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希雅

#主要寫奧尤和維勇~
#偏好ABO,哨嚮,生子文
#討厭BE,討厭逆CP
#最近著迷K莫、瓶邪、啟紅 、副八♥
#不會吃書,勉強是個文學少女見習生~
#「宿醉朦朧故人歸,來輕嘆聲愛你。」最近瘋狂喜歡哼這一句~

〔奧尤/維勇〕〔哨嚮〕琉璃夜:第二晚

#主CP:戰爭英雄奧塔別克X小皇子尤里;皇太子維克多X皇太子妃勇利

#其他CP:公主米拉X宰相之女薩拉

#幻想世界設定。哨兵響導設定、ABO設定。

前篇: 楔子  第一暮  第一晚  第一夜  第一晨  第二暮

一直好想說,裡面出現的國家地區的名稱都是古老的國名和地名。

除了日昇和哈薩克耶烈(傻笑

不過應該都還看的出來現實是對應哪些地方啦(頑皮笑

以下。



第二晚:風聲X心聲

 

      那瞬間,聲音不再刺耳了。風聲、水聲、蟲鳴、鳥叫,林子之間飄盪著悠揚的樂章。眼前的景象不再佈滿殺意,而是令人心曠神怡的美景,像是世外桃源。

      接著一股香氣撲鼻而來,是藥草的味道,奧塔別克的本能告訴他這不是森林裡的味道,而是來自眼前的小妖精,小嚮導,是他的信息素的甜美香氣。

      奧塔別克感受到尤里是怎樣溫柔地進入自己的精神意識雲幫忙梳理,也意識到這小妖精和自己的相容度竟高達百分之百。

      以往像是要懲罰和嘲笑奧塔別克的孤僻,他從沒有遇見和自己相容度超過百分之二十的人,沒有人能替他梳理精神情緒,他只能不斷依賴白噪音和藥物,而尤里居然打破了這個魔咒般的慘況。

      在奧塔別克整個人都緩和下來後,紅色的眼睛退回原本黑白分明的顏色,獸耳也隱了起來。他抬起頭狼狽地對尤里微笑。

      正常情況下嚮導替哨兵梳理情緒並不是那麼耗力,但面對瀕臨發狂的哨兵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就算是百分之百的相容度,嚮導也會感到吃力。尤里還未成年,雖然身上的傷口恢復了大半,身體機能和體力狀況卻尚未完全恢復,就算有極高的相容度也沒有引起結合熱,倒是尤里一下喪失了全部力氣。

      「太好了… …能夠幫得上你… …」尤里在闔上眼之前說。

      在尤里失去氣力不支倒下前,奧塔別克把尤里擁進了懷中。

      奧塔別克不禁想,這是個多獨特的小妖精啊!在溫室中嬌生慣養地長大,面對慘劇卻沒有崩潰、沒有坐以待斃,反而有著去迎戰面對的決心。

      換做其他人絕大多數會仗著自己是Omega,或是最年幼之類的理由,等待是Alpha哨兵的大皇兄來救自己,他卻說要主動去找大皇兄;再者,他沒有妄圖得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他沒有要藉機找個哨兵和自己一起奪取皇位,而是心念著大皇兄,要幫助大皇兄得回屬於他的皇位。

      看著尤里,除了最初的同情與驚訝、認識以後的讚賞,奧塔別克驚覺自己心中還有一絲對他是嚮導感到竊喜。

      其實不需要問過尤里,奧塔別克也能猜想出他說謊的原因。男性Omega響導幾乎是所有性別、能力者組合中最弱的一群,只比女性Omega響導強。要面對逃亡的生活,比起讓人知道自己是如此脆弱的Omega響導,不如偽裝成少見的Omega哨兵,多少能保護自己一點。他也許打算真的撐不下去的時候就使用精神攻擊吧!

      不得不說小妖精瞞得太好,之前奧塔別克是一點破綻也沒發現,他還以為尤里是普通人,甚至看著他的銳利而無所畏懼眼神,都以為他可能是個哨兵。

      設身處地想,尤里要對人承認自己的真實,就等於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中,所以他才選擇了謊言。但為了救奧塔別克,他卻忘卻了這一切,即便要把自己的弱點親手放在奧塔別克手中,還是在奧塔別克甩開他的那一秒就重新靠了過去。

      逼近發狂暴走的Alpha哨兵,奧塔別克自己不是沒有見過,他也體驗過那是怎樣不可收拾的情況,而這個本該活在保護下裡備受寵愛保護的小皇子卻沒有一絲懼怕。

      想到這本來就沒有要生氣的奧塔別克,更是對尤里多了份憐惜和保護慾。原本出於約定和同情才保護尤里,此時因為對尤里多了份理解以及一部分受到相容性本能的吸引,保護他變成一種渴望。

 

      大概是在身體狀態不佳的情況下消耗了過多的精神力,小妖精這一睡又是半天。

      在這段期間裡,奧塔別克沒有把尤里交給阿尤汗,就這麼親自抱著尤里行動,讓他靠在自己的肩頭上睡著。尤里就像平常不說話時一樣很安分,動也不大動,只有偶爾才會皺皺眉頭,看起來像是做了惡夢。

      「與其做惡夢還不如快一點起來啊!我有好多事想要問你,好多話想要跟你說。」在尤里睡著的這段時間奧塔別克好幾次對著他這樣說,一面輕輕撫著他的臉。

      奧塔別克不愛說話,不擅長與人交流。尤里是第一個讓他主動想要與之交談的人,是他想要去了解的人。

      說實話,在撿到尤里的森林裡,並不是奧塔別克第一次見到尤里。

      早在五年前,他隨父親到當時關係還算不錯的羅爾西亞皇國時,他獲准到皇宮內的冰宮去,在那裡他就曾經見過這個漂亮的小妖精。看過尤里在冰上宛如不屬於世間專注而空靈的神情,那旋轉、跳躍都無可挑剔的優美姿態,剎那間奧塔別克以為自己眼前的是冬之女神斯諾。

