看著自己的表情,奧塔別克的語氣竟緩了些「我不想傷害你… …」

      這句話深深刺進尤里的心,他們是本來沒有任何關係的人,可是這個哨兵不但救了自己、冒險帶自己回羅爾西亞皇國,就連近乎完全狂躁的現在仍試圖保護自己。

      尤里知道自己不能猶豫了。輕聲在心底和皇兄維克多、皇姊米拉說了聲抱歉,然後用盡力氣撲過去抱住奧塔別克的脖子,用自己的額頭緊貼住他的額頭。

      尤里伸出精神觸手溫柔而準確地進入奧塔別克的精神意識雲中。就連進入高相容度的皇兄維克多的意識雲中的沒有這麼容易過,就像是手被牽引著,歡迎他進入似的… …

 

评论(28)

热度(93)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