      他傻愣著看了許久,看到尤里錯愕地看著自己,他才回過神來。

      奧塔別克記得母親說過羅爾西亞的皇子在成年之前不能任意見人,怪不得眼前的小妖精見了人就要跑。

      所以他出聲叫住了小妖精,答應會保密,總算才把他留了下來。

      『我不會告訴別人,但我可以看你滑冰嗎?』

      『既然你這麼說了,好吧!』

      那時候的奧塔別克,是個還不懂的藏起獸耳、獸尾的未成年獸王族小少年。如今他和五年前的模樣已有了很大的差距,不光是身材變得高壯、藏起了獸王族的特徵,還有那在戰爭中染上的戾氣,經歷這個世間的殘酷而顯得世故的神色。

      尤里也長大了,比那時候更美,更像一朵高不可攀的花。奧塔別克也是在為尤里整理乾淨,確認了他皇子的身分後才認出他來,

 

      這一晚奧塔別克很幸運地找的一個獵人在冬天打獵時留下的狩獵小屋,幾樣簡樸、無多餘裝飾的家具,至少這裡夠他們在這一晚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尤里醒來時已經是深夜了。

      「… …對不起… …」

      耳畔突然響起這道聲音,奧塔別克發覺尤里已經醒來了。奧塔別克轉頭看著他,傲氣的小臉別向另一邊也藏不住他眼裡的失措。就算是再火大的人看到這副表情恐怕也兇不起來,更何況奧塔別克本來就沒有對他生氣。

      奧塔別克沒有接他的話,而是一把將小妖精拉進懷中,把他抱回床上去。

      「… …奧塔別克… ….」尤里不安地看著奧塔別克。

      奧塔別克依舊不發一語,重新幫尤里蓋好被子,順便整理了下頭髮。都安頓好後才在他身旁的地上坐下,說:「我沒有生氣,不用跟我道歉。你還救了我,是我該跟你道謝。」

      「可是… …我騙了你。」尤里咬著唇強忍著,淚水依舊我行我素地滑過他的臉頰。

      尤里不是看著奧塔別克的表情斷定他在生氣,而是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行為等同於在奧塔別克面前戳穿自己的謊言,進而認定奧塔別克會因為覺得被欺騙發火。

      「你沒有做錯,你在保護你自己,是我沒有讓你夠信任我。」奧塔別克盡可能溫柔地說著,替他拭去眼淚「如果你想道歉,我寧可你把想跟我說的事情一次說完,不要在自己承受了。」

      尤里瞪大眼睛,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後他平復了表情說:「好。」

      他垂下頭,雙手握緊了胸前的紋章。奧塔別克好幾次在尤里不安時看過他這樣的動作。奧塔別克曉得剛剛的幾句話還不足以安撫尤里,心中泛起一陣陣心疼、不捨與愧疚。

      從相遇以來到現在不斷加深、被自己否定的情緒奧塔別克這時明白自己不該再逃避了。尤里都願意為了救他坦白自己的身分,奧塔別克覺得也該為了尤里坦白這份感情。

      奧塔別克下定決心,握住尤里的手:「說吧!說什麼我都會聽的。」

      點點頭,尤里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他從羅爾西亞皇國的內亂說起,說了事情怎樣在夜裡一發不可收拾,說明在分別的那一刻皇兄、皇姊對他的叮嚀,他們為他準備了隱藏信息素的藥物,要他在對親信以外的人都保密自己的名字,不可以說出自己是Omega嚮導,最後說到他被自己的親信背叛,拋棄在森林中。和之前片段的輕描淡寫不同,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奧塔別克。

      以前耳聞過羅爾西亞皇國的慘況,與之前尤里粗略提起自己的經歷,但全沒有這次他詳細描述的震撼,讓人深刻明白他是在怎樣的惡夢中活下來。

      最後他歛下眼簾,緩緩說道:「我真正的名字是尤里。」

      「嗯。」奧塔別克溫柔回應他「是很美的名字。」

      尤里一下睜開剛剛閉起的眼,訝異地看著奧塔別克。

      「不只是名字,你的人和你的心都很美。」奧塔別克伸手輕撫著他的臉頰,呼喚他的本名說「尤里,你現在願意也聽聽我想跟你說的話嗎?」

      「當然,我很樂意。」尤里總算又笑了,讓奧塔別克安心了一些。

      「我不是很會說話,沒有辦法向你那樣把事情說的很清楚明白,所以我直接說重點。」奧塔別克深深吸了口氣,做好沒有退路的心理準備。換了姿勢,他單膝跪在尤里身旁的地上「尤里,你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嗎?還是不願意?」

      尤里的臉上先是預期中的訝異,可是接下來他臉上沒有一絲喜悅,他的眼中是說不清的哀傷。但尤里迅速讓自己回復了早先的笑容,說出不符合前一刻神情的言詞:「願意。」

      「尤里,不用勉強沒有關係。」奧塔別克直接問出口。正因為在乎尤里,想要珍惜他,奧塔別克並沒有打算勉強他。

      「我不是這個意思!因為是你所以我並不會不願意。」尤里停了停,撇開頭不讓奧塔別克看見他的表情「不過你這麼說是因為我是個嚮導吧!」

      言下之意就是,你要的只是我的能力,而非喜歡我這個人。

      奧塔別克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一個很糟的時機告白,弄巧成拙地傷害了尤里。 

评论(24)

热度(91)

©芭希雅 | Powered by LOFTER